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星球吞噬者 第四十二章 机器里的幽灵

 

  “很抱歉,海伍德——我不相信幽灵。对那事一定有理性的解释,没有人类头脑不能理解的东西。”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同意,坦娅。但让我提醒你这句霍尔丹(j·b·s·霍尔丹,英国生物化学和遗传学家,著名左派分子,曾提出“克隆”概念。——重校者注)的名言:宇宙不仅比我们想象的奇怪——而且比我们能想象的还要奇怪。”

  “而霍尔丹,”科诺略带淘气地插话道,“是个虔诚的共产主义者。”

  “也许是吧,但这句话会被用来支持各式各样不着边际的瞎扯。哈尔的行为一定是某个程序运行的结果,他……建立起来的个性必然是人为所致。你同意吗,钱德拉?”

  那是在斗牛的面前挥动红巾,坦娅一定是不顾一切了。然而,钱德拉的反应出乎意料地温和,甚至比平常更甚。他看上去专心致志,似乎他正认真地思考着电脑又一次发生故障的可能性。

  “一定有某种外部输入,奥勒娃船长。哈尔不可能凭空构建出这样自成一统的视听幻觉。如果弗洛伊德博士所述准确,一定有人在操纵。而且肯定是实时控制,因为交谈中没有出现时间延迟。”

  “那我就是头号嫌疑犯啰,”马克斯惊叫道,“除他之外,就我一人醒着。”

  “别犯傻,马克斯,”尼古拉斥道:“听觉效果很容易制造,但若没有一些非常精密复杂的设备,幻像就不可能出现。激光束、静电扫描——我不清楚。也许舞台上的魔术师可以办到,不过他得事先准备一卡车的道具。”

  “等一下!”冉尼娅灵机一动,说道:“如果真有此事,哈尔肯定会记得,你们可以问……”

  当她看到周围一张张愁眉不展的脸,话音便停止了。弗洛伊德首先出来解围。

  “我们试过了,冉尼娅,他对当时发生的现象毫无记忆。但正如我向其他人指出的那样,那什么也证明不了。钱德拉已经示范过哈尔的记忆可以如何被选择性消除——而且语音合成模块属于辅助部分,与他的主体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可在哈尔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操纵……”他歇了口气,接着发动了准备好的反击。

  “我承认答案并不多,要么我虚构了整件事,要么是它真的发生了。我知道这不是场梦,但我不敢肯定是否是某种幻觉。不过,卡特琳娜看过我的健康报告——她清楚,若我那方面有问题,我就不会在这里了。尽管如此,这个可能性不能排除——而我也不会对那些认为这点最可疑的人予以责备。我很可能也会这样做。

  “我能证明这不是梦的唯一方法就是找到一些支持我的证据。那就让我提醒诸位,前不久发生了另一些奇怪现象。我们知道大卫·鲍曼进入了“大——冉戈达克。某物体又从那里冒了出来,目标直指地球。是瓦西里看见的——不是我!然后你们的核弹在轨道上突然神秘爆炸——”

  “你们的。”

  “对不起——罗马教廷的。而更神秘的是,之后不久,鲍曼老太太安详去世,找不到没有任何明显的医学原因。我不是说那些事之间有任何联系,但——呃,你们听过这样一句谚语吗?一次是意外,两次是巧合,三次是默契。”

  “还有一件事,”马克斯突然兴奋地插嘴,“我在一次每日新闻中看到的——只有短短的几句。鲍曼指令长一位昔日的女友宣称她从他那里得到了讯息。”

  “是的——我也看见了,”萨沙证实。

  “而你们从没提起过此事?”弗洛伊德不相信地问,两人看来都有些窘迫。

  “不过,人们认为那只是玩笑,”马克斯局促不安地说,“这位女士的丈夫报告了此事,然而她否认了——我想是这样。”

  “评论员说这是个企图一鸣惊人的花招——就象同一时间内出现的那些轻率的飞碟目击报告一样。第一周有几十篇,然后它们就停止了。”

  “也许有些是真的。如果这则消息还没被抹去,你们可否从飞船档案里调出来,或请任务中心发一个副本?”

