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三顾青楼

正当韩艺与萧无衣恩恩爱爱时,刘娥却是如坐针毡,因为这驸马都尉府的人,是一个接着一个,隔一个时辰,就过来问一下,韩艺回来了没,真是要人命呀。

到了这半晚时分,宵禁的鼓声都已经响起了,刘娥原本以为到此为止了,却没有想到,就在这时候,长孙延竟然亲自来了。

“韩小哥还没有回来么?”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长孙延鸠占鹊巢的坐在正座上,斜眸一瞥站在边上的刘娥,虽然这胖子平时挺低调的,但毕竟是长孙家的嫡长孙,血统尊贵,这一个眼神,压迫力十足。

刘娥低着头,恭谨的站着,看似淡定,但是颤抖的声音已经深深的出卖了她,“韩——韩小哥还——还没有回来。”

长孙延故意皱了下眉,露出一脸不悦来,道:“如今都已经要宵禁了,如果他再不回来,那也就是说今晚不回来了,侧夜不归,难道不会跟你说一声?”

刘娥吓得心跳猛增,但她确实不知道,道:“说是说了,但是他只是说要出去游玩一下,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更加没有说去哪里游玩了。”

长孙延沉声道:“当真?”

“真的,真的,民妇怎敢欺瞒长孙公子。”刘娥连连点头,她确实不知道,心里不知道将韩艺骂了多少遍。

长孙延见她不像似在说谎,突然目光望向一旁的熊弟,道:“小胖,韩艺平时与你最亲近,他难道没有跟说你,他去哪里了吗?”

熊弟摇摇头道:“没有说。最近韩大哥老是外出,也不带上我。”说着,他比长孙延还委屈一些。

长孙延见熊弟更加不像似在说谎,暗道,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吗?

过得片刻,长福走了进来,道:“大公子,宵禁已经开始了,城门皆已经关上。”

长孙延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先就告辞了。”说着,他就起身往外面走去。

刘娥道:“我送长孙公子。”

“不用了。”

他一出门,刘娥仿佛脱力一般瘫倒在椅子上,又向熊弟道:“小胖,难道韩小哥真的没有告诉你,他去哪里了么?”

熊弟使劲的摇晃着脑袋,不过这回他倒不是很介意,因为小野没有跟着韩艺一块去。

“究竟这人在搞什么鬼。”

刘娥一脸郁闷,这回连长孙延就亲自出马了,可见这事情有多么大条。

……

……

驸马都尉府。

长孙冲真是愁白了头发,如今放宽宵禁制已经是传得满城风雨,褒贬不一,全长安的百姓都盯着下个月,其压力可想而知。而长孙冲虽不贪念权势,但是也会在乎颜面呀,他好歹也是长孙无忌的嫡长子,唐太宗御赐的驸马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如果搞砸了,那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驸马爷,驸马爷,大公子回来了。”

一个下人急匆匆的来到厅内。

长孙冲听后,立刻起身来到门口,只见长孙延从外面走了过来。

不等长孙延行礼,长孙冲就问道:“怎样?韩艺回来了吗?”

长孙延摇摇头,又道:“如今城门已经关闭,想来韩艺今夜是不会回来了。”

长孙冲听得满面失望,随即又恼怒道:“这小子是成心的吧,什么时候出去游玩不行,偏偏这时候出去。”说到这里,他又哼了一声,道:“这事都是谁搞出来的,还不就是他,他倒好,还有闲情雅致出去游玩,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成心的?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上那一道奏章,分明就是想借此立功呀。长孙延沉吟半晌,突然瞧了眼父亲,笑道:“爹爹稍安勿躁,韩艺越是如此,我以为这事就越不用担忧。”

长孙冲听得一愣,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长孙延笑道:“我与爹爹想的一样,韩艺这么做,八成是成心的。”

长孙冲方才不过只是气话,不禁一愣,道:“成心的?难道他是故意要整我?”

长孙延摇摇头道:“孩儿看他也没有这个胆量。他这么做无非是想从爹爹身上获得一样东西。”

长孙冲道:“什么东西?”

长孙延道:“尊重。”

“尊重?”

长孙冲没好气道:“哪怕是不论出身,就论辈分,也应当是他尊重我,他凭何能够让我去尊重他?”

