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论

曾有国外的一位医学专家说过:“钢琴演奏是人类最复杂的运动行为之一”。此言不谬,相信所有弹钢琴的人都有切身体会。

面对这个“最复杂的运动行为”中所包含的千头万绪和源源不断的问题,一定要找到解决问题的“关键”——key,我们知道“关键”一词的英语是key。意味深长的是,这个词的另一解释是“钥匙”。那我们就一定要知道这个“钥匙”是什么。不然的话,没有“钥匙”,“门”就打不开,“路”也走不通。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究竟这个“钥匙”是什么呢?其实仅一字即可概括——“听”

“举一纲而万目张,解一卷而众篇明。”——这是汉代思想家郑玄的一句至理名言。纵览当今中国的钢琴演奏,以及教与学,各种各样问题中最感欠缺的就是一个“听”字。所以我会在本讲堂中以“听”为纲,会在各章节中不厌其烦地围绕这个“纲”来讲述。

弹钢琴之所以“难”、之所以“有益”,就在于身体运动与大脑运动的高度结合。而这种结合的桥梁或称联系的纽带,则是“耳朵”。耳朵在学习音乐中的重要地位,如同战争中之交通要道。通则能胜,塞则必败。如果问我“手指”与“耳朵”的训练哪个更重要?“弹奏”与“聆听”哪个更重要?答案不言而喻,是后者。

然而就此一个“听”字,却不知被多少人视作老生常谈而不屑一顾,或视而不见,或置若罔闻。甚至有些人不惜拿出毕生的精力,埋头苦练,“闭”着耳朵去攀登钢琴世界的座座高峰而执迷不悟。对这些人,我真想大喝一声:请珍惜上帝赐予你的一双耳朵吧!

我所言之“听”当然不是简单的“听见”的“听”(那是一切耳朵健全的人都具备的能力)。我们需要的是能够感受和辨别声音之美与不美的耳朵,这个“听”的内容不仅包罗万象,而且永无止境。回顾我本人从学生到演奏、教学、指挥的音乐经历,一切成功与进步皆源于“听”,而同样一切的遗憾与不尽人意也源于“听”。

大文豪托尔斯泰认为:“没有一种艺术比音乐更能表现出艺术的真正含义”。音乐是“听觉”的艺术,通过我们的耳朵深入到每个人的心灵深处。人类音乐的发展,就是源于耳朵对美好声音的不断追求,从而才发明出数不清的各种乐器,产生了数不清的各种类型的美妙乐曲。而今被誉为“乐器之王”的钢琴,更是多少人集中了各种乐器之长,不断地探索、改进和完善,才使之成为艺术殿堂中的璀璨瑰宝——“一颗音乐女神王冠上最美丽的明珠”。

这个“乐器之王”可谓雄霸两端:一方面它是声音最美的、艺术表现力最强和技术难度最高的乐器(历代作曲家为其所作的作品远超其他器乐作品之总和);另一方面它又是初学音乐者最易掌握和音乐元素最为包罗万象的乐器。学习钢琴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所有其他音乐专业都必需学习的基础课。用钢琴作为基础课难道是要大家练习手指吗?当然不是!

音乐伴随着人类文化的发展而发展,如今的人已强烈感知到音乐于生命之重要。越是文化发达的民族与国家,音乐就越发达、越普及,人的素质也就越高。

我们曾经忽视了音乐教育几十年,致使今天越来越多的人体会到音乐素养缺失的遗憾,越来越多的人如饥似渴地追求“打开音乐之门”。我认为:这个“门”的钥匙(key),其实就是“耳朵”,就是“听”!

这个key,既是学习音乐者的key,也是教授音乐者的key;既是学钢琴者的key,也是教钢琴者的key;既是业余爱好者的key,也是专业工作者的key;既是台上演奏者的key,也是台下欣赏者的key。无论对谁!

无论对谁,无论如何强调对“听”的重视都不过分。悠悠万事,以此为大!

马克思说:“欣赏音乐需要有辨别音乐的耳朵,对于不辨音乐的耳朵来说,最美的音乐也毫无意义。”

对于现今普遍存在的学钢琴“只求技能,不讲美育”的偏差,我的“讲堂”将分成初学篇、业余篇、专业篇进行讲述,读者可根据具体情况对号做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