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愿景故事

◤用愿景实现目标

当我还小时,母亲为了让我遵守餐桌礼仪,跟我说餐桌礼仪很必要,“女王也许会请你去喝茶”。我已经50多岁了,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皇室邀请过我,不过我还是有着很好的餐桌礼仪。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女王的茶会”就是我母亲所讲的愿景故事。八岁时的我觉得,要不是母亲讲的“将来你会感谢我的”故事,还有未来的我在皇室茶会上洋相百出的想象,我肯定会觉得用小叉子吃沙拉简直太可笑了。无论我们年龄几许,人们总是能用愿景故事培养道德修养,之后回头看时再心生感激。

恼人的家务、训练、例行维护或是流程里出现重大改变,这些都不会立即让人觉得满足。此时此地的沮丧就像是一笔预付款,我们期望在未来能有所收获。一个好的愿景故事会将你对未来的期许变得具体,变得真真切切。当你精心打造细节,全方位撩拨感官,让一个愿景变得生动时,明天的收获就超越了今天的负担。排山倒海而来的阻挠也变为了承受范围内的小挫折,你能达成目标,努力不会白费。

愿景故事让你从目前的困难、复杂、模糊上转移,抬眼看看值得为之奋斗的明天,让你抵制每日的诱惑,不会改变方向,不会放弃,不会妥协,不会分心。如果没有一个发自内心的、易于想起的愿景,我们很容易就会忘记自我,忘记自己为何在此。

愿景故事创造了一个可感知的、想象中的未来,就像用橱窗里闪亮的自行车激励孩子做家务一样,想象未来得到自行车的场景就让人有了力气,驱使人们在垃圾堆里翻找铝罐,照看难伺候的婴儿,甚至为家人洗车。当我们利用想象看到、品到、摸到、闻到、听到一个真切的、令人激动的未来时,和回报相比,工作就显得不再那么卑微和困难了。

讲故事能让愿景变得更实在。当你用故事描绘自己的愿景时,你会发现“情节上的漏洞”,这可能会让你重新勾画明天。构建愿景故事可以很好地进行思维实验,发现对立观点和意外结果。愿景故事的要求很多,不过回报也很多。

情景规划就是一种不常用的讲故事方式。皇家荷兰壳牌公司集团的情景规划团队预测未来时将详尽的电脑模型放在一边,依据可能发生的国际事件制定应急方案,再构建相应的政策,这之后,“情景规划”一词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他们设计的情景预测了1973年的石油禁运,也预测了苏联解体,也为每个可能事件设计了愿景。

在情景规划中,通过思维实验,针对一系列逼真的未来故事来检验策略,通常人们称之为“风洞试验”,这一比喻来源于在风洞中模拟各类天气状况以测试飞机的试验。和讲述其他故事时一样,让故事变得真实可感会让愿景看上去更加合理。

20世纪90年代的南非,一部分政府、群众、公司法人代表齐聚蒙特弗勒会议中心,共商情境规划,构建共同愿景,建立一个安全而繁荣的后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

那时整个国家的局势倾向于发生内战。参与者从1992开始进行一系列非正式演讲,并描述出四种可能的“蒙特弗勒情景”:“鸵鸟式”(逃避现实,迈向内战),“跛脚鸭式”(脆弱的协议),“伊卡洛斯式”(追求社会主义而不得),或是引人深思的“火烈鸟的腾飞”(包容性民主和持久的协议)。当谈论“火烈鸟式”的模式时,人们勾画出了一个颇为合理的和平过渡愿景,即便是挑剔的民众也觉得可行,这样一来,谈话自然顺利开展了起来。

没有什么情景能够预测像曼德拉这样的人的出现,但“火烈鸟”愿景故事已经为曼德拉的行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曼德拉对其追随者说:“如果你想和敌人握手言和,就要和敌人一道合作。这样,敌人就成了你的盟友。”愿景故事首先在人们的想象中构建一个全新的未来,如果你不能预见这样的未来,也就不能创造这样的未来。

