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变局

一 最后的疯狂

生活是幽默的,政治也是幽默的,但都是黑幽默。刘欣以为,王嘉终究会认罪,可最后罪是认了,却是另外一码事。王嘉生前,没搞掉董贤,的确失职;但是他说没将孔光推荐上来,也是该死,这就有点搞人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或许王嘉都不知道,如果没有孔光背后那一刀,他都不会死得那么快。话说回来,王嘉说得也没错,孔光的确是当代一代贤才。无论是搞学术,还是背后搞人,都是有一手的,这样的人不提拔上来,的确就太屈才了。

刘欣将计就计,替王嘉完成了一个遗愿,把一代贤才孔光提拔上来。于是,他让王嘉的搭档御史大夫贾延走人,然后提孔光为御史大夫。

七月九日,刘欣封孔光当丞相,同时恢复孔光博山侯爵位。浮生若梦,孔光在梦里失去了所有,梦一醒来,失去的又全都回来了。但是,在这场梦幻般的游戏里,他得到了历练,生存意识就像磐石一般,在他的内心深处越来越稳固。

要生存,就得听话。这个道理,刘欣相信孔光会懂。孔光更应该知道,像刘欣这种政治高手,从来就没做过亏本生意。他给你一升米,你至少得付出一升的力气替他办事。

的确没错,刘欣重新召回孔光,就是让他配合皇帝,做好事情。刘欣想要孔光配合什么?当然还是董贤的事。

在汉朝佞幸排行榜里,如果让刘欣这老相好董贤跟当年刘骜的玩友淳于长比政治才华的话,老实说,董贤跟淳于长还真不是一个档次的。再往上和大巫石显比,董贤连小巫都算不上。

可见,有时候漂亮是可以当饭吃的,但不能当枪使。如果能当枪使了,多半也会沦为炮灰。

刘欣绝顶聪明,他知道董贤不是玩政治的料,但是爱情已经冲晕了他的头脑。他就只有一个想法,在他生前,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将董贤打造成汉朝历史上最耀眼的政治明星。

在此之前,王嘉已经严重阻碍他打造董贤的进程了,他必须将失去的时间追回来,要不然,董贤能等,他自己的身体不能等了。

而董贤要畅通无阻地冲上权力顶峰,刘欣就必须替他扫清所有障碍。于是刘欣发现,除掉王嘉,只是搬掉一块碍路的大石,还有一些小石块,必须要他亲手来丢掉。

曾记否,之前刘欣封了两个大司马,一个是傅家外戚傅晏,另外一个是丁氏外戚丁明。傅晏已经被打发走人了,丁明还占着大司马位。这个位置,刘欣想让丁明腾出来,将来留给董贤。于是乎,他就想着用什么办法,能把大司马丁明拿掉。

刘欣要找一个人的碴,那是没什么技术难题的。很快的,他听说丁明很不满他处理王嘉一案。既然不满,那就请你走人。九月十九日,刘欣下诏,将丁明免职,把他赶出长安,回自己封国去。

大司马的职位,终于空出来了。万事俱备,只欠一道诏书。

十二月六日,刘欣下诏,任命董贤为大司马,兼司隶(首都卫戍司令)。

这年,董贤才二十二岁。很快的,以董贤为代表的汉朝第三支力量迅速崛起。托刘欣的福,董氏力量已经超越王氏外戚甚至傅、丁外戚,成了汉朝最强势的一支力量。

在我们这个年代,二十二岁,很多人都还没大学毕业。然而,董贤却一步登天,成了汉朝历史上跻身三公之位的最年轻的人。神话,只要用心创造,一切皆有可能。我想,这应该是刘欣最得意、最想向世人宣传的一句话。

但是,刘欣却忘了一句古老的遗训:忽得暴名,必为不祥。他貌似替董贤铺了一条通往天堂的大路。可事实证明,那是一条华丽的直通地狱之门的大道。

果然,一年后即公元前1年,六月二十六日,刘欣油尽灯灭,崩于未央宫。这时,董贤的厄运,突从天降。

王太后第一个得到刘欣崩的消息,当即赶到未央宫。王太后是个老江湖了,她第一件事就是收取皇帝印信,然后在东厢召唤董贤。

王太后问董贤,皇帝崩了,大司马您准备怎么给他治丧?董贤像被雷劈了般,看着王太后吓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董贤总算看清楚了,他是一个不识水性的人,刘欣却驾着船,把他拖到了汪洋大海之中,现在船毁了,他就只有干瞪着眼睛,任凭自己被海水淹没。

他面临的是一片权力的汪洋,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王太后一看董贤这架式,心里不禁冷笑。董贤就像一只火鸡,中看中不用,仿佛随时都能给他褪褪毛,然后放到火上烧烤。

这时,董贤仿佛觉察到什么。他扑的跪倒在地,脱去官帽,流着眼泪,一个劲地嗑头。

王太后不由叹息一声。她不过试探性地询问一下,董贤就吓成一滩泥水了。

这时,王太后又试探地说道:“新都侯王莽,曾经当过大司马,先帝刘骜的丧事就是他办理的。他十分熟悉这方面的业务,要不我喊他来指导你工作?”

