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神棍出场

一 祸水巫蛊

老实说,自公孙敖救卫青以来,尽管不是特别地走运,但是总没少捡过大便宜。刚刚过去的那场战斗,战场失利,匈奴俘虏突然告诉他一个冒牌的李陵,公孙敖一下将责任推过去,一了百了。尽管无功,但因为有人替他背黑锅,所以还能照样大碗吃饭,大口喝酒,好不惬意。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事实证明,便宜捡多了,也是要吃大亏的。公元前96年,四月。那年,对公孙敖来说,是一个无比绝望、无比黑暗的日子。那个春天,公孙敖终于结束了便宜常捡的光荣的一生。

事情发生得有些突然,而且莫名其妙。首先是,公孙敖的妻子,不知为何,被控玩弄“巫蛊”。汉朝人都知道,玩刀玩火都是小事,如果敢玩巫蛊,只说明一个问题,此人不是胆大包天,就是活腻了。

在汉朝,玩弄巫蛊的人,只要查出,多数都是抄没全族,尸首两地,鲜血横流。很不幸的是,大风大浪都经历过的公孙敖,莫名其妙地被牵连。刘彻一点也不含糊,将他拉出去,腰折。

刘彻以为,将公孙敖这一刀砍下去,所谓玩弄巫蛊的人,应该是有所胆怯,有所收敛了。事实是,这仅仅是一个序幕,连个开端都不算。

可怕的巫蛊,真正的开端,是在四年后。

公元前92年,四月,天下大旱。怪事年年有,那年有点多。那时,刘彻正在建章宫度假。建章宫,位于长安城外。没想到,刘彻难得休闲养静之时,建章宫中突然闯进了一个人,打破了宁静的建章宫,整个长安都动荡不宁起来。

这个人是谁?他闯进来到底干吗?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不要说我,连刘彻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当时的情况大约如下:刘彻在建章宫中,远远看见一个男子,佩带长剑穿越中龙华门。更可怕的是,这是一个陌生剑客。刘彻当即闪过一个念头,刺客可能是奔他而来的。于是,刘彻马上派人前去拦路捉拿,结果剑客被吓得弃剑而逃。

这个剑客到底是谁,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刘彻派人去问门卫,门卫长官又惊又恐,只说没看见人进去,更没看见人出去。

这下子,问题可大了。建章宫戒备森严,剑客好像把它当成自己家了,神不知鬼不觉地闯进来,又仿佛长了翅膀不知从哪个地方溜出去了。长翅膀,那是不可能的。最大的可能是,此剑客肯定是武功高强的异人。但就算是异人,他能在建章宫里来去如风,也有可能他早就踩过点,摸透了这里的门道。

踩点,摸熟逃路。由此更加说明,刺客是有预谋的。长期踩点,门卫长官竟不知不觉,简直是天大的饭桶了。于是,盛怒的刘彻,第一件事就是斩门卫长官。

石头已经落入湖里,搅起了千层波浪。紧接着,刘彻下令,一定要找到那个刺客。哪怕是藏到了地下,也要掘地三尺将他挖出来。

怎么挖,到哪里挖,刘彻已经安排妥当。先是,征发京畿地区骑兵,大搜上林苑。上林苑是刘彻打猎度假的猎场,林子不算大,但是什么鸟都有,正是江湖异士藏身的好地方。

除了上林苑,刘彻关闭长安城,挨家挨户搜查。这一搜,十一天就过去了。结果是,两手空空,连个鬼影都没找到。

郁闷,实在郁闷啊。这到底是哪路武林高手要跟我刘彻过不去啊。

人没找到,总要有个怀疑对象吧?对象当然是有的,但是刘彻也没办法。因为,他怀疑的这个对象,正是传说中的江湖大侠。此大侠仿佛练了遁地术,没人知道他躲在哪个山沟沟里。

今年,刘彻已经活了六十多岁。他十六岁登基,纵横天下大半生,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他办不到的。然而,古往今来,大江大河都过了,小河沟里却翻船的人,不在少数。刘彻虽然没有翻船,但面对那个嫌疑犯,他也是一点辙都没有。

刘彻办不到的事,不一定天下人都办不到。很快的,就有个人对刘彻说,不就是一个游侠嘛,我保证能捉到他。

说这话的人名唤公孙贺。按资历来论,公孙贺也是个老江湖了。班固说他,少为骑士,从军数有功。汉武大帝还是太子的时候,公孙贺就是太子的舍人。后来刘彻转正为皇帝,公孙贺也由舍人摇身一变为太仆。好运没少光顾他,再后来,他又娶了一个光宗耀祖的老婆。这个老婆,正是当朝卫皇后的姐姐。

