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皇帝、性、春药

一 突然的凶兆

公元前8年,十一月,刘骜封王莽为大司马。那一年,王莽年仅三十八岁。然而公元前7年,对丞相翟方进来说,绝对是个多事之秋。二月,天上出现了一段不祥的天象,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所谓不祥天象,按现代天文学的观察,就是火星接心宿星。为什么会接近我们不懂,但是显示出来的意义却十分严重。按汉朝星象学家的看法,此天象一出,将是皇帝驾崩的征兆。

如果是这样,那实在太可怕了。

首先发现这一天象的人,是丞相府议曹李寻。此人是星象学家,翟方进也迷信天象,俩人兴趣相投,于是翟方进就召李寻进政府当官,以备咨询。

李寻告诉翟方进,此次天象从未有之。然而,如果想让皇帝不崩,办法还是有的。

翟方进仿佛抓住了一根稻草,问道:“什么办法?”

李寻很奇怪地看着翟方进,说道:“真想听吗?”

翟方进也奇怪地看着李寻:“这么大的事,当然想听啦!”

李寻说:“如果想保住皇上,只有一个办法。”

这明显是卖关子,翟方进只有静静地竖着耳朵听着。李寻接着说:“想让陛下逃过此劫,那只有牺牲您自己,转移灾祸,这样陛下才会安全。”

翟方进听得眼皮直跳,怎么会这样?刘骜叫他好好保重身体,不会是为了替他等来这天吧?早知道这样就不问了,翟方进后悔极了。

既然都这样了,那要不要替皇帝受过呢?再说,这事只有李寻知,我知……

那一刻,翟方进不知被什么东西扔进了大海,他在海里努力地游着游着,仿佛看见了一根渺茫的救命草。如果他捂住李寻的嘴,不让这事抖出去,他不就保住自己了吗?

这绝对是一计妙策。但是,翟方进错了。他并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这时,汉朝宫廷有一个世外高人也发现了天上不祥的天象。

更可怕的是,这世外高人第一时间就把这消息告诉了刘骜。他给刘骜指出一条出路:要想不死,就得找人代过。代你受过的人,必须是重量级的大臣。

刘骜一下子就想到了翟方进。于是,他紧急召见翟方进。

翟方进去见了刘骜,然后就回来了。俩人聊了什么,没人知道。知道的是,回到丞相府后,翟丞相就彻底萎了。什么话都不想说,什么人都不想见,一个人在丞相府里发呆,徘徊,叹息。

他多么眷恋这美丽的人间、这幸福的时代。回忆人生,他还记得多年前,在故乡落魄,不甘于人下的情景。他更记得,当年后母在长安街头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卖草鞋给他筹集学费。

这多年来,他吃过了苦中苦,也成为了人上人。然而,这人生又是多么的荒谬。多年来,他就像一只蚂蚁,昼夜不停,从金字塔底层爬呀爬,终于爬到了顶上。突然一阵天风,又要把他扫下去了。

明天,或者后天,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他来到这世界,仿佛就是做了一场黄粱美梦。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真的很不甘。可纵有一千一万个不甘的理由,又有何用?

无需多话,还是赶快谢幕吧!有人已经等不及了。

刘骜的确等不及了。他召见翟方进时说了什么,只有鬼知道。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如果翟方进替他受过,他不会亏待他的。据说,刘骜答应翟方进,如果他愿意代过受死,就送丞相一个隆重的葬礼。

送什么不可以,偏要送葬礼?

这也不能怪刘骜心狠,大家都是以热爱生命为己任的人,作为丞相,替皇帝遮风挡雨,那也是没得商量的。

但是,翟方进迟迟还不动手,刘骜急了。难道非得我动手才行吗?如果真逼到那个份上,那实在太伤感了。于是,坐立不安的刘骜只好写了一封诏书,派人送到丞相府。

刘骜在诏书里是这样说的:丞相失职,致使天灾人祸频频出现。本来我打算将你免职,可又于心不忍。我只好派人赏赐你美酒十石,肥牛一头,请你好好保重吧!

