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风起云涌

这门都开了,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就是请你们离开了。

现在韩艺不怕没有人来了,因为这些人都已经上了他的贼船,这上船容易下船难啊!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只要一日没有大结局,这些人一定会再来的。

没有办法,客人们只好起身离开,个个都是垂头丧气,真是扫兴,卡到这节骨眼上,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啊!

但是他们也不想想,若不卡在这节骨眼上,你们明天还会赶早吗!

过得半晌,刚刚还人满为患的凤飞楼,如今已经是空空如也,那些酒保们开始打扫这场子。

……

……

“小艺哥,我们演的如何?”

“还有我,还有我。”

这韩艺一来到后院,梦儿和梦婷就围了过来,满怀期待的问道。

这韩艺是让她们叫自己小艺,但是毕竟是东主,可不能这么叫,于是他们就在小艺后面加了一个哥字。

韩艺点点头笑道:“你们演的非常好。”

梦儿、梦婷脸上均是一喜。

梦儿道:“小艺哥,你真是有办法,不瞒你说,我在这凤飞楼待了好些年,弹琴弹的手都破了,都还没有获得如此多的掌声。”

梦婷点着小脑袋。

韩艺笑道:“这才只是刚刚开始,你们可不能满足,不过照此下去,他日别人若想见你一面,恐怕都得付出千贯的代价。”

“真的?”

“当然,今日之后,你们必定是家喻户晓,这人一旦名气大了,那么地位和财富自然跟着水涨船高。”

“恩公,那我们呢?”

东浩突然凑了过来,笑呵呵道。

韩艺瞧了眼东浩,叹道:“你们最近少出门的为好。”

东浩道:“为什么?”

韩艺道:“因为我怕你们走在街上被人打,你们方才没有留意么,当你们羞辱梦儿的时候,好多客人都准备将手中的栗子壳扔了上去。”

东浩一张脸顿时如茄子打了霜似得。

梦儿、梦婷纷纷掩唇笑了起来。

这话可一点也不夸张,在后世一些专门演奸人的演员走在路上经常被人骂,没办法,太入戏了。

“小艺哥,那我们呢?”

梦思和梦瑶泪眼汪汪的望着韩艺。

这一次她们虽然也有演,但也都是配角,原本还不觉得,但是今日见这话剧如此受欢迎,掌声就没有断过,她们当然就非常羡慕梦儿和梦瑶,大家都姓梦,凭啥没我们什么事。

韩艺道:“你们不要着急,这一切都刚刚开始,以后我会安排的,我向你们承诺过,你们四个一定会名动京城的,像那些什么牙娘、真娘什么的,连站在你们身后的资格都没有,还花月楼,去他妈的花月楼。”

四梦听得欣喜不已,又听得韩艺最后爆粗口,不禁又偷笑起来,现在韩艺说任何话,她们就觉得忒帅了。

梦儿突然道:“小艺哥,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熊飞有没有和崔晶晶在一起?”

其实她们只是排到一半,没有人知道大结局。

毕竟她们都有一颗少女的心,自然期待着美好的爱情,所以她非常迫切的想知道结局。

韩艺摇摇头道:“这个我也没有考虑好,到时你们自然会知道的。”

这时,刘娥突然走了过来,道:“好了,好了,韩小哥忙了一日也够累了,你们就别缠着他了,你们也快回去休息一下吧。”

“是。”

四女盈盈一礼,然后给韩艺抛了一个媚眼,就回屋去了。

刘娥看着她们四个,轻轻摇头,暗道,她们终归还是太年幼了。

韩艺、刘娥并没有把这话剧背后的意义告诉她们,她们也没有察觉到自己其实已经来到了悬崖边上,一不小心,就可能粉身碎骨。

韩艺都看在眼里,道:“刘假母,你放心,如果没有把握,我是决计不会这么干的。”

这要是以前,刘娥肯定不会相信,但是现在的话,她还真的有些相信,因为直到目前为止,一切似乎都还在韩艺的掌控当中。笑道:“韩小哥的话剧真是厉害的紧,方才我还见到客人都还念念不舍,争相讨论着。”

你们老是弹弹唱唱,再好听的曲,听一百遍也就那样了。韩艺道:“道理很简单,因为方才坐在这里的都是熊飞。”

刘娥一愣,随即笑道:“我明白了,但是你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无法想到,就算想到,也不可能编的出来这《白色生死恋》,虽然你们排练的时候,我就见过,但是方才看的时候,还是非常入神。”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对了,韩小哥,你估计崔家的人什么时候会上门?”

韩艺微微眯眼,道:“暂时可能还不会有很多人联想到崔家头上去,毕竟他们完全投入到剧情里面去了,而且真正的矛盾还没有完全爆发出来,但是曹绣一定能够想到,她肯定也会从中煽风点火,我看第三场第四场就会上门了吧,明天应该没事。哦,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现在话剧已经曝光了,无须要隐隐藏藏了,我们可以对外招人了,今后随着出场人物越来越多,我们现在的人手肯定不够的,但是你可得看仔细了,不要引狼入室。”

“是,我知道了。”

刘娥点点头,道:“我去忙活了。”

“去吧。”

刘娥走后,韩艺左顾右盼,突然没有发现小野和小胖,于是向东浩问道:“小野和小胖呢?”

东浩道:“我刚才看到他们两个好像还坐在楼内的。”

“是吗?”