能力、运气、背景,样样都有。公孙贺职位仿佛彩虹灯似的,一路闪变,什么将军,封侯,最后摇身闪电一变,就成了丞相,又被封侯。由丞相而获封侯,是本家兄弟公孙弘开的好头。

事实上,对公孙贺来说,什么侯不侯的,都无所谓。人在江湖中混,还是那句话,安全第一。所以,当初刘彻要拜他为丞相时,他是死活都不肯接受的。

为什么不接受?道理很简单,丞相这饭碗实在不好端。自刘彻上台以来,丞相当中能够善始善终的,唯有公孙弘一个。其他的,几乎都不得好死。如公孙弘之前的窦婴、田蚡。田蚡患病早走一步,不然留着脑袋也是被刘彻砍的。而且,他也没能看见他们全族是怎么被搞死的。

又如公孙弘之后,有李广的堂弟李蔡,好像占了皇家土地,就被人家砍头;还有那个严青翟,联合朱买臣搞掉张汤,也没逃过刘彻一刀;甚至连大家都陌生的赵周,也是不得好死。

赵周之后,丞相是石庆。石庆是汉朝出了名的老好人,始终保持他老爹万石君石奋开创的严谨家风和忠诚传统。可就这么一个人,刘彻都对他挑三说四。最后,因办事不小心,还获了罪,自己交钱赎人。还好他最后是自然死亡。可是他死后,所谓万石君的光荣历史,也彻底终结了。

公孙贺军人出身,凡是军人,都是有脾气的。像石庆先生这么个好好先生,都在刘彻手下干不下去,突然刘彻说要让他接石庆的班,实在让公孙贺感到突然和恐惧。

据说,刘彻拜公孙贺为相的那天,公孙先生急得跪在地上不停地哭,不肯受印。老人家一边哭,一边抹着眼泪说:臣不才,出身卑微,只会弯弓射箭,战场杀敌,实在无力消受丞相这高位啊。

公孙贺哭得惊天动地,竟然连刘彻都感动得掉眼泪了。刘彻对左右说,将丞相扶起来。然而,公孙贺还是不肯起。他早就想清楚了,宁愿自己得罪皇帝,也不能因自己而在将来害了全族人的性命。公孙贺以为,只要他死不受印,皇帝也是拿他没办法的。

事实上,公孙贺错了。刘彻看公孙贺长跪不起,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一转身,话都不说拂袖而去。这下子,公孙贺彻底没招了。只好乖乖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接下了那个人见人怕的衰丞相印。

事实证明,传说中的丞相印,果然是个地道的衰印。公孙贺当上丞相后,好日子马上就要跟他全家人告别了。

给公孙贺全族带来坏运的,首先是他的儿子公孙敬声。老爹当上丞相后,敬声就接了老爹曾经当过的高官,太仆。中国的富二代,都是牛哄哄的一代。家教稍微不好,不但不能给社会带来好处,反而惹下滔天大祸。公子哥敬声,大约就属此类。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何况公孙家族,是全家得道。公子哥敬声认为,老爹是丞相,老娘是卫皇后的姐姐,自己又是部长级高官,犯个啥事,那算个鸟啊。于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敬声,挥金如土,骄奢无度。久而久之,突然发现没钱填他这个花钱的缺口了。于是,他马上想到了一招,捞钱。

捞哪里的钱?脑袋进水的敬声,竟然将捞钱的主意打到北军身上。于是一捞,就是一千九百万。很不幸,挪用公款的事情,马上就败露了。长安那些酷吏也不含糊,将敬声治罪下狱。

了解了公孙贺的家族变故,我们可以回到公孙贺帮刘彻捉嫌疑犯的问题上。公孙贺还告诉刘彻,如果他能捉到嫌疑犯,请求以此功赎儿子敬声的罪。

刘彻同意了。

既然这样,那就抓人吧。刘彻怀疑闯进建章宫的嫌疑犯,可能就是闻名长安的游侠朱安世。谁也不知道,公孙贺用什么办法,果然抓到了传说中的朱安世。然而,当朱安世听说公孙贺拼死拼活地抓他,是为了赎他们家公子哥敬声时,他却仰天长笑了。