董贤像抓到一根救命草,马上嗑头谢太后。董贤太嫩了,他已经中套了。

此时,王莽就在长安城。他不是偷跑回来的,是之前刘欣把他召回来的。他就像一条千年老蛇,静静地呆在自己洞穴门口,伸着长长的舌信,窥视着外部世界的一举一动。终于,他等来了这一天。

王太后立即把王莽召来,然后下诏公告天下:所有用来征调武装部队的印信符节,文武百官所有的报告,中黄门、期门等,统归王莽掌管。

这下子,董贤再傻也看出来了,王莽不是王太后请来指导他治丧的,而是一只猛虎,准备要把他生吞活剥的。

果然,王莽一上来,第一件事就是派宫廷秘书弹劾董贤。弹劾辞很滑稽:“皇上生病卧床时,董贤没有亲自给皇帝喂过一口药。”

刘欣是爱董贤的,爱得发疯,胜过了热爱自己的生命。照这样推理,刘欣不让董贤做那些喂药的低下工作,似乎也可以理解。不过,喂或不喂,似乎都不怎么重要,却被王莽小题大做。

看来,董贤想不死,鬼神都不信了。

宫廷秘书弹劾董贤后,王莽就禁止董贤入皇宫司马门。董贤一看,六神无主,不让进司马门,那他这个大司马去哪?突然间,他好像明白了,有一个地方,他还是可以去的。

于是,董贤又脱下官帽,赤着双脚,直奔未央官。然后,他就在未央宫外,跪下嗑头。原来,董贤明白,自己那昙花一现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再复返。他必须以此方式谢罪,看是否可以苟活于世。

羊在狼圈,又加猛虎候门,能逃得掉吗?

六月二十七日,王莽派谒者拿着王太后的诏书,到宫外向董贤宣布:“董贤年少无知,没有资格担任大司马。”念完,谒者就将董贤的印信、绶带全部收回。然后免职,打发回家。

董贤在劫难逃。

当晚,董贤夫妇一起自杀,董家乱成一团。曾经牛气冲天的董贤势力,现在就像装在大笼子里的鸡,都不知道下一个被拉出去杀头的会是谁。不过,乱了一夜,董家还是不敢声张,连夜将董贤拉出去埋了。

第二天,王莽的人就来了。很快的,来人回去告诉王莽,说董贤自杀了。王莽哦了一声,吩咐道:“不管董贤是真死还是诈死,都必须开棺验尸。”

王莽的人立即就去挖墓,把董贤的棺材抬回监狱,开棺验尸。最后,验尸官确认,躺在棺材里的人,就是汉朝媚功第一的伪娘董贤。

王莽终于暂时歇了一口气。

二 王莽东山再起

我们知道,王莽之前被赶出长安城,主要是跟傅老太婆过不去,然后傅老太婆示意丞相朱博弹劾他。按傅老太婆的意思,是要将王莽废为庶人的。只要为庶人,差不多就是半个废人了,但是刘欣压住了,保留他的侯爵待遇,回了新都封国。

王莽在封国,一呆就是三年。呆在封国的时候,他就是一条修练成精的蟒蛇,不放弃、不抛弃、不悲观,更不会自甘堕落。所以那三年,他一直都在养精蓄锐,他坚信,将来有一天,他会再回到长安城的。

王莽有个特长,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是圈子里最优秀的道德模范。这种道德称号,不是靠吹出来的,而是靠严格的自律精神练出来的。有一次,王莽中子王获杀了家奴,王莽毫不含糊,当即抓住王获,命令他自杀。

王莽责子自杀一事传出后,马上就有很多人站出来替他说话了。奏书像雪花一般纷纷飞入长安,落到刘欣案头。刘欣招架不住,太多人为王莽歌功颂德了。于是乎,诡异日食事件发生后,他将孔光召回来,干脆也将王莽召回来了。

长安就像一座茂密的权力森林,是权力动物的天然乐园。王莽回到了长安,就像猛虎回到了山,蟒蛇盘上了大树,长安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灵敏的嗅觉之中。

搞死了董贤,王莽下一步就是夺回本来就属于他的大司马。王太后先下了一道诏书,建议众卿推荐大司马人选。诏书才下,满朝上下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王莽。

王莽当过大司马,以大无畏精神和傅老太婆交过手,他还有天生具有的优秀的道德自律作风,令汉朝人无不对他作崇拜状。况且,大司马职位自设置以来就是外戚专有。王莽身为王太后外戚,如果他不当大司马,谁敢出来说他能当?

