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从不同视角读你的故事

若想找到真正具有影响力的故事,就要有游走于不同观点之间的能力。这也是一种任意穿越时空的能力,提高这种能力,你就能从多个角度“看待”自己的故事。这种技巧能从两方面提高你讲述故事的能力:首先,你要找到一个能让听众感到尊重的视角。听众会从你的声音里听出尊重,即使是脾气暴躁的人也会温驯下来。

其次,你可以从多角度重新审视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故事。这种过程能为故事平添细节和深度,让故事从平面转换为更多维度的生动故事,这样也能让抱有不同观点的人表示理解。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不同角度审视故事也能让你感受听众所感。目的就是有意识地让故事变得更加有人情味。只有带有人情味的沟通才能让他人产生同感,从而也报以有人情味的回应。但如果你不是发自内心地喜欢,或不尊重自己的听众,将难以实现这一点。

人们能很容易感觉出你是否尊重他们。尽管只是些蛛丝马迹,但仍旧是难以遮掩的。礼貌并不能掩盖不敬,政治对话最能体现这一点。即便是在大部分时间都互敬互爱的家庭成员间,也偶有不尊重的现象发生。

语调、表情、肢体语言总能透露出你对观众的看法。假设一名中层管理者要向高层做报告,而他或她内心默想的是,这些高层全部愚不可及,并且觉得自己的演讲估计收不到效果,那么在这种潜意识的影响下,演讲很有可能真的毫无效果。演讲者或者高层管理者们可能永远注意不到这些非言语沟通,但是细节中隐含的负面情绪会在不知不觉中扭曲人们的理解。

许多重要的演讲中,演讲者和听众都会有着主观的想法。高层管理者可能会认为员工加入工会就是为了滥用权利,并会以此掩盖工作上的失败。总裁可能认为各位董事都带有偏见。有数以千计的故事会让人觉得自己“正确”,但却会让你失去有效沟通的机会。

◤偏见不好吗

偏见是不可避免的。你只可能在一个时间出现在一个地方,所以一直生活在特定的时空中,这让你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感知。风靡一时的思维命题“让决策远离偏见”,这可能会让人觉得,做出不偏不倚的决定并非不可能。客观的决策方式会让你剔除偏见,或者无视偏见,好像就可以让偏见无影无踪一样,但事实是偏见会一直存在。偏见只是会在你无意识的情况下继续影响着你的见解。既然并不存在没有感情的环境,就应该探寻偏见的来源,试图了解这些观点将对结论带来何种影响。

同理,任何人的生活中都有偏见,一个脱离偏见的故事也往往意味着十分无聊,因为这样的故事脱离实质、脱离生趣、脱离人情。人们的行为总是基于某些观点,所以要大胆承认,表明你并非视而不见(或盲目相信)自己的偏见。

关键就在于将同一个故事从不同视角解构后再做叙述。加入细节和证据,表明你确实理解和承认其他观点的存在。通过转换角度,能让故事变得更丰满,也能提升你理解听众观点的能力。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例子,格莱葛利·马奎尔(Gregory Maguire)决定从坏女巫的角度重新讲述《绿野仙踪》这个故事,结果他出了一本书,名叫《女巫前传:西方女巫的命运与一生》,后来又改编成了一部成功的百老汇音乐剧。很难预料你学会这种艺惊四座的本领后,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角度不同,意义也会有所不同,不过,对你来说更重要的是,角度能创造新意义。选择一个时间、一个地点、一个角度,然后再据此讲述故事,这会让故事变得更加逼真。让故事穿越时空,这能让你看到许多有理有据的观点。

还记得前面提到的农夫和马的故事吗?事件总会不断地变化,都在重新定义着得到马匹这件事究竟是福是祸。这些变化本身并无对错。既然我们的肉体受限于时空之中,那么我们只能从主观视角体验生活。诀窍在于,学会如何让自己在精神上、在情感上体会另一种视角。了解了他人的想法,看到了他人所见,与他人进行沟通之后,你才有权利邀请他人从你的视角看问题。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1.客观视角:雇员X的出勤率下降了25%,日常表现也出现了两次超期未完工的情况。

2.雇员X的视角:员工X会告诉你,他三岁大的孩子最近不慎在家庭泳池里淹死了,他和妻子正在办离婚手续。

3.员工视角:大部分员工把自己的休假时间让给了员工X,让他可以多请些假。

从客观角度来看,你有合理的理由辞退这名员工。然而,从两人以上的主观视角和一个人性化的视角来看,辞退这名员工可能会降低团队士气,还有可能会让你扣上一个不近人情的名声。

来自不同角度的审视故事能让你检验重要的决策,省掉不少烦恼。如果你肯花时间,从不同视角审视重要的故事,你就能尽可能避免挫伤他人的感情,避免人们浪费时间去生气。

◤练习:从不同视角审视故事

找一个愿景故事,然后从另外两个人物的视角重新书写故事,这可能是个有意思的过程。

首先,找一个主人公之外的视角,以这一人物视角从头到尾重新讲一遍故事。这是学习讲述愿景故事的最佳方式。

接下来,原来的故事中可能有人“失去”了某些东西,就从这个人的角度重新写故事。例如,后文中有一个愿景故事,讲述了伽利略如何避免了火刑,继续讲述真理的故事。

我决定从教皇的视角研究和重新想象伽利略的故事。每次伽利略发表“异端邪说”时,教皇对教理的控制就会减弱,从教皇的角度来看,异端邪说还有可能让人“丧失灵魂”。

重新思考这个故事之后,我渐渐明白了,教皇和其他的领导人一样,他有可能同意伽利略的观点,但他需要维护自己的权威。教堂当时还没有准备好应对或转化这类新发现,而这有可能会使它丧失公信力。

明白了这一点后,我就可以在双方怒火一触即发的状态下讲述这个故事,让人们增进理解,老板和怀揣新观点的人就能够理解对方的用心良苦。这个故事也能够打动领导层,因为在巩固他们权威的同时,还为谅解和合作带来了可能。这就会是个好故事。

从“失败者”的角度写故事。从你的愿景故事中找到一个丧失了地位、权利、自主性或其他重要方面的人物,夸大各种细节,然后再从这个人物的角度看问题。这是一个颇富创造性的练习,你可以从中找到乐趣。

这个练习证明了两种可能:你的故事可以从多个视角重新解读,每种解读方式都会带来不同灵感,或者你也许会发现,你的故事只会感动你自己或只对你有激励作用。

“主人公”角度的愿景故事往往只是让讲故事的人志得意满,但却满足不了站在其他立场上的听众的需求。进行交换角度的练习能让你避免这类错误。较强的自我意识是领导力的关键,但控制自我意识也一样重要,因为人们会据此选择究竟要不要听从你的领导。

如果你的故事不起作用时,可以进行这类练习。你会发现,你的故事或者是你讲故事的方式,可能无意间忽视了人们的感受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