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洞房花烛

这一句话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韩艺都傻了,睁大眼睛望着萧无衣,心里突然冒起一丝诡异的感觉,她不会是故意整我的吧。

萧无衣凝视着韩艺,雾眼朦胧,道:“自从上回分别之后,我真的很害怕,也很后悔,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若你有个什么意外,茫茫大地,我又何处去寻你,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让你来长安,亦或者我会跟着你一起。你知道么,当我听说你跟大家说你妻子坏话时,其实我非常高兴,因为你已经将我当成你的妻子,我要做你真正的妻子,我不想再经历一次后悔。”

她不比一般女子,一直以来,都是如此,爱便是爱,恨便是恨,要打就打。什么故作矫情,故作矜持,跟那偶像剧似得,拖拖拉拉,顾虑这,顾虑那,那就不是萧无衣了,我爱你,你也爱我,所以我要做你妻子,就是这么简单。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韩艺听得极为感动,道:“可是——如今我走的是一条不归路,而且——”

不等她说完,萧无衣就灿烂地笑道:“就算是守寡,那也有所相守。”说话时,她目光极为坚定,仿佛天塌下来了,都不可动摇一般。

韩艺听得心头一震,眼中冒起一丝雾气,他活了两辈子,却从未有女人爱的他这般深情,只觉能遇上她,便是十世修来的福气,动情道:“有如此娇妻,我又怎舍得独自离去,我向你保证,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的。”

萧无衣甜蜜一笑,轻轻点了下头。

看着那妩媚的红唇,韩艺低下来头来,就准备亲吻自己的妻子。

“你干什么?”

萧无衣突然面色一紧,一手抵住韩艺的胸膛。

果然是玩我的?韩艺第一反应就是上当了,这个玩笑可就开大了呀,错愕道:“你不是说我们洞房吗?”

萧无衣眼角开始泛着寒光了,方才的柔情蜜意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微微张嘴,但却没有说话,美眸左右晃动了一下。

韩艺左右看了看,对于野战次数不下两位数的他,这种地方真是——太令人兴奋了,可是转念一想,这不是约炮,这是洞房呀,暗道,浪子就是浪子,果然有够随意的,这可不行,我也得学习如何做一名好丈夫。连忙道:“对不起,对不起,你看我,都高兴的把脑子烧坏了,那我们快些下山去吧。”

萧无衣瞧他焦急的神情,颊生双晕,瞪了他一眼,随即轻声道:“这边上便有间屋子。”说到后面却已经是声若蚊音。

“啊?”

韩艺一愣,这女人今日是有备而来呀,看来她觊觎我的肉体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想到这里,他又觉得万分感动,不禁瞧了眼萧无衣,又见萧无衣娇羞无边,红红的脸腮宛如那三月桃花,真是娇艳欲滴,但是目光中却带有几分警告的意味,好似在说,见好就收,你若再敢取笑我,后果你是知道的。只道:“我韩艺何德何能,能让你如此对我。”

萧无衣轻轻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想如此对你。”

萧无衣背上那一架旧琴,韩艺原本抢着要背的,但是萧无衣却不让。二人十指紧紧相扣,携手出得亭台,往边上的小路行去。行的约莫半炷香工夫,二人来到一间木屋前,这间木屋看上去不像是新建的,有些年岁了,但是古人造房子,那水平没得说,不跟后世的房屋一样,旧房不如新房,这木屋虽然不是新的,但是却给人一种淳朴、天然的感觉,仿佛就跟山顶那些大石头一般,生于混沌初开时。

萧无衣望着这间旧屋,目光有些黯然,轻声道:“这间屋是我的一位故友建的,只可惜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韩艺瞥了她一眼,手上不免又加了几分力道。

萧无衣回过头来,望着韩艺,嘴角含笑,道:“你放心,我没事的。”

二人来到屋前,正准备进屋时,韩艺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无衣,上回成婚,非你心中所愿,我也懵懵懂懂的,实难作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跟你再一次拜堂成亲。”

上回成亲,对于现在的韩艺而言,宛如别人的婚礼,他希望能有自己的一个婚礼,哪怕是再简单的婚礼,他也想经历一次。

萧无衣稍稍蹙眉道:“哪有一个女子拜两次堂的道理。”

韩艺道:“前面一次可以说是阴差阳错,当时你我二人之间,并没有感情,而这一次是情真意切。”

萧无衣听得一怔,含羞的瞧了眼韩艺,道:“都随你吧。”

韩艺转过身来,面朝远方那千山一碧,跪了下来。

萧无衣也盈盈跪下。

韩艺微微仰起头,朝着白雾茫茫的苍天,极其认真地说道:“苍天在上。我韩艺今娶萧无衣为妻,愿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生世世,结为夫妇。”

当他说出这番话时,只觉心中无比爽快,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他的无婚主义只是为自己的懦弱找的一个借口罢了,能够背负着这一份誓言活下去,是一个男人最幸福的时刻。

可是,当他说完之后,边上却是一阵沉默,他转过头去,见萧无衣怔怔出神,略显担忧道:“怎么?我说的不好么?”

他虽然前世御女无数,但是情话很少说,所以,他还真有些担忧。

萧无衣一怔,笑着摇摇头,然后仰面望天,道:“苍天在上。我萧氏今日愿嫁韩艺为妻。”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话锋一转,带着一股子威胁的口吻道:“老天爷,上回你雷击我夫君,我不与你计较了,倘若你今后再敢拆散我们夫妇,我就把这天给捅个窟窿出来。”

暴汗!

