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贝蒂

第三十四章 告别

第三十五章 复原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第三十六章 深渊中的火

第三十七章 疏离

第三十八章 气体行星

第三十九章 在分离组舱中

第 四十 章 “黛西,黛西……”

第四十一章 夜班轮值

第六部 星球吞噬者

第四十二章 机器里的幽灵

第四十三章 假想实验

第四十四章 消失的把戏

第四十五章 脱身之计

第四十六章 倒计时

第四十七章 最后的回归

第四十八章 飞越暗面

第四十九章 星球吞噬者

第七部 晓星初升

第 五十 章 告别木星

第五十一章 超级游戏

第五十二章 点燃木星

第五十三章 星球赠礼

第五十四章 太阳之间

第五十五章 晓星初升

尾声 20,001年

《2010:太空救援》作者:[英] 阿瑟·克拉克

作者的话

 

  小说《2001年:太空漫游》创作于1964到1968年间,发表于1968年七月,那时它才被改编成电影杀青不久,正如我在《2001年失落的世界》中写到的一样,根据来自各方面的信息反馈,这两件事同步进行着。在观看了根据早期剧本拍出来的毛片之后,我就会常常产生一种奇特的想法,想改写这部稿子——这是一种冲动而且费心耗神的创作小说的方法。

  结果,这本书和电影非常相似,比同类例子要更为相似,但两者也有大的区别。在小说中,“发现号”宇宙飞船的目的地是土卫八,这是土星最神秘的一颖卫星。他们通过木星到达了土星星系:发现号与这颗行星靠得很近,使用它巨大的引力场产生了“抛射效应”,这样,它得以加速飞离,进行它的第二段旅程。在1979年发射旅行者太空探测器时,确实也采用了同样的策略对这颗巨大的外行星进行详细的勘察。

  然而,在电影中,斯坦利·库布里克没有安排激发人类和木星卫星上的独石之间的第三类接触,明智地避免了混乱。土星完全没有出现过,虽然在此后,道格拉斯·尊布尔曾在他自导的影片《无声奔逃》中以极高超的演技演绎了这个星球上的故事。

  没人能想象,早在六十年代中期,对木星卫星的探索指日可待。仅在十五年之后就得以实现,而不是要等到下个世纪才能梦想成真,也没人能想象得到人们在那儿发现的奇迹——虽然我们可以相当肯定,总有一天,我们会发现更难以预料的景象。当《2001年》一书被写就之时,即使从当时最先进的天文望远镜中观察,木卫一,木卫二,木卫三,还有木卫四都只是一点光线而已,但现在它们都是独立的世界,其中木卫一,是整个太阳系中火山活动最频繁的星体。

  然而,全面地考虑,电影和书本对这些发现都作了很好的预言;把电影中的木星和从太空探测拍到的图片进行比较是让人意夺神驰的。但很明显,今天创作的来源必须包括1979年发现的结果:木星的卫星不再是未知的领域。

  同时,还必须考虑到更细微的一点。《2001年》一书创作的那个时代,远远落在人类历史的伟大分界点之后,当尼尔·阿姆斯特朗迈上月球之时,我们就永远和它分隔开了。在1969年七月二十日,这个日子是我和斯坦利·库布里克构思“好的大众化科幻片”(这是他的原话。)现在,历史和科幻变得无法分割地相似。

  阿波罗号上的宇航员们在向月球进军之前已看过这部片子。阿波罗号的全体宇航员们在1968年的圣诞成为首批看到月亮背侧的人类,告诉我,他们看到了一块黑色的巨大独石。

  后来,还有更为神秘的例子,最为离奇的就是1970年的阿波罗十三号的历险经历。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还顺利,宇航员们在主控制舱;与《太空漫游》一模一样。在氧气舱爆炸导致任务取消之前,宇航员们正在演奏理查德·斯特劳斯的曲子,这与影片中演过的一模一样,在能源一瞬间消失之后,杰克·斯威杰特向地面控制中心报告:“休斯顿,我们遇上了麻烦,”哈尔在相似情形下对宇航员弗兰克·普尔说的是:“对不起。打断了你们的节目,但我们遇上了麻烦。”

  当阿波罗十三号的任务后来被公开的时候,美国航天宇航局的长官汤姆·佩恩给了我一本复印件,其中引用了斯威杰特的话:“亚瑟,正如你所说过的一样。”当我思索这一系列事件的时候,我有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确实如此,我觉得自己仿佛也有一份责任在其中。

  另一点没有这么严肃,但也同样令人吃惊。影片中一个出色的镜头是这样的:弗兰克·普尔在巨大的离心机轨道上一圈一圈地奔跑,被这种旋转产生的“人造重力”保持在原地。

  差不多是在十年之后,宇宙空间站的成员们意识到:它的设计者们也采用了相似的几何原理。在空间站内部,有一圈小舱,组成了一个光滑的循环带。太空站自身是不会旋转的,但这并不妨碍它那些杰出的居住者们这么做。他们发现自己能在轨道上奔跑,正如鸟笼中的老鼠,产生的结果与《2001年》中的几乎没有分别。他们把整个过程向地面报告,并评价道:“斯坦利·库布里克该来看看。”他也确实看了,因为我把录像给了他。(我再未能将它要回,斯坦利的文件系统简直是个黑洞。)

  影片和现实之间的另一点联系是阿波罗-联盟号的宇航员阿列克斯·列奥诺夫的油画,“月球之侧”。我第一次看到它是1968年,那时候《2001年》作为对太空和平使用的典范被呈交给联合国大会。看到屏幕之后,阿列克斯向我指出了影片开头和他的画一模一样的地方:地球在月球之后升起,太阳在地球之后。他的油画的素描现在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详情请见第十二章。

  最后,是《2001年》一书的第三十五章——《接近土卫八》。在这一章中,我描述了宇航员鲍曼发现的一个土卫八的特点:“这是一颗明亮的,泛着白光的椭圆星体,大约四百里长,两百里宽……呈完美的对称……轮廓如此清晰,它看上去……看上去就象是画的一样。”当他靠的更近之后,鲍曼确信“这颗明亮的卫星那椭圆的形状是一只瞪着他的空洞的大眼。……”后来,他注意到“中心有细小的黑色斑点,”那就是独石。

  哦,当旅行者一号把木星的第一批照片传送回地球的时候,他们确实看到一个轮廓清晰的白色椭圆形球体,中心有一些细小的黑点。卡尔·沙加立刻送了我一份复制稿,上面意味深长地写道:“想到你……,”旅行者二号没有继续对此探索,我不知道应该感到松口气还是应该感到失望。

  因此,不容置疑,你将要读到的故事比它早期那个版本的续集,甚至比那部电影还要复杂。有不同的地方我通常都和影片保持一致;然而,我更注重保持本书内的连续性,并在现在知识水平下力求准确。

  当然,这本书中的故事,将发生在2001年之后了……

  亚瑟·c·克拉克

  科伦坡,斯里兰卡,1982年1月

《2010:太空救援》作者:[英] 阿瑟·克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