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都是为了你好

急躁,乃是千门大忌!

骗子最为忌讳的,就是急于求成,一旦出现这种心理,十有八九就会失败。

许多骗局,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有些顶尖骗子,光布局都得花上一两年光景,整个骗局下来,少说也得三年光景。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针对谢辉这个骗局,就正是如此。

这日久生情,日久生情,若日不久,情何以生。

这是需要时间的。

韩艺作为千门高高手,耐心是肯定有的,他也不是很着急,反正你们就在这骗,我先去干别的。

破晓前夕,韩艺就与小野出得蔡府,赶回凤飞楼去了。

来到北门,刚好解禁,城门缓缓打开。

“阿嚏!阿嚏!”

入得城内,韩艺突然一个劲的打起了喷嚏。

小野关心道:“韩大哥,你是不是着凉了。”

韩艺摇摇头,道:“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在诅咒我。”

这有关系么?小野肯定不会相信呀,只觉有趣,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

“死韩艺,臭韩艺,骗子韩艺!”

忽听得院内传来一个咒骂声。

小野顿时吓得用一双小手捂住嘴,一双眼睛震惊的望着韩艺,好似在说,韩大哥,原来你不是骗人的啊。

我当然是骗人的啊!韩艺也傻了。

二人对视片刻,悄悄来到后院门边上,一上一下,歪出头去,只见院中站在一个婀娜多姿的大美人,但是这个大美人不是在弹琴画画,而是拿着一个扫帚在扫地。

但是话说回来,这美女干什么都诱人,双手挥动扫帚时,屁股一扭一扭的,煞是诱人呀!

这大美女真是半面倾城的顾倾城。

这个女人,大清早的就在这骂我,要是让那些下人听见,我还有什么面子,自由也不是这么自由法啊!韩艺听着那低声埋怨着。

“阿嚏,阿嚏!”

韩艺打着喷嚏就走了进去。

“妈的,这是哪个没良心的家伙在骂老子啊!弄得我都打了一个时辰的喷嚏了。”

韩艺揉着鼻子,发着牢骚,忽然一脸惊讶,道:“倾城,这么早啊!阿嚏!”

这要是小胖的话,非得忍不出笑出声来,可是小野跟在韩艺身边多日,见过他骗了无数人,这点点隐忍还是有的,站在韩艺身后,面无任何表情。

顾倾城方才可是听得一个真切,顿觉心虚的要命,狐疑的看了韩艺一眼,试探道:“这打喷嚏与骂你有何关系?”

韩艺忽悠道:“你是不知道,在我们扬州有一个不成文的传言,这人无故打喷嚏,定是后面有小人在诅咒你。”

小人?

顾倾城愣了下,随即斜眸一瞪,道:“胡说八道,此等荒谬之言,亏你也信。”心里却想,真的有这么灵验么?

“凡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韩艺说了一句,又道:“再说,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我——我什么时候激动了。”

顾倾城立刻狡辩道。

这被人骂了,还得为自己辩解,顾倾城觉得忒委屈了。

韩艺眼中闪过一抹笑意,道:“我叫你今早扫庭院,可没有叫你这么早哦。”

“反正都要扫的,晚扫不如早扫!”

顾倾城道。

韩艺点点头,赞道:“好!我生平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笨鸟先飞的精神。”

“那是。”顾倾城傲娇的一昂头,忽然反应过来,道:“你说谁是笨鸟了。”

“啊?”

韩艺忙道:“我的意思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不管怎么说,你这种做法,我非常欣赏,再接再厉。”

顾倾城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道:“不就是扫个地么,哪有这么多大道理。”

“这话你可就错了。”

韩艺道:“这扫地里面可是大有学问呀,我这可是完全为了你好,一般人想扫这地,我还不让他扫了。”

顾倾城哪里肯信,一脸鄙视的望着韩艺,扫就扫呗,还说的这么光荣,谁信呀。

“不信是吧。我与你说道说道。”