朱安世放出风声道:丞相全族人,就要完了。

是真的完了。不久,朱安世从狱中传出一封书,告公子敬声和阳石公主私通。阳石公主,即刘彻和卫皇后生的儿女。

私通还是小事,更可怕的还在后头:公子敬声知道陛下经常去甘泉宫,曾经叫人在驰道中间,埋藏木偶,诅咒皇上。

告状书传到了皇宫,刘彻马上派人去查,驰道中间果然埋了不少木偶。这下子,纵有千张嘴,万条腿,说也说不清,跑也跑不掉了。

不久,公孙贺全族被诛杀。又不久,阳石公主以及诸邑公主,甚至是卫青的儿子卫伉,也被公孙贺巫蛊案株连,人头落地。

汉朝最恐怖的巫蛊案,终于撕开了可怕的序幕!

二 命运呼叫转移

据柏杨先生考据,在中国历史上,刘彻是第一个跟自己儿女过不去的皇帝。手起刀落,一下就做掉了俩女儿。这就是上面提到的阳石公主和诸邑公主,她们俩都是卫皇后所生。

这都是巫蛊惹的祸啊。

事实也再一次证明,历史不相信眼泪。所谓历史,都是在鲜血和悲号中前行。初,卫子夫(卫皇后)一人得宠,全家升天;再,卫青建功封侯,霍去病驰骋天下,意气风发,卫氏家族可谓登峰造极;没想到,巫蛊一起,连根拔起,刀起头落,鲜血染地。

我想,卫皇后每念至此,肯定浑身哆嗦直冒冷汗了。如果卫青还在,或者霍去病多活几年,卫氏家族也许不至于沦落到如此狼狈境地。可是历史没有如果,命运不会逆转。现在,只剩卫皇后和太子刘据相依为命。他们最想知道的或许就是,妈的,春天走了,这个冬天到底有多黑暗啊?

风水总是轮流转。我认为,刘彻之所以狠下心来废掉卫氏势力,貌似巫蛊作祟。事实,只有一个人了解刘彻内心深处的秘密。

这个人,当然就是卫子夫。从来以色事君者,色旺宠旺,色衰宠衰。这是后宫政治斗争中,连扫地大叔都深谙的潜规则。卫子夫也早发现,刘彻的心早不在他们母子俩身上,而是移到别的女人身上了。

谁是刘彻的新欢?我就不一一列出来了,至少有两个是公认的。一个是李夫人,另外一个是钩弋夫人。没有李夫人,就没有今天的李广利。李夫人走了,李广利还在瞎混着,他人单势薄,能力又次,好日子也没剩多少了。现在最走红,最得宠的人,应该是那个小儿麻痹患者钩弋夫人。

钩弋夫人,姓赵,河间(今河北河间县)人。按班固的说法,赵夫人和刘彻结识的过程,的确有些传奇。情况大约如下:某年某月,汉武大帝巡狩天下,经过河间。随行方术大师望了望天,突然对刘彻说道:“河间天上云彩奇异,此地必有奇女子出没。”

所谓巡狩,说得好听点,就是到地方考察工作;说得含蓄点,就是找个项目,出来吹风透气,旅游度假。古今中外,凡是出门在外的,与红颜知己萍水相逢,两情相悦,其中情趣,谁不懂得?所以,刘彻一听说有奇女子即将出现,立即派人去找。使者顺着望气大师所指方向,竟然就找到一个赵姓小姐的家。

赵小姐之长相气质,那是没得说。然而,她奇就奇在,其两拳紧握,听说好些年了,从来没人掰开过。跑腿的使者,只好将赵小姐带到刘彻面前。刘彻一看,这么漂亮的少女,怎么就握着两拳不放呢?于是,他带着尝试的心情,想亲自体验一下,能否掰开赵小姐的手。

没想到,别人办不到的事,刘彻竟然办到了——赵小姐的两拳被刘彻掰开了。更让人倍觉新奇的是,赵小姐手心中,竟然还握着一只小玉钩。

刘彻欣喜若狂,将赵小姐带回长安。从此,赵小姐一夜成名,得宠高升。不久,被封为夫人。坊间又称之为“拳夫人”或“钩弋夫人”。

传奇有很多种,但我偏不相信这一种。我以为,这个所谓传奇的故事,如果不是钩弋夫人成名后,找枪手瞎编,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秀戏。而两者之间,我更相信后者。

如果是精心策划,那谁会是这场戏的策划者呢?我认为,这个人,可能是赵夫人的父亲。

据班固介绍,赵夫人老爹不知犯了啥罪,估计是被定为死罪,可是跟司马迁一样没钱赎人,只好接受了宫刑。而且还能继续上班,地点就在皇宫,职务是中黄门,任务就是替皇帝站岗。

