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电子书库
尽  管查理冲浪公司成功地转入服务业,但银行在给此类高风险的服务业提供资金时还是谨小慎微。银行想寻找一个稳妥的项目,最后它们盯上了岛上沉睡着的棚屋贷款市场,认为那是低风险贷款的理想对象。
在此之前,在岛上的全面经济图景中,棚屋市场从未获得过显著的地位。棚屋很适合岛民的生活方式,最初是很朴素的。但是由于经济繁荣,利率降低,人们开始需要更新、更大、更美观的棚屋。
以前,岛民需要储蓄很多年,然后一次性拿出大量的鱼来买一间棚屋。后来,银行开始向岛上信誉较好的人提供棚屋贷款。有了贷款,即使借款人目前的储蓄额低于棚屋的价格也没有关系,他们不必再等,可以直接入住。

阅读 ‧ 电子书库

虽然棚屋贷款不能提高岛上的生产能力和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商业贷款则可以),但是这些贷款安全性很高。与那些借给前途未卜的企业家的商业贷款不同,棚屋贷款有天然的抵押物,也就是所购买的棚屋。如果借款人不能还款,银行还可以没收棚屋,把它卖掉,以偿还贷款。

即便如此,银行也不能保证收回全部贷款。因此,为了抵消这个风险,银行要求借款人先交大量的鱼作为首付。有了首付,银行就获得了一定的信心,相信借款人会继续还款。如果借款人不能归还所有贷款,这种做法也能减少银行的损失。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有些岛民愤愤不平,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获得棚屋贷款。富人一般很容易得到贷款,而没有储蓄或者信用记录较差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有人觉得穷人被剥夺了使用岛上财富的权利。参议员认为这是潜在的竞选议题,于是插手进来,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参议员克里夫·考得认为拥有棚屋是美索尼亚梦的核心,因此他制订了一个计划,让政府帮助每个人得到棚屋贷款。

为推动这一进程,考得创立了两个半官方机构——棚利美和棚地美——为棚屋贷款做担保,同时也会收购银行不愿意持有的贷款。尽管“两棚”(棚利美和棚地美)并没有明确的官方担保,可这座小岛上的每个人都相信参议院不会令他们失望。心中怀着这一信念,诸位放款人便不再担心符合“两棚”标准的棚屋贷款损失了。

于是,那些贷款的利率和放贷标准急剧降低。银行将贷款提供给“两棚”,很快就能收回本金,这样它就能放出更多贷款!

棚屋贷款项目犹如给银行打了一针强心剂,现在它可以几乎毫无风险地赚钱。同时,这个项目也很受选民欢迎,他们不必辛苦积攒半生才能买下一间棚屋。由于考得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来的精明能干,他后半生一直稳坐参议员的位置。

阅读 ‧ 电子书库

学利美是政府设置的另一个机构,旨在为想进入冲浪学校学习的年轻人提供贷款。政府担保的助学贷款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岛民到学校学习如何提高冲浪技术。

因为人们很容易就能得到学利美的贷款,查理冲浪公司不必担心高学费会吓跑消费者,所以大幅提高了学费。不久,学费的增长幅度就远远超过了总体的通鱼膨胀率。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更高的价格是冲浪学位社会价值提升的表现。

为了跟上学费增长的步伐,学利美持续提高助学贷款的额度。几年以后,冲浪学校的助学贷款就成了岛民一生中极大的花销之一。

阅读 ‧ 电子书库

同样,在“两棚”的作用下,岛上的棚屋建造、棚屋销售和棚屋装修业务也轰轰烈烈地发展起来。这些活动吸收了越来越多的产能,却没有换来更多的真鱼,也没有提高任何人偿还棚屋贷款的能力。

故事引申
虽  然这些贷款政策看起来好像是参与各方共同受益,但实际上整个系统制造了更大的风险。
参议院推行的刺激政策向棚屋贷款和助学贷款倾斜,其他没有政府担保的贷款受到影响,扰乱了信贷市场。参议院鼓励放贷并不是因为那是使用储蓄的最佳方式,而是因为帮助人们获得棚屋和教育机会能够转化为政治资本。

因为有“两棚”的担保,棚屋贷款利率下调,岛民就能获得更大额的贷款。结果,就像冲浪学校的学费一样,棚屋价格也开始明显上扬。随着棚屋价格的不断上涨,在岛民看来,购买棚屋不仅仅是一笔可以承担的费用,还是一项重要的投资。人们认为购买棚屋比储蓄更划算,更能为以后的幸福生活提供保障。

阅读 ‧ 电子书库

参议院还宣布棚屋买卖产生的大部分利润都享受免税优惠,而且棚屋贷款的利息还可以从每年的鱼税中扣除,这就进一步刺激了棚屋行业。结果,买卖棚屋成了比创业和储蓄更有利可图的事。于是,岛上有了更多的新棚屋。与此同时岛上的储蓄和新企业不断减少。

后来棚屋价格飙升,贷款总额达到了参议院为“两棚”设置的上限。这时,议长考得不可避免地介入,他宣称“两棚”的基本状况良好,要求参议院提高贷款上限,降低首付款,降低信用标准,以确保人们买得起棚屋。他真是个常胜将军。

“两棚”的老板都是考得的老朋友,为了答谢考得的帮助,他们为他的连任选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还给考得的棚屋提供了友情贷款。

阅读 ‧ 电子书库

由于“两棚”向投资者提供的回报率大于鱼邦储备银行的利率,中岛帝国人就把他们贸易顺差的一部分投到了“两棚”中。有参议院为“两棚”的偿付能力做担保,中岛帝国人对这两个借贷机构很有信心。

