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好多人啊!

曾几何时,韩艺真的认为自己这种背景,这种身份在唐朝不可能有出人头地的一刻,即便他是一个穿越者,但是当他真正的要去挑战这些传统时,他发现这其实也并不是很难,相比起刘娥的担心、惶恐,他倒是显得很兴奋和期待。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

沉静多日的凤飞楼终于有动作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刘娥带着茶五在两日之内,就与二十家酒肆达成了合作,这其实真不难谈,因为我花钱包下你们酒肆的酒水和食物,只需要你们帮我们吆喝几句,这有何难。

那些酒肆的老板都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种好事傻子才会拒绝了。

甚至还有不少酒肆的老板亲自上门,寻求与凤飞楼的合作。

……

……

“哎,这位客官,你听说没有,三日之后,北巷凤飞楼将重新开张,而且他们还搞什么‘一文钱’活动。”

“一文钱?什么是一文钱活动?”

“就是你只需要付出一文钱,便能在凤飞楼喝酒吃肉,而且还能欣赏凤飞楼歌妓的表演。”

“这——这如何可能?”

“客官,这你还别不信,凤飞楼还担心酒肉茶点不足,特地来小店买了大量的酒肉茶点回去。”

“要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岂不会亏死去。”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凤飞楼早就换了东主,听说那个东主是江南那边来的富豪,人家有钱,不在乎这些。”

“哦——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得去见识见识,哎,具体是什么时候?”

“就是正午。”

……

“酒保,弄三斤熟肉,一壶酒。”

“抱歉,客官,小店的酒肉都已经卖完了。”

“卖完呢?这才正午不到啊!”

“实不相瞒,我们店的酒肉都让凤飞楼给买走呢?”

“凤飞楼?凤飞楼不是早就关门了吗?”

“但是人家现在又准备重新开张了,哦,还弄了一个叫做什么‘一文钱’活动。”

“‘一文钱’活动?”

“是啊!就是你只要付一文钱,便能上凤飞楼吃喝玩乐。”

“一文钱就可以吃喝玩乐,你骗人的吧。”

“我骗你作甚,你若不信可上凤飞楼问问,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竟有这等事,那我得去看看。”

……

仅仅两日间,在一干酒肆的卖力宣传下,凤飞楼的“一文钱”活动,立刻在长安城内引起轩然大波,几乎人人都在谈论这事。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至今兀自无人敢相信,一文钱就能吃喝玩乐,这是天上掉馅饼了么?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这可比做善事更加让人觉得凤飞楼的新东主是一位脑残,纵使你再有钱,你这么个败法,又能维持多少日。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恐怕只能在凤飞楼开张的那一日,才会揭晓答案。

不过,就光凭这一点,就足够吸引不少人上凤飞楼,相信每个人都不会吝啬这一文钱的。

不管是从利益的角度,还是从人性的角度,这都太吸引了。

……

花月楼!

一个身着红裙的雍容贵妇坐在厅中,品着香茗,但是似乎在想事情,过得一会儿,她才猛地惊醒过来,似乎是被滚烫的茶水给烫着了,轻轻摸了下嘴唇。

突然,一个身着灰衣的二十来岁的小青年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恭敬道:“假母,你找我啊!”

此贵妇便是那曹绣。

曹绣道:“我让你打听的事,打听的怎么样?”

小青年面露难色,道:“凤飞楼里面的人都不出门,我根本没有机会打听到他们究竟打算干什么?”

曹绣道:“这如何可能,他们若不出面,那是鬼和那些酒肆的谈的么?”

小青年道:“假母有所不知,这一切都是那刘娥亲自出面的,我也向那些酒肆打听过,他们都说凤飞楼只是向他们买酒肉回去,并且要求他们将凤飞楼那‘一文钱’活动告知过往的客人,别的就没有再说了。”

曹绣听得黛眉一皱。

小青年道:“我看假母无须为此担心,我觉得这事挺不合理的。‘一文钱’就能够吃喝玩乐,这怎么可能,要是他们真这么做的话,再多的钱也支持不住,我看他们就是在故弄玄虚罢了。”

曹绣摇摇头道:“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其中一定有猫腻。”

小青年道:“假母,你看他们会不会是想赔本赚吆喝,利用这手段来吸引客人上凤飞楼?”