古往今来,所谓策划大师,必须具有以下两种潜质:胆子要大,心要够细,这是其一;信息畅通,技术过关,这是其二。

从赵夫人父亲以上的职业特点,我们可以十分肯定,他具有优秀策划师的资格。首先,一个犯了罪被处宫刑的人,胆子绝对够大。一个长期替皇帝站岗巡逻的长官,心绝对够细。其次,身在皇宫高墙,无限接近信息集中地,绝对有渠道探听刘彻的个人喜好。再次,凭着中黄门的职务,赵夫人老爹完全有手腕收买别人,共同策划,以便分享劳动成果。

由此推论,刘彻的巡狩路线,赵夫人老爹应该是知道的;所谓望气者,应该是被收买了的;赵夫人那两只拳头长期紧握,却是有原因的——患了小儿麻痹。然而她手握小玉钩,应该是早策划好的。

一切都在掌握当中,一切都做得那么天衣无缝。

然而,更神奇的故事还在后头。

不久,受宠得爱的拳夫人得子,一个幸运的宠儿出生了。这个宠儿,名唤刘弗陵。拳夫人没想到,亲生的所谓幸运儿来到这世界,竟然替她悄悄种下了灾难的恶种。

刘弗陵一步步地被推向历史的前台,得益于命运的青睐。听说,拳夫人产下他的时候,竟然是怀了十四个月。这个日期,后人不敢做过多猜想。

但是怀疑总是免不了的,连柏杨先生都认为有必要对这样的怀胎期做出科学论断。如果科学无法证明,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所谓怀胎十四月,又是一场人为策划。

很奇怪,为什么不是十一个月,十二个月,十三个月,或者是十五个月之类的,偏偏是十四个月。这绝不是偶然,因为传说中的一个牛人,听说也是怀胎十四月而生。这个人,就是尧帝。

传说中的尧舜,从来都是儒家向往的偶像。因为尧舜不但创立了一个美好的政治时代,还开了一个禅让的美妙时代。如此美丽的传说,鼓舞了历代的读书人。很多人毕生奋斗的梦想,就是渴望使中国政治返璞归真,再现尧舜政治。

两个不同的人,跨越若干年,生产日期如此不谋而合。这难道是天意?应该是天意。刘彻是这样想的。一想到这,刘彻就洋洋得意起来。如果刘弗陵是尧帝,那么刘彻是谁?尧帝老爹。传说中的尧老爹是谁?不知道。不过没关系,反正不会丢脸,反而脸上有光。

兴奋的刘彻,立即将拳夫人居住的钩弋宫,改为尧母门。

刘彻不是迷信传说,因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里面肯定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秘密就是,造势。

为什么要替刘弗陵造势,换用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这其实就是潜意识。如此做法,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潜意识里,刘彻已经对一个人动摇了。这个人,当然就是太子刘据。

刘据,生于公元前128年。当年,骄贵出身的陈阿娇,上天不垂怜,死死奋斗了若干年,就是生不出一个孩子来。搞得刘彻一等再等,郁闷至极。最后不愿再等,认识了卫子夫。没想到,上天宠顾了这个卑微出身的女人,一鼓作气,终于替刘彻生出一个儿子——刘据。

刘据是个幸运儿,这应该是没问题的。他两脚蹬破母亲的肚皮,啼哭着来到美丽人间的那年,刘彻已经二十九岁。二十九岁,在两千年后的今天,已算晚育。在两千年前的时代,那叫晚育中的晚育。所以刘彻也算是晚来得子,兴奋异常。不久,封卫子夫为皇后,封刘据为太子。陈阿娇野蛮撒娇的日子,从此花落人损,暗淡退场了。

我认为,幸运这玩意,看不见,摸不着。它好像长眼睛,高高在上地看着你。保不准哪天,它看你顺眼,像个可爱的少女扑到你怀里撒娇;也保不准哪天看你不爽,丢下你不管,管你得什么瘟疫,还是猪流感。

由此看,我可以将幸运归类,分为以下几种:第一种,前半生幸运,后半生糟糕;第二种,跟第一种相反;第三种,一辈子都不走运;第四种,一辈子都在走运。

很明显,刘据属于第一种。这不是刘据的选择,而是命运的安排。

听说,刘据小时候,是个好孩子;长大后,还是个谦虚谨慎、为人宽厚的理想青年。应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孩子。然而,不是所有好孩子,上天都要眷顾,喂糖给他吃。

