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风雨欲来

韩艺最近的确很忙的,因为晶晶织布机马上就要出售了,他还有很多事要忙,哪里顾得了这些,而且,以顾倾城现在的名气,跳槽可也不是一件小事,须得精心谋划,所以韩艺认为这事不能急,与顾倾城商量了一会儿,他就回去了。

凤飞楼的第一次女人日在跳棋的帮助下,举办的非常成功,让人意犹未尽。

然而,在《白色生死恋》结束之后,刘娥上台宣布明日停演一日,因为后天就是晶晶织布机的出售日,凤飞楼需要好好准备一下,另外还有一个消息,就是凤飞楼打算在下一个女人日举办一次美食交流大会。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也就是说让大家都带着自己家最好的食物来跟其他人分享。

最好是能自己做的,并且前三名,将会得到了一份精致的礼物,而这礼物就是闺蜜兔。

这立刻引起了女人们的热烈响应。

因为这种美食交流大会,从未出现过,光想想都觉得有趣呀。

虽然韩艺认为女人日不应该特殊化,但是却要有特色,必须要得到别人的认同,觉得这女人日的确好,有它存在的意义。

至于这种类似于美食交流大会的活动,韩艺随便拨拨手指,都能想出几十个来,因为在这后世这种竞争性活动太多了,可想而知,他要让女人对于每一次的女人日都充满了期待,要让女人日经久不衰,过得比男人还要精彩。

……

……

夜晚时分。

“什么?你——你说顾倾城要来我们凤飞楼?”

刘娥在从韩艺嘴中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倒是小声点,可别走漏风声了。”韩艺叮嘱一句,又道:“还有刘姐,你知不知道,现在你的表情,就是对我凤飞楼最好的侮辱,我们凤飞楼如今风头正劲,中巷、南巷合在一起也不是我们的对手,这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我认为顾倾城要来我们凤飞楼,再正常不过了。”

因为他已经答应顾倾城来凤飞楼了,故此必须将此事告知刘娥。

“你说得虽然没错。”

刘娥在屋中来回踱步,道:“但是这事未免也太突然了,我认为其中定有猫腻。”

韩艺笑道:“这事在任何时候发生,都会显得非常突然。”

刘娥劝道:“韩小哥,你可切莫大意,花月楼的四大花魁,可都不是好惹的,她们可都是曹贱人一手培养出来的,个个都非常有心计,尤其是这顾倾城。其实不管是牙娘,还是真娘她们,都闹出过大大小小的是非来,唯独这顾倾城自始至终,从未出现过任何是非,而且很多公子哥都将她视作红颜知己,可见这女人手段了得,所以我看这事并不简单。”

韩艺道:“我觉得这是好事呀,她有能力,我才会答应让她过来,如果她没有能力,那我要她干什么,我们这里又不缺扫地的。”

刘娥惊讶道:“你都已经答应了。”

韩艺点点头道:“口头上有过承诺。”

刘娥哎呦一声,“韩小哥,你这也太冲动了,莫不是——”

说着她古怪的瞧了韩艺一眼。

韩艺郁闷道:“你这话说话,别这么看我,我慎得慌。”

刘娥讪讪道:“是不是韩小哥你看上顾倾城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是不是被顾倾城给迷住了。

韩艺一番白眼道:“我韩艺要是这么容易就被迷住,那梦儿她们早就睡到我床上去了,你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好不,我是在跟你谈买卖,所以说,你们女人对我们男人总是充满了怀疑,算了,这我能够理解,谁叫我自作孽,给自己安了一个妇女之友的称号。”

刘娥哭丧着脸道:“可是万一顾倾城是曹贱人故意派来我们这里来打探消息的,那可如何是好?”

韩艺呵呵道:“这恐怕是你最担忧的吧?”

