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欢迎来到地狱

其实自从韩艺来到凤飞楼后,就已经做好与任何人为敌的准备了,因为他卑贱的出身,如果要出头的话,注定会伤害到很多人。

这一将功成万骨枯中的万骨枯,并非指的就是人命,更多指的是利益。

根据利益守恒定律,当你得到的越多,也就预示着很多人失去了很多,这是无法避免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元家作为大唐第一商业家族,自然也在其中,只是韩艺不太想跟元家为敌,毕竟他的梦想不是要取代元家,不是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要成为大唐第一富商,这不是他心中所求,双方如果合作的话,是可以取得一个双赢的局面,但这也有可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可等到他逐渐成长起来,元家不见得就会容得下他,因此他才会屡屡给予元牡丹一些好处,以此表达自己的诚意。

然而,从元牡丹的话来看,他的诚意似乎并未达到效果。

不过韩艺也不会强求,他不想,不代表他会害怕,如果实在要来的话,他也会直面应对。

相反,他还非常感谢元牡丹,因为元牡丹没有不宣而战,亦或者背后动手脚,而是事先就跟他打了一声招呼,这也让他心里有所准备。

当然,他现在的目标还是放在夜市和民安局上面,没有太多的工夫去关注元家。

他之前还有些担忧,这第二回夜市会不会出现人流减少的情况,毕竟他知道第一回之所以那么轰动,里面还参杂着很多的好奇心,不过他的担忧似乎多余了,这第二回夜市比第一回还要热闹一些,不管是客人还是商人,都增加了不少,这都是因为第一回夜市取得的成功,百姓看到了其中的利益,而客人从中享受到了快乐。

可谓是士庶双赢。

至于好声音么,那更是夜市中最大的亮点,从一开始就一直处于高潮当中,轰动的场面,也是创造了一个记录,质量比第一回更加好,因为很多人都从中看到了无穷无尽的利益,这是一个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平台,有能力的人都将最后给予自己的歌妓,期望她能够一炮而红。

很多耳目一新的歌词出现在大家面前。

在后世大家常常听到唐诗宋词,这都是因为宋朝人觉得诗的话,唐朝人已经玩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很难再去超越了,故此才会选择从词方面突破,因此词在宋朝得到了非常重大的突破,也可以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以至于明清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诗词根本无法超越唐宋。

但是因为好声音的出现,词也跟着走俏了,因为词的由来,都是为曲而生,是歌词来的,是出自乐府,跟诗不一样,诗不好配曲,因此大量的人才可是花心思在词上面,无数好词冒了出来,关于这一点,韩艺也没有料到,好声音的出现,会大力推动词的进步。

要是词也被唐朝人给玩坏了,那宋朝人该怎么办哦。

当钟鼓响起时,这第二回夜市也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几乎所有人都在想,如果天天能够有夜市那该多好啊!

然而,其中很多贵族公子都没有发觉,他们噩梦即将降临了。

……

翌日早晨。

北门迎来了一个诡异的人流高峰,只见一群群身着华丽的公子打着哈欠浩浩荡荡的往北门行来,但个个都是没精打采的,走起路来也是东摇西晃的,虽然韩艺明确表明不准带下人,但是他们都没有听,个个都是带着随从的,只是没有乘坐马车,毕竟他们可是要去皇宫的。

“这韩艺究竟在搞什么鬼,这报名也要弄得这么复杂,派个人去不就行了么,娘的,老子昨夜找了他一宿,想问个明白,哪知那厮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话也不是这么说,咱们可是皇家警察,得面见圣上,岂能随便派个人去么。”

“就算如此,但是信上面还写着要训练,这训练又是怎么回事?”

“这也合情合理,民安局可是新的官衙,咱们去了也没有人带,总得训练一下,估计也就是随便弄弄。”

“哎,你们看,那不是萧晓他们吗。”

“这小子怎么回来了,他不是去洛阳当和尚了么。”

“那也得有寺庙肯收他啊!这小子跟他姐一样可恶,上回裴少风被人袭击一事,多半就是他搞的鬼。”

“他去了也好,找个机会咱们好好教训一下他们这些江左来的蛮子,也好替少风报仇。”

几人谈话时,忽听一人高喊道:“韦二哥,柳三哥……!”

“啊——是小蒙啊!怎么你也要民安局么?”

“那是当然,这皇家警察,我可是当定了。咦?韦二哥,你昨夜没睡好么?”

“别提了,昨夜我从中巷出来,都已经三更天了,又被人拉去喝酒,就是在家眯了一会。这都怪那该死的田舍儿,安排哪天不好,偏偏安排在今天,真是可恶。”

“哎,小蒙,你怎么看上去挺有精神的,难道你昨日没有去看好声音么。”

“我——我怎么可能没去,只是我看完就回去睡觉了。”

杨蒙浩摇着头说道。

“你是去哪个赛区?”

“当然东区啊!”

“是么,我也在东区,咋没有瞧见你。”

“是吗?”

杨蒙浩面色一僵,随即道:“那么多人,没看见也不稀奇。”

“昨日灵鹊娘子唱的可真是好,你觉得了?”

“是的是的。”

杨蒙浩抹着汗道,其实他哪里去了,门都没有出,一直在家睡觉休息。

又有一位公子哥靠了过来,道:“灵鹊唱的也就一般,其实东区不好看,西区才有意思了,你们是没有看见那波斯妓,臀大腰细,扭动起来,那叫一个吸引人啊!”

