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骚动改变命运

一 一粒卑微的棋子

王章死了,王凤心头的石块终于卸下了,然而冯野王却害怕了。冯野王闻听王章冤死牢狱,顿时毛骨悚然。马上请了病假,带着老婆孩子跑回家躲藏去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王凤听说冯野王跑了,不禁冷笑:想躲是吧?你躲得了初一,能躲得过十五吗?于是,他马上把御史中丞叫来,布置了一道作业。

王凤给御史中丞的作业,就是上书弹劾冯野王。很快的,御史中丞就将作业交到刘骜那里。

他是这样弹劾冯野王的:按有关规定,冯野王带职养病,只能呆在本郡,可是他却私自越境回家,实在太不像话了。

王凤等着看戏,他要看看刘骜怎么收拾这个残局。然而这时,杜钦来了。

谋略大师杜钦很明确地告诉王凤,杀人这事,点到为止。最好不要扩大打击面,不然后果很严重。

王凤笑笑:“哦,是吗?我倒要看看,后果有多严重。”

他还是不想放过冯野王。

说实在的,你叫他怎么放得过冯野王!如果不是他安插了卧底,今天坐在丞相位子上的,还是他王凤吗?尽管冯野王是外戚,但他是一个不得意的外戚。在王凤主持汉朝朝政之前,他就在中央站不住脚了。当年王商那么牛气,一样被王凤踩到脚底,今天要踩你一个冯野王,那简直是小菜一碟。

事实也证明,冯野王就是一碟小菜。不久,冯野王被免职。这下子,王凤似乎安心了。

如果王凤这样想的话,那他又错了。此时,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一条消息,搞得他心神不安、六神无主。

那是关于王章冤死的消息。王章没有死在刑场上,而是死在了监狱中,傻瓜都猜得出来,这里肯定存在着不可告人的猫腻。于是,汉朝人发挥了地球人绝无仅有的传播和演绎路边社消息的伟大精神,一传十,十传百,到最后,全国人民都知道王章是冤死的。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此时,长安城中涌动着一股反王凤的暗流。汉朝百官众卿又充分挥了街道大妈骂架的水平,不点名不指姓地开骂。骂来骂去,只想说明一件事,王章属于非正常死亡,必须调查取证,将案情公诸天下。

眼前这个局面,的确让王凤很烦心。他总算领略到了,不听杜大师的话,吃亏在眼前。于是,他迅速地将杜钦召来,询问怎么办。

独眼龙杜钦看着猴急的王凤,自信地说道:“我早料到会有这一天,您别紧张。”

杜钦慢条斯理地接着说道:“王章之死,纯属隐私,估计连圈子里的人都不清楚此事。如今闹得全国人民都在开骂,误以为王章是敢言直说被害死的。”

杜钦停顿一下,再说道:“既然如此,不如以你的名义,命令天下推荐敢于发表不同意见的人到中央当官,同时在中央开放言论,你就放宽心态,竖着耳朵听。相信不久,冤杀王章的谣言就自然化解了。”

这招就叫——将计就计,大放烟雾,迷惑众生。高,果然高啊!

王凤没理由再吃眼前亏了。他马上给刘骜打了一个报告说,一定要坚持真理越辩越明的原则,坚持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彻底开放汉朝言论自由。

王凤的烟雾弹,的确够大。放完以后,他就潜伏起来。

一年过去了,天下无事。

一年后,王凤像一条冬眠的老蛇,慢慢地又游出洞面。这一次,他是要扶某人上道。

王凤之所以要浮出来,是因为他逮到了一个好机会。那就是,御史大夫张忠逝世了。老的走了,新的必定要填上,那么御史大夫的肥差谁来填?王凤立即想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王牌卧底王音。王凤的确要感谢王音,如果不是他窃到了王章的密奏,王凤将沉没,历史将改写。冲着这点,王凤有必要替王音铺一段台阶。

公元前23年,四月二十七日。刘骜下诏令,封侍中兼太仆王音为御史大夫。

事实上,王凤不仅是替王音铺路,他更是努力打造一个史无仅有、永不沉没的权力世家。

在21世纪的今天,什么东西最贵?是人才。在两千多年前的汉朝,什么东西最贵?同样是人才。这个道理,我们明白,王凤比我们更加明白。

不得不承认,在权力运作方面,王凤是个顶级专家。他认为,王氏家族这个权力公司,想要走得更远,玩得更久,不可以缺少人才。王家缺人才,更缺思想活跃、年富力强的人才。毫无疑问,王音是王氏家族中最具潜力的一个。

