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谈视谱与背谱

虽然关于这个问题向我提问的人并不多,可是我还要专门设题谈谈。因为我发觉并深感这是一个常常被忽视,却又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学习一首曲子的过程,肯定是从视谱开始,而背谱则体现在完成阶段(如考试、比赛等)。视谱与背谱看来似乎应该是两个话题,应该分别论述。但是我却认为必须结合在一起,才能找到问题的实质和解决办法。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有四种现象:有人视谱快,背谱也快;有人视谱快,但背谱吃力;有人视谱慢,但很早就会背了;有人不仅视谱慢,还总背不下来。

无论是背谱还是视谱出现问题,其根源都出自两方面:其一,不用耳朵,不培养听力。其二,练琴不得法,属于之前所述的“不会练琴”者。

(一)视谱慢

视谱慢者多是习惯于初学时看一个音找一个对应的琴键,只用眼睛而没有提高对音的听觉能力。视谱时按错键是常有之事,但是对正确与错误的分辨,绝不该仅依靠眼睛,而是要动用耳朵来判断。乐谱上该用眼看的东西太多了,哪儿还有工夫看键盘?所以一定要学会和养成眼睛不看键盘的习惯,即让手指熟悉键盘位置(如同使用电脑键盘的“盲打”),同时也能锻炼耳朵的听辨能力。

那么如何练习视谱呢?有很多老师介绍了很多好方法,特别是在视谱能力过弱时,需要每天花点时间做专门的练习。我的建议是将视谱练习与完成正常的作业结合起来:每当打开新的乐谱,首先默读一遍,将谱号、调号、节拍、速度看明白,然后用慢速在琴上弹奏一段(比如奏鸣曲的主题部分),要做到一不看键盘,二按节拍不中断。如果磕巴了或弹错音,就再放慢一些重试一次,如果没有出问题,就加快一些(当然不可快过原速)再弹一次。这一段完成后再视奏下一段。用这种方法视奏新谱,日久天长视谱能力自会提高。

还要注意培养读谱尽量往后面多看一点儿的能力和习惯(后面是指下一拍或下一小节),决不可看一个音弹一个音,那样怎么决定指法?及时找到最方便的指法和键盘位置至关重要。

千万不要忽视视谱能力的培养和提高。好的视谱能力,一可以大大缩短学习新作品的时间;二可以完成很多临时性或没有足够准备时间的工作;三可以更方便、更广泛地接触大量的课外作品,提高音乐修养。

(二)背谱慢

对于年轻人来说,记忆力都不成问题,所谓背谱慢几乎都出在“不会”练琴上。初学一首曲子当然要看谱,可是很多人因此形成惯性,以至于曲子已然弹到滚瓜烂熟,可眼睛还习惯性地盯着谱子。

有一个学生准备了一首巴赫作品来上课,我要求她背谱弹,她回答说“还没背下来”。可我从她演奏之熟练和自如的程度,判断她应该已经背下来了。于是我就将乐谱从谱架上拿开了,结果她还真弹不下去了。于是我将乐谱放回,要求她再从头弹一次,不过要为我闭上眼睛演奏。结果奇迹出现了:从头到尾,一气呵成,并且比看谱时弹得好听多了。为什么呢?原因在于第一次我将乐谱突然拿开后,她本能地将目光落到了键盘上,因为之前几个月,数百遍一直都是下意识地看着乐谱练习的,突然低头见到了“陌生”的键盘与手指,引起了慌乱紧张,以致不知所措。而第二次将眼睛闭上后,似乎又恢复了原来的“看”谱状态(足见她的“看”谱。其实早已毫无意义),再加上本能地将注意力从眼睛转移到了耳朵上,还使得音乐的表现有了进步。

很明显,问题出在练琴上。不少人的意识中有一种“分阶段”的概念,即先把曲子弹好,然后再背谱。这无疑会大大降低练琴的效率,很不科学。要是你总觉得“还没弹好”呢,就永远要看谱吗?这样真不如在“还没弹好”时就已经背下来!因此我建议:在视谱和练习的过程中尽可能早的将视线从乐谱离开(不是将谱子拿开),更多地用耳用脑,在不断追求更高的技术与音乐表现力的同时,也完成背谱。当然也可以反过来说,即在不看谱的状态下去练习技术和音乐。这不仅能改掉许多人习惯地看着谱一遍又一遍从头至尾“过”的坏习惯,也解除了为背谱而背谱的沉重负担。

按人类的思维意识分类,可将记忆方式分为有意记忆和无意记忆两类。我们在钢琴上能够背谱演奏大量的音乐作品,绝不是靠死记硬背来完成的,其中包含了在整个练习过程中无意记忆和有意记忆的相辅相成和相互转化。只要方法对了,背谱一点也不难,人们发现学钢琴的孩子学东西快、记忆力好,与此不无关系。

特别是在钢琴演奏中,对音乐作品的记忆,是经过大脑的神经系统综合了听觉、视觉、触觉、肌体动作等多层面的多次重复,并结合对作品的曲体结构和音乐特征的理性分析,共同完成的。要形成好的演奏和牢固的记忆,这两方面无一可以偏废。因此,千万不可忽视背谱能力的锻炼。

在结束本章之前,我还想叮嘱业余学习钢琴的朋友们:不要把钢琴是“乐器之王”这个美誉当成广告语的溢美之词而一笑置之,而应该在整个的学习过程中通过聆听和感受逐渐认识到,我们选择的乐器是何等的美妙与珍贵。正如伟大的剧作家、同时也是伟大的音乐评论家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爱尔兰,1856—1950)所说:“钢琴是有史以来最最重要的乐器发明!”

阅读 ‧ 电子书库

第一次与国外乐团合作,1980年在罗马尼亚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指挥:巴奇乌[Ion Baciu]

阅读 ‧ 电子书库

演奏《拉威尔G大调钢琴协奏曲》,吉尔伯指挥中央乐团,1982年于北京物资礼堂

阅读 ‧ 电子书库

在波兰1988年国际肖邦音乐节上的独奏音乐会

阅读 ‧ 电子书库

将拉赫马尼诺夫的双钢琴《第二组曲》改编为钢琴协奏曲后的首演。独奏:居觐;乐队:中国爱乐乐团(2011)

阅读 ‧ 电子书库

演奏《格里格钢琴协奏曲》,德国指挥家科赫[Olaf Koch]指挥中国交响乐团(1997)

阅读 ‧ 电子书库

指挥中国爱乐乐团与著名钢琴家乌戈尔斯基[Anatol Ugorski]合作演奏《巴赫d小调钢琴协奏曲》和《斯克里亚宾钢琴协奏曲》(2001)

阅读 ‧ 电子书库

在著名作曲家、指挥家潘德列茨基[Krzysztof Penderecki]指挥中国爱乐乐团和中国交响乐团合唱团演出的《贝多芬合唱幻想曲》中演奏钢琴(2002)

阅读 ‧ 电子书库

与夫人傅海燕于泰国独唱独奏音乐会后(1994)

阅读 ‧ 电子书库

经常为夫人傅海燕的独唱担任指挥(2006)

阅读 ‧ 电子书库

与女儿石林、石玮、石容演奏八手联弹(2007)

阅读 ‧ 电子书库

与女儿石林、石玮、石容演奏《巴赫四架钢琴协奏曲》,2007年与广州乐团合作演出多钢琴协奏曲音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