都说了,古人说话是很含蓄的。刘骜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翟方进知道自己撑不下去了。

二月二十三日,翟方进自杀身亡。

翟方进自杀的消息,很快就传到刘骜那里。刘骜听后,故作震惊,不明所以。事实上,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他迅速做出反应,封锁消息。为了兑现诺言,他果然给翟方进举办了一个隆重的葬礼。

应该说,刘骜还是挺厚道的。自汉朝开国以来,在丞相级的葬礼中,这是级别最高的一次。举行国葬那天,聪明狡猾而又极度不安的刘骜,亲自率领九卿到翟方进灵堂前进行吊唁。

生者伟大,死者光荣。安息吧!兄弟,你不替我垫底,谁替我垫底?我欠你的,通通会还给你。我想,这应该是刘骜在灵堂前最想忏悔的一句话。

事实上,谁给谁垫底,还为时太早。

不久,刘骜的生活恢复正常。他还经常抽空装模作样地去看望翟方进的灵堂。刘骜似乎是多想跟那死人聊天,安慰几句,还想告诉翟方进,他身体不错,心情也不错,就是老朋友走了,有些寂寞。

当你寂寞的时候,你会谁起谁?别人的事,刘骜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寂寞的时候,他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翟丞相。

好话说尽,生活还得继续。三月,刘骜出了趟远门,去河东郡祭祀土地神。很快的,他又回到长安城,然后布置相关工作。

三月十七日,刘骜下了一道诏书,准备明天封御史大夫孔光为丞相。同时,楚王和梁王等人来京师朝见,也准备明天回封国,刘骜也得准备送行。

这第二天的工作日程,刘骜已经知道了。黄昏之前,一切都很正常。

第二天,三月十八日,早上。空气新鲜,天气良好。此时,一个巨大的不幸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炸响在长安的上空——刘骜突然崩了!!

他怎么突然崩了呢?

据知情人报告,刘骜早上起床,貌似还正常,可当他弯腰穿完衣裤鞋袜直起身体时,忽然手臂麻痹,然后他就说不出话来了。等到天亮时,就已经崩了。

而刘骜崩的时候,昭仪赵合德就在身边。于是乎,在那个没有新闻媒体的时代,数天之内,刘骜驾崩的八卦新闻风一样地遍布天下。

连坐在树底下乘凉的大妈大叔都出来说话了——根本都不用查了,害死刘骜的,肯定就是赵合德那只大妖精。

刘骜崩跟赵合德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了。据有关行业资深人士分析,刘骜暴死的原因,可能就是过度纵欲。在这过程中,刘骜肯定用了一样东西——春药。

读过《金瓶梅》的孩子都知道,刘骜之死,简直就是西门庆的翻版。准确地说,西门庆死在潘金莲床上,是刘骜的克隆版。两者死因,都源于春药。春药,那真不是一件好东西啊!又据有关行业资深人士介绍,刘骜应该是死在春药上的第一个皇帝。

刘骜之死,仅仅归罪于赵合德和春药就完毕了吗?王太后不认为事情会这么简单。于是乎,她迅速派出专案组,调查刘骜的死因。

专案调查组组长是王莽,小组成员有御史大夫、廷尉等人。但是他们刚介入调查,赵合德就自杀了。死了一只妖精,还有一只。王太后命令王莽,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追查到底。

王太后目标很明确,她要对付的人,就是赵飞燕。

二 对手,就在背后

历史是什么?王太后可能会说,历史是理性的,一切都可以按章法规矩走。然而刘骜却告诉我们,历史是非理性的,他是强者,是游戏规则制造者,完全可以不按常规出牌。

见过武林高手吗?不按常规出招的人,不是死在乱箭之下,就是在悬崖边上一不小心被人推下去了。刘骜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怎么都没想到会死在赵合德的床边。

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应了当年“披香博士”的那句话——这个祸水,肯定要将火扑灭。

此时,如果翟方进地下有知,他肯定偷笑。刘骜以为翟方进是垫底的,结果是翟方进死了,还要拉刘骜来垫背。

刘骜的故事仿佛要告诉我们,如果不到最后,你千万不要说你很强,你也不要说你很孬。角度的变换,不在你手上,在至高无上的命运手上。

历史,总是在不经意的地方拐弯。历史,在刘骜崩的这天,猛烈拐弯。这种突来的变化,至少有两个人不能马上接受。一个是王太后,一个是王莽。

他们不能接受的,不是刘骜的崩掉,而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崛起。这人是谁?不要急,想要看真正的好戏,就要沉住气,先看一些似乎杂乱无章的序曲。

刘骜尽管崩了,但他说的话还是算数的。就在他崩的当天,孔子的后人孔光同志,带着无限悲伤的心情来到刘骜灵堂前,宣布就任丞相,接受封侯。

这是汉朝的老规矩了,只要当了丞相,就自然要封侯。但是,像孔光这样受职封侯的,在汉朝还是头一回。什么事都有第一回,偏偏让孔光赶上了。人世无常,悲喜同在,就是这么回事。