韩艺虽然没有结过婚,但是也听过不少誓言,可是如此生猛的誓言,他还是第一回听见,不仅冒出一头大汗来。

萧无衣说完,见韩艺面色怪异,道:“夫君,我说的不对么?”

也对,这才像萧无衣说的吗。韩艺哈哈笑道:“很好,很好,咱们夫妇,一个拿棒子,一个拿红枣,这老天岂有不从的道理。”

萧无衣咯咯笑道:“我就是这般想的。”

二人又拜了拜三拜,随即站起身来,相视一笑,只觉方才的誓词,根本无法道尽心中所想。

成旧木的木门,发出吱呀一声,不但没有丝毫的刺耳,反而显得非常美妙!

只见屋内打扫的干干净净,陈设非常简单,两个小马扎,一张铺着蓝布的木柜,还有一张床,旧床上面确实崭新的被褥、毯子。

当看到这一切时,韩艺突然仿佛懂得了什么,只觉鼻子有些酸,向萧无衣道:“谢谢你。”

萧无衣妩媚的白了他一眼,道:“这才刚拜堂,你就来笑我。”

韩艺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心知,萧无衣定是以为他笑她,连新房都准备好了,这古代嫁人,一般都是男子筹备这一切,哪有女子这么做,除非是那些嫁不出去的女子。但他也没有解释,嘴角挂着幸福的笑容,牵制萧无衣的手迈进屋内。

木门缓缓合上,这是一次迟到的洞房,但却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如果第一次成婚是,二人发生了关系,估计二人都会有些遗憾,或者说后悔,但是今日,二人皆是无怨无悔,半年来积累的思念,足够化作浓浓的甜蜜,弥漫在这小屋中。

……

红尘滚滚,潮起潮落,此中快乐不足为外人道也。

……

苍天啊!大地啊!老子终于破处了!韩艺根本无法抑制那澎湃激昂的心情,侧着身,痴痴望着这近在咫尺的红颜绝色,只觉无比幸福,但又觉万分懊悔,在扬州时,没有珍惜这一切,不然的话,他不一定会来长安,他真的可能会和她躲在一个世外桃源,白头偕老,不禁伸出手来,轻轻抚摸了下那细腻光滑的脸颊,忽见,那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了下。

好呀!又给装睡,看我这回怎么整你。他将手顺着那修长的美颈,缓缓向下移去。

萧无衣美目一睁,一手抓着韩艺那只作怪的手,眼角泛着寒光,但更显得窘迫道:“你又想干什么?说好那是最后一次,你若敢反悔,小心我一脚将你踹下去。”

自从占据这身体之后,韩艺几乎测试过所有的功能,唯独这一点没有试过,而且血气方刚,又是童男之身,一次肯定是不够的,但是萧无衣也是初为人妇,虽底子不错,但也无法经受太多回,方才已经被韩艺求爷爷告奶奶要了第三回,几乎已经是筋疲力尽,这要是韩艺还想的话,估计她会发飙了。

“现在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韩艺哈哈一笑,忽然将萧无衣抱起,让她趴在自己身上,那两团软绵绵的压在胸膛时,他差点没有呻吟出声来。

萧无衣惊叫一声,略显慌乱道:“你干什么?”

韩艺苦笑道:“你放心,当真我不心疼你么,我只是多抱着你一会。”

萧无衣狐疑道:“当真?”

韩艺郁闷道:“你还真以为我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啊!”

其实他也到了极限,毕竟是他肉体,不是金刚不坏之身。

萧无衣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这话放在这时候,太好理解了,红脸啐道:“你就是。你还想狡辩不成。”

“不敢,不敢。”

韩艺傻呵呵的一笑。

“你这傻子。”

萧无衣抿了抿唇,一双明亮清澈的眸中,却是满满的柔情蜜意。

她初为人妇,虽不施粉黛,但两颊绯红,双眸汪汪,再加上与生俱来的气质,显得极是高贵娇媚。

韩艺看得不禁又呆了,喃喃道:“你真美,百看不厌。”

萧无衣听得极是高兴,但是嘴上却道:“就算你看厌了,你也只能看我这张脸。”

“这么霸道?”

韩艺猛抽一口冷气。

萧无衣学着他那吊儿郎当的语气,道:“你第一天认识我呀。”

说着,她自己倒是先咯咯笑了起来。

韩艺郁闷道:“你总是学着我说话干什么。”

萧无衣道:“你以为我想么,谁叫你讽刺的人功夫这么了得,我老是说不过你,不只有向你学习么,这叫做虚心求教。”

这样也行。韩艺无语了,突然亲吻了下萧无衣那娇艳欲滴的红唇,挑衅道:“学我呀!”

萧无衣愣了下,妩媚一笑,缓缓俯下头来,一口就咬住韩艺的嘴唇。

“哎呦!”

韩艺大叫一声。

萧无衣松开嘴来,道:“还要我学么?”

韩艺揉了揉了嘴唇,其实萧无衣根本没有用力,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萧无衣会来这么一招,摇头道:“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你知道便好。”

萧无衣突然主动亲吻了下韩艺,可以算作是补偿吧。

“这才差不多。”韩艺嘻嘻一笑,双手紧紧将她抱住,感动道:“无衣,谢谢你。”

萧无衣错愕道:“为何要谢谢我?”

“你真当我傻么。”

韩艺动容一笑,轻抚过她那光滑细腻的脸颊,道:“你今日委身于我,除了怕后悔以外,还因为你害怕云城郡主的身份会成为我们之间不可逾越的一道鸿沟,害怕我因为那所谓的自尊,亦或者是那空乏的自卑,而再度选择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