游走在故事的虚拟现实间,你能留意到一些隐藏的含义、后果、关联因素,如果只是停留在概念层面,就不会对此有所观察。我们的目标是创造一个能将人拉入未来的故事。一个“拉动人的”故事能够引起积极的情绪,例如渴望、希望、归属感、幸福感。

一些基于负面情绪的故事,例如基于恐惧(贪婪是恐惧的另一种说法)的故事让人倍感紧张(也是恐惧的另一说法),让人觉得危险、资源匮乏,也容易让人划分彼此界限。恐惧是缩小视野、限制创造力的生理状态和心理状态,让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到问题上,以及三种基本人类反应:战斗、逃跑、呆住不动。恐惧会让你变笨,会让你所有的智商卡在最坏情况的闭合环路中。

然而,希望和爱则能扩大我们的视野,你才能找到只有在放松状态下才能看到的交流可能和研究可能。一个好的愿景故事能让人增强抗打击能力,变得更乐观,与此同时,也让你欣然接受愿景达成前的艰难险阻。“空中楼阁式”的愿景忽略了真正的痛苦、付出、挫折,会让团队中的乐天派变得消沉,让团队中的实干家变得没有干劲。你可不能失去这些人,也不能夸下海口。不然,就是自寻烦恼了。

◤练习:构建愿景

在搜寻故事之前,你要做些准备工作。首先从你的个人愿景开始。你的愿景是什么?首先,想象一下5到10年之后的样子,想象那时已经成就了许多具体目标的你(用几个具体目标做实验,然后依次为每个目标勾画一个愿景)。让你的想象力带你度过一个充满具体细节的、平凡的一天。你可能要等待,但如果你保持耐心的话,想象力会自行发挥作用的。人类有着巨大的前额皮质,专门为用故事进行情景规划而设计。我们也要好好利用。随着故事的发展,大脑会利用所有过往经验进行推断,找到可能的机遇和阻碍,也能捏造出有效地达成目标的记忆。哪些是重要的?有谁参与其中?发生了什么事?

你可以像四格漫画一样图解自己的愿景故事,或者找到你想象中的成就、困难、事件的类比物。你从以下四类故事中找到灵感。理想状态下,还能找到融合“为什么”和“怎么做”于一体的故事,这不可多得:一个不仅能激励你行动,还提供相应策略的故事。阅读下列示例的愿景故事,让自己思绪飞扬,并且记下你的想法。让你的想象力自由驰骋,去探索、去期望、去重组、去改变路线,直到你找到了一个接近成功的、合理的情景。如果你觉得一个故事不对劲的话,别人也会觉得不对劲。

你的光辉时刻

1992年的秋天,我在墨尔本的智威汤逊公司工作。那时我刚刚为福特经销商设计完成了一个不错的试点计划,决定在下一年将预算从20万美元提升到200万美元。“当权者”决定让更有经验的人运行“我的”计划。我接受不了,觉得自己不适合做广告宣传工作。

那年早些时候,在个人发展讨论会上,我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掌控了全世界的财富,你将会做什么?”我立刻就知道了答案:“我要让各个团体在自我定位和合作目的上达成一致意见。”但我的“愿景”太过模糊,没能做出任何真正的改变,只是在混日子。我预见不到那样的未来,更别提实现目标的计划了。潜意识里,我觉得要给自己找一个隐喻才行。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这改变了一切。我梦到自己在一个有20多个站台的火车站。我和母亲坐在一起,喝着咖啡,旁边放着我们的行李,我们等着一小时左右后上车。我站了起来,说要四处走走。我想看看我们应该去往的站台。我走了好远,当我站在站台上时,我们的火车到站了,早了一小时,扬声器里说火车将在三分钟后开车。我没拿着自己的行李,我也没拿车票,我母亲不知道我在何处,但我还是上了车。