四月八日,太子刘欣宣布登基接班。这年,他才十九岁。

刘欣荣登皇帝宝座后,连封几个后。一个是封王政君为太皇太后,接着是封赵飞燕为皇太后。不久,又封自己的女朋友为皇后。

刘欣女朋友姓傅,人姓傅皇后。他们俩有没有爱情,只有鬼知道。我们知道的是,这桩婚事是由刘欣祖母傅昭仪安排的,娶的是傅祖母堂弟的女儿。

刘骜生前,为了保住他的既得利益,坚持不允许傅昭仪和丁姬随便去看望刘欣。现在他崩了,一切都听王太后的安排。王太后传话,从此之后,刘欣祖母傅昭仪以及母亲丁姬,每隔十天可前往未央宫探望刘欣。

王太后并不知道,她招商引资不行,竟然还莫名其妙地把一匹母狼引入城。很快的,她就会发现,那只披着羊皮的狼,是一只凶悍的母狼。

有一天,丞相孔光被通知到宫里开个小会。等孔光到了,才发现小会只有三个人参加。一个是他,一个是大司空,一个就是皇帝。

大司空,也算是个新名词。给这个新名词办手续的人,已经躺在棺材里了。这个人,就是刘骜。而发明这个新名词的人,却还在。他就是站在孔光面前的人,他叫何武。

何武,西汉蜀郡郫县(今四川郫县)人。他还是廷尉的时候,曾上书给刘骜说,国家麻烦事很多,现在丞相又不如古代的,竟然还兼管三公之事,不如恢复古代三公制度。

所谓三公,在周朝是指太师、太傅、太保。在秦朝时,就是丞相、太尉、御史大夫三者之合称。汉朝开国时,刘邦照搬偶像秦始皇创立的制度,照称丞相、太尉、御史大夫为三公。

我们知道,国家丞相其实就是皇帝大管家,或称副皇帝。在汉朝,丞相兼管文武百官,太尉只管军事,后来汉武大帝改太尉为大司马,主管军事。御史大夫又称副丞相,隶属丞相。御史大夫尽管工资与丞相相当,却不能享受封侯待遇。所以级别还是低了些。

后来,何武升任御史大夫,刘骜改御史大夫为大司空,让其享受与丞相同等待遇。既然和丞相平级了,丞相可以封侯,大司空也可以封侯了。于是乎,何进也顺理成章地被封侯了。

然而刘欣召开的这个非正式常务委员会议,偏偏少了一个人。那个人,当然就是大司马王莽。

刘欣不召三公之一的王莽来开会,他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等开了会自然就明白了。

刘欣一开场,就单刀直入地说:“今天开这个小会,就是想问你们俩,觉得我祖母傅太后该住哪里呢?”

孔光恍然大悟。刘欣今天召开这个小会,其实讨论的是大问题。

在孔光看来,傅太后住哪里都不重要,可怕的是傅太后的母狼性格。曾记否,当年陈平、周勃联手扳倒吕雉外戚势力后,准备从刘氏子弟中挑选新皇帝,挑了半天,貌似热门人选的,全都落选了。后来当上皇帝的人,竟然是个冷门人物。

这个人,就是时为代王的刘恒。陈平和周勃力排众议,选定刘恒,有两个原因。一是刘恒很厚道,二是刘恒之母薄太后做人做事都很低调。经历了外戚之乱的陈平,深知外戚力量的破坏性。所以他们认为,选皇帝,不仅要选人,更要选母亲。母亲强悍,必定架空皇帝,发展外戚力量,那汉朝外戚之祸,何年是个头呢?

以上一番道理,孔光深有体会。很不幸,他没有活在外戚势力相对薄弱的文景之治,而是活在了外戚势力猖獗的时代。王氏外戚狼行天下、横扫无阻。而刘欣祖母傅太后性格刚强,工于心计,是一只真正强悍的母狼。

而一旦赋予母狼释放能量的机会,傅太后再造一支傅姓外戚与王太后外戚并驾齐驱,那是一种怎样的光景呢?

这是一种可怕的预见。过去,孔光因为反对立刘欣为太子吃了亏,今天,为了将这可怕的萌芽扼杀于蠢蠢欲动之际。孔光认为,他有必要再吃一次亏。

孔光沉思片刻,抬起头来目光坚毅地对刘欣说道:“臣下认为,陛下应另起宫殿,让傅太后入住。”

显然,这不是刘欣想听的答案,更不是傅太后想听到的。傅太后最想达成的愿望,就是让她和刘欣同住一座宫殿。因为那样她就可以牢牢地钳制刘欣,只要刘欣在手,天下谁可奈何?