于是,从丞相孔光一直到基层干部,几乎全部同意推荐王莽为大司马。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是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有两个人发表了不同意见。

那两个人,一个是前将军何武,一个是左将军公孙禄。王嘉死前,就曾说没法将一代贤才孔光和何武推荐上去,死不瞑目。事实上,在刘欣看来,王嘉说孔光是一代贤才,那是很靠谱的;如果说何武是一代贤明,那他就不敢苟同了。

何武很早就当了御史大夫,但是刘欣当上皇帝后,就把他赶走了。不过,冲着王嘉临死前那句话,刘欣决定将何武也召回来。于是,刘欣就拜孔光当了丞相,让何武又当上了御史大夫。但是没过多久,刘欣又将何武免职了,重新给他安排了一份工作——前将军。

前将军何武和后将军公孙禄是官场兄弟。他们俩在呼声压倒一片的形势下反对王莽任大司马,似乎就是拿鸡蛋砸石头。

说他们是鸡蛋白砸,基本没错,然而有一点是必须说明的,何武并非是无理取闹、自讨苦吃的。

何武和公孙禄是这样想的,纵观汉朝政治,皇权一旦弱势的时候,外戚就会掌权。当年,刘盈年少无知,被老母吕雉持劫,扶持起了汉朝历史上第一支强悍的外戚力量。在汉朝外戚力量的发展史上,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吕氏之后,多年之后又出现了以霍光为代表的霍氏外戚,恐怕下一个把持汉朝政权的,将是以王莽为代表的王氏力量。

皇权弱势,与皇帝年龄有关。幼主之上,必有悍母,有其悍母,其外戚必起。何况,目前刘欣初崩,新皇帝还没选定,一旦王莽上位,只会先入为主,填补权力空白。那接下来,皇帝即使登基,也会沦落为傀儡。

所以,国难当前,为了社稷利益,何武和公孙禄决定,就算当一回鸡蛋,也要砸出汉朝大臣的节气。两人想好了,就向上提交推荐名单。

他们推荐的的人选很搞笑,但却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何武推荐了公孙禄当大司马,公孙禄则推荐了何武来当大司马。

王太后一看,哭笑不得。但是,老太婆也没说啥。六月二十八日,王太后下诏,正式任命王莽为大司马。

王者归来,舍我其谁。王莽是王者吗?很快的,王太后就发现,这个传说中的王莽,已非过去式王莽,展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野心勃勃、出刀必要见血的权术家。

王莽站稳脚跟,就开始清算了。他第一个目标,就瞄准了赵飞燕。在他看来,赵飞燕有三宗罪,沾满了鲜血,必须以血偿还。

赵飞燕曾经以青春无敌的肉体,与妹妹赵合德一道,劫持了皇帝刘骜,这是罪一;赵飞燕只顾自己,不管他人死活,制造了后宫一系列的杀婴案件,以至于刘骜断子绝孙,这是罪二;赵飞燕被傅老太婆收买,支持尊号行动,置国家纲纪不顾,这是罪三。

于是,王莽以王太后的名义下诏,把赵飞燕赶出皇宫,迁到北宫居住。一个月后,再贬赵飞燕为平民,送去替刘骜守墓。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舞蹈家、被后人喻为害人大妖精的赵飞燕,终于扛不住了,自杀了结。

王莽第二个目标,就是打击傅、丁两姓外戚。傅老太婆生前,拼死拼活赚来的,全部被索回。王莽撤掉傅老太婆太皇太后的称号,改为原来的定陶共王母;同时撤销刘欣老妈丁姬的太后称号,改为丁姬。接着,王莽又将傅、丁两姓外戚,一律免职流放。但是,有一个人却得到了赦免。

这个人,就是傅喜。

王太后认为,傅喜很厚道,在傅老太婆得势如日中天之时,傅喜仍然以正义之身反对傅老太婆乱来,捍卫儒家道德准则。于是,王太后特别下诏,将傅喜从封国召回,位居“特进”。

特进,就是侯补大司马。如果有一天王莽下了,下一任大司马就是傅喜的了。应该说,王太后也很厚道。但是,傅喜却不领情,辞退了王太后的厚意。

傅喜不为别的,只是政治这锅水太脏了,他不想再玩了。何况,陪他一起玩的人,是王莽。他能玩得过王莽吗?鬼都不信。所以,王太后表面是为傅喜好,其实是害了他。刘欣害董贤,不就是好心才害那么惨的吗?

