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消失的把戏

 

  这确实是个相当吸引人的趣味游戏,每个人都参与了设计——只利用闲暇时间。就连坦娅也过来出谋划策,虽然她仍把这称为“假想实验”。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弗洛伊德很清楚,其他人只是被提前一个月返回地球的美妙前景所吸引,而不象他是因为害怕某种未知的危险。

  不管是为了什么,他都满足了。他已尽力而为,剩下的要看命运的安排了。

  有一点还是很幸运的,否则这个方案早就流产了。出于木星大气刹车策略实施的安全性考虑,列奥诺夫号设计得又短又粗,还不及发现号一半长,所以正巧可以骑到发现号的背上,而发现号船中部的天线架又是绝好的挂钩位置——假定它可以承受发现号起动时列奥诺夫号惯性带来的巨大张力。

  任务中心被此后几天发回地球的询问完全弄糊涂了:两艘飞船在特殊负载下的张力分析、轴离心效应、船体的强弱分布——这些只是要困惑的地面工程师解决的更多深奥问题中的几个。他们担心地询问:“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也没有,”坦娅回覆,“我们只是在研究备选方案。谢谢你们的合作,通话结束。”

  与此同时,原定计划也进展顺利。两艘飞船上所有系统都进行了仔细检查,为各自的返航作好了准备,瓦西里对返航轨道进行模拟,然后由钱德拉编译后输入哈尔——哈尔再进行最后的核查。而坦娅和弗洛伊德友好地共同策划向“大哥”的进军,就象将军在指挥一场战争。

  这就是弗洛伊德这几天在忙的事,但他的心思并不在这儿。他的内心体会无法与任何人分享——即使是那些相信他的人们。虽然他的工作还是很有效率,但大多数时间他的思绪早已飘开了。

  坦娅非常理解他。

  “你还在祈望着发生能说服我的奇迹,对不对?”

  “或者能说服我自己也好,我可不喜欢这样不确定。”

  “我也这样想。不过,你我谁是正确的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

  她瞥了一眼状态显示屏,上面正缓慢闪烁着“20”的字样。这是飞船上最无聊的信息,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得很,距离发射窗开启还有几天。

  而向“冉戈达克”的进军也已列入日程。

  这是又一次,海伍德·弗洛伊德以另一种方式旁观事情的进展。但那并没什么差别,即使是从全程监视摄像机中看去,也只有大方框里一片模糊的深黯而已。

  他又在发现号上值班了,萨沙则在列奥诺夫号上当班。同往常一样,这晚看来一切平静,自动系统像平时一样忠实地工作着。就在一年前弗洛伊德还不会相信,当他在距木星几十万公里处的轨道上飞行时,会仅仅偶尔瞥它一眼——还是在他不太成功地埋首于《克莱采奏鸣曲》(俄罗斯文学巨匠列夫·托尔斯泰的作品,讲述了一个火车上作者亲耳听了一个杀妻的贵族讲叙此事的前因后果,揭露了在贵族资产阶级社会中男女正常关系尤其是爱情婚姻的异化,道德的堕落所带来的人生悲剧。——重校者注)原著的间隙。按萨沙的说法,那可是(可敬的)俄罗斯文学中最优美的性爱片段呢,不过弗洛伊德还只阅读了一小部分,尚无法证明这一点。而现在他肯定不会继续了。

  在01:25时,外面壮观的景象干扰了他,也没什么异常的,只是木卫一明暗边缘上的一次爆发而已。一个巨大的蘑菇云向天空迅速膨胀,然后又散成碎片落向燃烧的土地。弗洛伊德已经见过了几十次这种场面,却从未感到过厌倦。这么小的星球竟蕴藏有巨人般的宏伟力量,真是不可思议。

  为了看得更清楚,他挪到另一个观察窗。他看到的——更准确地说,他没看到的——令他马上忘了木卫一,甚而将一切抛到了脑后。

  当他回过神,他很高兴自己还没被吓出毛病来——又一次的幻觉?——为了证实,他向另一艘船呼叫。

  “早上好,伍迪,”萨沙打着哈欠说,“不——我没睡着。你那老托尔斯泰进展如何?”

  “我没看。看看窗外,然后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没什么呀!在宇宙的这个部分,木卫一在运转,木星、所有星星……噢,天啊!”

