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 故事事之外学习讲在故

第十五章 学会倾听

无论你的故事是“生活就是一盒巧克力”还是“生活只不过是死前的一番波折”,你的世界观存在于这些故事和比喻中。如果你真的想讲述一个能赢得人心的故事,就要学会识别、倾听这些塑造了你现实的故事和比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倾听然后审视那些深嵌在你的脑海和周围环境中的故事。你不能将希望、信任、正直附着在绝望、不堪重负、愤世嫉俗的故事表面。新贴上的故事很快就会剥离下来,就像搪瓷上的水彩一样难以附着。

◤绘制脑海中的图景

试着用故事描述你对未来的希望。我所说的希望,指的是你以怎样积极的心态,看待现实与未来想获得的愿景之间的鸿沟。无论你是要演讲说服大众,推销产品,还是希望大众募捐,都是这个隐含的关键核心在决定你的谈话。

停下脚步,问问自己:“我讲述的故事是充满希望的吗?”你的故事中是否认为希望是幼稚的?你有关希望的故事能否在早晨把你叫醒?在用演讲解说接下来的计划之前,我建议你先停下来,听一听自己的脑海中回响的故事,侧耳倾听听众脑海中回响着的故事。

这个过程可能会让人觉得尴尬。突然让同事“给我讲一个关于希望的故事”,这会有些奇怪。所以,最好先进行铺垫,为问题设定一个合理的依据,例如,这样问:“我想改变一下我们实施计划的方法,我需要你的帮助。不一定是和你的工作有关,但你觉得我们究竟有多大决心来追求卓越?”

他们肯定会露出奇怪的表情,这个时候你要保持沉默。不要和他们讨论是否存在这种问题。接着让对方给出具体的例子,让对方讲一个故事。如果有必要的话,还可以讲讲你最近的经历,或者是重要的经历,显示出希望或绝望的故事。不要按自己的喜好把握你们故事的走向——这会让你产生错误的理解。这个过程就像绘制脑海中图景的过程。你不能依着自己的喜好在地图上随意画出崇山峻岭的位置,真实的地图只会显示出山岭的实际位置。

聆听目前出现频率最高的故事,描绘脑海中的图景,这样能让你集中注意力,也能避免痴心于自己单方面渴望的结果。先别急着让听众相信你的故事,先听听他们深信不疑的故事也很有益处。

了解已有的故事并为之动容,能让你的故事获得更深的意义,或者改变目前的意义。不仅要聆听这些故事,还要从这些故事中汲取经验。这可能会打乱精心策划的方案,但是也会让你免于日后手忙脚乱。

◤倾听故事

大师级的艺术家会搜寻灵感,高级的厨师喜欢品尝其他优秀的厨师做的佳肴,作家会贪婪地读书。你爱什么,你就会拼命搜寻什么。对那些喜爱讲故事的人来说,倾听并不困难,擅长讲故事的人不会放过任何倾听故事的机会。

但如果你不喜欢讲故事,那该怎么办呢?也许比起听故事,你更喜欢读杂志,或是听音乐。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在讲故事和听故事中消遣时光。

与其说是倾听的多少重要,倒不如说是倾听的质量重要,但倾听的质量却很难有标准。尽管训练人们做积极的倾听者的课程可能会教你一些实用技巧,例如眼神交流,点头示意,上身前倾,将对方的话换句话说,发出肯定的声音等。但是你可能也注意到了,这些技巧只是在教会我们怎么假装倾听,而不会让我们成为一个好的倾听者。

有一次我这样打趣的时候,一个坐在后排的匈牙利女人举起了手,并用类似莎莎·嘉宝(Zsa Zsa Gabor)的口音说道:“没错!倾听和性爱一样。”我紧接着问了一句:“此话怎讲?”她回答说:“欲望来了兹(之)后,技巧兹(自)然也会跟上。”她说得有道理。

大多数人不会倾听,是因为他们急着去做更想做的其他事情。有的人过于关注自身的需求,压抑着自己的焦虑,或者直接表示自己真的不想听。而有的人太喜欢讲话,以至于无法倾听。

我还记得一位医院的主任,他觉得自己的倾听方式绝对不可能有问题。他说:“我一直邀请人们叙述事情的经过,而他们只是像块木头一样坐在那里沉默。”

他不耐烦的语调,还有他将员工比作——“一块木头”,揭示了他倾听质量不高的事实,尽管他认为自己是带着好意邀请员工谈话。

我逗他说,如果他当时和现在一样不停看表,带着焦急的表情,滔滔不绝,或者还有其他细节问题,那么这会让员工觉得,他只是想让人们随声附和而已。

为此,他恼火了好一阵,不过到了最后,他还是决定改变自己的倾听方式,以此做出了改观。

◤这些行为与倾听背道而驰

有人曾对我说:“倾听就是我必须等待的时间,直到轮到我说话为止。”

如果你的内心不断发出干扰信号,比如“又开始胡说八道”“小心这个疯子”“留心这个混蛋”,这就意味着你已经停止了倾听,转而开始割裂、切割、分类、批判对方的言辞、用意和含义。对于倾听过程中那些与自己价值观不合的内容,你会报以讽刺:逃避倾听的最佳方式就是嘲弄对方。许多人都曾这样做过。