于是,王太后只好改口,再将傅喜送回封国。傅喜就在封国居住,犹如在世外桃园,终老天年。

王莽第三个要收拾的人,是董氏势力。自汉朝开国以来,从来没有一个势力,像董家起得这么迅速,又败得那么迅猛。王莽要收拾董家,为的不是权,而是钱。

董贤实在太有钱了。当年,汉文帝刘恒扶持男宠邓通,成了汉朝第一首富。但是,如果邓通在地下闻听刘欣赏赐董贤多少钱,他都马上撞壁自叹不如。

像对待傅、丁两姓势力一样,王莽将董家当官的全都免职、流放。然而,没收董贤财产卖变,发现竟然值四十三亿之多。富可敌国,那不是传说,更不是吹出来的。如果董贤还活着,拿到西域一抖,三十六国都流着口水向他俯首称臣。

大事办完了,接着就是打击反对派及潜在对手了。王莽接下来要打击的人,是何武和公孙禄。在王莽看来,何武本来前途无量的,却吃饱了撑的跟公孙禄互相推荐对方当大司马。此种作法,也算是汉朝首创。

王莽将俩人全部免职,赶出长安城。何武因为是侯爵,还有块地在外省,于是乎就回自己封国,了结此生了。

其实,在王莽看来,庸才永远都只是庸才。像何武这等角色,过去对傅太后及刘欣构不成威胁,现在对他仍然构不成伤害。但另外一个人就不一样了,他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必须及时清理出长安城。

这个人,就是红阳侯王立。天下人都知道,王立是个爱钱如命的贪污犯。为了钱,他敢铤而走险,贪污国家财产;为了钱,他能一夜之间,将死对头淳于长撒在他伤口上的痛,忘得一干二净。天知道,为了钱,他接下来还会干出什么好事!

王立本来早就被赶出长安城了。但是后来,刘欣为了照顾王太后的面子,又将他召回长安。尽管刘欣还没来得及给王立安排新工作就崩了。但是,这个无官无职的人,却是最让王莽害怕的。

原因很简单,王立是王莽的叔叔,王太后的弟弟。在中国这种论资排辈的传统社会里,管你当什么官,辈份大就是天大的资本,长辈对你指手划脚,料你也不敢怎的。

王莽怕的就是王立有事没事会对他指手划脚。如果王太后不在了,倒也没啥。但是现在王太后还活得好好的,道德君子王莽跟贪污犯叔叔王立是互看不顺眼的。如果王立硬要跟王莽唱反调,常到王太后耳边吹风,那他就头大了。

还有,当年如果不是因为贪污出事,王立早就是大司马了,怎么轮也轮不到王莽。现在,别看王立无官无职,如果他要开抢王莽大司马一职,那事情就更麻烦了。

所以,为了将来的事业,必须把王立再赶出长安城。以什么名义赶人呢?王莽已经想好了,以道德和正义的名义。

王莽当然没有傻到自己出面弹劾叔叔,真那样做的话,就是伪君子了。他想到了一个可以代他办事的人,那个人,非孔光莫属。

经过这些年的官场磨练,孔光已经修练成精了。甭管是什么领导,凡是他的领导布置下来的任务,他都听话地认真执行。冲着这点,王莽就认为他做事靠谱。于是,王莽把孔光召来,说这样这样……

孔光心领神会,马上就给王太后上奏,弹劾红阳侯王立。弹劾辞还是老调重弹,说:“王立明知道淳于长是个诈骗犯,淳于长稍微贿赂他一下,他就反过来替人家说话。这种人,道德形象已经破坏殆尽,没有资格再留下来当辅佐。所以,我们强烈建议王太后将他遣送回封国。”

王太后一看,二话不说,拒绝了。

王太后拒绝是有道理的。王立收淳于长那点钱,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淳于长都化成土了,汉朝皇帝都换两个了,丞相府也不知换多少丞相了,现在孔光还提这事,摆明了就是有人不安好心。

谁不安好心?王太后心里明了,但不明说。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要跳出来了。

果然,王莽就跳出来了。丞相搞不定,他就只好亲自出面了。

王莽这样对王太后说道:“现在的汉朝,雄气不再,风光不复,正是多事之秋。而且汉朝连续崩了两位皇帝,都是没有子嗣的。国家现在掌握在太后您的手里,如果因私人感情打击大臣的积极性,万一发生动乱,大臣消极怠工,您老招架得住吗?”

