第十一章 坚冰与真空

 

  “那是谁?”有人低语,伴随着一阵要他噤口的嘘声。弗洛伊德摊开双手,尽可能地显示出他一无所知——同时,他也希望可以显得无辜。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知道你在列奥诺夫号上……也许没有多少时间……用我太空服上的天线对准我判断的方向。”

  这信号消失了几秒,然后又变得清晰了一点儿,虽然声音并没有变得更大。

  “……把这个消息通知地球。‘钱’号在三小时之前毁灭了。我是唯一的幸存者。正用我太空服上的无线电——不知道它的功率够不够大,但这是唯一的机会。请仔细听,木卫二上存在着生命。我重复一遍:木卫二上存在着生命……”

  信号又变微弱了。在一片震惊的静寂中,没有人说话。弗洛伊德一面等待,一面拼命地搜索记忆。他记不起这个声音——也许是一个在西方受过教育的中国人。可能是他在一次科学会议上碰到的什么人,但除非是说话的人表明身份,他不可能知道那是谁。

  “……刚过此地的半夜不久,我们正在稳定地抽水,推进剂罐差不多装了一半。李博士和我出去检查管道的密封。‘钱’号停在——曾经停在——大运河边三十米开外,管道从那儿直接导出,向下插入冰层。冰层很薄——走在上面不安全。温暖的洋流上涌……”

  又一次长长的静寂。弗洛伊德猜想说话者是不是在移动,忽尔即刻被某些障碍阻断。

  “……没问题——五千瓦的照明灯在飞船上闪耀。就象圣诞树——美丽无比,透过冰层闪闪发光。绚丽的色彩。李先看到——一块巨大的黑色物体从下面升起来。起初我们以为那是一群鱼——如果是单体生物就太大了——然后它开始破开冰层。

  “弗洛伊德博士,我希望你听到我说话。我是张教授——我们2002年在波士顿召开的国际天文联合会会议上见过面。”

  弗洛伊德的思绪立刻飘向了百亿公里之外。他模模糊糊地记起了那次国际天文联合会会议闭幕后的招待会——那是中国人在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前参加的最后一次大会。现在他清晰地回忆起张——一个矮个儿、幽默的天文学和外星生物学家,很爱说笑话。他现在没有再说笑话。

  “……象一大串湿乎乎的海藻,在地面上爬行。李跑回飞船去取相机——我留下来观察,并通过无线电报告。那东西移动得相当慢,我可以轻易地超过它。当时我并没感到有必要惊慌,而是很兴奋。我以为自己知道那是什么生物——我曾见过加利福尼亚海藻森林的照片——但我大错特错了。

  “……我能看出它有麻烦了。它不能在低于它正常生存环境一百五十度的温度中活下来。往前挪动的时候它在慢慢冻结僵硬——一小块一小块象玻璃似的东西从它身上脱落下来——但它仍然挪向飞船,如同一股黑色的浪潮,速度越来越慢。

  “我仍然很惊奇,无法进行思考,也想象不出它要干什么……”

  “有什么办法向他回话吗?”弗洛伊德焦急地低语。

  “不行——太晚了,木卫二就要转到木星背后去了。我们得等它再次露面。”

  “……爬上了飞船,当它前进的时候留下了一条冰道。也许这是它隔开寒冷的一种方法——正如白蚁用它们小小的泥墙来隔开阳光。

  “……飞船上堆积了数以吨计的冰块。无线电天线首先断裂了。然后我能看到着陆支架开始弯曲——所有一切都是慢动作,如同一场噩梦。

  “直到飞船开始倾倒,我才意识到这东西想干什么——但那已经太晚了。我们本来可以挽救自己的——只要我们关掉了那些灯。

  “也许它是一种趋光生物,它的生物周期被透过冰层的阳光所触发,或者它被吸引而来,如同飞蛾扑火。我们的强力照明灯必定比木卫二上曾有的任何一种光线都要灿烂……

  “然后飞船整个儿垮塌了。我看到船身裂开,湿气冷凝形成的雪片状云雾飘散了。所有的灯都已熄灭,只有一只在几米开外的电线上摇摇晃晃。

  “在那之后我无法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我所记得的下一件事,就是我站到了那盏灯下,在飞船残骸旁边,周围是刚刚落下的雪末。我可以清晰地看到我留在雪地上的足迹。我肯定是跑到这儿来的;也许只是一、两分钟的事儿……