当你的表情透露了内心的不满,或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那么再怎么装作认真倾听都于事无补了。打动他人需要倾听,即便对方讲述的故事与你的观点相悖,你还是要认真倾听。先把自己的故事放在一边,不带任何成见地、全身心地感知对方的观点,这才是真正倾听的关键。

世界变化得太快,我们被迫要以最快的速度理解接收到的数据。速度和注意力已经成为交流的要素。人们会拼命地提升速度,提高注意力,试图以此增进交流。

如果你只是为了传播信息,这种方式是不错的。然而,如果你的目的是影响他人,那么速度和注意力只会收窄你和对方沟通的带宽。狭窄的连接只会降低影响力。倾听是既缓慢又宽广的,就像清理污垢一样,比起用一条毛巾迅速地擦来擦去,用一堆毛巾缓慢地、大范围地擦洗能更快地清理干净。

不用心的快速讲述和错误关注点就是沟通不畅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你快速略过矛盾所在,那么你也可能会错失改变人们看法的机会。

倾听不就是要关注吗?不是要集中精力于讲故事的人吗?嗯,是也不是。这取决于你集中注意力的原因和方式。如果你的注意范围较宽,并且能做到广泛接受信息——如果你不介意对方的言语对你的思维方式产生影响,那么是的,就是这种关注能够激发真实的感情,引出意味深长的故事。然而,如果你的注意力仅限于找到对方的弱点,或者伺机进行扭曲、利用或反驳,那么这种倾听就是有害无益的。

◤真正的倾听

有效倾听就是能领会人们的语言和意义,尤其是在他们的语言和意义有可能有悖于你的观点,或有可能动摇你的世界观时。倾听和你志同道合的人说话很容易,你在影响他们的时候也并不需要做出太多努力。同时,你也需要倾听那些抱有不同想法的人,这样你才能聆听和复述精彩故事,增进沟通。当你完全理解了别人的故事,并且能在复述时完整保留故事的意义,那么你的复述就证明了你对其观点的重视。

无论对方和你的观点多么不可调和,也要深入理解对方的观点,暂时放下自己的观点,这样的倾听才能让你赢得讲述自己故事的机会。当然,这种倾听可能会有种屈从的味道,但别忘了你的目的所在。

◤有害的倾听

倾听也可能有害。我在某本资料里读过这样的话,如果一个人能够听完一个女人的所有经历,那么整个世界会劈成两半。就我的理解来说,这个比喻的意思是,真正理解女性的喜悦、爱、磨难后,就能够颠覆你的以往认知。

倾听故事也意味着领会对人类善行和暴行的感受。我有一些朋友从事艾滋病的研究,他们在社会服务和其他类型的社区服务中学到了一点,那就是好的倾听也是要有度的。如果你只倾听悲伤的故事,就可能自己陷入悲伤和绝望而不可自拔。将坏事滔滔不绝倾诉出来的人,总是多过那些分享好事的人。

有些人比较看重自己的行为,认为全神贯注地倾听不利于自己的进步。确实,真诚的倾听有时意味着放弃控制权,有碍对事物的操纵和利用。但实际上并不需要一直倾听,或者无休止地倾听。这个过程是一种选择,全依仗着你的理解范围和实际沟通对你的重要性而定。这并不等同于将思想的钥匙交于陌路人,你仍旧有着控制权。

确实,真诚的倾听有着风险,但是,停下来思考他人的经历并不意味着会让你丧失决策权。倾听可能会将你带往不愿前往的地方,也许会揭露一些你未曾意识到的问题,但是能够打破无知是福的幻觉。倾听一定能让你的头脑变得敏捷,让你和他人的沟通更深入,从而增进合作,共克困难。

确定好界限,深入了解自我和到此的意图,才能有毅力、有耐力地寻找故事,向人们讲述你的核心价值和信仰。

◤当你觉得“我没什么故事可讲”时

如果你觉得“我没有什么故事可讲”,那么你就否定了自己,也否定了你周围的人。放开你的听力,倾听故事,它们就在你身边。像玩寻宝游戏一样找寻故事,你就会发现故事无所不在。

在面对面的亲自交谈中,最易找到故事。表格和问卷没有人情味,也受限于早已设定好的问题。走入真实的社会,亲力亲为地调查。不要让别人替你找寻故事,获得的故事本身会是一种回报。

人们的生活经历都可以成为极其有说服力的故事。如果你觉得自己的故事有意义,那么别人也往往会这样认为——你只需要按照真实脉络讲述即可。有时候,在亲密的交流中,与编辑得整整齐齐的故事相比,有些杂乱但充满人情味的故事更有趣。如果你表现得追求完美的话,人们就会遮遮掩掩,不会告诉你“完整的故事”。并且,通常来说,人们遮掩起来的部分往往是最有趣的部分。

有一次,我听到某人说自己的故事很无聊,于是我认真地说:“那你就照实说就好。”她这样回答道:“你是说,我的风流艳事?”如果你深入挖掘一下,通常都能找到一个感兴趣的故事。如果一个人想变得风趣起来,就要先对其他人感兴趣。

道格·李普曼(Doug Lipman)既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故事教练,他教会了我“津津有味地倾听”这句话。我也将这句话推荐给你:津津有味地倾听,抱着可能会学到重要知识的期待而倾听。如果你做到了,那么无论是在讲故事还是在听故事,你都将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