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电子书库
鱼  邦储备券继续如潮水般流出美索尼亚国,在大洋中的其他岛屿上堆积成山。终于,一些外国持有者开始质疑这些储备券能否兑换成真鱼。
小鼓岛的领袖查克·小鼓很有个人魅力,他通过嘲笑美索尼亚国的傲慢与力量在国内广受支持。他认为接受鱼邦储备券只是加强了美索尼亚国的经济实力,于是他开始派遣一批又一批的金融特使去银行窗口兑换真鱼。

阅读 ‧ 电子书库

频繁兑换真鱼开始对存鱼造成冲击,技师们又忙碌了起来。他们不断地切割、重组,官鱼越变越小,通鱼膨胀又有抬头之势。

美索尼亚国的经济再度恶化。

新当选的议长靠布柱·迪克森从他的经济顾问那里得知,如果其他岛屿都效仿小鼓岛,整个海域范围的兑现风潮就会清空鱼邦储备银行的储藏室,而鱼邦储备券就会变得一文不值。

阅读 ‧ 电子书库

伯南柯和参议员们开始发愁了。

阅读 ‧ 电子书库

靠布柱不敢让他的人民吃苦还债,所以他决定让外国人承担损失。他对外国储蓄者关闭了银行兑换窗口!从那时起,鱼邦储备券的价值不再取决于它能够兑换成真鱼,它在国际市场上的价值将只由对方想交换的商品价值决定。实际上,只有美索尼亚国保有经济和军事大国的地位,鱼邦储备券才具有价值。

“鱼本位”的破灭导致很多岛屿对鱼邦储备券失去了信心。毫不奇怪,鱼邦储备券的价值暴跌。然而,由于鱼邦储备券仍然是最常见的货币形式,价格最终稳定下来。对于美索尼亚国参议院而言,关闭银行兑换窗口使得他们安然度过危机,避免了丢掉政权之祸(这其实是参议员们唯一担心的问题)。靠布柱长舒了一口气。

阅读 ‧ 电子书库

查克·小鼓勃然大怒,发表了很多颇具威胁性的演讲。但是他的努力大多是象征性的,美索尼亚国的地位不可撼动。

不幸的是,靠布柱因为随后发生的“水蛇事件”下了台。人们发现他藏有一储藏室偷来的爬行动物。

阅读 ‧ 电子书库

货币危机过去之后,通鱼膨胀基本上消失了。另外,虽然银行关闭了兑换窗口,鱼邦储备券的地位并没有动摇。美索尼亚国的经济稳定了下来。几年以后,罗非·里实当选议长,进一步推动美索尼亚国走向繁荣富强。

阅读 ‧ 电子书库

里实成功地降低了税收,放松了管制,还减少了与其他岛屿进行自由贸易的壁垒。然而,他减少政府支出的承诺并没有兑现。虽然里实营造了良好的经济氛围,但是参议院的收支差距还在持续扩大。实际上,在里实的统治下,这个缺口越来越大,经济危如累卵。

好在国外的鲜鱼源源不断地涌入银行。用来买鱼的钞票流通到了国外,永远不会再兑换成真鱼。有了这么一个聚宝盆,美索尼亚国进入了表面上看来前所未有的繁荣时期。

阅读 ‧ 电子书库 现实链接

在  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上,人类曾把各种物品当作货币。食盐、贝壳、珠子和牲畜都曾流通一时,但是,最后金属(尤其是金银)成了最普遍的货币形式。这绝非偶然。贵重金属拥有货币的所有价值属性和使用属性:储量稀少、人人想要、质地均匀、性质稳定、延展性好。

即便人们不想用贵金属充当货币,贵金属依然因为有其他用途和储量稀少的特性而具有价值。

相反,纸币只有在足够多的人愿意使用纸币交换产品和服务时才有价值。因此,纸币的价值完全由人主观决定。由于纸币可以无限量地发行,并且没有内在价值,如果人们对纸币失去信心,它们就会变成一堆废纸。

虽然经济学家声称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切,但事实上,从长期来看,我们并没有预见全球经济会建立在一种不可兑现的货币(通常称之为“法定货币”)的基础上。“法定”(fiat)一词来自拉丁语,字面含义为“让它做”(Let it be done)。我们用这个词是想表达纸币本身没有内在价值,是因为政府的命令而具有价值。

历史上不乏失败的例子:某些政府陷入财政困境,走投无路,于是把发行毫无价值的纸币的做法当作救命稻草。这些做法最终往往惨淡收场,国民损失尤其惨重。

这是因为,如果某个国家的邻国仍旧发行真实货币,而这个国家却想持续发行毫无价值的纸币,那是行不通的。外国人自然会拒绝接受毫无价值的纸币,最终国内就会出现买卖真实货币的黑市。

但是现在我们处于一个“镜中世界”,在过去的40年中,没有任何国家发行过真实货币。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货币实验。没人知道这个实验何时结束,结果又如何。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实验总会有结束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