  “那植物——我仍然认为它是一种植物——不动了。我不知道它是否在这场碰撞中被弄死了;大片大片——如同人的手臂一样厚——裂开了,就象被折断的嫩枝。

  “而它的主干又开始动了。它下了飞船,开始向我爬来。那使我可以确定,这东西是对光敏感的,我立刻站到那盏上千瓦的灯后面,那盏灯现在已不再摇晃了。

  “请想象一棵橡树——或更形象地,一棵躯干四垂、根须浓密的榕树——由于重力的作用而平展在地,并想要在地面上爬行。它到了灯的五米之内,然后开始环形伸展,直到它完全把我包围了起来。也许这是它忍耐的极限——灯光的吸引在这一点上变成了排斥。之后几分钟内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不知道它是不是死了——最终冻结僵硬了。

  “然后,我看到很多枝条上长出了巨大的芽苞,那如同观赏到了一朵花慢慢地展开。事实上,我想那就是花朵——每一朵花大约有人头般大小。

  “精致而缤纷的膜开始展开。即便在那时,我也觉得没有人——没有任何东西——看到过那种色彩;那在我们点亮灯光前并不存在——我们致命的灯光——把它们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卷须,雄蕊,都在微微地摆动……我朝围绕着我的这面有生命的墙壁走去,这样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发生了什么。即使在那时,或是任何时候,我也没有对它产生过一丝惧意,我肯定它不是出于恶意的——如果它也有良知的话。

  “巨大的花朵盛开着,形态各异。现在它们使我想到蝴蝶,刚刚破茧而出——翅膀褶皱着,还很虚弱——我离它的真相越来越近了。

  “但它们被冻僵了——死去如同它们绽放得一样快速。然后它们一个接一个地从母体的芽托上掉了下来。几分钟内它们砰然落下在这四周,就象鱼躺在干涸的陆地上——最后我终于明白了它们是什么。这些膜不是花瓣——它们是鳍,或是类似的器官。这是这种生物的水生幼虫期。也许它在海底呆了大半生,然后将它容易迁移的后代遣散去寻找新的疆域,如同地球海洋中生存的珊瑚虫。

  “我跪下来,仔细地看那些小生命。那些美丽的色彩都黯淡了,变成了一种干巴巴的褐色。一些花瓣——鳍折断了,冻僵后它变得很脆。但它仍在虚弱地挪动,当我接近时它试图避开我。我不知道它是如何感知到我的存在。

  “然后,我注意到了那些雄蕊——我刚才是这么称呼它们的——在它们的尖端上都镶嵌着亮蓝色的斑点,它们看上去好象是细小的青玉——或是扇贝壳上的蓝斑——能够感受到它的色彩,但我无法形容出那真实的图景。当我进行观察的时候,那种生动的蓝色渐渐凋萎,青玉变成了呆钝的普通石头……”

  “弗洛伊德博士——或是在收听的任何人——我没有时间了;木星不久就会隔绝我的信号。但我马上就说完了。

  “然后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那根吊着灯的电线几乎垂到了地面上,我用力拖了几下,一阵火花闪烁后灯光熄灭了。”

  “我不知道是否已经太迟了。几分钟过去,什么也没有发生,于是我走到围住我的缠结的枝条组成的墙边,用脚踢它。”

  “慢慢地,这生物恢复了原样,向大运河退缩回去。这儿有足够的光线——我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木卫三和木卫四悬在天空中——木星是一弯硕大的新月——暗面空中有巨大的瑰丽光带,那是木卫一磁流管(io flux tube木卫一磁流管,连接木卫一和木星的磁力线和电流区域。——重校者注)的木星一端。我完全没必要打开我的头盔灯。

  “我跟着那生物一直走到水边,当它慢下来时我就用脚踢它,让它快点儿。我感到了脚下冰雪的吱嘎声……当它靠近了大运河边,它好象又获得了力量和活力,似乎知道它自己靠近家园了,我不知道它是否还能存活下去,并再次发芽。”

  “它从地表消失了,只在地面上留下一些死去的后代。然后我走回飞船,去看看是否还有任何东西幸存——我不想谈这个了。

  “我只有两个要求,博士。当生物学家们为这种生物归类的时候,我希望它们能以我命名。

  “还有——当下一艘飞船返家时——请他们把我们的遗骨带回中国。

  “木星几分钟后就要阻断我们了。我希望我能知道是否有人听到了我的话。不管怎样,当我们重新相见的时候我将重复以上信息——如果我的太空服生命系统能支持那么长久。

  “这是木卫二上的张教授,正在报告‘钱’号太空船的毁灭,我们在大运河边着陆,并把我们的水泵安置在冰层旁——”

  信号忽然弱了,然后恢复了一小会儿,最后在一片嘈杂声中完全消失了。虽然列奥诺夫号仍在收听同一频率,却再也没有听到张教授的只言片语。

《2010:太空救援》作者:[英] 阿瑟·克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