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电子书库
虽  然巴斯和普兰克顿推出了援助和刺激政策,美索尼亚国的经济在棚屋大萧条中还是持续恶化。奇怪的是,没人有购买棚屋的意愿。一些岛民认为刺激政策中的鱼不该用来消费,而是应该将它们储蓄起来。由于消费停滞,驴车公司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棚得宝也破产了。失业问题愈加严重。岛上民怨沸腾。
因此,下一次大选至关重要。总议长候选人巴里·奥库达指责巴斯集团“国难当头,无所作为”。他揶揄说,巴斯的政策都是微不足道的折中政策。奥库达的竞选主题是变革,他承诺要让政府尽最大的努力挽救美索尼亚国的经济。

阅读 ‧ 电子书库

年轻的奥库达掌权以后改变了巴斯的政策,将刺激计划扩大为原来的三倍。他还设计了很多新的计划,将新印刷的鱼邦储备券注入市场。

他提高了政府为购买棚屋者提供的援助金额(开始时只有第一次购买棚屋者享有,后来“以小换大”的购买者也获得了资格),并再次调低了“两棚”的贷款利率。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他注意到冲浪学校的入学率大幅下降,于是增加了对学校的直接援助,并放宽了助学贷款的条件。

阅读 ‧ 电子书库

他还批准在背阴沼泽建造一座新的灯塔。工程师们指出这座灯塔毫无用处,奥库达告诉他们,建筑工程所提供的就业岗位本身就能对经济起到强大的促进作用。

奥库达还坚信有必要开发替代能源。他指出:“社会太依赖驴子了。美洲驼更适合我们的气候和地貌。美洲驼不仅吃草少,而且步履更稳健,性情更温和,繁殖速度也比驴子快。更重要的是,美洲驼粪便的气味没有那么难闻。”

阅读 ‧ 电子书库

奥库达设想了一个多步骤的计划,用以改变经济状况。

第一,他将利用大规模的刺激政策,加快以美洲驼为基础的基础设施建设。为此,他号召设立一项美洲驼繁衍计划,由政府拨款。他还命令驴车生产厂家(现在由政府直接掌管)重新设计车子,以适应美洲驼的特点。另外,他要求在岛上所有的车道上面铺上一层适合美洲驼踩踏的土。

阅读 ‧ 电子书库

第二,奥库达想出了一个“驴车换鲤鱼”计划。政府提供优惠,鼓励人们上交“草老虎”,换取能效更高的车子。(这对中岛帝国人来说是个天大的喜讯,因为大部分的小型车都是他们制造的。)

阅读 ‧ 电子书库

奥库达和他在参议院的帮手南·莎洛西正准备花费新印刷出来的成堆的钞票,但他们忽略了一个小小的细节:美索尼亚国已经完全没有存鱼了。他们所计划的所有开销都要依靠外国的资金支持。

只有外国人愿意用实实在在的货物换取他们的纸币,美索尼亚人才能维持消费大于产出的生活。因此,他们的选择很简单:

1.减少消费,用储蓄还债;

2.增大产量,卖掉多余的货物还债;

3.追加贷款,继续保持现有的消费水平。

在前两个选择中,美索尼亚人都要吃苦。要么努力工作,要么减少消费,再不然就是双管齐下。而第三种选择可以把一切痛苦转嫁给外国人。毫无疑问,参议员们勇敢地选择让外国人当替罪羊。通过这些措施,他们希望恢复消费支出,重新建立国内健康的经济环境。

故事引申
很  多人想当然地认为,类似“驴车换鲤鱼”的计划具有正面影响,背阴沼泽建筑计划创造了就业岗位。这些方案确实增加了消费,创造了就业岗位,这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就像参议院出资的棚屋贷款一样,这些绝不是利用岛上资源的最有效的方式。实际上,这些活动都不能扩大产能。
人们看不到的是,由于稀有的劳动力和资源都用在了参议院认为比较重要的活动上,导致很多其他的就业岗位和本来可能形成的岗位受到损失。
通过反复的实验,市场的力量会找出使用这些投资资本的最佳方式。如果企业因为误读市场而蒙受损失,投资者就会及时抽身。如果企业顺应市场要求并获得利润,就会吸引更多的资金,从而扩大产能。
这些资源如果用于制作渔网、农业用具和独木舟,效果会更好。最成功的企业应该是在人们最需要的时候生产他们最需要的东西。然而,现在很明显人们已经不再相信自由市场,所有人都寄希望于一小撮人,希望他们能够为整个岛做决定。
但是,要记住,一国的经济不会因为人们的消费而增长,而是经济增长带动人们的消费。参议员们和顾问们都没能抓住这个真理。与此同时,大把大把的新钞票营造了经济有所好转的假象。

