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魏咎,请你一路走好

周文的自信,不是来自陈胜的三千大兵,而是腐败无能的秦政府。他相信,天下苦秦已久,怨声载道,只要他沿路向西打过去,那么他的军队肯定会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不会存在无人响应的危险。

果不其然,周文朝着咸阳城一路烧杀过去,好多活不下去的人风起云涌地跟随他打向咸阳城。当周文抵达函谷关(河南省灵宝县东北)时,就拥有战车千辆、步兵数十万人,他这支杂牌军已成为反秦大军中最强大的军队。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接着,周文继续向咸阳方向推进,驻军在戏水(陕西省临潼县东北)。戏水离咸阳城不到五十公里的距离,大军当前,咸阳开始摇摇欲坠。

然而,当周文到达戏水时,一改过去凌厉的进攻作风,立即按兵不动。

周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一路上跑得太快了,以至于陈胜属下各部都没办法跟上他的步伐。周文回头一看,原来自己却成了一支孤军,孤军长线作战是一个大忌,尽管王离军不在咸阳,但是咸阳城外还有部分不好对付的精锐秦军,所以他必须等待陈胜。

此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后勤问题令周文极为头痛:军队缺粮了。周文这支军队之所以壮大得如此迅速,就是因为很多人没饭吃,听说参军不但有饭吃,还可以抢东西,甚至还可以到秦宫抢美女金银珠宝,于是大家屁颠屁颠地从家里拿着锄头扁担赶过来了。

这一路上,周文都是打到哪里就吃到哪里,而投奔的人是越来越多,抢来的粮食却总不够吃。几十万的军队啊,没有饭吃,这仗还怎么打得下去?

士兵急,周文更急。他只好抚慰士兵道:大家再忍忍,面包会马上有的。面包会从天上掉下来吗?当然不是。周文是在等陈胜给他送面包,陈胜军队一到,大家吃饱喝足,万军齐发,大秦必亡。

然而,周文还没等到后方补给,章邯就从城里打出来了。

城外的人说,我在等面包;城里的人说,城外有自由。骊山脚下二十几万劳改犯早就受够了被关禁被奴役的生活,如今正好逢上章邯特赦杀敌立功,于是他们都满怀渴望地要跑上了战场,顺便呼吸呼吸外面世界的新鲜空气。

一支几十万精神抖擞为自由而奋战的军队,和一支几十万面黄肌瘦为吃饭而等待的军队作战,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尽管两边都是杂牌军,但是临时应战,哪管什么杂牌正牌,打胜就是好牌,一切都在情理之中,章邯这手猛牌把周文的烂牌打得落花流水败逃而去。

章邯是个不折不扣的穷打落水狗的狠人,他一路追着打周文。周文一跑再跑,最后发现没地方跑了,也跑够了,只好拔剑自杀,章邯才算就此罢兵。接着,他又突然调头去追着陈胜狂揍。哪知陈胜王也不禁打,面包还没来得及给周文送去,就在逃亡汝阴的路上不幸被自己人干掉,一命呜呼了!

说实话,章邯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眼看天下燎原之火就要烧到咸阳宫的眉毛了,却被他一下子灭掉大半。这时,胡亥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对章邯说:你在前面好好打,我在后宫好好玩。

畜生果然是畜生。胡亥说完,一转身又跑到阿房宫与奇禽怪兽们逗乐去了。

回头看看,秦朝这套官僚制度还真不错。秦二世是挥手的,赵高是举手的,李斯是拍手的,章邯却是动手的。挥手举手拍手的全都在后宫度长假,却苦了动手的一个家伙,大秦后宫淫声浪语,长夜纵歌酒,前线的章邯栉风沐雨,不知日夜地冲锋陷阵。

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大秦把你当一条狼狗养了这么多年,要的就是今天你这不怕死的表现。

真不愧是大秦体制训练出来的动物,章邯就像一头从山顶上俯冲而下的饿虎般威猛,势不可挡,干掉陈胜主力军后,他的下一个目标是魏国。魏国是秦军东出北击的瓶颈,扫平魏国,秦军前可攻退可守,多么理想的一块跳板。

公元前208年,六月。项梁刚刚把楚怀王扶上台没几天,章邯就兵临魏都临济(河南省封丘县东)。

天下谁人不知章邯是个狠角色,陈胜几十万的军队都被他追着打得没剩下几个人。这么一个如狼似虎的人要来打魏国,魏都恐怕不被灭掉至少也要被他打得个半身不遂!