韩艺清清了嗓子,道:“你是谁?鼎鼎大名的顾倾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地位尊贵,人人见到你,那都得花尽心思来讨好你。可是,凡事都有两面的,有好的一面,就有坏得一面。如今你刚刚来到我们凤飞楼,那些下人见到你,肯定会觉得你跟那些花魁是一样的,高高在上,很难接近,又是趾高气昂,谁人都瞧不起。背地里肯定还会说,你顾倾城不就是一个歌妓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但这不是你呀,你背上这么一个包袱,你冤不冤呀。”

顾倾城眨了眨美目,觉得他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

韩艺见她被忽悠住了,趁热打铁道:“但是,如果当他们看到你竟然拿起扫帚扫地,而且还扫的这么性感,哦不,这么努力,他们肯定会认为,顾倾城原来跟其他的那些名妓不一样,平易近人,没有架子,不怕苦,不怕累,堂堂花魁,竟然也会主动来扫地,这反而会让他们更加尊敬你,将你视作家人一般,无形中就拉近了他们与你的距离,让你能够更快的融入凤飞楼。我这番用心良苦,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顾倾城都听傻了,她还真没有想到,韩艺能从一个扫地说出这么多大道理来,偏偏还说的非常在理,除非佩服,还是佩服。嘴上却道:“不——不就是扫个地么,我顾倾城岂会为这种小事斤斤计较。”

这都骂的我打喷嚏了,还没有生气啊!韩艺似笑非笑道:“可我瞧你好像挺委屈似得。”

顾倾城听得话,眉宇间的立刻透出无尽的委屈,道:“你昨日才把人家请来,可是一转眼就不见人了,还彻夜不归,可见你可根本就不重视我。”

敢情你是为这事在骂我啊!靠!那我刚才那一番话岂不是白说了。韩艺暗道一声,你就知足吧,想当初无衣她嫁到我韩家来,成婚当日,老子就给电劈晕了,啥事都没干,人家无衣也不觉得委屈,你不过跳槽来得,说得这么幽怨,也不怕人误会。嘴上却道:“我以为你会感到高兴。”

“高兴?”

顾倾城双目一睁,她真想不通这哪里还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当然啊!”

韩艺道:“你想想看,什么人去你家你会这般随意对待。”

“不知道。”顾倾城摇摇头。

白痴!韩艺道:“当然是家人呀,如果是客人的话,那我肯定会好生招待着,这是礼数,但是家人就不同了,家人是自己人,自己人当然就是随便了,虽然你是刚刚加入我们凤飞楼的大家庭,但是我早就没有将你当外人了。”

这样也行?

顾倾城被忽悠的双目已经趋于痴呆状。

韩艺又继续道:“不过我也不是去吃喝玩乐的,我是真的有要紧事要做,毕竟我要照顾这么大一家子人,如果你觉得这样是对于你的不尊重,那我可以无时无刻给你客人的待遇。”

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顾倾城眉宇间的委屈不由自主的转化为内疚,心里也纳闷,分明就是我受了委屈,为何我会感到内疚啊!

韩艺身后的小野已经快要忍不住了,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

正当这时,听得吱呀一声。

三人不约而同的转头一看,只见其中一扇门打开来,一个胖小子挂着鼻涕,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将门一关,慢悠悠的往院门口跑去,但是眼睛却还是闭着的,在经过韩艺、小野身边时,都视若不见。

韩艺、小野、顾倾城睁着眼睛,呆若木鸡。

“噗嗤!”

最终还是顾倾城忍不住了,笑出声来。

“嗯?”

熊弟突然停了下来,左右晃了晃头,突然回过身来,见到韩艺、小野,顿时惊醒过来,跑了过来,欣喜道:“韩大哥,小野,你们回来了呀。”

小野呵呵笑了起来,道:“小胖,我们方才就站在这里,你没有瞧见么?”

“是么?”熊弟愣了下,挠着头傻笑道:“我刚才没太注意了。反正你们回来就好了,我还以为我今天要一个人跑步了,你们最近都在忙是什么,怎么连小野你也经常找不着人。”说到后面,他的胖脸上又挂着可怜之色。

小野内疚的瞧向韩艺。

韩艺笑道:“是我叫小野去帮我跑跑腿,是关于一些买卖上的事。”

熊弟噘着嘴道:“那小野你也可以叫我陪着你一块去呀,那样你就不会感到孤单了。”

韩艺正欲解释,小野抢先道:“嗯,下回叫你一块去。”

韩艺瞧了眼小野,随即笑道:“可是小胖你到时可别嫌累哦。”

熊弟立刻绷紧着脸道:“韩大哥,我怎么会嫌累,我们以前不也是经常去——!”

