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本人文武双全

李治似乎已经料到有人会站了出来反对,眼中是古井不波,非常平静地问道:“褚爱卿何出此言?”

褚遂良义正言辞道:“韩艺救得陛下,立下大功不假,即便是臣与其他同僚,都应该好好重礼答谢,但是报恩是报恩,国事是国事,岂能混为一谈。监察御史虽然品阶不高,但是权力甚大,韩艺乃是一个开青楼的买卖人,岂能胜任此等要职?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不少大臣都站了出来,哪怕不是跟褚遂良一党的。

这监察御史虽然只是从八品,但是权力可不小,掌分察百僚,巡按州县,狱讼、军戎、祭祀、营作、太府出纳皆莅焉;知朝堂左右厢及百司纲目。

你让一个开青楼的买卖人,来当任此等要职,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李治当然不是在开玩笑,目光一扫,微微笑道:“谁说韩艺只是一个开青楼的买卖人?韩艺早有官名在身,这不过只是晋升而已。”

褚遂良愣了愣,反应可也不慢,道:“陛下说得莫不是扬州平叛一战?”

李治道:“正是,当初扬州平叛,扬州城内空虚,精兵不过一千,而面对上万的叛军,全因韩艺摆下空城计,吓住叛军不敢进攻,甚至还逼退叛军,这才被流星击中。之后又是韩艺献策,让当时在扬州主持大局的杨二郎,领兵前去突袭,这才大败陈硕真,从而扭转了整个局势,一举消灭了叛军。可以说扬州一战,韩艺厥功至伟。”

说到这里,李治突然道:“卢国公。”

“老臣在。”

程咬金站了出来。

李治道:“不知朕可有说错?”

程咬金愣了愣,随即才道:“陛下所言没错,扬州平叛,韩艺的确可以称得上厥功至伟。”

褚遂良道:“就算如此,韩艺立的也是军功,要提拔,也应该是提拔他的军官职,怎么能将他升为监察御史?”

程咬金急忙点头道:“老臣也以为右仆射说的在理。”(这里特别说明一下,褚遂良是右仆射,我在刚开始是写的右仆射,后面写着写着,不知为什么又写成了左仆射,这是我的过错,对不起。)

李治皱眉道:“当初陈硕真叛乱时,韩艺不过是一个小农夫,并无半点功名在身,如果是褚爱卿的话,岂不是宁可城破,也绝不会启用韩艺?”

褚遂良就一直男,道:“陛下你这话对臣不公,虽然臣未知扬州平叛的细节,但肯定也是韩艺先献策,然后杨二郎采用了他的计策,这才启用了他。而非无缘无故就启用韩艺,若是如此的话,纵使韩艺赢了,那陛下也应该治杨二郎的罪,国家大事,岂能儿戏。而且当时扬州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若是有别的办法,臣敢说杨二郎绝不会采用韩艺的计策,倘若是臣的话,如果韩艺的计策好,臣同样也会采纳。况且韩艺年纪尚轻,又怎能服众,根本胜任不了监察御史。”

他可是出了名的能言善辩,这一番话说的李治是双眼直瞪。

其余人也赶紧附和,纷纷劝李治收回成命。

李治孤立无援呀,脸都绷得紧紧的。

韩艺一瞧李治,一瞧褚遂良,心念一动,看来还是得靠自己呀,也该露几手让他们瞧瞧,好叫人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负的。突然呵呵笑了起来。

褚遂良皱眉一看,道:“你笑甚么?”

韩艺呵呵道:“我笑右仆射失职都能失得恁地坦荡荡,不亏是仆射,小子对右仆射的敬佩,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

此言一出,不少人大惊失色,你一个小屁民竟敢说当朝宰相失职,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啊。

当然,也有不少人忍俊不禁。

褚遂良还愣了下,随即怒喝道:“放肆?你一个小小的买卖人,竟敢侮辱朝廷大员。”

唬我?哇靠,这你就唬错人了。韩艺一脸冤枉道:“什么侮辱?右仆射,你说话得公平呀,我这叫做谏言,我是在弹劾你,但绝不是侮辱你,我也没有这个胆。我是一个百姓不假,但是百姓遇到不平之事,难不成还不准找人伸冤么?如果是这样,那还请陛下让我功过相抵。”

李治听得差点没有笑出声来,谏言,亏这小子说得出口。但也没有做声,这事情到这一步了,就看韩艺自己的了。

褚遂良咬牙切齿道:“好好好,那你说,我哪里失职呢?若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饶不了你。”

操!你这么一大顶帽子扣下来,我他妈再有理,也不敢戴呀!韩艺诚惶诚恐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想右仆射到如今谏言肯定不下千次,但也不可能次次都是对的,如果有不对的,陛下就拿右仆射问罪,试问右仆射今日还能站在这里吗?又试问还有人敢谏言吗?我当然有我的道理,但我也不敢说一定是对的。”

柳奭喝道:“这可是朝堂之上,岂容你这黄口小儿在此胡说八道。”说着他又向李治拱手道:“还请陛下治此子对朝堂不敬之罪。”

李治肯定是站在韩艺这边,笑道:“韩艺都还没有说出自己的理由,朕就治他的罪,倘若传了出去,朕怕有人会说朕护短呀,朕倒是无所谓,就怕会损害褚爱卿的威名。”

这话也是阴的很。

褚遂良一听,不得了了,就算要治韩艺的罪,也得等到韩艺说完,这时候谁不让韩艺开口,那就是陷害他呀,指着韩艺道:“你休要在这里混淆视听,你快说,我什么时候失职呢?”