韩艺皱了下眉,道:“我去看看。”

他回到楼内时,发现里面已经打扫的差不多了,而小胖和小野坐在第一排,小胖一手托着脸,呆呆的望着笼子里面的大兔和二兔,而小野则是一脸担忧的望着小胖,见到韩艺走了过来,他正准备出声,却被韩艺制止了。

他来到小胖身边,突然拍了下小胖的肩膀,小胖哆嗦一下,转过头去,“韩大哥?”

韩艺笑道:“在想莹莹啊!”

熊弟一个劲的摇头。

“想就想呗,还不好意思。”

韩艺笑了笑,坐了下来,道:“说不定莹莹现在也在想你哦。”

熊弟立刻凑了过来,期待道:“韩大哥,你说莹莹也在想我?”

韩艺点点头道:“当然,你不是说莹莹原本非常孤单,就你一个朋友。”

熊弟一个劲的点头。

这一出话剧的开头都是借鉴熊弟和崔莹莹的相遇,可想而知,韩艺已经从熊弟嘴中得知他和莹莹的故事。原来那崔莹莹也非常可怜,在崔戢刃的保护下,她是一个朋友都没有,好不容易才认识熊弟,而熊弟什么都不知道,生性善良纯真,所以二人很快就成为了朋友。

韩艺笑道:“那不就是了,你是她唯一的朋友,这么久没有见到你,她当然会想你,还会想着大兔和二兔。”

熊弟直点头,又道:“韩大哥,你说莹莹会不会因为我受罚?”

“一定不会的,那崔戢刃之所以这么对你,无非也就是想保护莹莹,所以他绝对不会伤害莹莹的,当然,他这么做是不对的。”

“对不对,我倒不介意,我就怕莹莹因我受到惩罚。”熊弟摇着脑袋道。

韩艺一笑,道:“你刚才是不是在担心莹莹?”

熊弟点点头。

韩艺又道:“同理,莹莹也会担心你,如果你整天愁眉苦脸的,那莹莹知道后,心里肯定不会好受的,所以你应该快快乐乐的活下去,这样莹莹知道后,也会开心的。”

小野直点头道:“小胖,韩大哥说的很有道理。”

熊弟想了想,挠着脸道:“其实我搬来这里后,认识梦儿姐姐她们,我挺开心的,可是每次开心,我又想到要是莹莹不开心,我在这里开心,挺对不起她的。”

韩艺愣了下,暗道,看不出这小胖子还挺懂事的。嘴上却笑道:“怎么会了,莹莹如果把你当做朋友,她知道你认识这么多朋友,一定会为你感到开心的,你到时了也可以将你的朋友介绍给她。”

熊弟脸上又露出的笑容,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韩艺心中微微松了口气,暗道,看不出哥们我还挺会安慰人的啊!

……

……

“一文钱”的谜底终于揭开了,但是今日没有人再去想那“一文钱”活动,都已经忽略了。

话剧!

《白色生死恋》!

瞬间成为长安百姓津津乐道的话题,凤飞楼的名声不但没有回落,反而一路高涨,关于话剧的话题,漫天盖地而来,大街小巷无不在谈论这话剧。

不懂什么是话剧?

抱歉,你落伍了。

很快,这些话题就传到了那些贵族子弟耳里,他们听得也都是非常好奇,争相询问,这话剧是什么东西?这《白色生死恋》又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会这么受人追捧。

说真的,他们真的很想前去一看究竟。

但是,北巷是卑贱的代名词,他们是贵族,一方面又想去看的紧,一方面又碍于颜面。

纠结啊!

……

……

花月楼!

“曹姐,凤飞楼当着那么多人面,羞辱我们,这事可不能这么算了。”

“说得对,我们不去找他麻烦,他就应该烧香拜佛了,他还敢来惹我们,若是不给他一些教训,我们今后怎有脸待在这中巷。”

“那小子不过就是扬州一个寻常百姓而已,他凭什么在这三巷立足,我们一定要将他赶出三巷,不,要将他赶出长安城。”

……

只见在花月楼里面的一间大厅内,坐着不少人,都是一些中年妇女,虽然都颇有姿色,但是脸上挂上一层这么厚的粉,也就那样了。

这些人就是中巷的假母,凤飞楼开张,她们当然会派人去打探,这人一回来,就听说韩艺如此抹黑她们,这真是妓可忍,老鸨不能忍呀!纷纷要求给韩艺一些教训。

曹绣是中巷的大姐大,究竟该怎么惩罚韩艺,还得曹绣最后拍板决定。

但是曹绣一直没有做声,这些假母们就纷纷望着曹绣,眼中都充满了困惑,人家都骑到头上了,你怎么能无动于衷么。

过得半晌,终于有一个假母忍不住了,问道:“曹姐,这事你说该怎么做,我们可都以你马首是瞻。”

曹绣轻蔑一笑:“他们这是自取死路,根本用不着我们出面。”

“此话怎讲?”

“你没有听说么,那什么话剧的内容就是一个庶族和一个士族相爱,而且还引导看客同情那庶族,憎恨士族,这本就犯了大忌,最为关键的是,那士族姓什么不好,偏偏姓崔,我不知道他们是故意为之,还是真的就这么蠢,反正崔家的人肯定不会饶过他们的。”

“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哼!这一回那刘娥真是作茧自缚,她不过就是一个被赶出宫的宫妓而已,竟敢得罪崔家,这下可有她受的了。”

“咯咯,现在我们只需睁大双眼看那刘娥怎么死就行了。”

曹绣突然道:“那也不至于,我们还没有这么闲,如今似乎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就跟你们一样,我们还需要点一把火。”

说着,她双眼突然闪过一抹狠毒的目光,“我这一把火非得烧的刘娥——还有那姓韩的小子魂飞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