王莽接着又说:“其实,王太后也不必替王立紧张。我们不过是先让他回封国,将来时机成熟,肯定还会请他回来的。”

王太后听出来了,王莽这叫连恐带哄。汉朝内外,几乎掌握在王莽一人手中。王太后又老了,不要说王莽要折腾,只要王莽叫人去外面捣个乱,他称病躺在家里打哈哈,你又能奈何?

王太后心里不由起了一阵寒意。不是她太老,而是王莽太强。如果她要终老天年,只有屈从于王莽。王太后只好点头,允许将王立赶出长安,再度回自己封国度长假。

到此,长安城的政治环境终于被王莽清理得差不多了。先休息一下,接下来就准备玩大的了。

三 登峰造极的权术

忙活半天,王莽和王太后终于想到要立皇帝了。刘骜无子,刘欣过继,现在刘欣崩了,还得再找一个来过继。可是,找谁好呢?

刘骜有两个好兄弟,一个是刘康,一个是刘兴。刘骜生前,特别偏爱刘康。可刘康早死,身为刘康之子的刘欣被傅太后调教了近二十年,相当聪明机灵,在竞争皇位的考试中,将刘兴打败了。

刘兴是个马大哈,没什么心计,当年来长安参加皇帝面试时,和刘骜一起吃饭,吃相特别难看,刘骜就断定他不能任大事。不久,这位老兄就被刘骜打发回封国,不知啥原因,年纪轻轻就死了。他只留下一个儿子,今年恰好九岁。

真是风水轮流转,帝王轮流做,王太后和王莽不约而同想到的人,就是刘兴的儿子刘箕子。

刘箕子,一看这名字就很不吉祥。仔细观察一下,自汉朝立国以来,能够为皇帝的,都是单名。刘病已是个例外,后来想想特别扭,只好改名为刘询。当然,刘箕子这名字,读起来也不顺口,后来尽管改了名字,却仍然逃不出被毒杀的劫难。

公元前1年,九月一日。这个日子,恰好是我们现在的中小学生开学的日子。王太后和王莽挑了这么一个日子,立中山王刘箕子为皇帝,然后下诏,由太皇太后王政君老太婆临朝听政,政府具体事务由王莽负责。

政府工作,本来是由丞相负责的,王太后将它交给了王莽,那丞相干啥呢?丞相当然有事干,但不是自己说了算,想做事还得等王莽下任务。

此时的丞相,还是孔光。准确地说,我们不应该称孔光为丞相了,应改口叫他大司徒。在汉朝第十四位皇帝刘箕子登基之前,汉朝政府将两个核心机构换了新名字。

也就是,丞相改为大司徒,御史大夫改为大司空,大司马保留。大司徒管政府事务,御史大夫管监察,大司马管军事。三大机构,三权分立,互不隶属。表面如此,其实还是谁强谁说了算,所以,这三大机构的真正首脑,还是王莽。

政府机构改名后,大司徒是孔光,大司空是彭宣。彭宣看不惯王莽专权霸道,交了请辞书,说不玩了。然后就退隐江湖,过他的逍遥日子去了。孔光看彭宣走人,想想自己赖在这位上也不是好事。于是乎,他也交了请辞书,说不想干了,批准我辞职吧!

刚刚走了一个,又一个想走人,什么意思嘛!王莽一看孔光的辞职书,心里老大不高兴,坚决不同意孔光辞职。不过,王莽又想了想,孔光不想干了,也不能把他扣死在大司徒位置上。于是就想,可以让孔光退居二线,干点别的工作。

什么工作王莽都想好了,迁孔光为太傅,专门负责皇帝刘箕子的辅导教育工作。孔光一看,不好推辞了,只好将就留下。

其实王莽并不知道,此时孔光老师心里苦得很。他知道,汉朝之大,却没人能玩得过王莽。他留下,还要继续被王莽玩。这种欲求自由而不得之心,与鸟欲飞出铁笼而不得一样的痛苦。