刘娥道:“你是不了解那曹贱人,这可是她最擅长的手段。”

“我看是你被她吓到了。”

韩艺道:“要是我们总是这么想的话,那我们会错失很多机会的,我们也根本无法打击到花月楼。哼,这买卖上来的事,凭得是本事,若是一个顾倾城就能将我凤飞楼搞倒,那我还不如回家种田了,就算如你所言,我也不怕。我也不妨告诉你,我从来就没有将曹绣放在眼里,我留着她,是让你去对付的。你放心就是了,不管是与不是,这笔买卖,我们只赚不赔。”

心想,老子作为一个骗子,还会怕给人骗,就怕没有人来骗。

刘娥听他都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她知道韩艺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韩艺道:“我打算等忙过这一阵子,亲自去花月楼接顾倾城来。”

刘娥道:“这——这是不是太给对方面子了。”

韩艺笑道:“虽然我们现在的风头压过了花月楼,但是一直以来,都是花月楼在找事,我们从未反击过,这也不行,我们必须要展现一下实力,也好让那些想对我们懂坏心思的人,心里也得掂量掂量,上回她们挖走金玉儿、怜儿的这笔账,我们还没有跟她算了。”

刘娥一听到金玉儿和怜儿,顿时咬牙切齿,点头道:“那行,就按你说的做。”顿了顿,她又道:“那到时顾倾城来了,我们如何对她?”

韩艺道:“这话什么意思?”

刘娥道:“我是说我们需不要装成很信任她的样子。”

韩艺没好气道:“那也没有必要,顾倾城又不蠢,她自然知道你们会对她心有存疑,这很正常,所以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刘娥瞧了眼韩艺,随即点点头道:“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正当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

“小艺哥,是我。”

外面传来茶五的声音。

韩艺道:“进来吧。”

“是。”

这门一打开,进来两人,除了茶五以外,还有桑木。

韩艺道:“什么事?”

茶五道:“小艺哥,现在木坊的工匠加上学徒,已经超过了百人,铁匠坊也已经招了五十多人,这木坊都已经装不下了,是否还要继续招人。”

韩艺道:“当然招呀!才一百人而已。我打算在边上再建一座木坊。”

桑木突然道:“可是恩公,我们的钱都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要是还继续招人的话,我们可能连工钱都发不出了,更别说建木坊了。”

刘娥道:“我这还有一点钱——”

“目前还用不着。”

韩艺道:“一日之后,我们就能凭借着织布机赚不少钱,足够支撑我们了,等到北巷繁荣之后,再多的财富也有。另外,茶五,你再给我去找一些会盖房子的人来,我打算组建一个建筑团队。”

“啊?”

茶五愣了下,道:“我们木坊也有很多人会盖屋子,如果小艺哥是想在边上再盖一间屋子,那也没有必要招人。”

桑木是直点头,如今凤飞楼一直还是处于亏本的状态,因为织布机还没有出售,目前都还是在投资,这钱是哗啦哗啦的往外流,他也难做啊!

韩艺摇摇头道:“不不不,我要一个专业的团队,木坊是木坊,这不一样的。”

刘娥疑惑道:“韩小哥,我们这开青楼的,你盖什么屋子呀。”

韩艺没好气道:“刘姐,我可不止一次说过,我们的目标是创造出一个市场来,而市场必须要有房屋在支撑,北巷还是太狭隘了,无法满足我的需求,也跟不上我们凤飞楼的发展,我需要打造一个更大的市场,而且城内规矩也太多了,所以我打算去城外。行了,这事就这样决定了吧。”

刘娥、桑木、茶五虽然都不能理解,但是韩艺都已经拍板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韩艺也不去管他们,毕竟他们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了,道:“但是现在,先打好这一战,我们能否有更多的钱,去大展身手,就全看后天了。”

……

第二日,凤飞楼几乎是全员出动,包括梦儿、梦婷她们,纷纷来到外面帮忙,搭棚子的搭棚子,拉横幅的拉横幅。

明日是正式售卖日,同样也是一个展览日。

因为这种模式的出售,还是从未出现过的,韩艺必须亲自在场指导他们干活,务必要确保明日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忙忙碌碌一整日,直到夕阳西下,才总算布置妥当了。

韩艺站在夕阳底下,长出一口气,对明日也是充满了期待。

正当这时,外面走来几个穿制服的人士。

为首一人,左右看了眼,嚷道:“你们这里何人管事?”

听着就是领导的语气。

韩艺一愣,急忙上前,微微拱手道:“在下韩艺,乃是这凤飞楼的东主。”

那人打量了下韩艺,看样子是对韩艺早有耳闻,随后才道:“我乃礼部郎中,豆成溪。”

礼部?干什么?韩艺一头雾水,道:“不知豆郎中来此,有何吩咐?”

这礼部郎中面色凝重道:“今日下午,陛下的小公主不幸夭折,陛下深感哀痛,因此朝廷决定,关闭平康里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