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趁虚而入

“牡丹姐,我们要回去了。”

“嗯,谢谢你们了。”

“嘻嘻!没事,没事,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明日我们再来帮你继续清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好。”

“牡丹姐,那明日见咯。”

“明日见。”

“走啦,走啦,就你话最多。”

“咯咯,小艺哥,小胖话不多,能演小品么?”

“就是,就是,是你说的,我话多也是一种本事,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嘿哟,瞧你这样子,都还喘上了。”

“哼!本来就是。小野,你讨厌我说话不?”

“不讨厌。”

“梦儿姐,你呢?”

“我也不讨厌。”

“韩大哥,你听见没有。”

“得得得,我错了,行不。”

“咯咯!”

元牡丹站在谷中,迎着美丽的夕阳,望着韩艺等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听得他们阵阵笑声,不禁流露出羡慕的目光。

……

“咦?今日的晚餐似乎比平时要丰富许多啊!”

韩艺回到绿波阁,看着送来的晚饭,大鱼大肉的,比平时可要丰富多了,不禁心生好奇,于是就向送饭来的太监问道。

那小太监道:“是这样的,昨日半晚,经御医诊断,发现武昭仪有了生孕,陛下极为高兴,特地吩咐今日要给宫内所有的人加菜。”

就怀上了?韩艺听得一惊,这武昭仪的怀孕能力,还真他妈强呀,年初时才养的,如今又怀上了。

不过能生就是优势,那王皇后捣鼓了没有十年,也有八年,但是一个都没有。

这个婴儿来的真是太是时候了。

有了这个婴儿,武媚娘身上又多了一个筹码。

但是令韩艺好奇的是,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依照皇室的尿性,应该大摆筵席才是,怎么可能只是加点菜呢?心想,这里面难道另有隐情。

熊弟他们可不管这么多,菜多就好啊,都往死里吃,毕竟劳动了一日,都饿坏了。

不过韩艺可不能不在乎这事,第二日就出去打探了一番。

原来不是李治、武媚娘不想设宴,而是大臣们都不愿去恭喜武媚娘。

其实在武媚娘诊断出怀孕的当晚,这消息就已经传出去了,但李治并没有给一个官方说法,很明显,这就是李治想试探一下大臣们的反应。

结果第二天上朝时,满朝文武全部当做不知道这事,反正无一人提起。

因为这对于长孙无忌他们而言,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万一又生个儿子,那中宫地位就更是不保,因为王皇后没生养的,唯一一个儿子,还是过继来的,是李治和一个宫人生的。所以,这是非常糟糕的一个消息,他们没道理还会去恭喜,没有诅咒就算是给面子了,反正李治也没有证实这一点,都是小道消息,那我就当做不知道,如果你给了官方说法,那我们就违心的恭喜一句。

他这一派肯定不会上奏恭喜。

而其余的人,多半都是士族,这些士族最重礼法了,这武昭仪出身寒门还不说,当初还侍奉过李世民,他们打心里也看不起武昭仪,对此也是嗤之以鼻,也不太愿意去道贺,国舅都装作不知道,那我们也装作不知道。

那些寒门官员见到这些贵族、士族都不做声,他们哪里敢做声,你要去道贺的话,岂不是跟长孙无忌作对。

李治一看群臣是这反应,得了,这宴会还是别开了,免得给自己找不痛快,还是在上完朝之后,才公布这消息的,这没有办法了,长孙无忌等人才联名上了一道恭贺的奏章,但也仅此而已。

韩艺得知这消息之后,嘴都快笑歪了,这真是天赐良机,这种马屁不怕,更待何时,就算他送一块木头过去,李治、武媚娘都会如获至宝啊!

他没有任何顾虑,因为他是李治的人,他又是长孙无忌的人,他还是武昭仪的人,所以他根本就不用害怕。

……

……

咚咚咚!

咚咚咚!

只见韩艺蹲在绿波阁前面的松树下,拿着几块木头敲打着,而且佐雾、东浩二人也在一旁帮忙刨着木头。

“韩大哥,你这是在干什么?”

熊弟蹲在韩艺身边,双手托着下巴,呆萌萌的望着韩艺手上敲打着木器。

韩艺笑道:“现在这跟你没啥关系,等你以后生儿子了,大哥也帮你做一架。”

“生儿子?”

熊弟皱了皱眉头,道:“万一是一个女儿呢?”

“呃……女儿也送。”韩艺翻了翻白眼。

熊弟嘿嘿一笑,道:“我帮你一块做啊!”

“不用了,你去跟梦儿他们玩吧。”

“哦。”

熊弟站起身来,就进去了。

过得一会儿,李义府突然走了过来,这家伙真是时时刻刻都保持着一张笑脸。

韩艺见到李义府,哎呦一声:“稀客,稀客,李舍人,你怎么来了?”

