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电子书库
谁  也说不清棚屋市场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逆转的。也许是因为备受关注的火山全景单元房项目的失败。那个项目的设施齐全、空间宽敞,还有无与伦比的海景和火山景观,但是不知为什么没人愿意购买。

阅读 ‧ 电子书库

曼尼是这个项目的主要担保人,项目失败后,开发商无法偿还工程贷款,曼尼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紧张的棚屋投资者看到火山全景单元房项目的损失后,开始仔细审视其他高风险的棚屋项目。一种明显的恐慌情绪蔓延开来。

很快,大小投资者都认为棚屋市场已经达到顶峰。不少人决定出售棚屋,赚取差价,等到更好的时机再投资。

阅读 ‧ 电子书库

但是有一个问题——所有人都同时想到了这一点。大多数棚屋所有者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长期持有棚屋,所以棚屋市场刚一生变,所有人都想立即脱手。很快,岛上全是出售棚屋的人,却没人购买棚屋。这样一来,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棚屋价格不是逐渐下跌,而是直线下降。棚屋供大于求的现象很快演变为棚屋价格的大规模下跌。

想当年,只要拥有棚屋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赚钱,而如今卖棚屋却变成了赔本的买卖。由于棚屋价格不再上涨,棚屋净值不再增加,短期炒房也就无利可图。没有了利益的诱惑,过高的贷款额度成了无法承受的负担。

有些借款人本来买不起棚屋,他们希望通过棚屋的快速倒手获利或者得到“以小换大”的贷款,等到暂时处于低位的诱惑利率调高以后,这些人马上就无力承担棚屋贷款,局势变得更加复杂。由于棚屋的价值小于贷款的金额,人们都想从巨额贷款中脱身。那些零首付购买棚屋的人尤其如此。这些借款人前期没有任何资金保证,就算不偿还贷款,让银行收回棚屋也没什么损失。

由于越来越多的借款人拖欠还贷,曼尼贷款证券化业务很快宣告破产。久负盛名的曼尼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一蹶不振。很快,“两棚”也宣告破产。

阅读 ‧ 电子书库

因为消费者不再投资棚屋,其相关产业也陷入了困境。大批棚屋建筑工人、设计顾问、橱窗布置员和电器销售人员纷纷失业。

其他看似毫不相干的产业也受到了冲击。当初,“以小换大”贷款大行其道时,美索尼亚国驴车制造商大赚了一笔。那时,棚屋不断升值,岛民不费吹灰之力就赚得盆满钵满,买的车越来越大。在棚屋市场最繁荣的那些年,很多驴车都大到需要四五头驴来拉。(问题是,大多数的驴都要靠进口。)一旦棚屋市场无利可图,这些“草老虎”的销量也一落千丈,驴车公司相继破产。

阅读 ‧ 电子书库

小岛陷入了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失业工人们走投无路,都聚集到参议院门前讨说法。

阅读 ‧ 电子书库

经济刺激援助计划

议长乔治·W·巴斯多年来一直不承认岛上的经济有问题,现在后知后觉的他终于开始着手解决问题。

他的顾问一致认为应该推出大胆的刺激政策,让人们重新开始消费,尤其是购买棚屋。议长并不理解为什么储蓄和生产能够促进经济增长,但他仍然决定推出大规模的援助和刺激计划。

“两棚”最先得到了援助。参议院接管了“两棚”,注入了大笔的鱼邦储备券以弥补损失。重组之后,“两棚”按照新管理层(即参议院)的意愿,向所有填写贷款申请表的人发放超低利率的棚屋贷款。

它们希望通过持续发放宽松信贷,提高市场对棚屋的需求,从而阻止棚屋价格继续下跌。

后来,由于这些政策没能挽回局面,巴斯叫来了所有的高级顾问,召开紧急会议。其中包括本·伯南柯,他曾向巴斯保证繁荣盛世会永远持续下去。

“我说,小伯。”巴斯用他标志性的平易近人的态度说道,“我让你给骗了。我以为经济是件很简单的事呢。你知道,他们流汗,我们吃鱼,每个人都能有一两套棚屋!我们这回怎么才能让鲨鱼上钩呢?”

