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电子书库
中  岛帝国的储蓄大量涌入,贷款利率随之降低,这使美索尼亚国企业家们的投资热情高涨。但是,由于捕鱼和制造业的工作越来越多地外包给中岛帝国,他们提出来的商业计划和以往大相径庭。现在,大多数商业计划更青睐那些需要本地员工提供服务的项目。这类工作无法外包,而且需要的资本较少。
在美索尼亚国第一次经济会议上,本·伯南柯为解释这些变化发表了一次著名的演讲。他认为美索尼亚国的经济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捕鱼和制造业这类低级劳动应该外包给穷国,而美索尼亚人则可以自由地从事更加复杂的服务业的工作,比如厨师、演讲家和艺术家。

阅读 ‧ 电子书库

查理创立的老字号查理冲浪公司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这家公司的几代传人一直制造冲浪板,并且非常成功,现在公司正在朝新的方向发展。查理的后人借了一大笔贷款,扩展了业务,建起了冲浪学校。12座崭新的校园遍布全岛。

与此同时,公司还达成了一项在中岛帝国生产冲浪板的协议,向外国工人支付鱼邦储备券,但是高附加值的冲浪板设计和冲浪技巧培训业务还保留在国内。

阅读 ‧ 电子书库

不久,服务业蓬勃发展起来。以前遍布全岛的制造工厂如今都被主要经销进口货物的零售公司取代了。

参议院为了取悦选民,制定了名目繁多的条例、收费和税收项目,这些都加速了外包的趋势。这些障碍使得美索尼亚国的企业在新的岛际竞争中举步维艰。

阅读 ‧ 电子书库

与此同时,在海的那一边,中岛帝国也在经历着变革……

不出所料,中岛帝国引入了渔网技术,加上个人利益的神奇力量,导致捕鱼效率大大提高。最终,中岛帝国攒够了钱,建造了很多巨型捕鱼器(捕鱼器的设计者起诉他们侵犯知识产权,但是在中岛帝国完全没有胜诉的可能)。他们实行24小时工作制,三班轮岗,不间断捕鱼。大部分鱼都出口到了美索尼亚国。

由于捕鱼的生产效率提高,工人们可以腾出时间从事其他工作,主要是与制造业相关的工作。

一船接一船的鱼和货物漂洋过海运往美索尼亚国,同时,鱼邦储备券如潮水般流向中岛帝国。

阅读 ‧ 电子书库

在正常的贸易关系中(比如小鼓岛和狂舞岛之间的贸易),中岛帝国的产品应该用来交换所需要的美索尼亚国的产品,但是中岛帝国积攒钞票的意愿导致了两者间完全不同的关系,即一座岛主要负责生产,另一座岛主要负责消费。

 阅读 ‧ 电子书库

中岛帝国的国王为什么能够容忍这样的安排呢?很多人都想不明白。但是,与他以前的一些计划相比,这一政策显得合乎逻辑。这项政策使得国王稳坐江山,但是中岛帝国制造冲浪板的工人却没有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他们整日忙于工作,自己连冲浪的时间都没有。

当然,中岛帝国人相信他们最后总会得到回报,到时他们就可以不用捕鱼,靠储蓄就能安然度日了。然而,中岛帝国人却没有意识到,美索尼亚国连养活自己百姓的能力都没有,怎么可能为他们兑换钞票呢?

阅读 ‧ 电子书库

在美索尼亚国的另一次经济会议上,本·伯南柯声称,双方的这种关系堪称最新也是最有效的经济分工的典范。

他解释说,美索尼亚国在消费方面有一定的优势,这对整个海域都是有利的。他指出,其他任何岛屿的居民都没有这么强劲的购买力,美索尼亚人的消费能力是最可靠的。美索尼亚国拥有宽阔的道路、豪华的汽车和奢华的豪宅,所有的一切都使他们成为最有消费能力的消费者!