魏咎一听章邯大军驾到不由两脚抽筋,马上找周福商量对策(魏咎是周福扶起来的,不找他找谁去)。大敌当前,反抗是最好的办法,周福率兵出击,魏咎同时向齐楚请兵。

但是形势一点都不容乐观,魏咎站立在城上,发现整个城市都被死亡的空气紧紧地包围着,他的双眼充满悲凉地望着这座城市:古老破旧的城市上空,啪啪地刮过肃杀的风。狗趴在门口一动不动,一只孤雁飞过城池正向遥远的深处遁逃。

死亡从来没有像今天来得这么强烈!

当魏咎绝望地等待诸侯救援时,齐王田儋第一个出马了。田儋出兵一半是因为恨,一半是因为害怕。天下苦秦已久,诸侯好不容易盼个日出云破,坚决不能让秦朝东山再起。再说了,章邯灭魏,下一个目标恐怕就是齐国。大家活在这乱世,唇亡齿寒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救魏其实也是在救自己。

相对齐国来说,楚国救魏的积极性就差远了,项梁只派项佗带一支队伍出去援助。然而,当齐楚两军战马高嘶,锣鼓喧天地集结于临济城下,魏咎从城上望着远道而来相救的朋友,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天助不如人助!大魏必存!

果真如此吗?

此时,临济城外的章邯却表现出奇怪的冷静。冷静,冷静,恐怖的安静。秦军纪律极好,没有一丝喧哗。风轻轻地吹,树叶刷刷地响,人静静地躺着。

魏咎站在城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城外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却装饰了章邯的梦

章邯在等待。不是等待一轮明月,而是一个黑夜。他喜欢黑夜,不是因为杀戮和鲜血见不得阳光,而是黑暗更容易激发他作战的灵感和必胜的斗志,他渴望在黑暗里像狼一样凶狠地奔跑,围攻,厮杀。

夕阳满满地落在了临济城的西边。天边没有一丝风,没有晚霞。夜,终于降临了。天上没有星光,死神来临了。

夜深深,天黑黑,正是困觉好时光。就在这么一个无比黑暗的夜里,驻扎在城外的章邯命令秦军衔枚奔袭临济。

此时,齐楚两军驻扎在临济城角下,围成一道坚强的人体屏障,像铜墙铁壁般保护着魏都,这样的保护似乎连飞鸟都难以飞入魏城。但章邯不是飞鸟,他是猛兽,就在诸侯军高枕无忧地做着美梦时,万万没想到,满山遍野的秦军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地爬到了他们的军营外面。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秦军在近距离内,以狂风暴雨的阵势冲进了齐楚的部队,有些还没来得及拿起兵器就被秦军斩首,更多的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倒在了梦中。

梦中,没有明月,只有永远的黑夜。

衔枚战术不是章邯首创,其最早出现在周朝。枚就是行军作战中防止士兵喧哗的工具,是形似筷子的木棒。夜袭敌军时,为避免士兵行军过程中交头接耳让其把木棒咬在嘴里,木棒两头系两根绳子绕到后颈绑好,这就是衔枚。

当时秦人还没发明布罩,最不缺的就是树,随便折一根树枝都可以当作棒棒糖咬在嘴里。这种方法方便快捷又奏效,趁敌军防备松懈时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你的军营旁,当你醒来时发现这帮从天而降的棒棒军时,他们已经扔掉嘴上的棒棒糖像一群群凶狠的恶狼扑到了你的身上。

我们不得不承认章邯天才的指挥才能,章邯利用衔枚战术,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大破齐楚两军,成功地把田儋和周福斩首于乱军之中。天色微亮,秦军已把临济包围得水泄不通。

魏咎登城远望,魏都已变成了一座孤岛。

一切都不可能挽回了。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我,魏咎,生愧苍天,但愿死不负我的人民。我愿为你打开残破的城门,请你不要伤害那低贱如蚁的黎民!

于是,魏咎为避免秦军屠城,自愿投降。与章邯约降后,魏咎断然做了一个令章邯意外的决定:自焚。

熊熊烈火烧起滚滚浓烟,苍凉的风吹起雄劲的战歌。曾经的荣华富贵,曾经的颠沛流离,曾经的担惊受怕,统统都结束了。在这个万马齐喑的时代里,不是只有兵戎相见才是战斗,在烈火中得到永生,也是一种英雄的战斗姿势!