在权力的棋盘上,王音是一粒好棋。他必须将这粒棋子下活。此棋活了,王氏家族的权力就保住了。

王音为什么会有如此魅力,让王凤着迷?事实上,要将王音抛出王家,到广阔的汉朝大地上与众多权力高手一比,他什么都不是。王音之所以在王家脱颖而出,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不是王音太牛,而是其他人太垃圾。

王音只是王凤的堂弟,如果论资排辈的话,怎么轮也轮不到他。因为,比王音声名更大、能力更足的,还有王凤五个被封侯的弟弟。

然而王凤认为,他那帮兄弟,没人能扶得上墙。原因只有一个,这帮家伙得势之后,一个比一个牛,不知天高地厚,为非作歹,彻底将王家的公众形象破环掉了。

在这方面,王音就做得不错。他为人低调,勤奋能干。别人吃的是奶,挤出来的是干屎;王音吃的是干草,挤出来的是奶。这等国家干部不培养,那还培养谁去呢?

公元前22年,秋天。那年的秋风特别狠,一下子吹倒了王凤。王凤卧病在床,越来越严重,没有好起来的迹象。

刘骜来看望王凤。不看不要紧,一看王凤,就知道替他送葬的时间不会太久了。

刘骜是王凤看着长大的,然后看着王凤像玩泥人一样,拿捏了他十余年。他不是受虐狂,多年以来,他一直都渴望从王凤手里解放出来。现在,当他即将解放迎来黎明时,不知为何,他心头突然涌起一股辛酸。

这感觉,说不上是为自己。在生死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不容易。

刘骜握着王凤的手,流着眼泪问道:“将军一旦有不测,平阿侯王谭将要接替你的位置。”

王谭,王凤二弟。大弟王曼早死,啥都没有,只留下一根苗子。王凤怎么也没想到,二十年后,苗子长成了高树,把王家权力推向了顶峰,并埋葬了汉朝。那个人,当然就是王莽。

刘骜对王凤说这话,似乎有点安慰的意思。或许,王凤应该感到欣慰才对。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话音刚落,王凤扑地从床上滚下地,跪倒在刘骜面前哭了起来。

王凤老泪纵横地说道:“让臣那帮兄弟接俺的班,臣不放心。”

刘骜睁大眼睛,迷茫地看着王凤。

王凤接着说道:“臣那帮兄弟,行为不端,奢侈不堪,没有人有良好的公众形象。所以臣认为,不如让御史大夫王音来接臣的班。”

王凤用袖子甩了一把眼泪,接着说道:“王音性格谨慎,谦虚让人,臣用生命担保,王音可以担当大任。”

都快要死的人了,还用生命担保?这话听起来似乎挺搞笑。刘骜看出来了,王谭肯定没有处理好和王凤的关系。不然,即将入棺材的人了还要腾出生命替王音说话。

刘骜真不傻。事实上,王凤跟王谭还真有过节。这事不怪王凤,主要是王谭太狂,从来没把大哥放在眼里。如果大哥说,天凉好个秋,他绝对敢说,夏日炎炎不好受。总之,王谭是个不听话的孩子。既然不听话,那当然没有糖吃了。

不像王音,屁股轻,跑腿勤,王凤说啥,他就做啥,从不违背。尽管他只是个堂弟,可终究还是王家的人。总之,为了王家未来,王凤必须力挺王音。

八月二十四日,王凤逝世。他给刘骜留下一封遗书。

在遗书里,王凤陈列种种事实证明他的五侯弟弟们没有能力担当大任。然后,他又罗列一大堆事实,证明御史大夫王音是做大事的料,他是真的行。

九月二日,刘骜拜王音为大司马兼车骑将军。

我想,王谭看到这一幕时,他肯定哭了。但就算哭破天,也没用了。王凤洗牌成功,所有游戏,必须从头玩起。

二 一切势力都是纸老虎

王凤走了,刘骜终于告别了一个没有自由的囚徒般的时代。对于现在的新生活,他相当开心。

怎么不开心呢,过去是他听大司马的,现在是大司马听他的。这个大司马王音,是个不想惹事、规规矩矩过日子的人。

从某种角度来讲,刘骜应该感谢王凤。王凤是破格提拔王音的,而王音则又被王家五侯制约,为了权力平衡,从不敢乱动。于是乎,刘骜就像出笼的鸟,不管天有多高,地有多广,任他飞翔。

解放的感觉真好,自由的空气真新鲜。为了这一天,他委屈了三十三年。

刘骜决定溜出长安,到各地逛逛。出去是可以的,但要看以什么方式。如果借公干出游,那也是件苦差事,没啥意思。刘骜的意思是,秘密出行,痛快地玩一场。

皇帝私行,刘骜不是第一个。想当年,刘彻十七岁的时候,曾经和身边的随从约定见面地点,半夜偷偷溜出去。结果一路打猎,踩踏了农田,被当地农民抓住要去见官。最疯狂的是,半夜借宿某客店,老板看他们不像是良家弟子,拒绝纳客。结果双方闹僵了,老板出去拉了一帮不良少年,准备要把他们干了。如果不是老板娘出手相救,说不定刘彻当晚就报废了。

