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一大奇闻

“小妹妹,你叫甚么名字?”

“回公子的话,我叫草儿。”

“草儿?嗯,好名字,好名字。你是干什么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是端茶递水的。”

“啊?啧啧,不亏是花月楼,连端茶递水的都这么漂亮。”

“公子说笑了。”

“我可是很认真的,就小妹妹你这模样,比我们凤飞楼大半姑娘都要漂亮。你有没有兴趣来我凤飞楼,我一定捧你当主角,哦,你应该听过话剧吧,下一个晶晶,我就让你演。”

“我咋演的了。”

“我说你行,你就行,我跟你保证,你若来我凤飞楼,三年之内,必定红遍长安。”

韩艺一边往楼上走去,一边和身边的小姑娘聊着,那表情活像一个走在加上冒充星探的骗子。

真是三句不离本行啊!

上到二楼,往三楼行去时,刚来的转角处,忽见楼上行来一位女子,一袭青绿素装,行走间如风扶柳,白纱遮面,只露出一对美目来,但这已经足以,只见她美目盈盈,如含秋水,不经意间已经是媚态横生,虽不见脸,也已经是千娇百媚。

“草儿见过倾城姐姐。”

草儿见到这娘子立刻行礼。

倾城?四大花魁之一的顾倾城?

韩艺一愣,他在来之前,早就打听好了,花月楼四大花魁中,其中三人皆是相貌平平,唯独一女是人如其名,号称半顾倾城。

不是说看半眼,而是说看半变脸就已经足够了。

据刘娥说,没有客人见过顾倾城完整的一张脸,而且看这半边脸的价钱还不低。

但是韩艺知道,这无非也就是一种我抬高身价的手段,越是不给你看,你就越想看。

就这双眼睛,真是要人命啊!韩艺一瞥之下,暗赞其女不负盛名。

“嗯。”

美女轻轻嗯了一声,连看都没有看韩艺一眼,极其高傲的往楼下走去。

韩艺倒也没有在意,他在这方面看得挺开的,名妓吗,牛X一点也无妨,这或许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也或者是一种自抬身价的方式,但也不至于跟草儿一样,侧身恭敬的站在那里等这顾倾城下去,稍微靠左边一点,继续往楼上走去。

“啊!”

正当二人快要擦身而过时,顾倾城突然脚下一划,整个人失去了平衡,看着就要滚下楼梯,消香玉损。

韩艺面色一紧,赶紧伸手将她抱住,但不知是不是许久没有吃肉,或者是这青楼气氛使然的原因,这手就不听使唤了,明明是冲着腰去的,可一手就楼在了此女臀部侧边,他自己倒是一惊,我怎么会失手了。

这毕竟是花魁来的,可不能这么随便。

可正当他准备移上腰部时,忽然眉头一皱,手上转而轻轻一捏,暗呼一声爽,然后才神不知鬼不觉的移上腰部,因为他手速极快,而且擅于掩饰,占人便宜,都难以被人发觉的,迈出华尔兹舞步,一手搂住顾倾城那细腻的腰肢,一划而上,动作也是极其飘逸、潇洒。四目相对,彼此目中都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扶起顾倾城后,韩艺一脸关心道:“姑娘,你没事吧?”

顾倾城微微一怔,雪白的额头微微透着红润,道:“哦,我没事,多谢公子相救。”

从她说话的语气来看,似乎并没有发现韩艺占了她的便宜,毕竟刚才那只是一瞬间的事,而且她是处于极度恐慌的状态,没有发觉也在情理之中。

而且因为来花月楼的都是贵族子弟,故此她们都习惯称呼别人公子,除非是特别相熟的。

见她站定了,韩艺这才收回手来,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心里却道,这女人的身段还真是不错,嗯,摸得。

“哎呦!”

可韩艺刚一放手,顾倾城突然吃痛的叫了一声,身体往韩艺那边倒去,韩艺赶紧伸手搀扶着他的右臂,关心道:“怎么呢?”