那怎么办?在这个的乱臣贼子横行的乱世,做不得刚直之士,就做一个装聋作哑的人吧!不想演戏,又不能离席而去,那看看别人演戏也不错。孔光只能这样无聊地安慰自己了。

事实上,王莽逼孔光留下,就是让他看自己演戏,必要时还可以请他出来当个评委打个好分。公元1年,正是西方基督耶稣降临的日子。然而在遥远的东方汉朝,王莽集结一帮人,正准备粉墨登场唱大戏。

这年春天,正月。王莽叫人秘密去遥远的益州郡(云南省晋宁县东晋城镇),搞回了一只白野鸡和两只黑野鸡。然后向王太后报告,说这些是遥远的越裳部落进贡的吉祥物。王太后就下诏,既然是好东西,那就用白野鸡祭祀太庙吧!

白野鸡好,不如王莽广告做得好。接着,政府众多官员纷纷上奏歌颂王莽。说王莽得到的白野鸡,犹如以前周公得白野鸡一样,都是吉祥物,俩人都是国家功勋。

这下子,我们终于知道了吧!为什么王莽派人搞来的不是别的鸡,偏偏是与周公相同的白野鸡。原来他是查了典故的,他此举摆明就是想与周公比肩。周公是啥人物?辅佐周成王的国家重臣。没有周公,就没有周成王的周朝;同样,如果没有王莽,就没有汉朝的未来。

这时,王莽的摇尾分子接着说道:“王莽功勋盖世,不应该只封侯爵,应该封公爵。只有这样,才能符合大司马的身份。”

中国古代,封爵制度基本是公、侯、伯、子、男五个档次。后来又有所变化,不过汉朝封爵制度只有两级,一是封王,二是封侯。遵照古仪提出封公爵的,王莽还是第一个。

既然有人提出要给王莽加封,那就议吧!王太后把这个事交给宫廷秘书,说要讨论。这时,王莽早就准备好了,马上上书给王太后说:“汉朝之所以有今天,不是我王莽一个人的功劳。孔光同志等人都功不可没。要封,就封他们吧!我就算了。”

这招只要是古人都会用。两百年前,刘邦立国前就用过这招了。王太后知道王莽装,就说:“长眼睛的都知道你功勋大,你不受封,那怎么行?”

但是,王莽拒绝了。于是,王太后再下诏,说一定要封,王莽再次拒绝。

按常理,这种政治秀只要推辞三次就够了。然后就可以说,盛情难却、恭敬不如从命之类的话。当年刘邦就是这么干的。可王太后没想到,王莽再三推辞了,还要再四推辞。

王太后只好陪着王莽玩,继续下诏说要封他。这时,王莽突然说,不行了,我病了,卧床不起,恕我不能陪您玩了。

王太后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这场戏还要不要演下去。

看上去,王莽似乎是不想接受,可是不封他为公爵,那他不白忙活了吗?事情到这,就卡住了。就在这时,有人给王太后点了一招,一下子就将这盘棋下活了。别人是这样告诉王太后的,要想王莽来正常上班,必先封孔光等人。不然,你休想他下床。哦,王太后恍然大悟。原来王莽不是不受封,只是程序不合,路子不对,才误了事。

于是,王太后立马提拔太傅孔光为太师,增加采邑一万户。除孔光外,还有三人获封。接着,王太后再下诏,提拔王莽为太傅,负责相关事务。同时,晋封王莽为公爵,称“安汉公”,采邑两万八千户。

在周朝,太傅、太师、太保谓为三公,其中以太师最为尊贵。但是,王太后封王莽为太傅,负责相关事务,就变成了太傅最为尊贵了。可见,官职本身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任职的那个人够不够强。

古有周公,今有安汉公,王莽一生的奋斗,不就是想把周公比下去吗?事情到此,该得到的,王莽也得到了。于是,他的病马上好了,开始起床上班去了。

不过,他又给王太后出了一道难题,说他只接受太傅和安汉公称号,至于增加的那两万多采邑,就不要了。如果王太后想封赏,那就等到全国人民基本都过上了小康生活后,再给他吧!

客观评价,王莽这番话没有水分。他是个权术玩家,同时也是个儒家理想主义者。在他的人生字典里,没有什么东西比荣誉更重要。他生来就是为荣誉而战,不像王立和淳于长那些混蛋,稍有一点权势就想搞钱,简直就是掉到钱坑里去了。

这次,王太后再也不跟王莽争了,只好同意王莽的请求,然后安慰地对王莽说道:“我尊重你的意见。全国人民都实现小康后,我再给你涨两倍工资吧!”