在刘彻之前,没有人像他那么顽皮的。在他之后,汉朝皇帝中最顽皮的要数刘贺。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有人长年通宵打游戏,却没有玩物丧志,还打出了名堂,找到了事业的门道。有人却沉溺其中,把青春玩废,最后成了垃圾人。

这就是差距。刘彻一辈子都在玩,却玩出了伟大功绩。他玩外戚、匈奴、西南夷、南蛮、朝鲜,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刘贺呢!在长安只玩了二十七天,就被人家毫不客气地赶走了。

刘骜认为,或许他能玩出点名堂来。不然,就他这等不笨的人,来到这世上不是白活了吗?

刘骜三十三岁了,理论上说年纪不小了。可是,他心理年纪却嫩着呢!小的时候被逼着读书;后来做了皇帝又被舅舅管得死死的,他什么时候玩得高兴过呢?所以,为了弥补失去的快乐,他必须放开手脚,大玩一场。

春天,刘骜约了十来个宫廷随从私自出走。他骑着马,被随从簇拥着从京城玩到郡属又玩到乡下。然后又折身跑回甘泉宫,斗鸡赛马,好不痛快。

事实上,玩物都是很低级的游戏。很多人却在这低级游戏上沉溺不化,实在悲哀。游戏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呢?这个答案,我可以弱弱地告诉你——玩人。刘骜目前最喜欢玩的人,则是王凤那五个封侯的弟弟。之所以选中他们,不为别的,只因为这几个亲舅舅太嚣张了。

王凤还算是厚道之人。他临终之前对他那几个弟弟的评价,现在看来的确是说到点子上了。人啊!一旦没有了别的欲望,就容易空虚。一空虚就容易做错事。王家这五侯吃饱了没事干,竟然兄弟之间斗富。

那五个人,为了比着谁富,奇招尽出。先来看成都侯王商,他因为夏天太热,想找个好地方休假。他想啊想,竟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想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主意——想借明光宫住几天。

明光宫,位于长安城内,桂宫附近。按道理,皇宫只有皇帝有使用权,可臣属竟然提出借用——如果不是脑袋碰墙损伤,这种想法说出来,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王商还是借了。

借了就算了,离谱的还在后面。王商在家修了一个人工湖,准备在里面置船取乐,但他还缺一样东西,那就是水。去哪里引水呢?王商想到了渭河的支流——丰水。

要将丰水引到长安城内,必须先解决一个技术性问题,那就是挖水渠。同时,水渠必须穿过长安墙。然而,长安墙是军事设施,不能乱动的。但是,王商还是动了。他叫人把长安墙凿穿,把丰水引到自家的人工湖。

每天夜晚,长安城都有人听到人工湖上传来享受的歌声。那是划船人在高唱南越民歌。

好东西当然不能一个人享受了。王商专门请刘骜过来做客。然而,刘骜一看王商挖了他的长安墙,一下子就火大了。但是,刘骜没有当场发作。

刘骜决定换一家,看看还有没有更离谱的。这一天,他私自出宫,到了曲阳侯王根家。王根真没让他失望,庭院中到处都是假山和人工小岛。更让人抓狂的是,这个设计版本,竟然是模仿未央宫的白虎殿。

前面那个修了人工湖,挖了长安城墙脚;后面这个还要克隆白虎殿。王家这几个亲舅舅到底想干啥?

刘骜彻底火了。他马上把大司马王音喊来,然后说:“你替我去把王商和王根办了。”

是真办,而不是假办。但是,怎么个办法?大司马王音一想到这,就不禁叫起头痛来。

刘骜要捏王家兄弟命根的消息风一样卷遍了长安。这是真的吗?没人敢相信。刘骜这个动作,的确出人意料。

要知道,这些年来,全国上下,长安里外,权力基本都由王家垄断。这次,如果刘骜动真格的了,或许太阳真的会从西边升起。

如果太阳真从西边升起,那估计是千年等一回的奇观。很多人都盼望这一刻,然而有两个人,他们是很拒绝看到这一幕的。

持拒绝态度的人,当然就是王商与王根。在王氏五兄弟当中,狠命斗富的人不止他们俩个,凭什么刘骜拿他们俩开刀。不服,真的不服。还有,刘骜跟他老爹一样,同出一脉,都属软蛋子。这次,刘骜突然动真格的,逻辑不通呀!