愿望当然是美丽的,却是不可能实现的。自汉朝立国以来,没有皇帝同太后同住一宫之说。未央宫只供皇帝使用,太后们另住他宫。当然,这个道理傅太后也是知道的。但是她还有一条捷径,既然住不进未央宫,那么就当未央宫的邻居。

很简单,邻居好串门嘛!然而孔光看穿了傅太后的意思。所以,刘欣一听孔光说让他掏钱另筑宫殿,脸马上就黑了。

钱不是问题,问题是孔光的提法太阴暗了。刘欣是傅太后的傀儡,孔光为难傅太后,就是为难皇帝,那他在傅太后那里,将很难下台。

然而,就在刘欣脸色不对的时候,何武说话了。他说:“傅太后可以住在北宫。”

北宫,紧挨未央宫,建有紫房双层大道,直通未央宫。如果傅太后住进北宫,可以全天侯监视未央宫的一举一动,随时将一切不利已的人事,扼死在皇宫的摇篮之中。

这时,我们终于知道刘欣不召王莽来开会的好处了。孔光和何武各投了不同票,按现场二比一的投票结果,刘欣决定让傅太后搬进北宫。

其实,搬进北宫,仅仅是一个序幕。傅太后下一步计划,就是搞掉王太后,取而代之。果然不久,傅太后对刘欣说,我想当皇太后,我更想像王太后那样,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支外戚力量。

其实,傅太后已经是太后了。只是跟王太后比起来,她级别太低。王太后是中央的太后,而她这个太后,则是封国定陶太后。还有,按汉朝的潜规则,只有中央皇太后才拥有发展外戚势力的特权,封国太后,除了拥有一虚名,啥都没有。

然而傅太后这个提法实在太狠了。自汉朝开国以来,汉朝的皇太后,就像天上的月亮,从来只有一个。如果傅太后要想当中央的皇太后,那就意味着,王太后必须主动退休,腾出位置。

傅太后这招,出手迅猛,出乎别人的政治想象。多年前,傅太后与王太后争太子,败在王太后手下。然而多年来,王太后没有铲平她的失败者,而是像那个善良的农夫对蛇一样,用体温保护她、温暖她、疼惜她。现在却……

蓦然回首,王太后猛然发现,躲在她背后的傅太后,现在是她人生最大的劲敌!

三 傅太后很强悍

多年前,傅太后败给王太后之后,在强大的敌人面前,她不得不认输,认王太后为教练。但是这么多年来,有人知道傅太后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她几十年如一日的教刘欣神功,并且亲自率团到长安活动,推销孙子。所以,没有傅太后过去的努力,就没有刘欣今天的成功。刘欣的身上,已深深地烙印上了傅太后的阴影。今天,傅太后终于媳妇熬成婆,她没必要跟王太后讲客气话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学生打教练,的确有点残酷。然而既然都翻脸了,那就往下打吧!

但是,傅老太婆提出的要求的确难为了皇帝刘欣。封傅太后为中央皇太后,他凭什么提拔外戚,他又以什么借口?

如此推脱,似乎也不妥。傅太后不是把平生绝学都传授给刘欣了吗?这点小事还能难得住他?

其实,刘欣为难的地方,不是别的。地球人都知道,满长安都是王太后的人,他又刚刚上台,怎么能大幅度乱动。所以,他必须沉住气。同时,他也深刻地认识到,王太后有一样武器是他没有的。这个玩意儿,就是舆论。

兵法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政治领域,要想成大事者,行事之前必先制造舆论。舆论就是战争中的粮草,没有这个东西,就无法稳住军心,更无法站在一个战略高度制服敌人。所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有利的舆论,就是制服对手的绝佳武器。

所谓政治舆论,换到舞台表演上,就好像是敲锣打鼓的。所有人物出场之前,锣鼓先动起来,只有这样,才能吊观众胃口,使之留恋驻足。然而天下所有的舆论,都不是等来的,而是主动制造出来的。当刘欣犯愁时,有一个人跳了出来,主动替他敲边鼓来了。

替刘欣制造舆论的枪手,是个来路不明的人,人称高昌侯董宏。他给刘欣上了一封书,说道:战国时代,秦国庄襄王亲娘本是夏姬,但他被华阳夫人认领为儿子。他即位后,两位都称“太后”。这个事例,今天完全可以模仿。所以,陛下可以将定陶国傅太后封为中央皇太后。

