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邪与正

当初沈笑说他不喜欢跟杨二公子这些贵族子弟在一块玩耍,其实韩艺也很不喜欢,这一顿饭虽然非常丰富,菜肴也非常好吃,但是韩艺却是食之无味,关键还是太拘束了,完全放不开,非他们这些江湖儿女喜欢的。

好在杨老夫人胃口浅,这顿饭并没有吃多久。

这一散席,韩艺就急忙赶去侧厅,希望能够赶个下半场,刚才他酒都没有怎么喝,可是哪里知道,他去到侧厅的时候,这已经散席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不是吧!这么早就散席呢?说好的江湖儿女,不醉无归呢?

韩艺很是失望。

“咦?韩小哥,你怎么在这?”

忽听一人说道。

韩艺转头一看,正是杨展飞,轻咳一声道:“是这样的,我本想来跟二公子道别的,但没有想到你们散的更早。”

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来是蹭酒喝的。

杨展飞叹道:“原本不会这么早散席的,只是突然出了点事,扫了兴致。”

韩艺道:“什么事?”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你出了事,干我屁事,我多这句嘴干什么,又急忙补充道:“抱歉,我不该多问的,二公子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心想,但愿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杨展飞道:“这事你也应该知道的,我昨日不是派人去告知曹雄立刻逮捕徐猛和王兴吗?”

韩艺皱眉道:“不会他们都跑了吧?”

杨展飞道:“王兴倒是捉住了,只是那徐猛好生狡猾,曹雄只是稍微露出一点端倪,便被他察觉了,结果让他给跑了。”

不是吧,这点小事你都办不成,你还嫌我的仇人不够多么,万一徐猛知道这是我从中计划的,那不得来找我报仇啊!韩艺心中很是郁闷。

杨展飞似乎看出韩艺心中的担忧,笑道:“你大可放心,他跑不了多远,用不了几日,我便可抓住他。”

你说的轻巧,如今金菩萨找回来了,一条漏网之鱼对于你而言,当然算不得什么,反正徐猛也不敢来找你报仇,但对我是个威胁啊。虽是这般想的,但事已至此,韩艺也不好多说什么,笑着点点头,又抱拳道:“二公子,时辰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杨展飞道:“就回去作甚,再住几天吧。”

韩艺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家中还有妻子在,来日方长,就怕二公子嫌我打扰了。”

“怎么会。”

杨展飞笑道:“你随时都可以来,我杨府的大门始终为你敞开着。”

“一定,一定。”

韩艺拱拱手,然后就告辞了。

临走前,杨老夫人送给他一架七弦琴,这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高档货,所以韩艺还真就没有看了,琴背在身上就出门了。

出得杨府,他是长出一口气,只觉浑身轻松,喃喃道:“总算是解决了。”

这口气一松,他突然吓了自己一跳,奇怪,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以前我做完任务,都会感到非常兴奋,总得叫上几个美女嗨皮嗨皮,从不会觉得疲惫,而且整个过程我都没有丝毫兴奋,仿佛就在例行公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小哥,韩小哥,请留步。”

走着,走着,忽听得好像有人叫在他,这转头一看,不觉稍感诧异,来人是那张三儿。

“韩小哥,你总算出来了,可让我好等呀!”

张三儿来到韩艺面前,一脸谄笑地说道。他是为数不多知道韩艺参与此番任务的人,但是他不知道韩艺就是幕后的总策划,以为韩艺跟他一样,只是一个赌术高手。

韩艺好奇道:“你等我干什么?”

张三儿突然单膝跪地,一脸诚恳地说道:“小三不才,还望韩小哥能够收我为徒。”

韩艺吓了一跳,幸亏还只是拜师,这要是求婚的话,韩艺非得一脚踢过去,道:“你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

张三儿道:“韩小哥若不答应我,我便不起来。”

这个无赖,跟我玩这一套。韩艺笑吟吟道:“那你就在这跪着吧,我还就不信你不起了。”

说着,他就继续往前走。

“等等下。”

张三儿急忙起身追了过去,一脸尴尬,又道:“韩小哥,求求你了,你就收我为徒吧。”

韩艺停了下来,道:“你是不是想学我那玩番摊的手段?”

张三儿使劲的点点头,他还从未碰过这么牛逼的人,想开几就能开几,要是学的一招半式,那还不是赢光所有赌坊的钱啊。

韩艺笑着摇摇头,道:“你比我年长,那我就叫你一声张哥吧。张哥,我以为经过此事后,你肯定会戒赌,哪里知道你还变本加厉,你也应该看见了,我若要赢你的钱,简直轻而易举,而比我更厉害的也大有人在,就算你学会我这手段,他日你碰到高手,还是会输的一败涂地,这十赌九骗,若是你再不悔改的话,那刘俊就是你的下场,迟早有一日,你也会走上他那条路,刘俊不禁害了自己,而且还害了九十多条人命,包括他的亲人,那些人可都是无辜的啊!”