王商和王根头脑也挺混乱,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突然,他明白了,刘骜不知被王凤生前灌了什么药,是故意找他们俩碴的。

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

所谓横的怕蛮的,蛮的怕不要命的。想玩横是吧!那兄弟以蛮奉陪。于是,王商和王根马上跑到皇太后王政君面前,主动要求接受处罚。

为了增加人气,这俩兄弟还拉上了红阳侯王立。王立家里窝藏了一堆亡命强盗,刘骜要追究,同样逃不掉。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我们都知道错了,我们愿意自己脸上刺字,并割掉一个鼻子,以此谢罪,行了不?

王政君一看不得了了,怎么这样说话?明知道刘骜不会这么狠心,你们这么说话,不等于要胁皇帝让人下不了台吗?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或许,这些人都以为,他们俩离成功就差半步了。

当年,刘骜不也是说要罢免王凤吗?结果王凤一说要辞职,他还不是主动让步,乖乖听话?是软蛋,就永远都是软蛋,别想一时兴起就能硬起来。

事实上,他们都错了。如果他们看到下面这一幕,估计他们想跳河的心都有了。

当刘骜听说王商等人到王太后那里耍赖时,马上跳了起来。接着,他派人将王音唤来训话。

刘骜愤怒地叫道“他们竟然跑到我老妈面前威胁我,简直太欺负人了。我被王家兄弟孤立架空的日子太久了,今天我不动点真的,他们还以为我好欺负。”

刘骜停了一下,接着说道:“你回去告诉王商、王根、王立,都在家等着,惩罚命令我马上就下达。”

刘骜不是要捏两个,而是要准备端一窝了。严重了,事态真的太严重了。

王音只觉得天昏地转。如果三侯都完了,他想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条藤上的人,刘骜要连根拔起,谁都别想逃掉。

这不是没有先例。当年霍光还活着的时候,刘骜爷爷刘病已不是装傻卖愣吗?没想到霍光一死,刘病已就原形毕露,把霍家一大窝全端了去。现在,王凤前脚才走,刘骜后脚就动刀子,也没啥稀奇的。

怪只怪,他们全都被刘骜外表的软弱欺骗了。王音把坏消息给王家逐个通报以后,回到家里,坐在草垫上,一动不动。

他这是在干嘛?当然是等着刘骜的诏令。古代囚犯斩首时,为避免血流地,都衬草垫。

意思也就是说,王音连死的心都有了。

王音不是在做秀,他的确也撑不住了。他已经听到了一个更恐怖的消息,刘骜派宫廷秘书去查询,当初汉文帝刘恒是怎么诛杀舅父薄昭的。

换句响亮的话来说:刘骜是想学刘恒,大义灭亲。

原来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藏得如此之深,实在太可怕了。这时,王商、王根等五侯彻底怕了。再玩下去,只能引火自焚了。于是,他们三人只好一起背着刀斧和木砧,主动跑到皇宫向刘骜请罪。

三兄弟在皇宫门外长跪。不知跪了多久,宫里只传来一句话:“你们先回去,继续等侯发落。”

事实上,刘骜就想玩玩,没想过杀人。他只是要告诉王家外戚:皇帝不是孬种,皇帝不好惹,要想长命百岁,就别想随便摸老虎的屁股。

刘骜恐吓对手的目的,已经彻底达到了。

三 致命艳遇

从某种角度来说,刘骜这孩子不算太坏。他解放自己的命运,却没建立在大屠杀的基础上。之后,他还是放过了五侯等王氏家族,并且继续留任他们。前人那套斩草除根、无毒不丈夫的做法,在刘骜看来,是不可取的。

事实上,西汉走向崩溃,坏就坏在刘骜不够狠。正因为他太过容忍和博爱,培养了一只比他还会伪装、甚至还凶狠N倍的披着羊皮的狼。正是那只狼,吃掉了汉朝最后一只羔羊。

那是将来的事,留着将来再说。现在,让我们来开扒一下刘骜的娱乐生活。

一直以来,刘骜的情感生活很幸福。但是,他的家庭婚姻却很不幸。当年,刘病已是看着刘骜出生的,特别心疼这孙子,常常带在身边。长大当了太子后,父亲更疼他,从外戚许家找了个女儿嫁给了刘骜。

刘骜平生有一个奇怪的习惯,凡是他感兴趣的东西,都玩得特别来劲,甚至达到了疯狂沉溺、不知归返的境界。

我们知道,刘骜继承了老爹的艺术细胞,是一个典型的文学青年。搞艺术的人,不来点疯狂是很难出成果的。但是有一样东西,如果执迷太过,那就真的坏掉了。

这个东西,就是女人。

那时,刘骜和许家这女儿天天缠绵,很快的,就结出了爱情果实。许家女儿怀孕的消息传来时,刘奭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逢人便说:“你应该赶快祝贺我,我要当爷爷了。”