说得很靠谱,刘欣微笑着点点头。然而,当刘欣把奏书下转有关部门时,有人终于按捺不住,跳出来说话了。

这个人,就是王莽了。

说到制造舆论,王莽是顶尖高手。举当世之人,如果他说自己是第二,没人敢说是第一。牛可不是吹出来的,暂举一例,即可见王莽的功力。

王莽封大司马前,名声早盖过王根等一帮老前辈。他封大司马后,相当谦虚谨慎,说他自己做得还不够,必须在名声上再积聚点能量。于是乎,他就再接再厉,继续演戏。

前面说过了,从小到大,王莽都很差钱。但是他为了捞名,从来就不惜花费钱财。王莽在封大司马之前,还只是个骑都尉兼光禄大夫,当上大司马后,他没有暴发户的趾高气扬,更不会蠢到不知太阳是从哪边升起来了。

相反,他总是不惜撒钱,到处招聘贤才。在生活上,还特别节俭。有一次,王莽老妈生病,中央各路高官都来探望,王莽让妻子到门口去迎接。汉朝众卿来到后,他们的夫人都问王莽:“您老婆呢,怎么不出来跟我们唠嗑一下?”王莽却告诉她们道:“刚才在门口迎接你们的,正是在下老婆呀!”

众卿夫人一听,全都被唬住了。她们进门的时候,迎接她们的那个女人穿着很寒酸,还以为是王家奴婢呢!人不可貌相,没想到她竟然是大司马夫人!

于是王莽礼让贤人、清心寡欲的名声,经这些公卿夫人到处广播,越传越神乎了。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一个古朴的真理:大伪若善。在王莽的烟雾弹中,汉朝人的眼睛几乎都被蒙蔽了。

刘欣深知王莽的厉害。所以上次开会讨论傅太后住哪时,才不将他召来。如果他一来,四个人表决的结果就是二比二了,傅太后的好事肯定是要被他搅黄了。

王莽已经错过了一次,这次,他是怎么都不会放过搅浑水的机会的。于是,王莽上书弹劾上面那个来路不明的高昌侯董宏。

他是这样说的:“皇太后是个尊贵的称号,董宏竟然拿亡秦来说事,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果然是高手,一出手就很狠辣。事实上,王莽的话是很不靠谱的。秦亡国之事,不见得是件丢人的事。如果丢人了,汉朝开国时,高祖刘邦为什么还照搬秦朝制度,而且还一直用到现在?

所谓真理,都是由强人说了算。刘欣知道,董宏到底是不是大逆不道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话是王莽说的。更让刘欣郁闷的是,不仅王莽说,有一个强人还跟着王莽起哄了。

有些人,不常在江湖行走,可江湖总流传着他的传说。和王莽联合上书弹劾董宏的人,名字很陌生,在此之前,还没出过镜。但是,他的江湖能量及火力是任何人都不敢掉以轻心的。

这个人的名字,就叫师丹。

师丹,字仲公,琅琊东武(今山东诸城)人。在汉朝,能够挤进官场的读书人多数都是四书五经的专家,而在众多专家当中,师丹绝对算是出色的一个。他之所以优秀,是因为跟对了老师。他的老师,就是曾经以研究《诗经》闻名学术江湖的匡衡。

元帝末,师丹凭盖世武功挤进学术江湖,被封为博士。不久,又得丞相翟方进及御史大夫孔光两位前辈提携,当上了光禄大夫。后来,刘骜立刘欣为太子,封师丹为太子太傅。刘欣正式转正为皇帝后,师傅师丹沾光,被封为左将军,赐关内侯,领尚书事。

人小鬼大的刘欣知道,今天汉朝的天下,不是皇帝的天下,而是王氏外戚的天下。如果想得人生之自由,成功扶立属于自己的傅姓及丁姓外戚生力军,必须在汉朝中寻找一个猛人推手。就像当年魏相辅助刘病已那样,环环相扣,步步惊心,最终还是搞掉了霍氏力量。

于是,刘欣将这个伟大而艰巨的任务寄托到了师丹身上。然而他今天却不幸地看到,他的老师师丹跟王莽竟然是一伙的。在王莽弹劾董宏的奏书里,师丹也署上了自己的名。

也就是说,王莽是联合师丹一起弹劾、共同战斗的。

这个既成事实,悲哀、无奈,还头痛。刘欣终于发现了,他初出江湖,门道不熟,要想凭一已之力搞掉王莽这群老江湖,实力很嫩着呢!那现在怎么办?很好办,打不赢不一定跑。除了跑,还可以妥协认输。

于是乎,在王莽和师丹的联手之下,刘欣被迫将董宏罢为平民。弄完之后,刘欣灰溜溜地向傅太后报告说,这一回合较量,他输给了王莽。输掉的原因,不是我刘欣无能,而是敌人王莽太强,暂且如此吧!