“是是是,下回一定带你一块去。”韩艺赶紧抢先说道,此时熊弟刚刚醒来不久,智商处于最低,天知道他会不会将当初盗取九灯神棍金子的事给说出来。余光却瞥向顾倾城,只见顾倾城一脸好奇之色,不由得暗自叫苦。

熊弟突然也看见了顾倾城,急忙招手道:“倾城姐姐,早啊!”

顾倾城笑着点头道:“早!”

熊弟嘿嘿道:“我们先去跑步了,待会给你带早餐来。”

韩艺突然道:“等下,跑步其实也是为了锻炼身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借此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

熊弟和小野都茫然的望着韩艺。

韩艺笑道:“比如跟倾城一块打扫这庭院啊!”

熊弟眼中一喜,点点头道:“好啊!好啊!”

小野也直点头。

顾倾城却是一愣,不明所以的望着韩艺。

韩艺笑道:“这下你知道我是有多么重视你了吧。”

三人立刻拿上工具,开始与顾倾城一块打扫庭院,虽然韩艺、小野昨晚都没有睡什么,但是贵在年轻,精力充沛。

他们三人以前就经常干家务活,也都是一把好手,而且三人有说有笑的,哪里像似在干活,分明就是在玩乐。

过得一会儿,人渐渐多了起来,杜祖华、徐悠悠也参与其中,而梦儿、梦婷则是出去买早餐。

为了刺激消费,增强交流,故此,韩艺也建议他们尽量出去买吃的,当然,如今的商人是良心的,不会搞什么地沟油,到外面吃跟到家里吃没啥区别,厨房就是专门给工匠们做饭,只是以前这都是小胖干的,但是自从女人日兴起之后,梦儿、梦婷她们纷纷自告奋勇的跑去买早餐,她们非常享受外出购物的过程。

这早餐还未买来,但是活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小胖又是趴在圆桌上,四肢悬空吊着,有气无力地喊道:“这早饭怎么还不来啊!我都快饿了。”

惹得大伙哈哈大笑。

过了一会儿,梦儿、梦婷终于将早餐给买来了,几人纷纷坐下,女人统一坐在石凳上,而男人要么就直接坐在地下,就跟华仔、小胖、小野一样,而韩艺则是跟徐悠悠坐在廊道的护栏上,几人一边吃着,一边闲聊着,其中不乏梦儿、梦婷和韩艺拌嘴,双方是唇枪舌剑,百无禁忌,反正她们对于韩艺的调戏都已经习惯了。

时不时小胖又出来卖卖萌,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可是顾倾城才刚刚来到这凤飞楼,眼前的景象让她感到非常的震惊,这是当代从未见过的现象,没有哪家的主人跟仆人可以这么亲密,可以这么开玩笑,这让她忘乎所以,什么花魁,什么半面倾城,都抛到了脑后,感到非常舒服、激动、羡慕,心灵都在颤动,迫不急的像融入进去,在这一刻,她对于凤飞楼的文化有着进一步的体会。

吃完早餐后,大家就开始干活了,但是凤飞楼的人即便是工作,那都是一种享受,因为气氛太轻松,太自由了,大家不分彼此,没有尊卑,人人都是平等的。

而韩艺则是回到房里睡了一个回笼觉,到了中午时分,他就出门去了,直到下午才回来。

可这才刚刚坐下喝杯茶,那张少监就来了。

“韩御史,陛下命你明日入宫上早朝。”

“是。”

韩艺没有感到丝毫的惊讶,因为就在半个时辰前,他已经将那一道关于宵禁制的奏章呈上了,因为监察御史有直接上奏的权力。只是他没有想到,李治会这么饥渴,这才多久,就派人来了。

送走了张少监之后,韩艺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笑容,喃喃自语道:“万恶的宵禁制,我一定要彻底摧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