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与市场

在《基因地带的狭窄道路》(Narrow Roads of Gene Land)一书中,理论生物学家威廉·汉弥尔顿(William Hamilton)写道:“在我看来,文明一直促进着某些内在的智性。比如,商业运作,就是世界文明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需要参与其中的人拥有复杂的认知能力,就像在军事冒险中那样。所不同的是,商业运作更加谨慎,而不是铤而走险。很有可能文明选择了能够成就商业运作的那种智性。”[25]

农业会选择使人们能够成功参与商品交易的特征:一个农民需要比其他人更懂得如何把他的小麦卖个更高的价钱,或者进行更多更有利的交易,这样他才能更加成功,以供养一大家子人。推销员、商人、金融家便从此产生。

如果理论正确的话,那些没有经历过任何商业压力,或者只在很有限的一段时间里或者很有限的程度上经历过商业压力的群体,在今天不会表现得很好。那些新近才从事农业的群体,或者还没有从事农业的群体,很难掌握新近的重要的社会及技术发展。对于印第安人来说就是这样,目前他们对南美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感到很是不满。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同样的道理,那些广为人知的中间商,比如亚美尼亚人、犹太人、黎巴嫩人、帕西人、东非的印度人以及东南亚的华人,则全都拥有历史悠久的农业传统。显而易见的是,拥有长期买卖的历史不会浪费你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