阅读 ‧ 电子书库

阅读 ‧ 电子书库

阅读 ‧ 电子书库 

其他参议员都在苦苦思索他这句话的寓意。也许真有什么寓意吧。

“阁下,事情其实很简单。”新任首席会计师汉克·普兰克顿说道,“现在棚屋价格猛跌,人们觉得自己没有以前富裕了。因此,他们停止了消费。如果我们能把棚屋价格推高,人们自然就会开始消费。”

“太好了,小普。就知道你有高招。”巴斯说,“那怎么才能做到呢?有人负责吗?这工作听起来很酷。也许我可以让我的某个最大捐助人来干。”

 阅读 ‧ 电子书库

“阁下,并没有那么简单。”普兰克顿说。“我们无法下令让棚屋价格回升。你知道,因为有我们的支持,‘两棚’在继续放贷。不幸的是,这还不够。人们还是不愿意贷款,也许是因为申请贷款的过程过于复杂。现在我们需要调低利率,减少棚屋购置税。这样就会产生贷款需求,棚屋价格就会止跌,棚屋建筑工人也能回到工作岗位上去。”

普兰克顿继续解释他的计划:“我们还要保持曼尼的偿付能力。这家公司欠民众很多钱。如果它倒闭了,整个国家的经济也就完了。我们要保证曼尼所有的投资者都不会蒙受损失,否则我们都要忍饥挨饿,尤其是孩子们。”

故事引申
岛  上最不需要的就是更多的棚屋。棚屋已经够多了,任何用于棚屋建设的资源和人力都是浪费。
同理,棚屋价格已经够高了。棚屋价格涨到如此令人咋舌的水平,是很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而这些因素已经一去不返了。要遏制棚屋价格下跌的趋势,就像阻止一座没有任何支撑的桥倒塌一样困难。
虽然很多岛民都因为棚屋价格下跌而惴惴不安,但是如果任由棚屋价格下跌,同时停止建造新的棚屋,反而对岛上的经济有好处,至少在真正的需求出现之前是这样。这样一来,人们就不会花那么多钱购买棚屋,而是把钱花在那些经济发展中缺乏的东西上,比如新企业可能只需要一头驴拉的驴车。原本用于建设棚屋的资源,比如竹子和绳子,也可以用于新的行业。
不幸的是,政府的干预阻碍了这种资源再分配。

“放心,小普,只要有我在,绝不会发生这种事。”巴斯回答说,“告诉他们,我们会出资纾困。我说,你以前不是在那家公司工作过吗?”

“是的,议长阁下。我以前是那家公司的总裁。但是我认为这和我们的对话无关。说实话,我很不喜欢你这种影射的说法。”

“咳,小普,我跟你开玩笑呢。”巴斯继续说,“好吧。咱们先抬高棚屋价格,让曼尼维持业务,然后我们怎么让人们再度开始消费呢?鱼从哪儿来?我的意思是,据我所知,渔业部遇到了点儿麻烦。这不就是他们拿着干草叉在外面示威的原因吗?”

“阁下,我们计划向人们发放新的鱼邦储备券。有了钱,人们就会开始消费了。”

“太酷了。但是我们去哪儿弄鱼呢?我们的技师不是已经没办法了吗?”

“阁下,中岛帝国人向我们做了新的承诺。他们愿意用10万条鱼买我们的自来水系统。”

“等一下。卖掉自来水系统?这会威胁到我们的国家安全!我要是把这样的东西卖给外国人,岛民们肯定饶不了我。不能让他们向我们提供贷款吗?”

阅读 ‧ 电子书库

经过数月的紧张谈判,巴斯的大使终于说服中岛帝国的代表,让他们明白美索尼亚国出于政治上的原因无法出售自来水系统。结果,中岛帝国颇不情愿地同意了一项10万条鱼的贷款。

 阅读 ‧ 电子书库

“嘿,汉克。”得知喜讯后巴斯说,“好消息,我们拿到贷款了。只有一个问题,我们拿什么还贷呢?”