“哈哈,令狐兄说的极是,我都想买几个波斯妓来了。昨天那啥波斯妓的舞蹈,正是精彩。”

“西区那都是低俗之技,焉比得上东区。”

“东区那些选手表现的技艺太老套了,都已经看厌了,还是西区好看。”

……

不一会儿,这些公子哥就打起精神来,但不是因为皇家警察,而是因为好声音,争吵得是不可开交。

因为人流太多太杂,故此不便往皇宫里面走,他们只能出得北门,绕去皇宫后面。

行得约莫一个时辰,这些公子哥们来到皇宫的后面,虽然这里是属于皇宫范围内,但是并未是用围墙拦着的,是一片非常开阔的地方,要是再往前面走二十里路,就是皇家狩猎场了。

“停下。”

只见在唯一一条通道上,一道栅栏挡住了这些公子哥的去路,二十余名禁军把守着这里,为首一人叫住了他们。“还请各位出示信件。”

这信件就是韩艺发给他们的,也是通行证,若无通行证,就不能进入,信中也已经写明。

这些公子哥纷纷拿出信件来,交给那人检查。

边上又走来一名士兵,道:“抱歉,我们奉命检查你们的行李。”

“这不过就是几件衣服罢了,也要检查?”

“这是皇宫的规矩。”

一说到皇宫,这些公子哥只能从命,将包袱交给那些士兵检查。

“干什么?你将我的蜜饯拿去哪里?”

“抱歉,你们是不能带任何食物进去。”

“这又是为什么?”

“这只是为了防止有人携带有毒食物进入皇宫,因此,你们只准带衣服,其余任何东西都必须没收。”

此言一出,顿时哗然一片。

但是他们也不敢抱怨,如果谁坚持的话,岂不是说你的食物有毒,你带着有毒的事物进入皇宫,这罪名真是可大可小啊!

那些士兵也不讲客气,不管是吃的,还是玩的,一律没收。

“哎哎哎!这位大哥,我就算了吧。”

轮到韦方时,他突然将包袱藏在一边,一脸尴尬地笑道。

那名士兵道:“每个人都必须要检查,谁也不能例外。”

“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

“你——!我还偏不给你检查了,你能拿我怎样?”

那名士兵突然连退两步,面色紧张道:“快些来人,此人可能图谋不轨。”

咚咚咚!

立刻八九名禁军冲将过来,将韦方团团围住,唰唰唰,纷纷抽出武器来,指向韦方。

气氛瞬间凝固。

很多公子哥都吓傻了,这是什么阵仗啊!

韦方也吓到了,指着那名士兵道:“你——你血口喷人,我可是京兆韦氏的二公子。”

那名士兵全当没有听见,道:“他包袱里面可能藏有凶器,大家注意一些。”

“我——!”

韦方百口莫辩啊!

那名长官突然走了过来,道:“将此逆贼拿下。”

“给给给。”

韦方吓得腿都抖动起来,赶紧将包袱递过去,果然是皇宫,不交包袱,就成逆贼了。

那名长官紧张道:“自己打开来。”

“是!”

韦方吞咽了下口水,蹲下身来,缓缓打开包袱。

那名长官用刀拨弄了一下,忽然挑起一块白布包,道:“这是什么?”

韦方满面大汗。

那名长官道:“速速打开。”

“这——”

“拿下。”

“我打开,我打开还不行么。”

韦方颤颤巍巍的将白布包打开来,原来里面竟是藏着一副春宫图。

尴尬啊!

那些公子哥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韦二,你还真是风流啊!连来皇宫都带上你们韦氏的家传之宝,可怜我兰陵萧氏只能带佛经。”

笑声更甚。

“萧晓,你这厮给我闭嘴。”

那长官嘴角抽了抽,随即道:“没收。”

“这你凭什么没收我的。”

韦方当即急了,这可是他刚刚获得的春宫图,是出自名家之手,今日带来准备显摆的。

那长官道:“此等淫靡之物,你难道还想带到宫里去,不过你放心,等你出来时,我们自会归还给你。”

韦方顿时无言以对。

而在不远处的山丘上的亭台中,站着一人,不是韩艺是谁。韩艺见到一切,不禁哈哈笑了起来,道:“你这群狗日的,平日里这么嚣张,我这一回不连本带利讨回来,我他妈就立刻滚回扬州。哇哈哈——!”

在一番严格的检查过后,这些公子哥纷纷打起精神来,他们也不蠢,这事情似乎与预计中的大不一样啊!

但是很快,他们就又放松了警惕。

在入得关卡之后,他们又行得一里路,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从外面看上去好似一个校场,用高高的木墙围着的,上面削的比刀剑还要尖,这要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命丧于此。四周也是禁军林立,刀枪雪亮,但是这些公子哥都忽略这些禁军,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门口,只见三十余名美少女身着统一的服饰站在门前,那略显紧身的裙衫,将她们的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

另外在大门的上方还挂着彩带与横幅——欢迎未来的皇家警察。

这些公子哥纷纷睁大双目,一种来到平康里的既视感,跃上心头来。

他们一到,那些美女就迎了上去,帮着他们提包袱,嘴上还嘘寒问暖的,热情的不得了。

那些公子哥都已经被弄得不知东南西北,关键昨夜也没有睡好,迷迷糊糊的就跟着这些美女入得大门。

殊不知这一招乃是韩艺从后世传销人员那里学来的。

提前来到官衙的韩艺,看到他们兴高采烈的表演,坏笑道:“欢迎来到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