王莽再次拒绝给他涨工资。王太后简直太小看人了,王莽如果爱工资,那他就白混了。实话说,王莽迷恋的不是工资,不是土地,不是美女,而是一种能量巨大、能满足内心无限愿望的东西。

那个玩意儿,就叫权力。

而王莽下一步要玩的,就是要夺王太后手中的权力。没办法,权力这东西太有用了,然而偏偏落在王太后手里。君不知,王太后已经七十二岁了。王太后生来不爱玩权,现在人老了,想玩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所以,在王莽看来,权力放在她手里,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权力这东西,一说到抢,就特别伤感情。王莽决定不抢,而是哄着让王太后主动把权力交给他。

要哄王太后,王莽心里还是有底的。因为他早已看出,王太后深居宫中,突然把她拉出来管国家大事,还真有些不适应,所以产生了厌倦之感。

王莽开始布局。首先,他让属下那帮高官一起上奏,对王太后说:“中央提拔地方官,手续比较麻烦,报告打上来,还要派人去考核,然后还要整一大堆的事情。太后您老了,就不必管这些事了。依我们看,以后这种小事,就交给安汉公。”

王太后一听,好呀!安汉公能者多劳,就交给他吧!我一个老太婆,走路都困难,哪能整天看这么多报告。王太后说下诏,说:“从今以后,凡是封爵这类事,才归我管;其他事项,交给安汉公王莽来处理。”

成了,要的就是这句话。

人一阔,就变脸。这是很古老的人性弱点。在王莽这个位置,皇帝是摆设,王太后是威摄,而他才是实权人物,执行的差不多是半个皇帝的权力。但是,王莽没有得意洋洋,他知道,事情只是刚刚开了一个好局,下面的路,还很长。

所以,王莽还必须时刻充分照顾王太后的心情。为了不让王太后觉得自己被架空了,王莽故意制造了很多假象,让王太后感觉自己的威望远胜从前。

比如外国使者要来长安,王莽就请王太后出来接见、封赏,这是其一。一年春夏秋冬,每季王莽都要组织点活动,带王太后出去巡视,慰问孤儿寡女、贞妇烈女。或者就是到县基层考察,慰问广大劳动人民。

王莽所做的一切,与今天各国领导无异。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两千年前的王莽,就有了超前的现代领导管理理念和意识。

但是,王莽最终还是失败了,他败就败在两只思想的眼睛上。他一只眼朝后看,看着周公及周公的周朝;一只眼往前望,看着遥遥不可及的全国人民奔小康的宏伟蓝图。他思维超前,又执迷崇古,两只脚走路都互相打架,能不跌倒吗?

王莽跌倒,是现实必然,但不是现在。

四 政治与婚姻

王莽是一条嗅觉空前灵敏的蟒蛇。在他一手遮天的长安城里,他又嗅出了一丝不祥。这就是,皇帝刘箕子的外戚要崛起。他必须在新外戚势力崛起之时,将他们全部扼杀于摇篮之中。

没办法,王莽在这方面是吃过亏、交过学费的。以前刘欣刚进长安时,刘骜死活不让傅太老婆等外戚进城,但是王太后却不当一回事,就让傅太老婆住进皇宫。刘骜死后,傅太老婆凶相毕露,连王莽这个少壮派都不是她的对手。

现在,刘箕子还小,不懂事,构不成威胁。但是,皇帝正在茁壮成长中,而他王莽总有一天会老去。等到那时再找对策,人家刀子都已经架到脖子上来了。

于是,王莽上书,向王太后建议说:“以前刘欣没当皇帝时,凡事必听王家;可他一进城当了皇帝,马上就翻脸,将傅、丁两姓外戚提拔上来,好好的长安城被搞得乱七八糟。基于此,我们必须吸取教训,坚持宗法正统大义,不顾私情,为后世创下可效法的楷模。”

刘箕子的老妈姓卫,人称卫姬。王太后听出来了,王莽是叫她不要让卫姬进城,更不要让外戚进城。如果松口放进一个,天知道后面还有多少卫家外戚吵着要进来。所以,这个口坚决不能松。

王莽此番道理,王太后深有感悟,老人家叹息一声,就点头同意了。

接着,王莽派人带着印信前往中山国,封刘箕子老妈卫姬为中山孝王后,封刘箕子的两个舅父为关内侯,封刘箕子的三个妹妹为“君”。弄完仪式后,来人就宣布:老实在中山国呆着,一个都不能进长安城。