“阁下,我们只需要再印一堆鱼邦储备券就行了。不过这次,我们要用最好的纸。”

“嗯,如果他们不接受怎么办?不是已经有不少人对我们钞票的价值说三道四了吗?就像前几年的那个查克·小鼓一样。如果我们发行更多的钞票,他们不会开始抛售吗?”

阅读 ‧ 电子书库 

“几乎不可能,阁下。你想一想,他们手里已经有很多钞票了。如果他们不接受,那些钞票只会更加贬值。他们现在只能任由我们摆布。要是情况有变,我们就提醒他们,我们还有‘强鱼政策’。”

“对啊,我都给忘了。有这个政策真好。我们是不是要全面出动,捕更多的鱼支撑我们的钞票?”

“不是的,阁下。”本·伯南柯插话说,“强鱼政策只是说说而已。我们实际上什么也不用做。我们只需要反复清楚而大声地强调‘强鱼政策’。另外,你在说这几个字时,攥紧拳头敲桌子效果会更好。”

“太对了,小伯,我在假装强硬上还是很有天赋的。圆满完成任务!走,冲浪去!”

阅读 ‧ 电子书库 现实链接

繁  荣的房市对整个经济的影响至关重要。在房市繁荣的巅峰时期,房屋的融资、建设和装修成了美国经济的中流砥柱。然而,每个人都只看到了眼前的好运,却没注意到未来的损失。

不仅“炒房者”赚到了大量财富,普通房主们每年也通过“以小换大”贷款获得数千亿美元。如此一来,房产成了免税的自动提款机。人们用这些钱翻新房屋、度假、上大学以及买车和电子产品,总体生活水平比房屋升值前提高了。

但是,这些财富不过是海市蜃楼。

罗伯特·席勒在《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 )一书中写道,在1900~2000年这100年的时间里,美国的房价平均每年上涨3.4%(只比平均通货膨胀率略高)。这是相当合理的。物价与人们的购买力密切相关,这也是收入和信贷可得性的作用之一。

然而,1997~2006年,全美房价平均每年上涨19.4%,涨幅惊人。在此期间,收入却鲜有提高。那么人们是如何支付高昂的购房款的呢?这两个时期的区别在于信贷的多寡。后期美国政府制定了许多政策,贷款利率更低,获得贷款也更容易。但是信贷不会永远扩张,最终贷款条件会变得更严格。一旦信贷收缩,房价就不可能再升高了。

所以,房市达到巅峰时,多年来不断涌入经济体中的低息贷款停止了。即便在房市开始萧条之后没有其他的经济问题(实际上是有问题的),没有了那些自由现金流,经济也一定会萎缩。为了恢复经济平衡,经济衰退不是必需的,却是必要的。

但是,当经济开始收紧时,立法者和经济学家不仅不认为这一过程是多年来银根松动以及过度消费的结果,反而把它当作问题本身。换句话说,他们错把解药当作毒药。

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一直都鼓励消费者像房市崩溃之前那样消费。但是钱从哪儿来?如果失业率上升,收入和房价下降,消费者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经济学家宣称,如果人们不能消费,政府就应该采取措施帮助他们消费。但是,政府也没有多少钱。政府所有的就是税收、贷款和自己印刷的货币。税金和借款只是将私营部门的花销或投资转嫁到政府头上,印制货币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政府将新发行的货币投入流通领域,必然会抑制老百姓手中所持货币的购买力。

最近一次经济崩溃之后的几年,印制货币的做法带来了巨大的贸易逆差,达到了每年一万亿美元。幸运的是,我们依然能够在公开市场上出售大部分债务,当然主要是针对外国买家。但是,美国也采取了更简单(也更不坦诚)的方式避免损失,即通过美联储将相当一部分债务卖给了美国自己。

但是,美国不会一直拥有这样的“好运”。最终美国政府只有两个选择:拒绝还款(告诉债主美国没钱,并商议一个解决办法),或者通货膨胀(印钱来还债)。任何一个选择的后果都很严重。拒绝还款还有可能彻底清算从头来过,是相对较好的选择。不幸的是,虽然通货膨胀在经济上影响相对较差,但是在政治上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