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可怕的章邯

傀儡出世

刘邦千辛万苦地打败雍齿后,总算了却一大心事。然而此时另外一个城市——襄城,世界末日正在降临到这座小城的上空。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五月,夏天的阳光融融,照在骚动的襄城之上。襄城之下,项羽仰望城上,灿烂的阳光射入双瞳之中,显得特别的刺眼。

项梁之前要所有将领立军令状出征各地,项羽是其中一个。其实不用项梁下死命令,这区区之城太小儿科了,只要项羽一声令下,襄城立马就可被夷为平地。

陈兵列阵,一切准备就绪,开打。

但项羽错了,他和之前的刘邦一样,都犯了乐观主义的错误。襄城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丰邑,易守难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堪一击。

果然,项羽发起无数次的进攻,就收获了无数次的反击,以英勇作战出名的项羽,终于碰上了一颗难拔的硬钉子。

项羽愤怒了。力拔山兮气盖世,难道连一颗钉子都拔不出来吗?我不是刘三,不用请外援,就算是只剩下我一个也要把襄城丢到锅里煮了!

在准备最后一次进攻前,项羽策马阵前,仰望城墙上的袅袅烟火,这一幕对项羽的刺激太大了,只见他猛挥宝剑,下达了一个铁命令:给我打进城去,一个都不能留!

这道铁命令如风雨雷电摧残着襄城,战士们有如神助,快速地攻下了襄城。愤怒像魔鬼般牢牢地控制着项羽,他拿下襄城之后,下令把城里剩下的活人统统坑杀!

襄城之内,哭声震天,成堆成堆的活人被推进了火坑。这就是所谓的革命,逆我者死,顺我者未必昌。然而,杀降不祥,古已有训,此次屠城作为项羽军事生涯中第一个不良纪录,不但暴露了他的残忍性格,也为他的命运埋下了一颗危险的地雷。

让我们回到项梁这里看一幕好戏。半年前,陈胜王被干掉,半年后,项梁才证实这是真的。真楚王和假楚王都没了,至少得重新立一个王。王就是一面旗帜,没有旗帜,战争还能以什么名义进行到底?

于是项梁决定把各诸侯召来议事,刘邦也应邀而来了。

如果不出意外,新一届楚王将是项梁。

可偏偏出了意外,有人拦住项梁,劝他不要自封楚王成为众矢之的,这个人正是老不死的家伙范增。

范增,居巢(今安徽省巢湖市居巢区亚父乡)人,后来项羽又尊他为“亚父”。所谓尊号“亚父”,其实是尊敬他老人家而给的一个称号,俗称干爹,地位仅次于父亲。范增出道时,年已七十,差不多是项羽加上他父亲的岁数,所以叫他干爹是项羽抬举他,按辈分项羽应该叫他干爷爷也一点都不过分。

范增这位爷爷级人物,平时深居简出,不喜欢养鸟喂虾,不爱喝老爸茶,也不喜欢玩彩票。他只有一个爱好,那就是研究兵法。老家伙几十年如一日的修炼,没有炼成一只狐狸精,反而修成了一个人精。范人精一肚子奇谋妙计,恰值天下大乱,正是走出家门为国家发挥余热的好时候,于是他来投奔项梁了。

范增给项梁简述了不立他为王的几条理由:

第一,陈胜举事失败完全是咎由自取。当初楚怀王被骗到秦国,后秦又灭楚,楚最无辜,所以楚人到现在还可怜楚王。而陈胜没有立楚王之后而自立为楚王,民望不归,理所当然失败。

第二,如今楚人争先恐后地归附你项梁,不是因为你能力过人,而是因为你项家祖上世世代代为楚将。

综合以上两点得出结论:唯有立六国时楚王后代为王,方可实至名归凝聚人心。楚南公曾说过,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如果楚国人都团结反秦,必胜无疑。

姜还是老的辣。此言有理有据,不服还不行,项梁深以为然,决定立楚国之后为王。

可难题又来了,楚灭国多年,皇室贵族早各奔东西不知所归,如今天下大乱,恐怕楚国后人早死于匪兵之手,去哪里能寻一个活人来当这傀儡楚王?

