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电子书库
大  洋彼岸,中岛帝国人对美索尼亚国参议员的计划却没有那么热心。工人们听说又要拿出很多真鱼购买鱼邦储备券,社会发生了一些动荡。

阅读 ‧ 电子书库

阅读 ‧ 电子书库

阅读 ‧ 电子书库

辛辛苦苦地工作,收入却很少,这让大多数中岛帝国人感到沮丧。因为他们的政府不能提供像美索尼亚国那样的社会保障系统,中岛帝国人通常都会存很多钱,这样才不至于无家可归或者老无所依。人人卖力工作,没人家里有驴子(更别说驴车了),而且几乎没人冲浪。即便他们去冲浪,也是四五个人共用一块冲浪板。

阅读 ‧ 电子书库

中岛帝国的国王也对现在的安排失去了兴趣,他对奥库达宣布的巨大的消费计划尤为不满。国王的顾问(多数都是阿里·格林芬的学生)开始担心如果中岛帝国停止购买鱼邦储备券,那么本国现有的储备就会贬值。这样一来,美索尼亚人就不会再向他们购买这么多货物了。

他们声称,如果没有美索尼亚国强劲的需求,中岛帝国的出口企业就会倒闭,继而出现失业、社会不满甚至抗议运动(在中岛帝国,抗议是不被允许的)。国王进退两难,只好维持现状,期盼出现转机。

一天,国王陷入沉思,他的经济顾问们也外出调研去了,一个普通的农民溜进了王宫,向忧心忡忡的国王进言。

阅读 ‧ 电子书库

“陛下,请恕我冒昧,但我听说您正被鱼的问题所困扰。也许我能帮上忙。”

“这是涉及贸易、储蓄、投资和计划的大问题。你能知道些什么?”国王大发雷霆。

“我的确所知甚少。”农民让步说,“但是我知道,在我的村子里人们除了木碗一无所有,我们就靠出口木碗为生。我们用木碗换来纸币,存起来养老。我们希望以后能用纸币买些东西,可惜现在已经没什么可买的了。我们出口木碗,但是我们自己却用不上木碗。我们还是把鱼放在地上吃,很不卫生。我们为什么不自己造碗自己用呢,这不是更简单吗?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

“荒谬。”国王说,“不出口产品,人民会饿死的。我们还怎么搞经济建设?”

“陛下,正如我所说的,我们善于做碗。在您的英明领导下,我们现在能捕获很多鱼,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国内找到愿意用鱼换碗的人。这样一来,我们的产能就能在国内消化掉,人民会有更多的碗、更多的食物。”

国王有些疑惑不解:“等一下,美索尼亚国比我们富有得多。我们的购买力怎么能比得上他们呢?他们能支付更高的价钱,他们有鱼邦储备券。”

阅读 ‧ 电子书库

“陛下,恕我愚昧,但是我看不出来我们为什么需要他们的钞票。没有我们的鱼和碗,那些钞票就没有价值。我们能制造产品,同样也能买得起它们。我们只需要不再把好处白白送人。”

不知何故,农民简单的话语居然给国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国王决定改变政策,不再购买鱼邦储备券。从现在开始,中岛帝国人交易时只接受真鱼!

因为国王不太喜欢农民所提倡的那种迅速转变,他决定逐步转变。

中岛帝国原本该天天送来的鱼来得越来越慢,情况发生了变化。

鱼邦储备券最大的买主中岛帝国减少购买量以后,鱼邦储备券供给过剩。供大于求时,价格就会下跌。鱼邦储备券持续贬值,没人愿意继续持有它。小鼓岛和狂舞岛也和中岛帝国一道,限制购买鱼邦储备券。卖主多,买主少,鱼邦储备券掉入了万丈深渊。

手里攥着大把大把不断贬值的钞票卖不出去,中岛帝国国王认识到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他明白中岛帝国持有的鱼邦储备券很快就会一文不值,他告诫自己的子民咬紧牙关挺过这一关。在一次大会上,他向他们保证短期的痛苦很快就会换来长期的收益。

不出所料,中岛帝国储备的鱼邦储备券变成了一堆废纸。很多企业倒闭,经济陷入混乱。不过,正如那位农民所预见的那样,其他的企业很快就发展起来,利用闲置的产能制造中岛帝国人真正需要的东西。

阅读 ‧ 电子书库

和往常一样,中岛帝国人仍旧捕鱼、制造产品并继续储蓄,由于这些都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因此中岛帝国没有陷入经济危机。实际上,很多产品在国内销售,国人的储蓄也都存在国内的银行里,中岛帝国的生活水平开始稳步提高。当地的工厂利用以前用于购买鱼邦储备券的储蓄购置设备以满足国内需求。为国内消费者生产的产品更多了,中岛帝国的商店里一下子摆满了商品,库存增多导致物价下跌。

正如那位农民所预料的,虽然损失了大把大把注定贬值的鱼邦储备券,但中岛帝国蓬勃发展起来。

阅读 ‧ 电子书库

阅读 ‧ 电子书库

视线回到美索尼亚国,事态的发展方向恰恰相反。目前只有很小型的捕鱼器还能用,银行的技师工作起来比以前更加拼命也更加有创意。官鱼的尺寸严重缩水,通鱼膨胀也卷土重来。

阅读 ‧ 电子书库

很快,官鱼就小得需要把50条或者100条捆成一捆。岛民每天需要吃200条鱼才能充饥。任何鱼邦储备券形式的存款都变得几乎一文不值。这就是所谓的恶性通鱼膨胀。

由于进口的中岛帝国产品越来越少,美索尼亚国零售商的库存都在减少。钞票贬值,商品稀缺,物价飞涨。

阅读 ‧ 电子书库 

在一场混乱的公众宣传运动中,参议员们指责零售商“哄抬物价”。他们宣称,只要贪婪的商人同意由政府掌控产品和服务的价格,通鱼膨胀就会结束。但是,这些措施治标不治本,反而弄巧成拙。政府仅仅限制产品的售价,而且任由货币贬值,使得厂家和零售商都无利可图。因此,它们停止了交易,一个黑市产生了,那里的售价比法律规定的要高。