魏咎,请你一路走好!

项梁和章邯:最后的PK战

魏咎死后,其弟魏豹和楚军将领项佗逃回了项梁处。项梁和刘邦闻听章邯破了诸侯联军,不由都惊愕了。但楚怀王芈心马上给魏豹拨了好几千士兵,安慰他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便吧。请你擦干眼泪,继续投入战斗!

魏豹跪谢楚王,立即率兵杀回魏国。

其实,章邯此次破魏的最大收获,不是拿下魏国,而是干掉了齐王田儋。田儋死了,他的亲弟田荣收拾残兵余将退守东阿(今山东省阳谷县东北阿城镇),章邯发扬一向咬人咬到底的精神,不屈不挠地追着齐兵狂殴不放。让田荣绝望的事还在后头,齐国人听说田儋战死,马上立旧齐王田建之弟田假为王,田角为国相,田角之弟田间为齐将。

前有追兵,后有叛兵。田荣,你离死期不远了。

七月,秋。大雨连绵不止。

章邯一次次得手,老天伤心了,项梁愤怒了。项梁和刘邦听说章邯那条疯狗还追着田荣,立即放弃攻打亢父(今山东省济宁市南),调兵急奔东阿。项梁大军驾到,立即包围了章邯。

章邯本来是包围方,突然之间却变成了夹心饼。外边是打狗老手项梁,里边是被逼得快疯掉了的田荣。田荣闻听项梁赶到,突然也变成了一条疯狗调头狂咬章邯。

打,往死里打。项梁从后背抄打章邯,章邯终于顶不住双方凌厉的攻势,向濮阳(今河南省濮阳市)方向逃去。

如果说章邯是一条疯狗,那么项梁就是不折不扣的天生爱痛打落水狗的疯人,项梁命刘邦和项羽从另一路打城阳(今山东省鄄城县东南),他一个人抄家伙去追章邯。刘邦和项羽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城阳屠得个精光,立即调兵与项梁在濮阳东集合。

我看你往哪里逃!项梁,刘邦及项羽立即对章邯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击,挨打的感觉真的不好受啊,章邯终于尝到了被人追着打的滋味。他又一次败退,逃回了濮阳城内。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章邯逃回濮阳城无异于进了一个铁笼,就算你是老虎狮子,这次你再冲出来就难了。项梁再次包围章邯,准备关门打狗。这次不把你这个黑脸打成彩屏决不罢休。

项梁高兴得太早了。

其实,章邯的命运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悲观。他逃回濮阳城内,马上动手做了两件事,这两件事不但让章邯保存了性命,还让他再次振作起来:

第一,紧急调动各路秦军集结濮阳;

第二,挖决河堤灌水围绕濮阳城。

城外有护城河,城内有急集兵。项梁想吃掉章邯,除非你长了一张铁嘴,要不然就别碰这个滚烫的热铁饼。

果然,项梁无奈了。他只有徘徊在城外望城兴叹,要想把章邯蒸死在铁笼子里,仅靠手里这些兵是不够的。但一方有难八方相助,这是诸侯们苟且于乱世中的游戏规则,于是项梁向田荣和赵国发出了派兵援助的请求。

然而,现在的田荣不是过去的田荣了。项梁救了田荣后,田荣马上率兵回老家打田假,新齐王田假没正式做几天王,就被他踢出了齐国,逃到楚怀王那里避难。国相田角逃到了赵国,田间也留在赵国不敢回来,于是齐国的王位重又落回到了田荣家族手中。接着,田荣立田儋之子田福为齐王,田荣本人任国相辅佐田福,田荣之弟田横任齐国大将军,率领齐国所有军队。

项梁求助,田荣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先对项梁提出一个条件:要打章邯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项梁:什么要求?

田荣:只要楚赵两国砍下田假、田角、田间三个人头,齐国就马上出兵打章邯。

简直就是放屁!如果没有我项梁,你田荣早被章邯这条疯狗撕成人肉丝了,还好意思跟我讲这般无耻的条件?项梁断然拒绝了田荣的要求。

但是项梁不砍田假,田荣也真的不肯出兵。真是气人呀,章邯就躲在濮阳城内,不能因为三个人头,就放走好好一个猎物啊,项梁再次派使者向田荣说好话,并且要求派兵。更可气的是,田荣不管项梁派来的是什么人,说了什么动听的话,他还是那个执著的态度:出兵可以,拿人头来换。

田荣真是要把项梁逼疯了,求不得,哄不得,更打不得,这下怎么办呀?