长孙延笑道:“就凭爹爹你现在求才若渴。爹爹可还记得当初太宗圣上是如何将马周请到那大殿上去的吗?当时马周不过就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吏,出身卑微,而太宗圣上那可是九五之尊,就算不论出身,论辈分,马周凭什么让太宗圣上屈尊亲自去请他。”

长孙冲愣了下,没有做声。

长孙延继续道:“孩儿以为这份尊重是非常必要的,韩艺他出身卑微,如果当初陛下直接将此事交给他,他根本办不了,因为下面的人都看不起他,又岂会听他的。如今同样也是如此,如果韩艺没有得到足够的尊重,就算他愿意来帮忙,那最多也就是当一个门客,在旁出出主意,韩艺这人颇有野心,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长孙冲稍稍点头,道:“那你说应该当如何?”

长孙延微一沉吟,道:“爹爹应该亲自去请他,并且给足他面子,只有如此的话,下面的人,才会看在爹爹你的面子上,不与他为难,遵从他的吩咐,如此此事可成。”

长孙冲毕竟是一个读书人,又是驸马,国舅公的嫡长子,跑去青楼去请一个青楼老板,这似乎有些过了,但是想想当初岳父都可以屈尊去请马周,他为何就不能去请韩艺了。道:“爹爹亲自去,倒也不是不行,问题他不在家,爹爹去了也见不到人。”

长孙延笑道:“如果他是成心的,那他肯定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另外,爹爹去的次数越多,诚意就越足,到时见到了韩艺,他反而不好意思再跟爹爹你故弄玄虚,必定会言无不尽,而且还会尽力办好此事。”

长孙冲思索片刻,点点头道:“行,爹爹明日上午就去一趟。”

……

……

翌日上午,长孙冲就带着下人亲自去往了凤飞楼,昨日长孙延去的时候就把刘娥给吓了个半死,这一回就更加不得了,驸马爷都亲自出马了,差点没有把刘娥吓得月事提前了,只能将韩艺嘱咐他的话,再应付一边,是生是死,她都已经听天由命了。

不过长孙冲倒也没有欺负刘娥他们,就在凤飞楼坐了一个上午,见韩艺没有回来,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回去了。

下午时分,长孙冲又去了,可是韩艺还是没有回来,他也还是没有多说什么,笑呵呵的,一直待到宵禁开始才离开。

刘娥都已经对这月亮发誓了,如果明天韩艺再不回来,她也准备出去游玩几天了,不然待在这里真是太难熬了,万一明日长孙无忌来了,那她只能跪下以死谢罪了。

……

……

夜已深。

虽然如今寒风袭来,但是韩艺与萧无衣兀自愿意躺在外面的吊床上,欣赏着美丽的夜空,毕竟他们相聚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故此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珍惜,不愿早早就睡下。

萧无衣突然往韩艺怀里拱了拱,透着几分慵懒之意,现在她完全相信了韩艺真的没有风流快活,喃喃道:“韩艺,你抱紧一些。”

韩艺一愣,手臂上不禁加了几分力道,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又萧无衣眉宇间透着一丝愁绪,不禁也有些伤神,嗫嚅数回,才道:“无衣,要不我干脆去与老丈人说清楚,让他将你许配给我。”

萧无衣一怔,眼中是惊喜交加,笑道:“你不怕死,那去便好了。”

韩艺很是轻松道:“为了你,区区一条性命,何足挂齿。”

萧无衣琼鼻微微一酸,嗔道:“就会哄我。”顿了顿,她又道:“其实我也想早日能够光明正大的与你在一起,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现在的敌人已经够多了,要是在成为我兰陵萧氏的眼中钉、肉中刺,那对你对我都不是一件好事。你不用担心我,其实在扬州的时候,每当你说你要去跑买卖时,我都会感到非常失落,过一日就会好了。”

说着,她突然身子一翻,整个人都趴到韩艺身上,神采飞扬道:“韩艺,我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

也不知道为什么,韩艺每回看到她这眼神,就感到害怕,道:“什么好办法?”

萧无衣兴致盎然道:“既然我们现在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那何不假戏真做。”

韩艺猛吸一口冷气道:“假戏真做?”

萧无衣点点头。

“怎解?”

“我不是总想堂堂正正争赢你一回么?”萧无衣道。

韩艺道:“你不是开玩笑的么?”

“当然不是。”萧无衣正色道:“我可是非常认真的,在扬州的时候,我就被你说的差点自暴自弃了,我萧无衣向来恩怨分明,这仇我可一定得报。”

“仇?”

韩艺惊道。

萧无衣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又道:“在外人面前,我们就不是夫妻,只是认识而已,你到时也别让着我,就好比这回租店面的事一样,你有什么手段使出来便是,大家各凭本事。怎样,是不是挺有趣的?”