但是,傅太后不听这一套。老太婆像只老母鸡一样跳了起来,指着刘欣破口大骂道:“亏你还好意思推脱。你堂堂一个汉朝皇帝,天下至尊,我不巴望你一下子搞掉那帮老油条,但是你不至于连个替你打广告的董宏都保不住。做人可以无能,但怎么可能无能到这种地步?”

骂完以后,傅太后又以绝无商量的语气说道:“不管你使用什么手段,反正我这个中央皇太后是要当定了。”

麻烦大了。

前后夹击,想躲躲不了,赖也赖不掉。然而这时,刘欣找到了一个救星。如果那个人都救不了自己,那他这个皇帝就算是当到头了。

刘欣认为,傅太后想当皇太后,这是她和王氏外戚势力的矛盾,归根到底则是与王太后的矛盾。如果王太后点头了,纵使王莽提一百个反对意见,也是没用的。

一想到王太后,绝望的刘欣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于是他脚下生油,马上向长信宫跑去。很快的,刘欣发现,他这趟没白跑。王太后不是好说话,而是太好说话了。

王太后告诉刘欣,傅太后想提高享受待遇是吧!那给她就是了。

怎么个给法?王太后的步骤如下:王太后下令封刘欣已故老爹刘康为恭皇,这是第一步;不久王太后又下诏封傅太后为恭皇太后,封丁姬为恭皇后,傅太后及丁皇后待遇与王太后及赵飞燕皇后同等,这是第二步。

事情发展到这里,刘欣已经很满足了。因为傅太后想拥有的,她都拥有了。然而接下来,王太后的一个大动作令刘欣不禁肃然起敬。那就是,刘欣的傅姓和丁姓外戚,只要是个大活人,王太后都通通给他们封官。

傅太后不是还想拥有自己的一支外戚生力军吗?那给你就是了。我想,这应该是王太后要给傅太后说的话。

王太后真的已经很够意思了。错了。王太后还说,这算什么,再多给点。接着,她又派人去告诉王莽,长安没你的事了,请立即辞职,把权力交给傅太后家外戚。

真让人怀疑王太后是不是在闹情绪。这么多的好东西,商量都没商量就全都拱手相让了。不可思议,实在不可思议。

刘欣想破脑袋,也不明白王太后想干什么。刘欣不明白,王莽却好像很懂王太后。他像个听话的孩子似的,牢骚都没发一句,就写了辞职书向皇帝请求辞职。

突然的,刘欣感觉王太后和王莽举止太过异常。一想到这,他真的害怕了,不禁打了一个问号,这里面会不会有鬼?

突然,刘欣惊叫起来:“有鬼,肯定有鬼!”

拳头缩起来,是为了更好的出手;蛇头弯进了洞里,是为了积聚更多的能量。王太后及王莽貌似大方,实则是在曲线出击。

曲线在哪里?刘欣一时找不到,但是他怀疑,他们心里肯定有一套攻不可破的方案。

如果不是这样,就无法解释另外一个问题。要知道,王家外戚力量可谓汉朝史上最牛的外戚势力;刘欣脑袋貌似够用,但到目前为止,如果将他与汉朝史上诸多皇帝排在一起进行综合评估的话,倒数三名之内,肯定有他。

一个史上最牛的外戚力量,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地主动输给史上倒数三名内的皇帝,说出去,有人会信吗?

刘欣能力如何,他是有自知之明的。综合以上分析,他得出一个很肯定的判断——王家进行战略上的撤退,其实是为了进行更好的围攻。如果任凭王太后做下去,等待他的将是一个可怕的圈套。

一想到这里,刘欣心跳加快,两脚抽筋。然而,事到如今,刘欣只好硬着头皮战斗了。

四 宫廷拉锯战

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这是一个很古老的真理,却有很多人不懂这个真理的珍贵。不过,这个道理刘欣懂,他是一般地懂,而不是很懂。

在他看来,王太后或许是将刘欣当成狗了,以为不断地抛出一些骨头,就能把他哄住。如果这样想的话,那王太后就错了。

刘欣决定把王太后抛出的一些骨头还回去。于是,王莽的辞职报告交到他这里后,他压着不批。同时,还派人去召王莽回来上班。

接着,他又迅速命令丞相孔光、大司马何武、左将军师丹以及刚上任的傅家外戚卫尉傅喜,一起到长信宫向王太后请罪。

刘欣让孔光一行人替他传话给王太后,说:“王太后命令大司马王莽辞职,他听说后很心痛。还是麻烦请王太后再让大司马回来上班。如果大司马不回来,他也要罢工回家,不当这皇帝了。”

哦,终于知道有些骨头是不能乱啃的了吧!终于知道我是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了吧!