兴奋的要当爷爷的刘奭,没高兴多久就陷入了无比的悲伤。不久得了一男孙,竟然没活多久,就死了。后来,刘骜再得一女,也没活长,一样死了。

这事不怪许家女儿,要怪就怪孩子命不好。所以刘骜登基后,许家女儿还是顺利地当了皇后。而刘骜对这位皇后,仍然痴迷不已。但是,有人开始对许皇后不满了。

当时对许皇后不满的,主要是两个人,分别是王政君和王凤。他们不满,主要是刘骜还没生子。而他们认为,刘骜无子,根源在于许皇后把刘骜垄断了,让刘骜没机会跟后宫别的女人接触。

于是,王政君就交待王凤,必须想办法把刘骜从许皇后的温柔乡里拖出来。王凤想了想,办法就出来了。他派人给刘骜上书,说上天灾异频频,这可能跟陛下无子有关。

刘骜听出来了,王凤就是想让他远离许皇后,另起炉灶,升火煮饭。

刘骜想想,王凤说得也对。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则是一个国家的事。如果他生不出儿子来,不仅仅是断子绝孙这么简单,后面麻烦事还多着呢!

于是,刘骜将目光投向广阔的后宫,不久就宠上了另外一个美女。此女姓班,级别不低,属婕妤档次。昭仪仅次于皇后,婕好仅次于昭仪。为了称呼方便,我们暂且称她为班婕妤。

王政君对儿子重新宠幸的这个女人特别满意。班婕妤很懂事,很会做人,做事很高调,做人特低调,纯属贤惠型媳妇,所以很讨婆婆王政君的欢心。

唯一让王政君感到遗憾的是,班婕好和刘骜生了一男,才几个月就死了。不过没关系,慢慢来,总有再生的时候。

可是许皇后呢!从此备受冷落。更让她恼火的是,连皇后该享受的待遇都降低了,很多开支都被减少了。于是,她便上书表示不满。刘骜却理直气壮地回复道:“国家不算富有,你作为皇后应该以身作则,贤惠持家,别老想着高消费。”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争还有什么意思?

许皇后只得闭嘴了。噩梦还在后头。接下来,刘骜又将一个新人迎进后宫,随着这个人的到来,后宫所有的生活节奏都被打乱了。

连班婕好和皇太后王政君都觉得,这场噩梦实在太可怕了。

事情是这样的:刘骜修理五侯后,乘着玩兴又私自出宫。一天,他路过阳阿公主家,阳阿公家给他准备了一场丰富的音乐宴会。没想到,在宴会上,他看上了一个舞女,顺便带回了宫中。

皇帝出差搞艳遇,实在也不是什么出奇之事。当年刘邦和项羽打得你死我活,流亡了都不拒绝艳遇。后来,刘彻因为不满窦太后管得太严,私自出宫去姐姐家听音乐会。在音乐会上,遇见了卫子夫。

同样的艳遇,当年刘邦和刘彻遇见的,都是温柔女子。然而,刘骜从阳阿公主家召回来的女人,不是人,是妖精,她的名字就叫赵飞燕。

在中国古代十大美女排行榜中,赵飞燕绝对是排得上号的。而在众美女中,最善长歌舞的,项羽的女朋友虞姬算一个,赵飞燕算一个,杨玉环算一个。赵飞燕竟然还和杨玉环齐名,人称“燕瘦环肥”。可是,这俩美人从来都被历代TXT100电子书定为典型的红颜祸水。

先不论她们是不是祸水,在中国数千年历史中,能挤进十大美女排行榜,祖坟冒烟都是轻的了。准确地说,这些美女天生都是上天的宠儿。

如果不是上天恩宠,估计赵飞燕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据说,当年赵飞燕出生后,父母准备把她饿死。没想到丢了三天,竟然还没饿死。赵飞燕父母认为此女命不该绝,于是将她留下,抚养成人。

赵飞燕长大后,被送入阳阿公主家学歌舞,混口饭吃。传说她舞姿轻盈如燕飞凤舞,于是“飞燕”的外号就叫起来了。搞到最后,真名不知叫啥了,别人都叫她赵飞燕。

赵飞燕以上经历,只是官方说法。民间野史却以诈传诈,版本极多。搞到最后,哪个版本是真的没人知道。赵飞燕为何出生时就要被丢,最后再被收养?这是个谜,永远解不开的谜。

凡是妖精,都属来历不明之物。赵飞燕姐妹解不开的谜,恰恰成了TXT100电子书骚客的把柄。于是,一个姐妹花的妖精传说,越传越传奇,可怕,无耻。

唱歌跳舞,在现代的话来说,叫混娱乐圈。所有在娱乐圈混出名气的人,几乎都有嫁入豪门的想法。在汉朝,尽管娱乐圈还没有达到全民娱乐的境地,但是像赵飞燕这种在小圈子里混的,也有着现代人傍上权贵嫁入豪门的梦想。