韩艺听得人都快晕了,道:“说真的,我完全不觉得有趣。”

萧无衣摇头道:“无妨,无妨,我已经决定了,就是假戏真做,我不禁要证明我萧无衣持家有道,绝非是这也不会,那也不会的仙女,而且我还得证明我比元牡丹更会做买卖。”

韩艺有些尴尬道:“你难道不是在征求我的同意么?”

萧无衣嗔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跟你说一声。”

什么?韩艺就是看着她。

萧无衣眼眸却瞟到别处去了,嘀咕道:“这样才不会让别人察觉到我们的关系啊!”

嘿!你难道看不出我是在为你着想么?韩艺怒极反笑道:“行啊!那到时你可别哭着来求我。”

萧无衣道:“谁求谁还不一定了。”

“那你的店,你自己装潢吧。”

“那你就睡外面。”

“呵呵,我只是开玩笑的,真的,纯属玩笑,你可千万不能当真啊。”

……

缠绵过后,第二日一早,韩艺就与萧无衣念念不舍的离开了孤峰,其实韩艺比萧无衣还要不舍一些,只是他若再不回去的话,这事可就做过了,到时可别弄巧成拙了。

“韩——小哥!”

当刘娥见到韩艺时,整个人都惊傻了,突然激动的大呼一声,“你——你终于回来了。”直接狂奔过来,那架势仿佛要一把将韩艺搂在怀里了,狠狠亲上几口。

“哇!刘姐,我才出去两日,你就这么想我啊!你不会是在暗恋我吧。”

韩艺受宠若惊啊!

刘娥仰着头怒道:“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谁暗恋你了,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老娘可不会陪你在这瞎闹了,你知不知道这两天老娘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不待你这么气人的。”

这激动过后,刘娥开始爆发了,一肚子的怨气全部撒向韩艺。

韩艺尴尬了,抹了抹额头,也不知道是在抹汗,还是不明液体,道:“刘姐,刘姐,你别这么激动好不,下人见了,还以为我——怎么了你,冷静,冷静。”

刘娥头发都翘起来了,道:“我怎么冷静,你知不知道,这两日驸马都尉府来了几回人,昨日驸马爷都亲自来了,而且还来了两回,你究竟做了些什么?”

韩艺含糊其辞道:“我只是去郊外看看山水,陶冶下情操,没干什么呀!对了,驸马爷找我干嘛?”

装,你就知道跟我装。刘娥气急不过,挥着手道:“我不管了,我不管了,随便你怎样吧。”

“那最好。”

韩艺松了口气,呵呵道:“那我先去睡一觉先。”

“等等下。”

刘娥急忙拉住他,道:“你刚回来又要睡觉?”

韩艺道:“正是因为我刚回来,我才要去睡觉,这外面哪里比的上家,我这两日可都没有睡好。”

“不行,不行。”

刘娥急忙拦住他,道:“万一待会驸马爷又来了,那可如何是好?”

韩艺没好气道:“你叫醒我就是了。再说,我这风尘仆仆的,总得去洗洗吧。”

刘娥心想,倒也是的,他睡觉的话,至少就跑不了,若是不睡的话,万一他等会又走了,那岂不是更加糟糕,这才让开来,道:“行行行,你快去吧。”

韩艺翻了下白眼,让后往屋内走去,嘴里嘀咕着,“没文化真可怕,这都看不出我是在效仿圣人,那诸葛亮不就是这样干的,这就叫做装逼,懂么?等会,历史上真的有三顾茅庐么?还是小说编的,不管了,没有更好,从今日起,我韩艺就正式宣布,三顾茅庐改为三顾青楼。哈哈——!”

韩艺来到院内,听完小胖他们诉说对他的思念之情后,就去了洗了洗,然后就回屋睡觉去了。

这才刚睡下不久,长孙冲就带着长孙延再度来到北巷。

这一回刘娥有底气了,晃动着沉甸甸的两团肉,笑靥如花的迎了上去,这要是让别人看见,非得以为长孙冲是带着儿子来逛青楼的。

长孙冲对此也是哭笑不得,显得很尴尬,问道:“不知韩艺回来没有?”

刘娥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连连点头道:“回来了,回来了,如今正在屋内睡觉了,我现在就去叫他。”

长孙延突然道:“睡觉?”

刘娥道:“是啊,这外面哪比的上家里,怕是没有睡好。”

长孙延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他睡吧,我们在这等会就是了。”

“啊?”

刘娥双目一睁,这韩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连驸马爷都不敢打扰他睡觉。

长孙冲笑道:“延儿说得是,既然韩艺已经睡下了,那暂时就不要去打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