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飞越暗面

 

  对海伍德·弗洛伊德来说,在列奥诺夫号船桥突然变得陌生——因为不再失重——的环境下,整个进程似乎更象一场经典的慢动作梦魇。之前,他只经历过一次类似的情况,那时,他坐在一辆刹车失灵的车后座上,他感到同样彻底的绝望——并不停地想着:这不是真的——这不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身上。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现在点火程序已启动,他的心情变了,一切似乎再次真实起来。进程完全按计划进行,哈尔正引领着他们安全返回地球。每过一分钟,他们的未来就变得越有把握,弗洛伊德开始慢慢放下心,虽然他仍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保持警觉。

  最后的一次——人类什么时候会再来这里?——他正在飞越可容纳一千个地球的行星至尊的暗面。飞船的滚移令里昂列夫号处于发现号和木星之间,使他们能不受阻碍地观察闪烁着微光的神秘云景。即便是现在,几十台仪器也还在忙碌地进行探测并记录,当他们离去时,哈尔仍会继续这项工作。

  紧迫的危机结束了,弗洛伊德小心翼翼地走“下”船桥——再次回到重力环境是多么陌生啊,虽然他只有十公斤的重量!——来到了望台与冉尼娅和卡特琳娜呆在一起。除了红色警报灯极其微弱的光线,舱里一片黑暗,这样他们便可欣赏到完美无缺的夜景。他很惋惜,马克斯·布雷罗夫斯基和萨沙·科瓦列夫此时正穿戴整齐坐在过渡舱里,看不到这绝妙的奇景。他们得做好出发的准备,一接到命令就切断捆住两艘飞船的带子——如果某块炸药没有生效的话。

  木星盖住了整个天空,现在距离它仅有五百公里,因此他们只能看见其表面的一小块区域——和人们在地球上从五十公里高度向下看去的效果一样。由于弗洛伊德的眼睛已习于昏暗的光线——大多是从遥远的木卫二冰壳上反射回来的——能辨认出惊人丰富的细节。在这么暗淡的微光中看不到颜色——除了星星点点的黝暗红点——但云层的带状结构却很清晰,而且他能看到整个的小气旋,犹如白雪皑皑的椭圆型小岛。“大黑斑”已远远落后,等他们踏上归家的旅途时才能再看到它。

  云层下面,时而闪现暴散的强光,很多显然是由木星上的雷暴引起的。但其他光影或是光爆延续的时间颇久,来源也更不确切。有时光环从中心象震波一样扩散开来,偶尔还有旋转的光束和扇形出现。不需太多想象,很容易就会把它们当成是云层下技术文明的例证——城市的灯火、机场的航道灯光。但雷达和气球探测器早已证明了,在数千公里的下方,直至不可能到达的木星内核,不存在固体物质。

  木星的午夜!这最后的亲密一瞥将作为神奇的插曲永留他心中。他愈发感到享受这一刻,确确实实地,这只因为现在一切不会再出差错,就算出了差错,他也没有理由责备他自己。他已尽心竭力地确保成功。

  舱里非常安静,当云层象地毯一样迅速在他们脚下铺开时,没人想开口。每隔几分钟,坦娅或瓦西里就通告一次即时状况,在发现号点火即将结束时,情绪又再次紧绷起来。这是最关键的一刻——没人确知它将于何时到来。有人怀疑燃料表的精确度,认为点火会一直持续到燃料彻底耗尽。

  “预估十秒后断流,”坦娅说道,“沃尔特、钱德拉——准备返回。马克斯、萨沙(此处原文为瓦西里,疑误,据前后文改正。——重校者注)——随时待命。五……四……三……二……一……零!”

  没有一点动静,他们仍可听见发现号引擎的低沉尖啸透过两艘飞船厚厚的外壳传进来,而推力带来的重力仍然束缚着他们的四肢。我们真走运,弗洛伊德想,不管怎样,仪表的读数一定很低了。每秒额外的点火都是一次奖赏,那甚至可能意味着生和死的差别。听到顺计时而非倒计时,又是多么古怪啊!

  “五秒……十秒……十三秒。就是它——幸运十三!”