当年,卫子夫歌舞水平也不怎的,可是刘彻怎么看她都顺眼,她幸运地被召进宫中,竟然还当了皇后。所以不得不说,上天要宠一个人,总是没道理的。

然而,如果一开始就拿以上那话去哄赵飞燕,她估计都不太相信。但是当刘骜出现在她面前并且把她召回长安宫中时,她信了。

随赵飞燕回长安的,还有她妹妹赵合德。赵合德也是一个人间尤物,在某些方面甚至比姐姐还强。当赵飞燕把她推荐给刘骜时,刘骜高兴得不得了。买一送一,而且还是打包,实在太划算了。

当刘骜把赵合德带回宫中时,后宫无不惊为天人。赵合德皮肤白嫩,犹如夜里闪亮的白雪。这种妖精般的美,几乎把宫中所有人都迷住了。

之所以说几乎没有说全部,那是因为还有个别人,对赵合德的美特有意见。

这个人是个宫廷女官,此人见过美女千千万,人称“披香博士。”此人最大的能耐,就是任何美女只要被她扫上一眼,就知道是什么货色、属于哪个档次。站在刘骜背后的她一看到赵合德,就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说道:“这肯定是个祸水。”

汉朝主火德,祸水就是火的克星。事实证明,赵合德还真是祸水,而且还是祸水中的极品。

赵飞燕姐妹俩以绝对优势压倒了宫中所有美女,成了刘骜的宠幸。不久,姐妹俩都被封为婕好。对赵飞燕来说,这仅仅是起点。她的终极梦想是把许皇后拉下位,将自己填上去。

怎样才能把才学兼优的许皇后拉下马?这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问题。然而赵飞燕发现,要搞掉许皇后,就不得不搬出后宫常用的杀手锏。

这个玩意儿,就是巫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美女的地方,江湖更加险恶。后宫美女相轻、互相诅咒,简直是家常便饭。然而赵飞燕险恶的地方,不是暗地里搞巫蛊,诅咒许皇后早死早投胎。她姐妹俩另挑捷径,直接给刘骜打小报告说,许皇后用妖术诅咒后宫嫔妃。

这个还不够,为了替许皇后找一个垫背的,赵飞燕还把刘骜曾经的老相好班婕妤也拉到玩弄巫蛊的黑名单里。

这招果然很狠,见效特快。赵飞燕进宫的当年冬天,十一月十六日,刘骜将许皇后罢免。同时,把许家外戚全都赶回老家。

整完了许皇后,赵飞燕开始修理班婕妤。但是班婕好不服,无论别人怎么审问她,她就一句话:“犯上作乱的事,我是不会做的。”

在刘骜的内心深处,许皇后留给他的所有美丽的记忆,基本上都被他彻底清除了。但是班婕妤不同,他还给她留着一个小小的位置。而刘骜也知道,老妈王政君给她留的位置更多。

所以,他还是不舍得对班婕妤下手。再说了,赵飞燕抢的是许皇后的位置,跟班婕好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杀了班婕妤,不但不仁道,更不厚道!

于是,刘骜将班婕妤放了,还赐她一百斤黄金压惊。但是,班婕妤却提了个要求,说她要搬家。

搬到哪里?班婕妤说,她想搬到长信宫照顾皇太后。那样不但尽了孝道,而且还特安全。

在班婕好看来,现在的后宫,是赵飞燕一手遮天、胡搞乱来的后宫。凭她一颗纯洁无知的心灵,根本就搞不定那两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所以,这个家必须搬,尽快搬,没有退路。

无奈的刘骜,只有点头同意了。

四 婆媳之战

社会学已经充分证明,资源匮乏会产生生存竞争;如果资源异常匮乏,生存竞争就会更加惨烈,甚至变态。在汉朝的深宫后院中,赵飞燕为她的姐妹们开创了一个可怕的生存模式。这个模式,就是只要我过得好,哪管别人洪水滔天?!