尽管刘据被封为太子,但随着光阴的流逝,他和母亲卫子夫突然发现,宫中的日子越来越不好混了。太子之位不像从前那般牢固,反觉梦里都在摇晃。这不是错觉,一切梦境都有缘由。刘据和卫子夫之所以有此危机感,是因为他们发现抢他们卫家蛋糕的人,越来越多了。

这些人名单如下:王夫人及其子刘闳;李姬及其子刘旦、刘胥;李夫人及其子刘髆。

卫子夫知道,太子这位置,自古以来,从来就不是终身制的。它就像一马车,技术过硬,可以顺风顺水地开到皇帝的大道上。如果不幸,在半路被其他车手一把就撞进了悬崖,那也是说不定的。

现在,刘彻新添了四个儿了,从理论上讲,刘据保住太子的成功率,由原来的百分之百,降低到了百分之二十五。当然,所有理论必须经受实践考验。事实证明,这个百分之二十五的概率,是经得住考验的。据可靠事实证明,刘彻对太子刘据不是很满意。

刘彻之所以不满意,原因只有一个,做人太厚道,才华不出众。除此以外,再加一个重要的条件,太不像自己的亲生爹爹了。

曾记否,当初刘邦一意孤行,执意要废刘盈,立刘如意为太子。原因就是,刘盈一点都没有刘邦的心狠皮厚之遗风,而刘如意小小年纪,似乎已经继承了刘邦所有的优秀基因。如果当初不是张良给吕雉支了一招,请出商山四皓,保住了刘盈,那汉朝的历史,恐怕又是另外一个模样了。

卫子夫不傻,刘彻更不傻。刘彻很清楚,想要瞒住心里的秘密,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为了安抚卫子夫和刘据,他对卫青就曾经放出话来说:你们尽管放心,我不会随便换太子的。我之所以以武力讨伐天下,是为了将来给太子创造一个好的治理环境。如果将来的太子,都像我这样再次尚武无度,那汉朝还能经受得住折腾吗?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刘彻不会选一个类似自己的人,再来折腾天下。太子宽厚,适合将来接他的班。这样,天下就不会怨声载道了。

实在是很妙的话。卫青将刘彻这话传给卫子夫,卫子夫仿佛打了一针强心剂,心里安稳多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卫青死后,游戏规则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公孙贺和卫青之子以及卫子夫两个女儿被刘彻以巫蛊罪做掉后,一切都趋向白热化了。而刘彻喻拳夫人为尧母后,傻瓜都知道,卫家荣耀,岌岌可危。

命运就像一个炸药包,只等点火的人在将来出现。很不幸,一个点火的小人,很快就站到了刘据面前。那个人,轻轻点上火药,炸掉了自己,也埋葬了刘据。

三 极品小人的成长史

人生漫长路,有人总是碰上些跨不过的坎。刘据这辈子,最冤的就是跨不过巫蛊那道毒坎,而给他设置那道绕不过的坎的人,正是汉朝一个极品小人,江充。

江充,字次倩,赵国邯郸人。江充,原名不叫充,而叫齐。当江充还叫江齐的时候,他是赵王刘彭祖的座上宾。

汉朝人都知道,刘彭祖这种人可不是善类。他的阴险,他的狡诈,他的苛刻,长安贵族无人不知,所以中央官员都特害怕得罪这阴人。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江齐能成为刘彭祖的座上宾,肚子里没有几滴坏水,那绝对是不可以的。

江齐能攀上刘彭祖这棵大树,她妹妹功不可没。江妹妹能歌善舞,人长得标致,估计出场演出概率极高,一不小心就被赵国太子看上,纳为小妾。妹妹得道,哥哥跟着有肉吃。再加上江齐脑袋好使,一直以来在赵国都混得不错。

有些人穷其一生,怎么混,都是小混混。而江齐却以为,在赵国这块地盘,只要他用心混,终有一天能混成大混混。事实是,他没在赵国混成样子,竟然连继续混的日子都没了。

不想让江齐在赵国混下去的人,是赵国太子丹。太子丹不知从哪里探来小道消息,说江齐天天跟赵王一起喝酒讨好,竟然连他的隐私也当政治资本出卖给赵王了。托刘彭祖的福,太子丹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于是一怒之下,他派人去捉拿江齐。