说就说,我还怕你不成。韩艺不卑不亢道:“你身为仆射,理应为陛下提拔更多的有用之人,但是你却任人唯亲,以貌取人,如果我是你亲戚,你还会这般说吗,敢问这算不算失职?如果不算,那就当我错了。”

“笑话!”

褚遂良道:“就算你是我亲戚,你又怎知道我不会这般说,你这纯属无稽之谈。”

“道理就是如此啊!”

韩艺立刻说道:“我这都还没有上任,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你就一口咬定我不能胜任,请问你又凭什么这么说,我立下的军功,兴许和这监察御史没有半点关系,可是,难道你就不准我文武双全吗?同样的意思,我说就是无稽之谈,落在你嘴里就成了有稽之谈,难道只因我出身卑贱吗?如果是这样,那请问右仆射,你到底是想为陛下提拔可用之人,还是为陛下提拔出身高贵的人?”心中暗想,手下败将,何以言勇?

褚遂良被韩艺这一番话说得,舌头发直,一时竟接不上话来。

这摆明就是韩艺给他下得套啊!

人才啊!

李治听得心中甚是爽快,因为他即位之后,朝堂上就是一家之言,反正就是长孙无忌、褚遂良他们说了算,还从未有人敢跟他们刚正面,也从未有人说得过他们,更别提说得褚遂良一张老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一人又站了出来,道:“那你又凭什么说你能够胜任,此等要职,总不能等你上任之后,再来看你能否能够胜任吧?万一出错,那这罪责你担得起么,这不是儿戏又是什么,至少你也得先表现出你有能力胜任?”

语气倒也缓和,没有褚遂良那么暴躁。

这人正是来济。

“我能凭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我就简单一点说吧。”

韩艺轻咳一声,道:“当初扬州金菩萨被盗窃一案,是我献策破的案,找回了金菩萨,这个扬州刺史可以为我作证。扬州平叛一事,我就不说了,前面已经说了。还有熊飞犁、晶晶织布机,我的熊飞犁让百姓节约一半的人力和时辰,而我的晶晶织布机增加了一倍的织布速度,这还只是其中两点,还有更多的好处,我就不一一赘述了。当官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造福百姓,治理国家,熊飞犁、晶晶织布机给百姓和我大唐带去太多的便利和实惠,我敢说这里许多官员,都没有我对百姓做出的贡献多。”

说到这里,他大手一挥,道:“但这都还只是其次,我知道你们并不在乎这些,毕竟我保护了几万百姓的性命,在你们眼中也只是儿戏,无稽之谈。不过没关系,下面我就说说你们感兴趣的东西,你们感兴趣的,无非也就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我不敢说一一精通,但是除了字写得不怎么样,我其余的都会。不就是吟诗弹琴么,我韩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区区诗词,何难之有?”

全场一片鸦雀无声。

包括李治就惊呆了。

见过吹牛的,丫就没有见过这么能吹的。

这都已经不能说是吹牛了,简直就是不要脸呀!

你在一群农夫中,说这话,那也就算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吗。可是你在这里说这话,要知道这里可都是士族呀,是有文化底蕴的家族,哪怕是他们都不敢说自己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虽然他们心中都是这么认为的。这话从别人嘴中说出,跟从自己嘴中说出,那就是两码事呀。

韩艺恐怕今日是难以出得了这大门了。

一人突然站了出来,指着韩艺道:“你这小儿,真是好不知耻,竟敢在此大放厥词,也不敢看这是什么地方。”

这人正是崔戢刃的大伯,崔义中。

崔家,书香门第,岂容韩艺在这里耀武扬威。

“又来了。”

韩艺笑道:“我都还没有开口,你又凭什么说我是在这里大放厥词。”

崔义中气急道:“那好,你便作上一首诗,让我等开开眼。”

“不错,你不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么,我想在这里作上一首诗应该难不倒你吧。”

那些大臣纷纷让韩艺作诗。

李治也是颇为期待的望着韩艺。

韩艺笑道:“作诗是没有问题,但是我这人至情至性,不喜欢循规蹈矩的作诗,必须要有酒,只要美酒入我肚中,便可化作诗从口而出。”

“赐酒!”

李治都不用他们开口了,赶紧让人拿酒给韩艺。

韩艺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酒杯,一连就喝了三杯,还在那里砸吧了几下,似在回味。

崔义中等得有些不耐烦,道:“这酒已经喝——”

话刚出口,韩艺突然一步上前,一杯子伸到他面前,吓得他连退两步,来不及训斥,只听韩艺高声喊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眼中含笑,不就贵族么,哥耍的就是你们这些自视甚高的贵族,乖乖的站在边上看哥装逼吧,哥都许久没有装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