  失重和寂静又回来了,两艘飞船上迸发出一阵简短的欢呼。但声音很快就消逝了,因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且必须赶快去做。

  弗洛伊德想到过渡舱去,好等钱德拉和科诺一回到飞船就向他们道贺,但这样做只会妨碍工作。过渡舱现在是个繁忙的地方,马克斯和萨沙正为可能进行的舱外作业做准备,两船间的连结管道也正被切断。他只能在了望台这儿等着迎接凯旋的英雄。

  而他现在可以更放松一点了——按他平常的尺度,也许从八级到七级。几周来,他第一次能忘掉无线断路器。再也不需要那东西了,哈尔表现得非常完美。而就算他现在想要,随着发现号最后一滴燃料的耗尽,他也不能做出任何影响计划的事了。

  “全体登船,”萨沙宣布,“舱口密封。我准备引爆了。”

  炸药引爆时声音极微,令弗洛伊德大吃一惊,他曾以为会有相当的喧吵声传进耳朵——通过连接两船的、钢条般结实的带子。但毫无疑问他们已按计划分离开来,列奥诺夫号微微颤动了一阵,就象有人在敲打它的船壳。一分钟过后,瓦西里操纵着飞船姿态发动机进行了一次短暂的点火。

  “我们自由了!”他叫道,“萨沙,马克斯——警报解除了!所有人都回吊床上去——一百秒后点火!”

  现在木星已渐渐远去,一个陌生的新东西出现在窗外——发现号骨瘦如柴的长架子,当它飘离他们、融入历史的时刻,航灯仍在明暗闪烁。没时间进行伤感的告别了,不到一分钟后列奥诺夫号的引擎就会起动。

  弗洛伊德从没听过这台引擎全力开动的声音,现在他非常希望能使他的耳朵不受声彻宇宙的咆哮的刺激。列奥诺夫号的设计者们不打算把有效载荷浪费在飞船隔音层上,对那的需要毕竟只占几年航程中的几个小时。而他的体重似乎庞大得吓人——然而这仅仅是他一生中正常体重的四分之一。

  几分钟内,发现号已消失在船尾后,虽然在它掉到视野以下之前,人们仍能看见它上面警报航灯的闪光。弗洛伊德告诉自己,我又一次在环绕木星飞行——这次是为了加速,而不是减速。他瞥了冉尼娅一眼,黑暗中只看见她的鼻子紧紧贴着观察窗。她是否也回忆起上次,他们分享着吊床时的情景?现在没有火葬的危险了,至少她不必再为如此悲惨的命运担惊受怕。无论如何,她现在看起来更加愉快而自信,这毫无疑问多亏了马克斯——也许还有沃尔特。

  她一定意识到他的审视了,转过头来微笑着,向着脚下舒卷的云景打着手势。

  “看!”她朝他的耳朵大叫,“木星多了个新月亮!”

  她想表达什么?弗洛伊德自问。她的英语虽然还是不太好,但也不可能会在如此简单的一句话上出错吧。我确信我没听错——然而她在往下指,而不是往上指……

  然后他意识到他们脚下飞逝的景色变得更加明亮起来,他可以看见之前无法分辨的黄色和绿色。某种比木卫二灿烂得多的光线正照耀着木星的云层。

  列奥诺夫号自身,比木星正午的太阳还要亮上许多倍,为它将一去不复返的世界带来了一个虚幻的黎明。船尾拖着一条数百公里长的白炽等离子体尾迹,那是萨哈罗夫引擎在真空空间消耗能量的余烬。

  瓦西里正在宣告着什么,但内容完全无法分辨。弗洛伊德瞟了一眼手表,嗯,现在正是时候。他们已经达到了木星逃逸速度,这个庞然大物决不可能再抓住他们。

  然后,前方数千公里处,浮现了一条灿烂的巨大光弧——这是木星真正黎明的第一瞥,犹如地球上的彩虹一般光艳夺目。几秒后,初升的太阳向他们致意——灿烂辉煌的太阳,从现在起每天都会变得更明亮、更接近。

  再经过几分钟稳定的加速,列奥诺夫号就会义无反顾地投入归家的漫漫旅程中。弗洛伊德感到无法抑制的强烈宽慰和放松,引力天文学永恒不变的定律将引领他穿过内太阳系,经过小行星带,掠过火星——什么也阻挡不了他回到地球。

  在这欢欣雀跃的时刻,他早把木星表面不断扩展的神秘黑斑忘得一干二净了。

《2010:太空救援》作者:[英] 阿瑟·克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