那个江齐,真没有白混。太子丹的人还没到,他已得知消息,脚底抹油就开溜了。太子丹搞不到江齐,就将江齐的父兄全都拿下,一点都不客气,连个招呼都没打,就斩首弃市。

这下子,江齐想在赵国混,那除非变成地老鼠。于是,他只能离开赵国,另谋他处。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什么事,对于牛人来说,都不是什么事;无论是什么人,对于强人来说,都不是什么人。江齐这般天生大混混角色,无论走到哪里混,对他来说,都不是个什么问题。

还是古人说得好呀,树挪死,人挪活。果不其然,江齐离开了赵国,没有想象中的狼狈潦倒,反而混得更加风光了。

这次,江齐跑哪里去混了?长安。靠什么混出头?告密。自汉朝开国以来,长安一直都向告密者敞开大门。只要是有点料的,长安都不会让你空手而归。江充知道,赵国太子丹为什么要置他于死地,是因为他手里掌握着关系到太子丹人头去向的情报。

所以,他必须好好利用这个致命的情报。这不但关系到他的生命安全,如果混得好,还可以指望它出人头地呢。不过,江齐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更名为充。从此,世间只知有江充,而不知有江齐。

很顺利的,江充就将太子丹阴私告到了刘彻那里。所谓阴私,就是太子丹乱来。跟谁乱来?跟同胞姐姐有不正当性关系。这岂止是乱来,简直就是丧尽天良。除此以外,还有两条,一是跟王宫里赵王的嫔妃也乱来了;二是跟地方豪强勾结,地方官都拿他们没辙。

汉朝的治国理念是什么?孝。孝道是儒家思想,汉朝推崇儒家,所以特迷信孝。按孔夫子的设想,一个人,只有在家尽了孝道,才可能成为国家的忠臣。这种推理,于情于理,似乎都通。儒家这种光辉的思想,被汉朝政府充分利用,于是发明出了一个孝治天下的伟大传统。

透过孝治天下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秩序的建设。而要维护这种人伦秩序,不仅仅依靠公民的道德觉悟,还得两管齐下,以法治之,奖赏分明。

由此我们就可明白,太子丹所犯的罪,那是啥罪。这简直就是死罪。因为乱伦,不但严重破坏了道德,而且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动摇了汉朝的道德秩序建设。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谁破坏经济建设,谁就是历史的罪人;在两千多年前的汉朝,谁破坏孝治天下的道德建设,谁就是汉朝的罪人。

如果将赵国太子丹摆到大街上来,那简直就是全民公敌了。

太子丹那些破事儿,江充是以上书的形式告上去的。刘彻读罢,觉得人家告得有眉有眼,肯定假不了。于是,他连调查取证的程序都免了,直接派人去捉人。

太子丹被捕入狱后,移交地方魏郡判决——死罪。这下子,有人慌了。

替太子丹紧张的人,是他的老爹刘彭祖。刘彭祖对付中央特派员,那是有一套的。但是碰到江充这般告密者,似乎此前惯用的伎俩招术都不灵了。于是,他只好按正常渠道,向刘彻写了一封书。

刘彭祖给刘彻上书的内容,大约如下:江充是赵国的通缉犯,他造假告状,借此报私仇。这种人就算烹了煮了,都是便宜他了。当然,我家那儿子不是什么错都没有。圣上英明,请允许我选择勇士,从军征伐匈奴,用来赎太子丹的罪。

刘彭祖的信,刘彻看了。但是,刘彻只回了两个字:不行。说不行,那是因为没有商量的余地。于是按法律程序,太子丹被处死。

太子丹死了,江充的仇也报了,恨也解了,埋在地下的地雷被引爆,以后睡觉再也不用担心了。然而,更让江充兴奋的是,从此以后,太子丹之死,标志着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这个新时代,就是告别了小混混时代,迎来了阳光无限、前途无量的大混混时代。而这个时代,只属于江充一人。

我认为,推动历史发展的,不一定是伟大人物,也可能是混混。如果还有别人,也可能是小人。而江充就是这样一个大混混加极品小人。

这个汉朝神棍知道,要想在长安待得久,混得开,必须使出混混的绝招。所谓绝招,不是别的,而是做秀。江充第一个秀的,就是自己的形象。

说到走秀,江充完全有资格闪亮登场。他很帅气,身高足够,腰围适合,这是其一;他有模特天赋,好装扮,甚至自制时装,引领潮流,这是其二;他胆大皮厚,心计过人,具有赌徒资质,这是其三。