这时,楚怀王出来说话了,他对田荣说道:田假是我们盟国的君王,走投无路的时候才来向我们请求政治避难的,杀掉他是没有任何道理的。

楚怀王这段话不仅是为田假说的,其实也是为自己说的。他也是王啊,保不准哪一天他也落难了,是不是别人叫你砍我就随便砍掉了呀?

然而,田荣却反驳楚怀王道:您这话大大的错矣。我给你打个比方吧,秦国就像一条毒蛇,我们诸侯就像一个人的身体。毒蛇咬到手就应该砍掉手,咬到脚就应砍掉脚,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不砍掉的话就会危及全身。

现在田假、田角、田间三个人对于楚赵两国来说,都没有半点手足亲戚关系,为什么还不肯砍掉呢?再说了,现在秦国还那么强悍,万一他再咸鱼翻身据有天下,恐怕我们那时不但要丢命,连祖坟也要连根被挖掉了!

兵都舍不得派出一个,却只会打比方报私仇,项梁再次愤怒了。田荣,你有种!当初章邯打你的时候,我二话没说立即拨兵救你。现在叫你派个兵,竟然唧唧歪歪给我讲那么多废道理,大不了我不要你那些烂兵了,不过你给我记着,以后你就别再指望我项梁帮你!

项梁说话是算数的。他不杀田假,赵国自然也不敢杀田角和田间。拖了这么久,章邯慢慢恢复了元气,现在打他已失去最好时机,东方不亮西方亮,不如就此罢兵攻打别的地方。

于是项梁转向另外一个目标,定陶。

项梁兵分两路,他本人率军打定陶,项羽和刘邦攻打雍丘(今河南省杞县)。项梁攻下定陶,项羽和刘邦随后在雍丘斩了三川郡郡长——李斯的儿子李由。

放弃不是退却,而是为了更好的进攻。项梁这步棋走对了,攻定陶,斩李由,一城接一城接连被项梁拿下。反秦至今,楚军在诸侯中取得的成绩是最辉煌的,项梁得意了,举目天下,谁能功高盖我?

项梁一骄傲,宋义就心跳。宋义,楚国宰相(令尹)。项梁所封,负责辅佐楚怀王。宋义害怕的不是项梁得志,而是章邯那条疯狗。宋义认为,章邯龟缩养兵,并不等于软弱无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秦朝还不至于马上到死亡的境地,只要胡亥还有能力保障章邯的后方供给,楚军就不能一天高枕无忧。

圣经说:懒惰使人沉睡;懈怠的人,必受饥饿。

战争容不下懈怠。懈怠的人,必受死亡。

宋义怀着无比深沉的忧患意识对项梁说道:项将军,奉劝你不要太骄傲了。你一骄傲,士兵就会偷懒,偷懒的军队一定失败。更要注意的是,章邯那条疯狗正在养精蓄锐,一天天地茁壮,您得小心他反咬回来啊。

项梁一听,脸上立刻露出不屑的神色,他对宋义说道,章邯的事不用你操心,这样吧,你替我去齐国一趟,做做田荣的思想工作,叫他什么时候想通了,就带兵过来一起打狗分肉。

说来说去,项梁还是对田荣念念不忘啊。

宋义只好出使齐国去了,在去齐国的路上,他遇见了从齐国出使到楚国的使者。宋义问齐使者:你要去见项梁吗?

齐使者:是啊。

宋义:我估计章邯就要打到楚国来了,劝你还是慢点走。慢走还能救一条命,如果快走,到时你连逃亡的机会都没有了。

齐使者不相信地看着宋义,你凭什么断定我走快了就没命?莫非你就是章邯的内奸不行,不过看你宋义满脸怨气,也不像是内奸呀,难道你被项梁排挤受气了?

不管怎么样,人命关天之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齐使者带着宋义不安的预言磨蹭着上路,一路上七上八下,没想到这一磨蹭,还真捡回了一条小命。

项梁太小瞧宋义了,宋义不是异人,但他绝对是一个有远见的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只可惜项梁知道得太晚了。这时,躲在濮阳城的章邯又一次迅速地完成了军事紧急集结,一切准备就绪后,他决定对项梁发动一场绝地反击战。

疯狗之所以称为疯狗,不只在于它的疯狂,更在于它的出奇不意。出奇制胜是章邯的拿手好戏,他决定把攻打魏国的那出好戏再重演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