后宫的一切,可谓都顺着赵飞燕的意愿走。许皇后被罢了,班婕妤躲起来了,再也没人与她争锋了。所以接下来,皇后理所当然是属于她的了。

音乐家贝多芬说,我要紧紧地扼住命运的喉咙。赵飞燕仿佛就想说:我们姐妹俩,要狠狠缠住刘骜。只要搞定皇帝,就等于搞定了伟大光明的未来。

前者说的话,可以刻在桌上,当人生座右铭;后者说的,纯属扯淡。

很简单,刘骜不是命运的全部,他不过是赵飞燕人生当中的一个过客。有一天,刘骜这棵大树倒下了,随着倒下的,将是缠在树上的那两条美女蛇。

道理很简单,可是就有人不懂。

此时,刘骜准备封赵飞燕为皇后,可关键时刻竟然出意外了。他想法才出笼,就被一个人否决了。

刘骜一听,脸色很难看,再一看赵飞燕,她更难看。他们俩都没想到,真正的对手,竟然是眼前这个老女人。这个人,就是刘骜老妈,皇太后王政君。

王政君告诉刘骜,赵飞燕想当皇后是吧?你告诉她,想当就下辈子吧!不然就死了这条心。

王政君的话很狠毒,但是理由却相当充分:赵飞燕出身太低贱,根本配不上刘骜。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此话似乎很不通。皇后可以是贵族,但并不是一定要出身高贵就行。当年陈阿娇不挺高贵的吗?刘彻就不喜欢她。结果呢,竟然爱上了舞女卫子夫。卫子夫都可以当皇后,我赵飞燕为什么就不可以?

话是这样说,可话是从老人家嘴里喷出来的,怎么说都有人家的道理。卫子夫能当皇后,主要是她善良,你赵飞燕善良吗?你把后宫闹得鸡犬不宁,就是为了想当皇后。想当是吧?我偏不让你当。

你想缠住刘骜,吃定他一辈子,我就让你啥都捞不着。我想,这应该是王政君的心里话。

那现在怎么办,忙活了一场,难道白忙了?突然之间,赵飞燕发现,这下子她真的是拿鸡蛋碰石头,白搭了。

就在赵飞燕一筹莫展时,有个人主动对刘骜说:“皇帝的事,就是我的事。赵婕妤想当皇后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这话乍一听,很吹牛。刘骜都搞不定的事,还有人能搞得定?

说这话的人,名唤淳于长,王政君姐姐的儿子。淳于长年少的时候,就凭借王政君的关系,入宫当了黄门郎。但是,黄门郎那位置都快被他磨光了,还是没见升官。

怎么会这样呢?淳于长后来想想,悟出了一条门道。想升官,就得拍马屁。要拍,当然要找适合的人。于是他便锁定了王凤。

王凤生病的时候,淳于长便主动来照顾王凤起居。早晚左右不离,端茶倒尿盆,脏活累活,全都无怨无悔地包了。

所谓天道酬勤,王凤终于被感动了。临死之前,他专门对太后和刘骜交待说,淳于长这小伙子不错,要好好培养。刘骜很够意思,不久就将淳于长调到自己身边工作,挂名侍中。

自汉朝开国以来,几乎每个皇帝都有自己宠信的小人。在这里我就不一一数了。远的不说,说近点的,当然就是石显。刘奭太忙,又想挤出时间玩音乐,于是就偷懒找了石显当枪手,替他批阅公文。批到最后,汉朝上下都没人怕皇帝,反而怕替皇帝批公文的这个石显。

淳于长算是石显之后在皇帝身边崛起的后起之秀。据我粗略统计,得出一条死规律:这些所谓的皇帝宠幸,最后大多数下场都很惨。他们不是死在老皇帝手上,就是死在新皇帝手上。

然而现在淳于长还活着,死离他还远着哪!他还有很多生意没做,还有好多钱等着他去赚哪!

淳于长在官场里跑动,但他的思路全是生意经。生意这行当,你没有资本,就得有脑子,没有脑子,至少也得有点社会关系。如果都没有,那你就只能看着别人数钱,自己站着干流泪了。

按以上各条来看,淳于长长年在宫中跑动,还是有点资本的;成功获取王凤欢心,说明脑袋还是够用的;王太后是他的姨妈,这笔社会资源,那是谁都比不上的。

淳于长仿佛看到,前途肯定是光明的,道路未必是坎坷的。想象很完美,现实很残酷。很快的,淳于长就知道,气可以乱放,牛不可以乱吹。

刘骜同意淳于长接单,替他去攻关。然而,淳于跑上跑下,磨得嘴皮都起泡了,王太后还是那句话:“想让我承认赵皇后?做梦去吧!”

老家伙像是动真格了,刘骜好生郁闷。

这时,淳于长自信地对刘骜笑道:“不急,一口吃不成胖子。王太后是根老骨头,必须得慢慢熬,慢慢啃。终有一天,会被啃下来的。”

又不是小孩子,还哄得这么好听干嘛!刘骜真的很无语。

淳于长继续张着盲目乐观的嘴说道:“王太后不是说赵婕好配不上陛下吗?事实上,这个问题很好解决。”

刘骜半信半疑地看着,问道:“真有办法?”