仅此三条,江充足够自信没有什么人能够挡住他登顶汉朝权力高塔的道路。

因为江充告密有功,刘彻早早叫人传话,一定要见见他。刘彻接见江充的地方,选在上林苑犬台宫。上林苑是干什么的,猎场。犬台宫是干什么的,看那字眼,都可略知一二,那是观走狗的宫台。

刘彻似乎要告诉江充,充其量,你不过是我上林苑里的一条狗。当然,江充并非傻帽。多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当混混,也要当一个优秀的混混;当走狗,也要做一条忠诚的逗主人开怀的听话的狗。

于是,江充着意打扮一番,准备登场了。

如果看过周润发的《赌神》,应该还记得有这么一个特写镜头,周润发出场时,头油闪亮,头发纹丝不乱,嘴叼雪茄烟,八字步,风衣飘逸,经典的黑社会老大酷形。

江充很具有黑社会老大的潜质。老实说,当刘彻看到他首度在眼前亮相时,都被迷住了。是真迷住了。眼前的江充,并非他想象中的鼠眉贼眼,也看不出丝毫的猥琐,更没有想象中走狗的那般自卑。

恰恰相反,刘彻看到的是一个自信的很具有风度的男子。为了充分展现个人魅力,江充穿上了自制的纱衣,戴上插着羽毛的步摇冠。此等形象,如果换用今天的话来说,那是一个十足的时尚男。

古今中外,几乎所有时尚都先流行于上流社会。汉朝自开国以来,宫中不乏有时尚男招摇显摆,成为皇帝的好跟班。早在刘邦时代,就有籍孺;后来刘盈接班,又有一个叫闳孺的也是靠时尚打扮恩宠加身。

“或许,皇帝很需要我这样养眼的时尚狗。”我想,江充内心深处,肯定闪过这样强烈的念头。

果不其然,养眼的江充,马上得到了刘彻的初次认可。紧接着,两人聊了起来,不知不觉地聊到了政治。刘彻发现,江充简直天生就是政治动物,非但不慌,还对答如流。江充之表现,让刘彻犹如淋浴一场春风,真是爽极了。

和皇帝混个脸熟,这仅仅是江充的第一步棋。第二步棋就是,主动出击,伸手要官。要的什么官?使者。出使到哪里?匈奴。

刘彻这辈子见过的牛人多了,伸手向他要官的人,也多了去了。所以,当江充向他提出主动出使匈奴,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将他召来,问了一下他的想法。

江充告诉刘彻,他的想法,就是没有想法。因为,他没去过匈奴,他不是先知,不知道茫茫前路将要发生什么,或将不发生什么。他能做的只有四个字:因变制宜。

通俗地说,这四个字的意思就是,随机应变,看菜下饭。

刘彻同意江充的观点,决定派他出使匈奴。不久,江充安全返回汉朝。没人告诉我们,江充走这一趟有什么收获。我们知道的只是,江充回来后就升官,被拜为直指绣衣使者。

直指绣衣使者,亦作绣衣直指御史,是西汉侍御史的一种。皇帝派出的专使,出使时持节杖,衣绣衣,可以调动郡国军队,独行赏罚,甚至可以诛杀地方官员。

在汉朝,直指绣衣使者,简直就是个稀缺产物。因为此官权力大,一般情况下,都不常置。而江充能从一个出使匈奴的使者,一下子握住了权力魔棍,跃上高塔,实在令他亢奋啊。

江充也知道,刘彻能让他搭乘火箭登天,可见皇帝陛下对他的人品和能力,是多么的信任。江充更深深地懂得,这仅仅是他人生的序幕。表演尚未成功,小人仍须努力。为了极品的明天,他必须走好政治人生的第三步棋。

所谓第三步棋,就是卖直。何为卖直?卖,就是卖弄;直就是正直。加起来意思就是卖弄正直。

在江充的眼里,正直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只有一个标准,皇帝陛下利益至上,除他一个之外,通通不认账。而江充第一个要卖弄的,就是替刘彻修理长安城那帮贵戚子弟。

刘彻这辈子,最喜欢的下属,就是肯替他排忧解难,或者出气修理别人的人。这个别人,比如匈奴,又比如地方豪强。匈奴的事,交给武将;地方豪强的事,交给酷吏。

我们知道,刘彻时代,酷吏吃得开,完全是因为刘彻肯欣赏他们。而酷吏中的模范代表人物,数张汤莫属。纵观张汤一生,我们不排除他有过讨好上司、打击政敌的歪念,但基本上他还是能够称得上“正直”那两个字。