“我的脚崴着了。”

顾倾城轻犟细眉,看似很疼的样子。

不会这么巧吧。韩艺看了眼草儿,但很快就忽视了草儿,全当没有这个人在,道:“要是姑娘不介意的话,我扶你上去休息一会吧。”

“会不会麻烦公子了。”

“不会,不会,这是我的荣幸。”韩艺呵呵笑道。

“那便有劳公子了。”

顾倾城双目盈盈,让人见得不由得心生怜惜。

这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呀!

这等占便宜的事,韩艺怎么可能拒绝,扶着顾倾城往楼上行去。

可怜的草儿,就这么被遗忘在一边了,前一刻还要当女主来的,草儿终究是草儿,永远都成不了花朵。

来到三楼,韩艺左右张望了下,发现三楼只有少量的雅座,全部都是包厢,而且也没有见到一位客人,毕竟大家都是来看话剧,坐在三楼太高了,听不清楚,问道:“不知姑娘是住哪间房。”

顾倾城指着左边第三间房,道:“门上悬挂红绸的那间。”

韩艺扶着顾倾城来到那间房门前,顾倾城伸出手来,轻轻一推,门便开来,但见里面极其宽敞,厅堂里垂挂幔帐,卧榻窗帘之类东西也都颇为讲究。

韩艺搀扶着顾倾城来到中间那张圆桌旁,将她轻轻放在圆凳上。

“多谢公子。”

顾倾城微微颔首,柔声说道。

韩艺笑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顿了顿,他又道:“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

顾倾城忙道:“公子且慢走。方才若非公子相救,小女子怕是性命难保,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当奉茶答谢,公子还请坐。”

“不用这么麻烦了。”

话虽如此,韩艺已经坐下了,心想,这无以为报的下句,不是以身相许么,怎么变成奉茶答谢了,莫不是欺负我穿越者不懂唐朝行情?真是岂有此理。

“公子请稍等片刻,小女子脚有不便。”顾倾城轻轻揉着脚踝说道。

韩艺笑道:“无妨,无妨,反正我也没事。”

顾倾城道:“小女子姓顾,名倾城。”

“原来是倾城姑娘,久仰,久仰。”韩艺拱手道。

顾倾城又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韩艺道:“小姓韩,单名一个艺。”

“韩艺?”

顾倾城微微蹙眉,忽然,她惊道:“你——你就是凤飞楼的新东主。”

“不才,正是在下。”

“失礼,失礼。”

顾倾城颔首一礼,眼波流转,满含羞意,道:“不瞒公子,倾城仰慕公子许久,方才得知公子来此,便想下楼一睹公子风采,哪知会在梯上遇到公子,还发生这等意外,倾城真是甚感羞愧。”

“仰慕我?”

韩艺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道:“这——这韩艺真是受宠若惊。不过韩艺何德何能,能得倾城姑娘仰慕。”

顾倾城道:“公子才华横溢,用情至深,怎算得上何德何能。”

韩艺诧异道:“才华横溢,用情至深?倾城姑娘不会是弄错对象了吧。”

顾倾城噗嗤一笑,轻纱飘动间,光华乍现,轻笑道:“公子若没有假他人之名骗倾城,那便不会错了。”

韩艺略显羞涩道:“可是我自己都没有发现我才华横溢。至于用情至深,嗯,这倒是真的,但我与倾城姑娘素未蒙面,不知倾城姑娘是从何得知?”

顾倾城道:“敢问公子,那对子可否是公子所创?”

“就算是,也谈不上才华横溢吧。”

“那两幅对子,我也听过,其中大有玄机,不仅要对仗工整,还得平仄协调,光这两点,就足以难倒不少人,要作出一副他人对不出的上联,实乃极其困难之事。若非才华横溢之人,又怎能创造出这对子。”

顾倾城又道:“至于用情至深,我想如果是薄情寡义之人,决计想不出《白色生死恋》那般感人肺腑的故事,古往今来,负心之人比比皆是,就算是多情才子,又有几人能够将情置于生死之上,唯有公子。”

韩艺听得哑然失笑,道:“倾城姑娘说的有理有据,韩艺不得不服,不过在下还是头一回知道自己原来是这么优秀的一个人。”

顾倾城掩唇轻笑道:“那只是公子太谦虚了。”