项梁你不要担心,范老爷子早就替你想好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广而告之,贴出寻人启事找人。

于是,项梁只好贴出广告,派人四处寻找楚王后裔。功夫不负有心人,项梁果然寻到了在民间替人放羊为生的楚怀王孙子芈心。

六月,项梁选了一个良辰吉日,芈心被正式立为楚王。为迎合民意,尊他为楚怀王,定都盱眙(今江苏省盱眙县),项梁自号为武信君。

在中国古代,国家元首我们称他为君主。而其他的什么武信君呀,文信君啦,都是一种地位的象征,这种称呼往往都是由君主,即国王给那些功多劳高的人赐封的一个高级别的雅号。项梁没有通过楚怀王赐封而敢于自号为武信君,这也就等于说,项梁明尊楚怀王,其实暗地里是把他当成了一个空壳摆设,项梁本人才是楚国真正的老总。

此时,张良看着项梁重组楚国,他也想搭改革的顺风车,把韩国那个破烂的小公司推向市场。于是,张良对项梁游说,意思大约是,目前秦朝这个对手还很厉害,仅凭楚国一家公司是无法与他竞争分割市场的。韩诸公子横阳君韩成最贤,您可立他为韩王,这样您就多了一位合作伙伴,那样就可以与秦国争锋天下了。

张良确实没有白读《太史兵法》,说得一点都不比范增差。项梁亦深以为然,让张良去找韩成,立他为韩王,张良为宰相(司徒)。张良祖父二代辅佐过五世韩王,张良师承祖制,合情合理。

多年以来,张良倾家荡产流亡异国他乡,为的就是有朝一天重归故国重现祖上荣光,他终于等来了这一天。但是,张良想真正重现祖上荣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项梁给他们的不过是一顶官帽,他们的手中,不要说土地,就是兵也没有几个。

所以,韩王成和张良要想当真正的王及宰相,就要勇敢地打回韩国,从秦军手里夺回属于他们的城市,只有这样,才算是实至名归。

当然了,没有兵无所谓,反正刘邦开了借兵的先例,况且项梁是个大地主,借他个几千兵也是绰绰有余。果然,张良主动向项梁提出要借兵。然而,项梁一听就笑了,借兵可以,不过我只能借你一千余兵。不管你以后是输还是赢,都得还我的本。

项梁一笑,韩王成就想哭了,开什么玩笑,一千余兵就想从章邯几十万虎狼之师的嘴里夺食,那不是比登天还难?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把地球撬起来。

张良说:给我一千兵,我也能把韩国的土地夺回来。

张良安慰韩王成道,没关系,现在兵荒马乱的,能借到这一千士兵已经很不错了。相信我,只要我们努力奋斗,终有一天,我们肯定能够全都把韩国的土地夺回来。

刀不试试,还真不知道它的利害。果然,张良带着这一千余兵打回了老家,他马上就从秦兵手里抢回了几个城市。

可不幸的是,秦军也不是吃白食的,他们还没等张良把屁股坐热,又把张良到手的城市夺回去了,打来打去,张良根本没占到什么便宜,搞到最后,他只能带着兄弟们潜伏在颍川(今河南省禹州市)一带打游击。

真是流年不利啊,张良好不容易摇身一变,成为韩字号公司总经理,却一不留神就被人家打成了游击队。但是,张良还是告诉自己,一定要忍耐,忍耐,再忍耐,相信自己,机会一定会再次降临的!

是的,张良,你就再等等吧,你的好朋友刘三会来帮你的!