  “一百个传说也说服不了我,”坦娅嘲弄着,“我们需要坚实的证据。”

  “比如?”

  “噢——哈尔不可能知道的,以及我们没人告诉过他的东西,有形的——呃,具体的东西。”

  “一个旧式的美妙奇迹?”

  “是的,我会满足于此。这段时间,我不准备向任务中心汇报此事,而我建议你们也这么做,海伍德。”

  弗洛伊德听到此话时,知道这是个直接的命令,只好点头表示同意。

  “不谈此事我会更高兴,但我有个建议。”

  “嗯?”

  “我们应该着手准备以防万一。让我们假定这警告是有效的——我确实这么相信。”

  “我们能做些什么呢?什么也做不了。当然,我们可以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离开木星空间——但直到发射窗打开,我们才能进入一条返回地球的轨道。”

  “那就是期限过后的十一天!”

  “是的。能早点走我也高兴,但我们没有供较高能量轨道所需的燃料……”坦娅的余音拖长,显得有点踌躇不决,“这我打算以后宣布,但既然问题提出来了……”

  传来一下明显的抽气声,听众们立即安静了下来。

  “我想推迟五天离开,使我们的轨道更加接近理想霍曼轨道,以获取更高的燃料储备。”

  这项宣告并非意外,但仍引起了一片叹气和呻吟声。

  “那对我们的到达时间有何影响?”卡特琳娜问道,口气里略带不祥的预感。两位难以对付的女士象一对势均力敌的对手互相注视着,她们彼此尊敬,但也决不愿就此退让。

  “十天,”坦娅终于作了回答。

  “迟点总比不到强,”马克斯高高兴兴地说道,试图缓解紧张的气氛,不过收效甚微。

  对坦娅的宣布弗洛伊德没怎么加以留意,他正陷入自己的思考中。旅程的长短对于他和他那两个同伴来说没什么两样,都会处于无梦的睡眠之中。但那个问题现在根本不重要。

  他确信——而这项认知令他感到绝望无助——如果他们在那个神秘限期之前尚未离开,他们根本就跑不掉了。

  “……这真是个难以置信的局面,迪米特里,而且十足地令人惊恐。你是地球上唯一知道此事的人——但很快坦娅和我将不得不跟任务中心摊牌。

  “就算一些你的唯物主义同胞能够接受——至少作为一种发挥作用的假设接受——某种存在已经——嗯,入侵了哈尔。萨沙绞尽脑汁想出一个精彩的短语:‘机器里的幽灵’。

  “理论真可谓丰富,瓦西里每天都会提出一条新理论。大都是对以前科幻小说的老生常谈——有组织的能量场——作些变化。但那是种什么能量呢,不可能是电能,要么我们的仪器早就轻易地发现了。辐射同样不可能——至少我们所知的都不可能。瓦西里想得更远,谈到了中微子驻波,以及多维空间的交汇。坦娅说,这都是不着边际的瞎扯——她喜欢这样的措词——而他们彼此怒目相向,气氛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紧张。昨晚,我们真的听到了他们对着彼此大吼大叫,这不利于鼓舞士气。

  “我担心我们现在都过于紧张而且疲惫。这次警告、还有延迟的归航日期,使我们在‘大哥’身上一无所获带来的沮丧感雪上加霜。如果我能和那自称鲍曼的物事联系上,将会——可能——有所帮助。我不知道它到底上哪去了?也许那次相遇后它就对我们不感兴趣了。如果它愿意的话,它能告诉我们多少啊!见鬼去吧!该死——我又用上萨沙最讨厌的俄式英语了。让我们换个话题。

  “对你所做的一切以及关于我家情形的转述,我不胜感激。我现在觉得好些了——有更重要的事可担心,也许是不治之症的灵丹妙药。

  “这是第一次,我开始担心我们中是否有人能再见到地球。”

《2010:太空救援》作者:[英] 阿瑟·克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