  “谢谢,这是真的了,我们最好叫醒船长。”

  “当然,还有所有人。伍迪——我有点怕。”

  “如果不怕就是白痴了,我们工作吧。坦娅?坦娅?是伍迪。抱歉不得不叫醒你——但你要的奇迹出现了。‘大哥’走了,是的——不见了。三百万年之后,它决定要离开了。

  “我想它一定知我们所不知。”

  十五分钟后,一小群人不安地聚集在一起,在通常用于了望和休息的舱室中召开了紧急会议。即便是刚睡下的人也已很快清醒,正沉思地用吸管啜着热咖啡——时不时瞟一下变得陌生的窗外景色,以确认“大哥”是真的消失了。

  “它一定知我们所不知。”萨沙又重复了一遍弗洛伊德刚刚脱口而出的话,他的声音在沉寂、不祥的空气中弥漫开来。这句话是对每个人——甚至坦娅——想法的最好总结。

  还不到要叫嚷“我早说过”的时候——这个事件也未能证明警告到底是否有效。现在的问题是,即使这里是安全的,留下来也没什么可做的了。缺少了研究的对象,他们也许最好还是回家,越快越好。但事情还不那么简单。

  “海伍德,”坦娅说道,“我准备更为认真严肃地看待那条警告讯息,这事发生后我不能再继续愚蠢地忽视它了。不过,即使有什么危险存在,我们也应该权衡一下利弊。把列奥诺夫号和发现号连在一起,带着巨大的轴离心负荷起动发现号,数分钟内分离开两艘飞船以使列奥诺夫号在适当时间点火,没有一位负责的船长在缺乏非常充足的理由的情况下——我是说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会做这样的决定。即便现在,我的确已看到了危险,而我所见的却只是个……幽灵,不是可以在法庭上出示的明显证据。”

  “或是出示于调查组面前,”沃尔特·科诺用异常平静的口吻说道,“即使我们都会支持你。”

  “是的,沃尔特——我考虑到了这一点。但如果我们安全返航,一切都会得到证实——如果我们失败,对与错又有什么关系呢?不管怎样,我现在将作出抉择。等我们报告了这一情况后,我就去睡一会儿,早上醒来后我会将作出的决定告诉你们。海伍德、萨沙,可以同我一起去船桥吗?我们得叫醒任务中心,然后你们再回到值班岗位。”

  这一晚的奇事还未落幕。在火星轨道上的某处,坦娅的简短报告与一条相反方向发出的讯息擦肩而过。

  贝蒂·弗兰德茨终于开口了。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极为恼怒,他们用尽了哄骗、爱国主义呼吁以及威胁暗示等种种花招,却完全失败了——而一个廉价闲聊电视网的制片人却取得了成功,使他在电视年鉴上永留青史。

  这半是运气、半是灵感。“你好,地球!”的新闻主管突然意识到他的一名工作人员与大卫·鲍曼极其惊人地相似,一个聪明的化妆师令他更臻完美。乔斯·弗兰德茨肯定告诉了这个年轻人,他正在冒极大的风险,但他却有着上天常眷顾勇敢者的好运。当他刚刚踏进门时,贝蒂就已屈服了。当她开始——相当温柔地——向他掷出各种杂物要他滚出去时,他已得到了原原本本的整个故事。为了履行信用,他在他所属的电视网中发布了这条新闻,但并没有用以前报道中常用的恶意嘲讽语气。这使他荣膺了年度普利策奖。

  “我希望,”弗洛伊德颇感厌倦地对萨沙说,“她能早点讲出来。那可会省掉我不少麻烦。不管怎样,这结束了争论,现在坦娅不会再有任何怀疑了。不过,我想等她醒来后再告诉她——你看怎么样?”

  “当然可以——这事确实很重要,但称不上紧迫。再说她也需要这场好睡。我有种感觉,从现在开始,我们都再不会有充分的休息时间了。”

  我敢肯定你是对的,弗洛伊德暗忖。他觉得很累,却发觉就算他不当班也无法入眠。他太兴奋了,头脑中不停分析着这不寻常的一晚所发生的事,试着预测又将有何种惊人之事发生。

  从某个角度讲,他有种石头落地的轻松感。对撤离的种种疑问都不复存在,坦娅也不需再有任何保留。

  但还有一个更大的悬念,究竟是什么事正在进行中?

  在弗洛伊德一生中,只有一次经历可以和现在相比。那时他很年轻,有一次和朋友一道划着独木舟沿科罗拉多河支流而下——他们迷了路。

  他们在险峻的峡谷中被激流越冲越远,并非纯然地无助,但也只能控制住自己不被水淹没,前面可能是急湍——甚而有可能是瀑布,他们都不知道。总之,他们只能听天由命。

  弗洛伊德又一次感到陷入了某种不可抗力的掌握,驱使着他和他的同伴迈向某种未知的命运。而这次面临的危险不仅不可见,它们还可能超越了人类的理解范围。

《2010:太空救援》作者:[英] 阿瑟·克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