韩艺苦着脸道:“在此之前,我一直都认为自己连谦虚的资格都没有,不过经倾城姑娘这么一说,想想倒还真是的。呵呵。”

顾倾城见得他骚包的模样,不禁咯咯一笑,笑声悦耳,极其动人。

此女全身上下,就连声音,都是为男人而生。韩艺听得心中颇有感慨。

顾倾城又道:“对了,敢问公子这《白色生死恋》可还会继续演下去,我听说——”

说到这里,她便不再说下去了。

韩艺叹道:“现在北巷这情况,能不能演,谁人知道了。”

顾倾城目中光芒一闪,幽幽道:“如此动人的故事,若是没有一个结局,真是令人遗憾。”

韩艺沉默不语。

顾倾城瞧了韩艺一眼,道:“请恕小女子冒昧问一句,这故事的结局究竟是怎样的?”

韩艺笑道:“那不知倾城姑娘希望是如何的呢?”

但凡别人要他剧透,他都是这么一句话。

顾倾城稍稍沉吟一番,道:“熊飞和崔……晶晶爱的这么辛苦,又经历了这么多磨难,我自然希望他们能够最终在一起,圆满幸福。”

自从崔戢刃那么一闹,《白色生死恋》已经极力回避姓氏了,但是观众私底下还是崔晶晶崔大的叫,但也不敢当着崔戢刃的面叫,所以顾倾城说道崔晶晶的时候,显得有些迟疑。

韩艺稍稍点头,似乎表示认同。

这个问题他同样问过杨飞雪,但是杨飞雪期望的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至于结局如何,她无所谓。不过顾倾城却希望能够圆满幸福。

这恰恰就反应二人生活的背景,杨飞雪自小衣食无忧,无忧无虑,但同时,她的生活也是非常平淡的,所以她向往波折,向往浪漫,向往激情,追求的是爱情的本身,而不是结果,简单来说,就是闲的胸疼,如果天天都想着赚钱,哪还会想着这事啊。

而顾倾城的话,虽然韩艺并不了解她,但是流落风尘中,想来也是历经坎坷,熊飞和崔晶晶的经历,肯定让她深有感触,所以她渴望圆满的结局。

在后世很多人都说某某女人贪慕虚荣,虽然的确有这种女人,但是有些女人是因为自己出身贫寒,从小就饱受生活带来的疾苦,自然而然就希望能嫁给一个事业有成,收入稳定的丈夫,至于爱与不爱,就不是太讲究了。

也有些富贵人家的女人爱上穷小伙,因为她们不缺钱,生活富裕,自然而然就是萌发对爱情的渴望,她们有能力去追求属于自己爱情,至于对方是否富裕,这也不重要。

由此可见,不管是王子爱上灰姑娘,还是公主爱上乞丐,这其实是有理可循的,并非仅仅是贪慕虚荣就可以说明一切。

顾倾城见韩艺不出声,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道:“看来公子是不愿告诉小女子。”

就这样你就想让我告诉你结局,那你也太坑了,不睡个几晚上,你想都别想。韩艺笑道:“倾城姑娘心中不是已有结局吗。”

顾倾城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多谢公子相告,倾城明白了。”

韩艺道:“哪里,哪里。”

顾倾城突然道:“公子来了这么久,倾城连一杯茶都没有奉上,真是失礼,倾城现在就去帮公子泡茶。”

韩艺道:“不用麻烦了,你的脚还没有好了。”

“公子有心了,倾城的脚已经好多了。”

顾倾城说着就站起身来,道:“公子请稍等片刻。”

说着他就走到角落里面的柜子旁,拿起一个瓷罐看了看,又向韩艺道:“公子,真是抱歉,我的茶叶已经用完了,还请公子再少坐一会,我去叫人泡壶好茶来。”

“算了,算了,我也不是很渴。”

“这可是报恩之茶,怎能少,公子请稍等,我去去就来,用不了多久的。”

顾倾城说着就开门走了出去。

这门一合上,韩艺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从袖中掏出一个香囊来,轻轻一抛,不敢置信地笑道:“想不到堂堂顾倾城竟是我的同行,真是一大奇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