因为在他手上办过的案,基本上都没给谁留过颜面,更谈不上自己受了什么贿。他到死的时候,家里的钱财总共不够五百金。事实证明,那不是一个为贪欲而活的人。

江充要卖弄正直,窃取名声,应该向张汤学习。可是,当年张汤整人,也就是往死里整就算了。江充则不同,他认为整人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那么,目的是什么?替刘彻搞创收。

我们知道,刘彻和匈奴打打杀杀这么多年,将文景之治时期百姓优游的小康生活,全打没了。不要说百姓的小康梦,刘彻连筹备军费都挺费脑筋的。他甚至动员富人捐款,可惜没几人响应,搞得他极为恼火,但又没办法。

现在,刘彻大可不必恼火了,因为江充马上就要替他出气,帮他解决这个大难题了。

古人语,欲加其罪,何患无辞。江充却说,要想整人,我怎么会没法了呢。于是,江充将目标锁定了长安的贵戚。

江充选中他们,是因为这些人很有钱。首先,搜罗罪名,告他;其次,没收财产充公;再次,扩大打击范围,引得长安贵戚人人皆恐。于是大家纷纷花钱消灾,拿钱赎罪。

这一次行动,江充替刘彻搞到了几千万钱的创收。刘彻一看,满意极了。

搞创收,吓唬贵戚,江充卖弄的本领不仅仅停留于此。我相信,他手里肯定是有一份黑名单的。在这份黑名单上,有一个人也进入了江充的监视范围。

这个人,就是馆陶长公主刘嫖。刘嫖曾经辉煌的时代,随着陈阿娇皇后的陨落而成为过去时。刘嫖之所以被江充整到,缘于走路问题。这条路,不是别的路,而是汉朝有名的高速公路:驰道。

中国的高速公路,在秦朝时代,在嬴政同志的指导下,在蒙恬同志及千千万万军民的努力下,终于诞生。在汉朝,高速公路是修给皇帝跑的。如果没有皇帝特诏,原则上不允许别人上路,就算是允许了,也是只能跑两旁。

刘嫖如今这地步,在权力场上混不开,但在汉朝高速上跑,这种特权还是有的。没想到,江充还是拿刘嫖开刀了。

有一次,刘嫖带着一批随从上路,被江充逮到。刘嫖对江充说,我上路有太后的特诏,你怎能这样对我?你猜江充怎么说?

江充说,有太后的特诏,当然好办事。不过,特诏上只允许你一个上路,随从通通不行。说完,江充两话不说,没收了刘嫖随从的车马,全部充公。

刘嫖仿佛被人打落了牙,往肚子里吞,有苦说不出。活了几十年,她什么时候受过如此委屈。我们有理由相信,刘嫖不是第一次带随从在路上跑,江充之所以能搞她,不是江充有胆,而是江充背后那座可怕的靠山。那靠山要整她,她还能吱声吗?

总之,刘嫖只能认栽了。

江充以为,他的卖弄,能卖到这个档次,应该差不多了。所谓点到为止,见好就收,不过如此。然而,不甘寂寞的命运,却将身不由己的江充推向了深海的旋涡。

不久,江充遇上了命里的克星——太子刘据。

傻瓜都知道,刘彻老了,迟早要退,刘据迟早要转正。所以江充没必要招惹刘据。然而惹不惹,不由江充说了算。

江充和刘据无意较上劲,过程大约如下:有一次江充陪刘彻去甘泉宫度假,他们正跑在高速公路上的时候,突然对面也开来一队人马。这下子,江充火大了。国家领导出行,怎么能冒出一个车队占道,影响形象呢。

于是,江充亲自下车去查。结果发现,迎面的车队是太子的家臣。这下子,江充想不装正直都不行了,皇帝还要赶路呢。于是,江充喝斥太子的人,没收车马充公。

此事就这样了结了吗?当然不是。

江充维护了刘彻的尊严,那么太子的面子呢?往哪里搁?当然是没地方搁。很快的,刘据派人去会江充,传话道:“我们太子不是心疼那些车马,只是不想让皇帝陛下知道这事,以免引起误会,说没管好家臣。”

然而刘据的请求,被江充拒绝了。江充不但拒绝,还马上上奏,将这事抖到刘彻那里。刘彻马上复了一句话:“很好,应该这样做。”

连太子都敢动?江充的名声旱天响雷,将长安都炸了。整个京师,都被江充狠狠地雷了一回。

江充和刘据的梁子,这下子算结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