如果我去找自己要拿的东西,那我就会错过火车。我清楚地记得自己这样想,“我只能边走边看了”,然后我试着解决接下来所面临的问题:跟列车员说自己没有车票。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后,我明白自己要做什么,辞职然后搬回美国,找一个研究生课题,找导师,开展一个新的职业生涯。有的人觉得我崩溃了,尤其是我的母亲。从常理来看,应该找到下一个工作后再辞职,至少要对下一个工作有个大致的预想。我既没找好工作,也没大致预想。

1993年4月23日,我飞回老家路易斯安那州,在六月份的时候开着车在国内游荡,到八月份的时候,我找到了一个研究生课题和一个导师。到了1997年,我取得了研究生学位,跟随导师获得两年工作经验,也签下了自己第一本书的合同。当我的新书出版后,我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我的愿景告诉我,不买车票、不拿行李,就那样跳上火车,然后再随机应变考虑细节问题。

一个固定不变的愿景故事比不上一个可以随机应变的愿景故事,你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和细节随时改编和修改。

你失意的时刻

我的第一任领导,在我给客户发邮件前,要逐字查看,在我给客户做演讲前,要对我的演讲品头论足。她返还给我的信总是布满了红色的批改,有删除的句子,还有潦草的修改。每次演讲都要重新组织,重新措辞,直到我的领导琳达满意为止。

那之前的一年,我在一个相当严厉的演讲课上丧失了全部信心,讲师会在即兴演讲过程中打断我们,其他的参与者会投票决定你是否留在台上。我备受打击。《幸存者》也许是档好节目,但这种形式不利于培养沟通技巧。

这些经过多次修改的演讲十分乏味、不流畅,我和大家都觉得很不舒服。我不适合做牵线木偶。

一天,我要在琳达不在场的情况下做工作进度汇报,她去做胸部手术了。我不用取悦老板,所以我按自己的方式做了演讲。我做了15分钟长的演讲,头一次,演讲内容不是为了躲开领导的批改,而是为了让客户满意。好家伙!客户非常满意!对方的夸赞让我有点尴尬,好像是在问我:“你之前是怎么回事?”

那天之后,我发誓再也不做他人的传声筒。我决定做我自己,用自己的方式讲自己的话语,如果搞砸了,我也愿意承担所有后果。我明白了,如果我不能把信息变成自己的,那就要重新思考信息了。

良师益友

不知你是否曾因为讲真话而陷入麻烦,我曾有过这样的时候。我曾说过令人不快的真话,也指出过人们选择视而不见的问题。与其说是有着过人的勇气,我觉得我的行为更应描述成缺乏思考。不过,既然这是我的本性,我就要巧妙地应对接踵而至的问题。

我接受异端者这种形象,然后寻找一个关于异端者成功的故事,从而学习如何讲出真话的同时又免于火刑的惩罚。我在伽利略那里得到了启发。

我最喜欢他这个说真话的人,原因有很多,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既坚守了真理,又避免了火刑。布鲁诺是和伽利略同时代的人,他也说了伽利略说过的话,但他却被绑在柱子上烧死了。伽利略最终只是受到软禁,反正在那个年代,想要长途旅行也相当困难。

人们整日告诉我“要有选择地战斗”,但这类空泛的忠告并不能让我们想出具体对策。伽利略的故事则有用多了,他有能影响局势的朋友,也恰到好处地处理着和“真理”的关系。为了能逃过宗教法庭的惩罚,伽利略真的签署了一份供词,承认自己有过失,声明太阳围绕着地球旋转。之后,他继续写作,继续发言,虽然他的行为一直受监视。

我时常问自己:“伽利略会怎么做?”传说伽利略曾收到过朋友的一封信,乞求他能插手帮帮布鲁诺,让他免受火刑,但伽利略拒绝了。他保持了沉默,也许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影响力,也许是他选择了自保。

这让我想起了祈祷平静的那句话:“赐予我智慧,让我分清可以改变的事和无力改变的事。”伽利略热爱真理,但他却不会选择成为殉道者。当教皇逼迫伽利略签署供词时,伽利略立刻就妥协了。