当然有办法,没有两把刷子,怎么敢接这么大的活儿?淳于长又笑道:“王太后说赵婕妤出身卑微,陛下马上封赵婕好老父为侯,享受爵位待遇,看她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说,这个算不算好办法?”

对哦!如果封赵飞燕老爹为侯爵,那不是好说话了吗?淳于长的话像春风,将刘骜脸上的愁云一扫而空。

汉朝开国时,刘邦曾经定下一条规矩:没有战功者,不得封侯。事实上,这是一句废话。他死后,几乎没人认真履行过那条规矩。

相反,在封侯方面,汉朝皇帝一个比一个乱来。而乱来的集大成者,当属刘骜。刘骜创造了让王氏外戚一日封五侯的奇迹,所以,要封赵飞燕父亲为侯爵,在技术上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公元前16年,四月十五日。刘骜封赵飞燕老爹当成阳侯。

封完以后,刘骜心里爽了一半。这下子,大事总算成功一半了吧!就在这时,刘骜收到一封奏书。

然而他还没看完,就开始骂人了,什么人啊!成心来搅我的局,坏我的好事。有关部门,赶快来人,帮我去把他拿下。

刘骜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原来,有人指名道姓的骂赵飞燕不是东西了。不是东西,还能在后宫活蹦乱跳,那肯定就是妖精了。既然是妖精,那就该骂了。

古往今来,所谓能成大事者,都是做常人所不敢做之事,发常人所不敢发之声。此般神奇人物,我们常称他是敢吃螃蟹的人。刘骜没想到,敢吃他这只超级螃蟹的人,却来自于刘氏宗室。

此人名唤刘辅,汉景帝刘启子刘德的后裔,时为谏大夫。这骂书不长,却字字刺眼,大开刘骜的眼界。意思大约如下:

陛下到现在还没生出儿子,老天都要愤怒了。您竟然不知悔改,不挑个贤惠女人做皇后,竟然整天跟那个姓赵的卑贱女人打得火热、缠绵无度,还想扶正。你不懂得羞耻,全国人民都替你脸红了。

更牛的是,结尾还加了一句:汉朝政府都没一个人敢出来说话,我非常痛心,只好冒死出来出这个风头。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是一种伟大的战斗精神。只可惜,刘骜不欣赏。

所谓谏大夫,平时的工作就是找碴骂架,对象都是皇帝。碴可以找,架可以骂,但是要有分寸,要委婉。皇帝是拿来哄的,不是拿来刺的,这是基本道理。

多年以来,像刘辅这样开骂皇帝的,还是第一个。然而刘骜一想,刘辅如果不是吃饱了撑的,肯定就是有幕后支持。

而支持他的人,除了王太后,还能有谁?

想跟我斗是吧?那就来吧?曾经我一对五侯都不怕,何况现在一对一打你刘辅。一想到这,刘骜不由冷笑,鼻孔里哼出一声冷气。

刘骜决定杀了刘辅,以一做百,看其他人还敢不敢乱放屁。他不是想出风头吗?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正如刘骜如料,刘辅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他要惩办刘辅的时候,一帮人纷纷上书解释和求情。这些人有:左将军辛庆忌,右将军廉褒,光禄勋师丹,太中大夫谷永。不用说他们是什么人,一看官衔就知道都是有来头的。

他们众口一辞地说道:“刘辅话是说重了,但没超出职权,要论罪也只能是小罪。以重刑来论小罪,不妥,不妥。”

王太后中计了。

事实上,刘骜就想摆个高姿态,设计个圈套吓唬她一下。他还不至于真跟王太后斗争,只能是相对妥协。不然,大家都撕破脸皮,谁都不好看。

于是刘骜想了想,又改口免去刘辅死罪,关到监狱,罚他做三年苦工。

平衡和妥协才是王道。刘骜貌似糊涂,其实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自己的内心是多么清醒。

我都妥协了,王太后您也应该收兵了吧?刘骜是这样想的,但是他又错了。

这时,淳于长却屁颠地跑来,告诉刘骜:“情况不见明朗,看来只有做坚持长期抗战的准备了。”

刘骜一愣,难道王太后还不服?再愣一下,刘骜突然想到,仅凭淳于长那张嘴,根本不能降服王太后。他必须出狠招,打她个措手不及。突然地,他想到了一个馊主意。

六月七日,刘骜突然向外宣布,封赵飞燕为皇后。

这招叫——先斩后奏。这下子,王太后还有招不?

刘骜一错再错。

淳于长再去游说王太后,发现那老顽固还是那个坚决态度——你封你的,我玩我的,反正就是,死活不承认赵飞燕。

麻烦了,局面越来越僵了。准备伟大的N年抗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