章邯,你真的很牛气

现在,战国时期被秦国灭掉的六家诸侯,全部成功挂牌上市。北有赵王歇、燕王韩广,中原有魏王魏咎、韩王韩成,东有齐王田儋,楚有傀儡楚怀王芈心、后台老板项梁。六家上市公司,数项梁实力最强,其属下名将贤相灿若星辰,项羽、范增、英布、刘邦、萧何、曹参、樊哙等等,个个都非等闲之辈。

辛辛苦苦奋斗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如果秦始皇在地下知道他毕生的心血,竟是换得这个无法收拾的局面,他不知有没有后悔当初不应该修那么多政绩工程,或者恨自己不早立太子。如果少修几座皇宫,或者早立扶苏为太子,再加上李斯及蒙恬蒙毅两兄弟辅佐,秦字号跨国公司可能还可以苦撑几年。

可如今,一切都晚了,太晚了。

说来也奇怪,当初天下诸侯已如星火燎原到处焚烧之时,秦二世还在阿房宫悠闲自在地养鸟溜狗。秦朝文臣纷纷上奏,建议胡亥出兵镇压起义军,他却把上奏的大臣全部送上了断头台,因为他们都犯了欺君之罪:在胡亥眼里,那些根本就不是起义军,不过是一群盗贼罢了。

佩服啊,佩服。都快死到临头了,还自我感觉良好,叫秦二世为畜生实在太抬举他了,应该叫他“狗不理”。这般无知加禽兽的行为,连狗都不屑与他为伍。

可怜的“狗不理”秦二世并不知道,那些反秦的起义军就算是群盗,也是一群特殊的盗。他们不但抢你的粮食,军火,人口,还要抢你的地图,劫你的老婆和土地,夺你的皇位,要你的命。只可惜了这婀娜多姿的万里江山了,秦朝嬴氏多少代祖宗披荆斩棘,以尺寸之地好不容易才打下来,如今就要眼睁睁地被撕裂分割再次沦入他人之手。

“狗不理”糊涂,秦二世的老师赵高同志及左丞相李斯可不糊涂。不过就算打起义军,也得需要大量兵力,可当初秦朝除了蒙恬留在西北打匈奴和修长城的兵力之外,秦朝的铁锅已底朝天了。如今,蒙恬被他们害死,军队由副将王离率领,打来打去,刚灭了东边的火,北边的火又烧起来了。所以说,秦朝土地如此之大,只靠王离一个当救火队长是远远不够的。

大秦如此之大,除了王离外,难道就再没有一个能救秦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忠贤之士吗?答案是肯定的,这个人就是章邯。

章邯,字少荣。出生年月及籍贯统统不详,但有一点还是挺详的,那就是他的工作及职务,时任宫廷后勤部长(少府)。

在胡亥准备启用章邯之前,天下形势和前两月已大不相同。当陈胜王的西征大将带着几十万军队驻军戏水,准备进攻咸阳时,胡亥才恍如从梦中醒来,原来这帮盗贼还真不是一般的强盗。于是,胡亥不得不紧张兮兮地召集群臣议对策,六神无主地问道:现在该怎么办呀?

怎么办?凉拌呗。早几日你干什么去了,现在才来问怎么办。众臣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这时,只见章邯挺身而出,对秦二世说道:现在盗贼众多,从附近县市调兵已经来不及了,不如把在骊山脚下干活的劳改犯和役夫统统赦免,用他们来迎击敌军。

老实说,这实在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了,可再不照办的话,恐怕骊山墓还没修好自己的人头就落地了。秦二世只好大赦天下,命令章邯立即把几十万的劳改犯们组织成军队,从骊山脚下开出去打周文。

周文,名文,字章。又称周章。战国时代,他曾在项燕手下做过视日官。所谓视日,就是观察天文,主要是观察太阳的运行推知吉凶,类似今天的星象家。

古人迷信,每逢有重大军事行动必占卜问卦,于是视日官应运而生。在秦朝之前,视日官在军队中极有影响,他们可以参与军队决策。周文跟随项燕的时候,曾打败过秦将李信二十万大军。所以说,周文是一个见过大场面的人。

当时陈胜反秦时,秦国兵力还相当强盛,陈胜需要派一员大将率领军队直指咸阳,可没人敢接下这个送死的任务,这时,只有周文勇敢地站出来毛遂自荐,担起了西征的大任。

可笑的是,陈胜只给周文三千兵,三千兵就想攻入咸阳城,这无疑是天方夜谭。不过这也是陈胜没办法的事,现在是创业艰难时期,他可是带九百人起家的,能给你三千人已经很够意思了。

周文毫无怨言,他斗志昂扬地说道,三千兵足够了。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