失业人员获悉,就业岗位在美索尼亚国迅速消失的同时,却在中岛帝国以同样的速度增加。原因在于中岛帝国买了很多鱼邦储备券,抬高了鱼邦储备券的价值,中岛帝国的产品就变得物美价廉,无法抗拒了。所以,奥库达和莎洛西公开要求中岛帝国少买些鱼邦储备券,令其贬值,从而使美索尼亚国的产品更有竞争力。

阅读 ‧ 电子书库

当然,没人想过鱼邦储备券是他们筹款的方式,中岛帝国如果减持鱼邦储备券,怎么还能把鱼借给他们,用以支持奥库达设想的消费计划呢?他们甚至不屑于思考这个问题。参议员们只想着借钱,却忘了总要有人可借才行。

一些岛民开始担心政府为了偿还债务而过度借贷。为了安抚民众的恐慌情绪,参议院对借款的上限进行了设定,他们称之为“债务屋顶”。这一合法的遮羞布使那些参议员可以两头获益。借款的硬上限会造成一个假象:人们以为参议院真的打算解决财政问题。但事实上,每当快要达到借款上限时,他们都可以随时抬高债务屋顶。尽管一些有责任感的议员会站出来阻止过度借贷,对不断提高债务最高上限持反对意见,可他们往往被歪曲为拒绝支付小岛账单的寄生虫,没有一丝责任感。奥库达向其他参议员保证,这个小岛的媒体对他们会唯命是从,可以依靠这些媒体来说服投资者们,使他们相信自始至终不负责任的做法其实很负责任。奥库达说得没错。极为讽刺的是,这个“债务屋顶”居然为参议院顶破债务屋顶提供了完美的掩护!

阅读 ‧ 电子书库 现实链接

一  两年后,几份GDP报告(这些报告本身也许并不可靠)少有地出现正增长态势,一些经济学家向我们宣布,经济大萧条结束了,真正的经济复苏马上就要开始了。但此时,失业率仍然处于历史最高点,待遇优厚的制造业岗位持续减少,而薪资低、技术门槛低的服务业岗位则不断增加,许多美国人听到这样的好消息,也许会大吃一惊吧。

实际上,这次经济危机已经促使经济恢复平衡,这个过程会很痛苦,而且远未结束。2009年,美国的存款率多年来首次升高,贸易逆差在飙升10年后也开始萎缩。但是,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的刺激计划结束了这一进程。美国人本该回到与生产力相称的生活水平上去,但他们的计划制造了更加巨大的债务,从而延缓了这个过程。

但是,在不久的将来,也许就在几年以后,巨大的债务终需偿还。从前那些繁荣的欧洲国家正中债务危机的子弹,到目前为止,美国还算成功地避开了这颗可怕的子弹。现在,美国暂时躲过一拳。不幸的是,美国的预算赤字年年增长,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体系濒临崩溃(一部分原因是婴儿潮一代退休引起的人口结构上的变化),所以这一拳迟早会来,而且会更有力。

美国政府没有显示出任何解决该问题的意愿。它们从来没有考虑过大幅削减政府支出的可能性,更别说尝试那样做了。奥巴马总统刚上任时,他要求“逐句”审查三万亿美元的联邦预算,以找出“无用的开销”,但这不过是作秀而已。结果只是节省了微不足道的170亿美元,还不到整个预算的0.5%。而那些提倡削减预算的人也遭到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猛烈抨击。

如果美国政府不在财政上严于律己,美国的债权人(主要是中国和日本)迟早会要求美国那么做。债权人可以选择多种方式让美国就范,最有效的一招就是停止购买美国的国债。

目前,这些国家的处境与中岛帝国相似。一旦它们认识到不断向一个付不起账的顾客借钱是件浪费资源的事,就会改弦更张。那时它们就会把生产力集中到国内消费者身上,它们就能完全享受自己的劳动果实了。

目前,国际上要求金融改革的呼声高涨,这些国家虽然也怨言不断,但它们还是继续借钱给美国。但是,它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现在美国一半以上的政府债务都卖给了外国政府,如果它们拒绝继续购买,谁来买美国的国债?美国国内可用的储蓄少得可怜,美国人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等到那一天到来,美国有两种选择:拒绝还款或通货膨胀。不论选哪一个,由于购买力下降和利率升高,美国人的生活水平都会急剧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