岛上居民感觉到鱼邦储备券出了问题,纷纷把剩下的积蓄存入海外银行保值,以免受参议院的剥削。

但是,参议员们注意到了这个趋势,制定法律禁止向海外转移存款。

所有人都害怕鱼缩水,因此根本没有人长期把鱼存在银行里。鱼捕上来,马上就被吃掉。就和经济发展之前一样,岛上没了储蓄,没了信贷,也没了投资。

 阅读 ‧ 电子书库

参议员们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他们又故技重施——研究起了下一个刺激计划。显然,以前刺激经济的举措都太微不足道了,下一轮刺激计划一定要更加庞大!然而,没人清楚用什么刺激经济。正当他们情绪低落时,远方出现了中岛帝国的货船,大家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参议员们高兴坏了。他们向岛民保证说,中岛帝国人一定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后悔放弃了鱼邦储备券。现在,他们会再次把钱存入鱼邦储备银行。

然而,中岛帝国的货船靠岸后,发生的情况恰恰相反。

阅读 ‧ 电子书库

中岛帝国代表分头行动,推着满载着真鱼和鱼邦储备券的独轮手推车,分散到美索尼亚国的各个角落。他们见到东西就买下来,甚至是那些已经订购出去的货物。因为美索尼亚国已经没人拥有真鱼了,所以中岛帝国人的购买力比任何美索尼亚人都要强。

阅读 ‧ 电子书库

他们买下并分解了自来水系统设备,装到货船上。对于灯塔,他们也如法炮制。他们买走了所有的驴车、冲浪板、渔网、二手小鼓,甚至连巨型捕鱼器也没有放过。此外,他们还将闲置的公寓抢购一空,这样一来,中岛帝国的工人就拥有自己的度假棚屋了。

中岛帝国人进行一番疯狂购物之后就离开了,他们带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留下了他们积攒多年的鱼邦储备券。至少,这回美索尼亚人生火做饭有柴火烧了,不过能不能找到东西吃就是另一回事了。

阅读 ‧ 电子书库

参议员们研究了这个灾难性的结果,他们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们促进了消费,可是为什么经济就是不增长呢?最后他们明白了。其实问题比他们想象的要简单得多。

面对急于知道答案的人们,奥库达说出了一个政治家所能想到的最真诚的话:“还有谁知道怎么制作渔网吗?我想我们应该自己捕鱼了。”

阅读 ‧ 电子书库

阅读 ‧ 电子书库 现实链接

纵  观历史,政府总是因为入不敷出而陷入困境。一旦这个差距扩大到一定程度,政府就要面临艰难的选择。

选项一,政府通过提高税收增加收入。这条路从来不受人民的欢迎,在一个民主国家中很难通过。即便在集权主义国家(那里没有烦人的选举),增加税收也会带来很多问题。高税率总是会抑制生产,降低经济活力。税率是有上限的。税率过高,人们就会停止工作。如果继续提高,就有可能发生暴乱。

削减政府支出这个选项要好得多。然而,这样做往往比提高税收更困难。利益受损的人可能会投反对票,或者到街上闹事,那些认为自己理应获得利益的人尤为明显。政客们为了赢得选举做出无数承诺,而选民们也从来不考虑纳税人能否为这些承诺埋单。

为了避免这两种在政治上不受欢迎的选择,一些政府选择拒绝还债。也就是直接告诉债权人,我们不能全额偿还。如果债权人都是外国人,这就是个很容易做出的选择。从政治上来说,与其增加税收并剥夺国人的利益,还不如失信于外国人。

对于政治领袖来说,拒不还债当然令人难堪,因为这相当于正式承认自己没有偿付能力。为了避免这一窘境,很多政客索性选择印刷钞票,引起通货膨胀,使债务贬值,等于换一种方式偿还债务。通货膨胀一向是最容易做出的选择,通常也是最后的选择。然而,选择这一方案虽然开始时好像很容易,最终却要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政府可以利用通货膨胀避免艰难的抉择,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赖掉债务。政府可以通过加印钞票在名义上偿还债务,但是这样做的代价是本国货币的贬值。债权人收回了债务,可是却不值多少钱,如果碰上恶性通货膨胀,则会血本无归。

通货膨胀不过是把财富从以某种货币储蓄的人手中转移到以同种货币负债的人那里。如果遇到恶性通货膨胀,存款就会变得一文不值,负债却一笔勾销。(拥有固定资产的人情况会好一些,因为与以货币形式储蓄不同,固定资产的账面价值会暴涨。)这样的事情以前发生过不止一次:18世纪90年代的法国,19世纪60年代的美国南部邦联,20世纪20年代的德国,20世纪40年代的匈牙利,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阿根廷和巴西以及现在的津巴布韦。在所有的这些例子中,引发恶性通货膨胀以及随后的经济灾难的原因都惊人地相似。这些国家都是通过降低货币价值偿还巨额外债,结果,本国的人民陷入了赤贫之中。

现在的美国如果发生恶性通货膨胀,它必将成为有史以来“获此殊荣”的最大最发达的经济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到目前为止,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一直是美国手中的王牌。也就是说,哪怕基本面再差,世界各国还是会接受美元。然而,一旦失去储备货币地位,美元的下场就会和其他已经崩溃的货币一样。

美国必须正视这些可能性,并在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之前,及时悬崖勒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