但是,伽利略的高明之处在于,他写了一个故事,内容是三个人物辩论正反两方观点的优点和正确性。这本名为《关于两门新科学的对话》的书,在他去世前四年出版发行,现在这本书仍在发售。

伽利略让书中人物说了自己不能说的话,也让书中人物用问题揭露了他禁止讨论的真相。伽利略是个狡猾的老人。他致力于真理,又能灵活地改变手段——这是我要记住的经验。

在某种程度上,人类的每一次事件都是重复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你崇拜的某个人已经克服了重重困难,达成了和你的目标极其相似的目标。

一本书、一部电影、一件时事

有很多电影都包含愿景故事。《冰上奇迹》(2004年)讲的是1980年的美国冰上曲棍球队的故事,告诉人们要团结。《奔腾年代》(2003年)则代表了弱者不屈的精神。《果岭奇迹》(2005年)让我不由得坐直了观看,因为这部电影提醒了我是谁,我属于何处。但是这类电影都是关于竞赛和运动的,其中有赢家也有输家。

我喜欢竞争,但我对生活的大愿景可不是一场竞赛。10多年前,我决定像个艺术家一样生活。我认为,商业和组织和社会的其他组成部分一样,都需要艺术。我来自美国南部,所以我关注约翰尼·卡什(Johnny Cash)也不奇怪了。

约翰尼·卡什是一个多产的艺术家。他的唱片生涯开始于1955年,据说他写了1000多首歌曲,发行了153首单曲,96张专辑。1968年后,约翰尼·卡什和琼·卡特结婚,他的毒瘾得到了控制。他和“经理人”的多数争论似乎都是围绕真实性展开的。他在《约翰尼·卡什自传》中写到,他已经厌倦了自己的唱片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因为公司不停用人口统计的方法给予他建议,例如,“新增乡村音乐粉丝”和“最新市场调查”,以及其他基于数据的动态[1]

1974年,约翰尼·卡什觉得自己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貌合神离”,于是卡什给公司制作了一张名为“黑鸡”的唱片,“黑鸡”代表了“故意为非作歹”。他甚至强迫公司为其在纽约制作的视频掏腰包,他在视频里扮成了一只鸡。第二年,也就是1986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拒绝和卡什续约。令人吃惊吧,约翰尼·卡什利用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

我之所以喜欢这个故事,是因为这正好符合我的作风,我排斥那些不能让我立即理解其背后意义的数字。如果感觉不对的话,我就不会去做。约翰尼·卡什长寿的职业生涯证明了,坚守立场是对的。卡什61岁时复出,造成的轰动让执着于统计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艳羡不已。

“穿着破烂,不及酒鬼的[2]”制作人里克·鲁宾(Rick Rubin)让卡什相信,他会制作卡什想录制的所有音乐。鲁宾是红辣椒乐队和野兽男孩的制作人,他告诉卡什,他并不十分熟悉卡什热衷的那种音乐,但他有心聆听全部。鲁宾认为卡什的音乐能吸引更年少的听众群,但卡什对此表示怀疑,他觉得那不可能。鲁宾则说:“听众需要的是你赋予音乐的那股激情和热情……尽管保持真诚就好。”那股真诚劲儿让卡什的专辑赢得了四座格莱美奖。

真实,其正反两面都体现在了卡什的传奇中。约翰尼·卡什的人生证实了,不要放弃自己的艺术,不要出卖自我。我穿着约翰尼·卡什的T恤去商店时,会有陌生人冲我竖起大拇指,这就是证明。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依我个人拙见,最好不要借虚构的小说寻找愿景故事,因为即便是最棒的小说也是虚构出来的,小说可能已被理想化,小说为了吸引人们的注意力,肯定也充满了人为操纵的痕迹。真实故事的好处在于,这些事情真的发生过(至少发生过一次),因此,你将它们重现的概率就更大了。


[1] 约翰尼·卡什,《约翰尼·卡什自传》(纽约:HarperOne出版社,2003年)。

[2] 这是卡什第一次见他时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