王太后挺好的人,明白刘欣的意思后,就派人去召王莽回岗。王莽也很乖,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回来上班了。

到此,两派貌似很平静,其实很骚动。不到一个月,王莽又被赶出去了。

然而这次赶他的人,不是王太后,而是傅太后。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刘欣在未央宫摆设宴席,宫廷内务官在排座位时,把傅太后排在王太后身边了。然而,当王莽最后来检查会场时,将内务官唤来大骂了一顿。

王莽说:“傅太后是什么人?她不过是封国太后,怎么能跟王太后平起平坐?”骂完,王莽就叫内务官把傅太后的座位撤回下面。

很快的,就有人把王莽这话带到傅太后那里。老太婆一听,气得浑身来气。王太后封傅太后为恭皇太后时,就说过了,享受待遇和王太后一样。既然待遇相同,为什么不能平起平坐?

哦,原来这样。王家那帮人说话貌似很客气,其实在他们心里,傅太后跟王太后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给你脸,你不要脸,那我就只好翻脸了。

于是,傅太后拒绝参加宴会。同时,她还叫人到处放话,王莽不给傅太后面子,她已经恨得磨牙了,建议王莽夜里走路小心点。

王莽一听,阴险地笑了。很好,傅太后已经中计了。

王莽是什么人?天下第一做秀高手。做秀是为了什么?当然是捞取政治资本。在汉朝历史上,做秀无非两种:第一是伪装,其次就是卖直。

什么叫卖直?就是直话直说,敢于跟邪门势力对着干。当初,王章上奏弹劾王凤,他已经想好了,就算扳不倒,他照样流芳千古。所以当他妻子叫他不要冲动时,他说了一句:“此行大事,非妇人所能懂也。”

刘欣和傅太后要跟王莽玩,他随时奉陪。如果说,傅太后是那只饿得发狠的猫,认为王莽就是那只可以追逐的老鼠,那她就错了。王莽不是生来就是被追逐的,他生来就是为捕猎雄狮猛虎的。

对于傅太后,王莽当然知道那老太婆特别虚荣,很爱面子,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所以他才故意损她。他如此出手,并非以卖直图名。事实上,他是以卖直之名,行探虚实之实。

他倒要看看,傅太后到底有多狠,功力有多高。现在看来,就傅太后那好斗性格,根本就不必担心了。人和动物一样,一旦喜欢上窜下跳,那就很容易对付了。不过你跳你的,我玩我的。于是,王莽又写了一封辞职书交了上去。

绕了一圈,辞职书又回到刘欣面前。到底要不要批?刘欣想了半天。半天过后,他缓缓提起笔,认真地批了。

然而,刘欣一批准王莽辞职,就马上后悔了。

他发现,王莽被罢免后,人气非但没有下降,反而窜升。长安内外,无人不赞叹王莽跟傅太后斗气的壮举,于是,刘欣顿时警觉起来。

王莽不在江湖,但是江湖中还散布他的传说。不要说刘欣,只要稍有点江湖经验的人,都能感觉到其中的威摄力。在王家集团中,其他人都是小儿科,只有王莽才是真正的大腕。他就像是一只狡猾的装病的老虎,貌似了无生气,实则虎视眈眈,血口大开。

这是一张可怕的嘴脸,刘欣却没法揭穿。评估目前傅丁两家实力,打虎能力尚欠,不能出手。如果真正打起来,肯定会两败俱伤。既然还不能打,那就哄吧!继续哄,哄住一时算一时。

刘欣打虎无术,哄人还是有招的。为了安抚王莽,他赏赐黄金五百斤,四匹马驾马车,派人送到王莽宅府。

刘欣仿佛要告诉王莽,不要怪他批准了辞职书。其实他也是受害者,是傅太后逼他这么做的。

这招就叫又打又拉。真不愧为天才表演家。

为了防止王莽发作,刘欣还特别给王莽安排了宫廷助理,每十天由宫廷给他准备一桌酒席,还下诏任命王莽为“特进”,每月一日和十五日,上朝会见皇帝。

“特进”的意思,前面讲过了,就是大司马的候备人选。仅有这些,还不够。接着,刘欣将王莽集团的骨干名单,全都罗列出来。然后宣布,凡是跟王莽关系铁的侯爵,通通增加食邑。

在这个名单中,刘欣将孔光和何武也列进来。更优惠的政策还在后面,为表示对王家势力的敬畏,刘欣还特别将王莽的一位过气老前辈也召回了长安。这个人,就是因为倒卖国家土地被刘骜赶出长安的王立。

刘欣将王莽哄得这么稳,他到底想干什么?

