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探索发现号

 

  自外舱门在他们身后关上时起,他们的角色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科诺现在象回到家一样,而布雷罗夫斯基面对着发现号迷宫般漆黑的走廊和过道却仍觉得不自在。理论上,马克斯知道该怎么走,但他的知识仅仅来自于研究设计图纸。科诺则截然相反,他曾在尚未完工的发现二号上工作过数月之久,那艘船与发现号如双胞胎一样相似,他当然闭着眼睛也知道怎么走。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前进相当困难,因为飞船的这部分是为失重状态设计的;现在失控的自转造成的重力虽然微小,但带来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不便。

  “我们要做的头一件事儿。”科诺在走廊里向前冲了几米,抓住一只把手,咕哝道,“是想办法止住这该死的旋转。而如果没有动力我们就干不成。我只希望大卫·鲍曼在弃船前落实了所有安全保障措施。”

  “你确信他真的弃船了吗?他当时可能还想要回来。”

  “也许你说的对;但我觉得已没法弄清了。就算鲍曼当时想过,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他们现在已进入分离组舱,发现号的“太空车库”,一般应停有三个用于飞船外活动的球状单人宇宙舱。只有三号舱还在,一号舱在那次令弗兰克·普尔丧生的神秘事故中丢失了——大卫·鲍曼使用了二号舱,现在它已不知消失在宇宙的哪个角落。

  分离组舱里还有两套太空服。它们挂在架子上,没有安置头盔,看来就象被斩首的士兵一样,让人很不舒服。只需要一点点想象力——布雷罗夫斯基的脑子里正翻来覆去地折腾着——把各种各样的凶神恶煞塞进那不祥的形象里。

  很不幸,但并不令人吃惊地,科诺偶而发作的不负责任的幽默在此刻火上浇油。

  “马克斯,”他极其认真地说,“不管发生什么——请不要捕风捉影。”

  霎时间,布雷罗夫斯基几乎暴露了他的想法,他差点回答:“我真希望你没那样说,沃尔特”,但又及时抑制住了。那样说等于承认了他是该死的脆弱,他避重就轻地答道,“我想见见把那部电影送进我们图书馆的白痴。”

  “有可能是卡特琳娜,为的是测试每个人的心理平衡。不管怎样,上周我们看电影的时候,你不是哈哈大笑吗?”

  布雷罗夫斯基缄默了,科诺没说半点假话。可那是在列奥诺夫号熟悉的温暖明亮的座舱,与他的朋友在一起——而不是在一艘漆黑冰冻、歪歪倒倒的弃船上,周围鬼影幢幢。一个人不管多么理智,都很容易想象走廊上潜伏着某种难以对付的异型生物,它们正在寻觅着可供吞噬的猎物。

  这全都怪你,奶奶(愿您在西伯利亚的冻土下安眠)——要是您没灌输给我满脑子可怕的传说就好了。现在假如我闭上眼睛,就能看见巴巴·亚嘎(俄罗斯传说,baba yaga是一种专吃小孩的可怕女巫。——重校者注)的小屋,骨瘦如柴地架在那片森林空地上……

  废话说够了。我是一位面对一生中最大的技术挑战的出色年轻工程师,我可不想让我的美国朋友知道,我有时是个吓坏了的小孩……

  噪音令人烦恼。这儿充斥着太多的噪音,虽然其声音微小到只有经验丰富的宇航员才能从他自己衣服发出的声音中辨别出来。但对习惯了在绝对安静的环境下工作的马克斯·布雷罗夫斯基来说,噪音简直无法忍受,即使他明白间歇性的嘎吱咔嚓声毫无疑问都是由热膨胀——当飞船象烤叉在火上一样旋转时所造成的。虽然阳光离这儿已很遥远,但仍明显感觉到光与影间的温度变化。

  就连他熟悉的太空服也不对头了,现在它内外都有了压力,而不是只自内向外膨胀。关节处的作用力因此发生了细微的改变。他再也不能精确地进行任何运动。我成了个新手,正从头开始我的训练,他恼怒地告诉自己。现在是为摆脱困境作出决定的时候了……

  “沃尔特,我想检测一下空气。”

  “气压正常,气温——喔——零下105度。”

  “一个寒冷的俄罗斯冬天。无论如何,我衣服里的空气能赶走这严寒。”

  “嗯,继续。不过先让我的灯照上你的脸,看看你的脸色是不是开始发青。别停下谈话。”

  布雷罗夫斯基打开他头盔上的面板,并向上掀起来。他立刻畏缩了一下,因为冰冷的手指差点抚上他的脸颊,然后他小心地吸了口气,之后又做了一下深呼吸。

  “冷——可我的肺还没冻僵。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尿骚味、腐烂的——好象什么东西——噢,不!”

  布雷罗夫斯基的脸变得十分苍白,他急忙把面板重新扣在脸上。

  “怎么啦,马克斯?”科诺既觉得意外、又极其担心地问道。布雷罗夫斯基没有回答,看上去他好象在竭力控制住自己。实际上,他看上去真的处于危险中,—种极其恐怖、有时致人死命的灾难的气息——正从太空服里弥散出来。

  长长的沉默。然后科诺安慰着:“明白了。不过我敢说你弄错了。我们知道普尔消失在太空里。鲍曼报告过,他……把其余冬眠中死去的人都从船上发送了出去——我们可以确信他这么做了。这里不可能有任何人。此外,这里还这么冷。”

  他差点要说“象太平间一样”,但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下去。

  “可假设,”布雷罗夫斯基小声说道,“假设鲍曼设法回到了飞船——然后死在这里。”

  更长时间的沉默,然后科诺有意慢慢地打开了他自己的面板。在吸进一口冻人的空气时他畏缩了一下,然后厌恶地皱起鼻子。

  “我懂你的意思了,但你的想象力似乎有点儿失控。我下十对一的赌注,这味道是从厨房传出来的。很可能在飞船还没冷却下来之前肉就变臭了,而鲍曼一定是太忙了,顾不上打扫卫生。我见过单身汉的屋子就有这股臭味。”

  “也许你说的对。希望是这样。”

  “我当然说的对。就算我说的不对——该死的,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的工作还得照做,马克斯。如果鲍曼还在这儿,那不属我们的工作范围——是不是,卡特琳娜?”

  听不到医务指令长的回答,他们已经深入了飞船的内部,无线电波无法穿透。他们真的只有靠他们自己了,不过马克斯很快又振奋起了精神,能和沃尔特—起工作是项殊荣,他如此认为。这位美国工程师有时显得温和而懒散,但他完全胜任工作,并且在必要时会象钉子般坚韧不拔。

  他们将共同努力,令发现号重燃生命之火,而且,很可能,还要带它回到地球。

《2010:太空救援》作者:[英] 阿瑟·克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