阅读 ‧ 电子书库

阅读 ‧ 电子书库

中岛帝国的投资流入棚屋贷款市场,大大增加了信贷供给量,进一步压低了贷款利率。也就是说,更多的人可以得到大额贷款。因为能够轻而易举地获得大额贷款,购买棚屋者把谨慎抛到脑后,棚屋价格进一步升高了。

看到了潜在的利润,曼尼七世也大举进入棚屋信贷市场。作为岛上第一位风险投资人的后代,他注意到有一些贷款风险极高,即便是“两棚”也不愿意涉及。但是考虑到当前的棚屋投资狂潮,他相信自己可以凭借曼尼的威望说服买家,让他们相信这些贷款是可靠的。

曼尼开始为岛民提供一项叫作“棚屋置换”的新贷款业务,允许棚屋所有者用更大数额的贷款替代棚屋原有的按揭贷款。新的贷款不仅能够偿还原来的贷款,剩下的钱还可以装进借款人的腰包。棚屋价格的上升也证明大额贷款是有市场的。有了曼尼的“以小换大”贷款,任何拥有棚屋的人都可以得到几乎免费的鱼。

由于曼尼向借款人收取较高的利率,因此他给投资者的回报率也很高。“两棚”见状也想分一杯羹,它们希望考得允许它们购买这些风险更高、收益也更高的贷款。成交之后,“两棚”就成了棚屋置换贷款市场中最大的贷款人。

阅读 ‧ 电子书库

住宅净值融资无疑为棚屋装修产业打了一针强心剂,使这一产业成了经济活动的一个主要中心。棚得宝是一家全岛范围的连锁店,主要进口棚屋装修材料,并雇用多位专家向大家展示怎样通过棚屋装修赚更多的钱。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在装修上投入一条鱼,卖出棚屋时就能赚两条鱼。没有人确切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专业人士怎么会错呢?

棚屋变得比以前奢华得多。火炉上镶嵌着打磨过的鲍鱼壳,悬挂水桶用的是高档的丝线绳。不少棚屋铺的都是名牌茅草,室内都装有内置的宽大的玻璃窗。

阅读 ‧ 电子书库

很快,基本的居住用棚屋已经不能满足岛民的需求,他们开始修建度假用的棚屋,并把修建棚屋作为一种投资。一些岛民甚至直接在普通棚屋上面加盖度假用棚屋。

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怪事:棚屋价格开始飙升。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存在“以小换大”贷款、低首付(或零首付)和棚屋利润免税的政策,另一方面则是银行在“两棚”的担保下大量放贷的结果。以前棚屋价格通常一年上涨几个百分点,而现在一个月就上涨那么多!再差的棚屋也有人抢着要。

局势发展得超乎想象,传统的支付能力标准不再适用。以前岛民只会用年收入的两三倍买棚屋,现在他们要花掉年收入的一二十倍。人们明知负担不起还要买棚屋,是因为他们相信买入的棚屋几年后可以卖个好价钱。有这么好的增值前景,又没有什么风险,加上政府的一系列鼓励政策(包括人为造就的低贷款利率),没有人能抗拒这种诱惑。

阅读 ‧ 电子书库

然而,快速飙升的棚屋价格给参议员们带来了实惠。轻而易举获得的财富让选民们感觉自己很富有,也间接证明了参议员们的英明。参议员们自然不遗余力地维持棚屋市场的繁荣增长。本·伯南柯和阿里·格林芬向所有人保证不会出现棚屋供大于求的局面,因为棚屋价格绝不会下跌。

阅读 ‧ 电子书库

大肆吹捧棚屋市场的人不仅仅是政治家,岛上最受尊敬的私营部门思想家吹嘘得最起劲。在衣冠楚楚的巴里·雪余子主持的脱口秀节目中,岛民们经常讨论时事。一向乐观的巴里戏称这一时期为“金鱼经济”。卡普·盖佛等专栏作家也告诉岛民们,棚屋市场崩溃是天方夜谭,现在的银行优惠政策是前所未有的。客串嘉宾派克·希夫一向笑料百出,他警告人们棚屋市场崩溃即将来临,引起了阵阵哄堂大笑。

阅读 ‧ 电子书库 现实链接

现  在,惨痛的事实告诉我们每个人,美国在房市泡沫膨胀和破灭的过程中体会到了喜悦和痛苦。因此,我们必须铭记危机曾经近在咫尺,而绝大部分经济学家、政府官员和金融评论家都没能预见到灾难的来临。

这就好像一场5级飓风已经距离迈阿密海岸仅十几公里了,气象学家却没有预报一样。主流的经济学家有多么愚蠢,似乎不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证明了吧?

任何头脑清醒的人都能看出,2006年的房价已经高得离谱了。人们对房价的估计与对自身负担能力的估计脱节了。所有的数字都不对劲。然而,经济学家却想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理论,似乎能解释房价上涨的原因。

但是,人们没有看透这些吵吵闹闹背后的真正目的。政治家想要用虚假的繁荣维持选民高涨的自信心,企业想让消费者花钱购买他们负担不起的产品和服务,有线新闻网想通过描绘太平盛世赢得高收视率,银行、按揭贷款发放机构以及房地产经纪人想继续赚取费用和利息。这些利益集团雇用了大批的人粉饰这个最大最丑陋的骗局。而且,令人吃惊的是,人们真的接受了他们的解释。

那么,我们现在终于学会实际一些了,对吗?大错特错。即便在按揭贷款市场崩盘以后,人们仍然不明白政府政策是如何影响房价的。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斥巨资扶持下跌的房地产市场。这意味着政府和美联储对房地产市场的投入比危机发生前投入得更多。但是人们依然没有认识到,这些措施是如何支撑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并让我们以后摔得更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