李义府笑道:“在下冒昧登门,没有打扰到韩御史吧。”

“没有,没有。”

韩艺请李义府坐下,又让佐雾去叫人端些茶水来。

李义府微微笑道:“今日朝中无事,李某原本在家看书,听得屋外有敲打之声,故此出门看看,哪知是韩御史在此敲打,于是就过来瞧瞧。”

他就住在上面,刚好可以看到绿波阁前面泉沟的景色。

韩艺急忙道:“打扰到李舍人看书,在下真是抱歉,待会我就进屋去做。”

“不用,不用。”

李义府连连摆手,道:“若有心看书,便是在闹市,也可以沉浸其中,我是刚好也看累了。”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哦,差点忘记,跟韩御史说一声恭喜,另外,那晚也多谢韩御史的救命之恩。”

韩艺道:“岂敢,岂敢,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这么做的,倒是我初入官场,还希望李舍人多多照顾照顾。”

我照顾你?我有九条命,我也不敢照顾你啊!李义府笑道:“韩御史言重了,我不过就是一个写写文案的小官,这权力还不如韩御史,实在不值一提,不值一提。”说着,他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韩御史,你这是在干什么?”

韩艺也只是随口说说,他有九条命,也不敢去依靠李义府呀,真心看不上,笑道:“我这是在做婴儿车。”

“婴儿车?”

李义府一愣。

韩艺哦了一声:“这是我昨日才想到的,是专门用来跟婴儿做的车子。”

李义府长长哦了一声,眼眸一转,笑道:“那真是恭喜,恭喜。”

韩艺道:“何喜之有?”

李义府道:“难道不是令夫人怀有生孕呢?”

你直接问就是了,我这么诚实的人,又不会瞒你,何必试探了。韩艺笑道:“李舍人说笑了,我和内子有一年未见了,要是她真的怀孕了,那我就不是送车了,而是送两把菜刀过去了。”

李义府听得哈哈一笑,道:“抱歉,抱歉,我以为是——真是抱歉。”说着,他又问道:“那你做这婴儿车是?”

韩艺故作诧异道:“不是说武昭仪怀孕了么?”

李义府惊讶道:“你这是送给武昭仪的?”

韩艺点点头道:“对啊!难道不能送么?”

“哦,不不不,该送,该送。”

李义府连连摇头,目光放在那婴儿车上面,心里寻思着,这小子出身比我还要卑贱,他能够爬得这么快,全因会溜须马屁,博得了陛下的欢心,我何不学学他了?可是国舅公那边——唉。

韩艺余光一瞥,立刻猜出他心中所想,暗道,小李啊,这礼我送得,你可送不得啊!我可是吃三家饭的人。

但是这话他也不会说,说了也没用,或许人家还会以为他担忧跟他抢功,由他去吧。

……

……

人家怀孕,那是母凭子贵,那是门庭若市,那是百般呵护,那是众星捧月,可是如今的后宫,完全闻不到一点喜庆的味道,冷冷清清的,满朝威武,就没有一个人上门来道贺,虽然有一道恭贺的奏章,但看着是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反而有些讽刺的意味。

武媚娘恨得咬牙切齿,当着在李治面前大发脾气,他们这也做的太过分了,我好歹也是皇帝的正式夫人,那些大臣怎么能视若罔闻,哪怕是虚情假意的来恭贺一番也行,总得给点面子呀,如此下去,谁也不会把她当做一回事了。

反正如今这后宫不但没有喜庆,反而充满了一股子戾气。

李治也生气,但是他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只能好言相劝,哄啊,骗啊,但是有什么用,武媚娘太委屈了,根本不吃这一套。

这女人抱怨起来,不是人人都受得了的,李治也觉得够窝囊的,心情也不是很愉快,干脆就借着处理朝政的理由,离开了后宫。

“主上,该用膳了。”

“不吃,不吃。拿下去。”

还吃什么饭,气都气饱了,武媚娘躺在卧榻上,挥着手。

那丫鬟也是武媚娘的贴身丫鬟,又道:“主上,你如今有身孕在身,不吃饭怎行。”

武媚娘听得就怒了,喝道:“怎么不行,反正也没有人在乎,通通给我端下去。”

正当这时,一人走了进来,道:“启禀主上,韩御史在外求见陛下。”

“陛下不在这里。”

武媚娘正烦着了,但话一出口,又道:“等下,韩御史?哪个韩御史?”

那人道:“就是刚刚被陛下册封的那位韩御史。”

“韩艺?”

武媚娘道:“他有什么事吗?”

那人道:“韩御史听闻主上有喜事,故此来道贺的。”

武媚娘只觉一道亮光照入心中,感动的眼睛都红了,这可不能轰走呀,连忙道:“快快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