事实上,他花这么大力气,只为做一件事——寻找可以代替王莽的人,接任大司马。

谁是大司马的热门人选?

汉朝中央一致认为,这个职位,非傅喜不可。傅喜,傅太后堂弟。无论是学术还是品德,都有良好的口碑。在傅、丁外戚当中,数他最为优秀,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傅喜不当大司马那是说不过去的。

但是,有个人站在高处高声喊道:“大司马这职务,千万不要留给傅喜。”

谁反对傅喜?刘欣怎么也没想到,反对封傅喜为大司马的人,竟然是傅太后。连自家人都不帮,傅太后搞错没?

事实上,傅太后没搞错,搞错的人,是傅喜。

曾记否,当年窦太后的外戚集团中,出了一个另类的外戚,那就是窦婴。窦婴因为窦太后的缘故被提拔上来,却从来不主动替窦太后做事。这也就罢了,窦太后要做什么,窦婴就在旁边说三道四,叽叽歪歪,搞得窦太后真想一掌把窦婴打晕过去。

像窦婴这种吃着自家饭却帮着外人说话的人,实在让人不爽。多年以后,在外戚集团当中,又出现了一个类似窦婴的人,他就是上面所说的傅喜了。

傅喜让傅太后不爽,那还是轻的,有几件事,差点搞得傅太后要发疯了。第一件事是,傅太后好不容易搞定刘欣,说封傅、丁两姓外戚为侯。然而当刘欣要封傅喜侯爵时,傅喜却躲了起来。当人家寻到他门上时,他却说自己资格不够,不能接受封侯;还有就是身体有病,命都难保,哪有心去当什么侯爵。

傅喜死活不接受封侯。于是,他便成了傅家外戚中唯一没有被封侯的人。

这还只是个小事。傅、丁两姓外戚被扎堆提拔后,傅太后认为,现在是创业的最佳时机,必须珍惜机会大干一场,将傅、丁两姓有限公司迅速壮大。她的终极目标,当然就是将对手王氏外戚有限公司赶出汉朝市场,最后彻底垄断汉朝权力资源。

可是,当傅太后调兵遣将发起夺权大运动时,傅喜就跳出来说话了。

凡是读书人,都喜欢讲大道理。傅喜就告诉窦太后说,做人最好本份点,老太婆干什么不行,偏偏要来干涉政治,这事传出去影响不好。

简直就是屁话,傅太后听得都要疯了。她总算看出来了,傅喜要么是思想保守,要么就是吃里扒外、居心不良。但是,傅喜无论是保守派,还是帮外人说话,对傅太后的事业来说都不可靠。

既然不可靠,那就换人。换谁来当大司马呢?老实说,这个问题还真难住傅太后了。

在傅太后看来,担任大司马职位的,最佳人选是傅姓,其次是丁姓。可问题是,想要当大司马,不能随便找个活人填上去就行,必须符合三个基本条件。

首先,你得有学问,最好是专家;其次,你得有名,最好是举世仰慕的道德专家。再次,你必须有政绩。就以上三个条件来看,最符合的只有傅喜。而其他外戚,都是一夜暴贵,随着傅太后升天的一堆鸡犬,让他们来当大司马,恐怕就有些丢人了。

所以,傅太后只能退而求其次。于是,她马上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左将军师丹。

在汉朝官场中,师丹属于什么流派,傅太后基本清楚。师丹和王莽及傅喜气味相投,交往密切。但是,让师丹当大司马,是她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

王莽太自以为是,傅喜又吃里扒外,除了师丹,还有谁能胜任呢?就冲着师丹当过刘欣的老师,送他个大司马,也亏不到哪里去。

七月四日,在傅太后的授意下,刘欣下诏,封左将军师丹为大司马。

那么,傅喜怎么办?

对傅太后来说,这个问题很好办。既然捧不上墙,贴不上金,那就把他甩出去。于是,傅太后又授意刘欣下诏,解除傅喜的右将军职务,又让刘欣告诉傅喜,你不是身体有病吗?那就好好回家养病去吧!

就这样,傅喜卷铺盖走人了。于是,傅太后掌幕后,刘欣跑前台,师丹挡门面。

在傅太后看来,这个布局似乎是目前最理想的。照这个格式,胜利就在不远的前方。美梦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靠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