“倒是有这个可能。”

曹绣点点头,又道:“但绝不会这么简单,他们这么做,也只能吸引那些卑贱之人,如果刘娥甘愿如此的话,那她的凤飞楼就不会关门,我看他们此举肯定还是针对我们花月楼来的。”

小青年道:“但是他们吸引的客人,与我们的客人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对我们造成不了任何影响。”

“这恰恰就是我最困惑的地方。”

曹绣又问道:“对了,这些天凤飞楼可有招人?”

小青年摇摇头,满脸困惑道:“这我也特地打听过,但是凤飞楼如今并没有招任何人,只是请了一些酒肆的酒保当日前去帮忙,现在的凤飞楼的歌妓也就剩下那四梦,到时开张那日,一定会有很多客人上门,但是就四个歌妓,如何能够?”

“是啊!他们这点人如何忙的过来。”

曹绣点点头,又道:“难道他们暗中请了帮手来?”

小青年道:“这不可能,如今的歌妓都集中在中巷和南巷,如果凤飞楼有所动作,我们一定会知道的,不可能瞒得了。”

曹绣越听越是困惑不已。

小青年也有些懊恼道:“这一次凤飞楼的保密功夫真的做的太好了,我几番想去打探消息,都没能成功。”

曹绣冷哼一声:“不管怎么样,到了开张那一日,一切都将真相大白,我倒要看看他们玩的是什么手段,那刘娥不过是手下败将,根本不足为虑。”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反倒是那位新东主,令我非常担忧,这人真是太神秘了。”

她之所以能够屡屡战胜刘娥,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侦查工作做得非常到位,当初凤飞楼都已经被她逼得关门,但是她兀自还是留了一位内奸在凤飞楼,密切注视凤飞楼的一切行动。

但是很可惜,她安插的那位内奸,在前不久已经被刘娥发现了,她还是不放心,还准备故技重施诱惑梦儿她们为她效力,但是韩艺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自从韩艺入住凤飞楼之后,这保密功夫做的真是滴水不漏,谁都不得擅自出凤飞楼,即便是刘娥,要出门,一定要得到他的批准,而且还有小野在暗中监视。

故此,曹绣这一次在侦查上面,全面失败告终,以至于这“一文钱”活动出来后,让她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她从未如此被动过,故此总是有些心慌慌。

不过,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溜溜才知道,这一切终归是要公开的。

曹绣也只是有些心慌慌而已,还不至于怕,因为实力相差太大了,虽然说那个新东主非常神秘,但绝不是什么贵族子弟,这就足够了,就凭花月楼的背景,目前还没有哪家青楼能够撼动花月楼霸主的地位。

在万众期待中,终于迎来了凤飞楼重新开张的一日。

从早上开始,整条北巷全部是人,密密麻麻的,特别是快到正午时分,别说人了,从巷头到巷尾,真是一根针就插不进去,那些个体户都没办法做生意了,因为拥挤的门都打不开。

这种情况在平康里从未发生过。

但是也不能说这些人都是为了贪这些便宜来的,更多人的是好奇,这一文钱是不是真的可以吃喝玩乐?

以至于原本想去中巷或者南巷的达官显贵就停滞不前,看着黑压压的北巷,我勒个去,这太恐怖了。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都想前去一观,但是现在根本就去不了了,这么多人,想给他们让开一条道都是不可能的,不少贵族子弟都纷纷后悔,自己没有早去凤飞楼定位子,因为凭借他们的地位,凤飞楼敢不给他们开后门吗。

但是他们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人就是这样,都是有好奇心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什么名声,都已经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毋庸置疑,今日北巷名声大震。

当然,凤飞楼绝对容不下这么多人,这没有办法,只能靠挤的,先到先得,能挤多少进去就算得多少。

“哇!好多人啊!”

在凤飞楼的二楼,熊弟和小野趴在窗口上,望着下面那密密麻麻的人群,都觉得头皮有些发麻,他们还真就没有见到这么多人过。

站在他们身后的刘娥望着韩艺道:“韩小哥,我可算是服你了,短短几日,就能吸引这么多客人来。”

韩艺呵呵道:“你算不得什么,真正的大鱼还在后面了。”

这时候,桑木突然走了上来,道:“恩公,时辰差不多了。”

韩艺点点头,道:“那就开门营业吧。哦,记住,一定要注意秩序,千万不能乱来,先叫他们排好队,然后再开门,不然一定不能开门。”

万一这发生践踏事件,那估计他们都得去官府了,韩艺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而且还死得这么无奈。

“是。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