张三儿听得一怔,他方才只是想学着韩艺的出千的手段,却没有想到这些,不禁羞愧不已,这对他而言,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教训,韩艺展现出来的手段,告诉他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那就是十赌九骗,如果他碰到韩艺,铁定输的连妈妈都不认识,而刘俊也告诉他,赌徒的终点一定是一个悲剧。

相信这世上没有比这更好的反面的教材了。

韩艺虽然跟张三儿接触不多,但对他印象也非常好,其实张三儿是一个很好的人,乐观向上,待人热忱,总是笑呵呵的,心眼不坏,就是爱赌,有心想帮帮他,又道:“张哥,你还没有成婚吧。”

张三儿愣了愣,随即点了下头。

韩艺叹道:“别再去赌了,拿着这些钱找个好女人,成家立业算了。我是不会教你任何赌钱方面的手段的,因为那样就是害了你。”

这一次参与的人,杨家一一重谢,这钱肯定不少。

韩艺才多大,就已经成婚了,虽然至今还是处男,张三儿多大了,都快三十岁的人,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老光棍,想到这些年孤零零一个人过的情景,心中不禁有些难过。

可是当张三儿抬起头,想向韩艺道谢时,韩艺已经走远了。

他真不是一个引人向善的人,因为他不太喜欢去约束别人,教导人这是对的,那是错的,所以他能多说这一句话,已经非常难得了。

可没走一会,又听后面有人喊道:“韩艺,韩艺。”

韩艺转过头来,诧异道:“杨姑娘?”

来人是杨飞雪,她跑到韩艺面前,微微有些喘气,一张瓜子脸是红扑扑的,瞧了眼韩艺,却是不语。

韩艺好奇道:“有事吗?”

杨飞雪凝目盯着韩艺,道:“韩艺,我问你,王家一事究竟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

“当真?”

“真的。”

二人仿佛又玩起了快问快答的游戏。杨飞雪又不做声了,直盯盯的望着韩艺。

韩艺也是非常坦荡荡的让她看。

杨飞雪突然噗嗤一笑,道:“虽然我明知道你是在骗我的,但是我相信你。”

这话听得有些怪,韩艺没有做声。

杨飞雪瞧了眼韩艺,又道:“但这是最后一次了,今后你若是再骗我,我可饶不了你。”

韩艺兀自没有做声,只是错愕的望着杨飞雪,暗道,你个小妮子,未免太小瞧我了,这等小伎俩,也想阴到我,真是不自量力。

显然,这话韩艺怎么回答都是错的。

杨飞雪见韩艺死活不上当,挫败感油然而生,道:“你这人真是没趣,总是你骗人,但却不让别人骗你,太不公平了。”

这——

这韩艺倒是想反驳她,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杨飞雪见韩艺还是不说话,道:“你别得意,告诉你,今后我会一直盯着你的,你要是再敢骗人,哼哼!我一定拆穿你的谎言。”

哇!这不是我要断我的财路。韩艺终于忍不住了,“杨姑娘,你这又是何必了。”

杨飞雪道:“怎么?你还真的打算去继续骗人么?”

我真的还要继续去骗人吗?韩艺微微皱了下眉头,不禁扪心自问起来。“我——我可没有这么说。”

杨飞雪突然一本正经道:“韩艺,虽然你很聪明,但是骗人终归是邪道,如今我爹爹已经既往不咎,你何不趁机改邪归正,来我杨府,就凭你的才智,你将来一定前途无量。”

“改邪归正?”

韩艺有点想笑,自己刚刚劝人改邪归正,这会就被人劝说改邪归正,道:“如果我是邪,那么九灯、徐猛他们就是正派人士了。”

杨飞雪一时词穷,道:“我绝非此意,我只是希望你不要错过这个机会。”

韩艺笑道:“杨姑娘请放心,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

这时,只见两名护卫推着一辆板车走了过来,车上面放着一个大箱子。

“这是什么?”

韩艺好奇道。

杨飞雪道:“这里都是一些好布料,我奶奶说让你拿回去给你妻子做几件好衣裳吧。”

说吧,她玉手一挥,“走吧。”

“是。”

杨飞雪根本不给韩艺婉拒的机会,带着两名护卫往回走去,可是走到一半,她又转过身来,回眸嫣然一笑,皓齿乍现,端的是娇艳无比,“韩艺,即便你不想来杨府做事,也可以来找我玩耍,我可是把你当朋友了。”

“啊?哦。”

杨飞雪这回眸一笑,实在是太动人了,让韩艺心中不禁怦然一动,他是无婚主义,但并不是太监,美色对他还是挺有诱惑力的,暗道,她不会是在诱惑我吧?钱财打动不了我,就改用美色?不得不说一句,这真是一个好主意。哎呀,想到哪里去了,今后还是别来找她,我毕竟是那么的出色,很难保证她不对我动真感情,这肖云还好说,毕竟是一个阶层的,如果杨飞雪要嫁给我,我不答应岂不是死路一条,闪,赶紧闪!

不得不说一句,韩艺想得有些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