美索尼亚人乐观进取,即便身无分文也敢花钱。因此,其他岛屿可以更有效地把消费外包给美索尼亚国!

另外,伯南柯也解释说,中岛帝国最善于储蓄和制造商品。因此,他指出:“将制造业外包给中岛帝国,效率更高。”

阅读 ‧ 电子书库

故事引申
与  大多数同时代的经济学家一样,伯南柯认为消费是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因此,最大的消费群体就是经济增长的引擎。
尽情购物要比卖力工作更让人快乐。这一点连傻瓜都知道。但是,是卖力工作的人,而不是尽情购物的人,第一时间将商品放在货架上。没有产品,购买就无从谈起。一旦某个产品被生产出来,它将必然被用于销售。可能发生变化的仅仅是其购买者和价格。

阅读 ‧ 电子书库 现实链接

过去10年里,全球经济失衡是大多数重量级经济会议上常常讨论的问题。虽然人们为此发表了无数的演讲,写过长篇累牍的报道,这个问题却丝毫没有得到解决。

全球经济失衡最明显的证据就是美国的贸易逆差。在美国历史上的多数时期,出口都大于进口,造成贸易顺差。在有些年份,尤其是接近20世纪中叶的时候,贸易顺差额还相当巨大。美国利用这些盈余在国内置办了更多资产,在国外也购买了不少资产。在这个过程中,美国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但是到20世纪60年代末,贸易平衡被打破了。自1976年以来,美国开始常年处于贸易逆差状态。

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很大程度上导致了贸易逆差的扩大。如果没有全球经济系统对美元的内在需求,任何国家都无法长期维持这种失衡状态。各家公司和各国政府都会拒绝用商品交换无法购买任何东西的货币。

在20世纪70~80年代,美国的贸易逆差为100亿~500亿美元,虽然数额巨大,但仍在掌控中。到了20世纪90年代,贸易逆差冲破1 000亿美元关口。虽然数额大得惊人,但与美国巨大的经济总量相比,这个缺口相对不大。不过,一进入21世纪,情况就变得严重了。

21世纪的前10年是中国作为出口型经济大国崛起的10年。在这10年里,美国的贸易逆差平均每年都达到6 000亿美元,2006年更是达到了令人咋舌的7 630亿美元。这就意味着,每个美国人,不论男女老少,都要分摊2 500美元。

幸好,2008年经济衰退开始后,美国的贸易逆差有所减少。但是,正如我们亲眼所见的那样,美国的政策很快终结了这种积极的趋势。

正常来讲,贸易逆差能够自我调节。

如果一个国家处于贸易顺差状态,也就是说其出口额大于进口额,就会在国际上形成对其货币的需求。如果你想要该国的产品,你就需要该国的货币。所以,强势的贸易地位会使一国货币坚挺,弱势的贸易地位会导致该国货币疲软。如果没有人想购买你的产品,也就没有人需要你的货币。

但是,一旦一国的货币升值,该国的产品也会相应涨价。这就给处于弱势贸易地位的国家提供了进入该国市场的机会。他们的商品销售得越多,国际市场对其货币的需求就越大。这股货币平衡力量会使脱缰野马般的贸易失衡得到控制。

然而,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以及中国政府保持人民币与美元挂钩的决定破坏了这一机制,使局势越发不可收拾。

近些年来,为了给其出口企业提供一种理论上的优势,多国政府广泛开展多项活动抑制其货币,这些活动引发了人们所说的“全球货币战争”。这是一种非常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对抗,因为对抗的目的通常不是除掉对手,而是干掉自己。

诚然,一个国家可以通过行之有效的销售渠道卖掉更多的产品,但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损失部分利润。另外,廉价货币同时也会提高进口成本,因为出口不过是补偿进口的一种方式。一个国家有意弱化本国货币,以此让人们更加努力地工作,来补偿进口商品。这便意味着人们的生活水平会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