搞定了刘箕子的外戚,王莽回头又要打刘箕子的主意了。刘箕子进城已有两年,今年十一岁。王莽认为,应该好好培养他和刘箕子的感情,现在的汉朝是他的,将来的汉朝也必定是他的。

王莽决定把女儿嫁给刘箕子,但他不能明说,必须动点脑筋。于是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王莽独自对着苍茫宇宙思考,突然一拍脑袋,叫道“有了,就这样办。”

王莽上书对王太后说道:“皇帝即位也有几年了,但皇后人选还没确定,后宫嫔妃系统也没建立,多少年来,国家动乱,很大的原因就是皇帝无子。所以,我们必须急皇帝所急,早选定皇后和后宫嫔妃。”

王太后同意,把奏书下发有关部门,让他们派人去调查,以确定皇后人选花名册。主管部门效率很高,很快的,他们就将花名册交上来了。花名册上,王莽女儿名列其中。但是,这张花名册上的人选几乎都来自王家。

王莽拿到花名册后,久久地端祥着。突然,他猛拍脑袋,心里不禁苦笑一声,坏事了。

到目前为止,在他一生的权术运作生涯中,王莽很少出差错,但是他这次却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在皇后人选的花名册中,他女儿的名字并不起眼,几乎淹没其中。如果他不采取补救措施,女儿有被自家其他兄弟的女儿挤掉的危险。

如果真被挤掉了,那后果就严重了。

王莽决定改变策略。于是他再上一奏,告诉王太后说:“我无才无德,女儿更不成才,所以,我决定让女儿弃权,不参加皇后竞选了。”

老江湖果然就是老江湖。王太后一听,就笑了。王莽身上每个细胞仿佛都充满着算计,在王莽的毛孔里,除了阴谋,还是阴谋。这是一只多么可怕的动物。

王太后不想点破,老人家轻描淡写地说道:“好吧,就按你所说的办。”于是王太后下诏,告知王莽女儿弃权,皇后人选就不必考虑她了。还有,王家其他女儿也是我亲戚,都不必考虑了。

所谓蠢人者,必被别人娱。王太后的诏书,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王莽不过是故意做秀的,王太后就看不出?难道到嘴的肥肉,王莽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被别人叼走吗?

别紧张,其实王太后也是在配合王莽做秀。王太后当然知道王莽要让女儿圈定刘箕子。如果她下诏批准王莽让女儿弃权,那么王莽女儿的曝光率就会增加,引起别人的注意。

但是,那样远远不够。

王莽想要的,就是把女儿直接送上皇后宝座。所以,王太后必须同意王莽弃权。只有同意了,王莽所谓的高尚品德才会被无限地抬高。那样的话,就应了老子的一句话:不争,天下无与之争。

王莽想不争,事实上他是想通过不争的方式造势,替女儿争到皇后之位。不得不说,实在太高了。

果然,王太后的诏书才公布,长安内外群情激动。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平民百姓,或是儒家知识分子,每天都有数千人云集未央宫。

他们想干什么?他们聚会只有一件事,就是替王莽女儿请愿。请愿辞是一致的:“安汉公功德无量,她的女儿都不胜能任皇后,那还有谁家的女儿胜任?”

口号都喊成这样了,谁还敢出来争?

妙的还不在于此。这时,王莽派出秘书到未央宫劝阻,做好安民工作,说千万不要给太后太多压力。

汉朝上下已经疯狂了。王莽越是劝,众人越是起劲地喊。于是乎,口水和奏书纷纷飞入未央宫。这时,王太后看火侯已到,站出来清场了。

王政君装得很无奈,再次下诏,批准各部推荐王莽女儿。这时,王莽也出来说话了。他说:“可以推荐我女儿,但是应该把范围放大,包括原来花名册上王家所有女儿。”

王莽此话一出,参加讨论的各部高官一致抗议道:“别家女儿就免了,我们只考虑王家的女儿。”

王莽做无奈状,叹息着说道:“好吧,那就考察我女儿吧!”

王太后派出长乐少府、宗正、尚书令等三大部长级高官前往王莽家考察女儿。很快的,考察报告就交到了王太后手里。报告很简洁,大约如下:“我们尊敬的安汉公女儿,从小就享受优质教育,长相端庄,非常适合承受天命,侍奉皇上。”

这时,可怜的孔光被迫站出来了。他率着一帮混混高官,装模作样地拜神,在神坛前卜了一卦,然后报告给王太后说:“卜卦吉利,可签发聘礼。”

接着,有关部门就给王莽发娶亲聘礼。顺便交待一下聘金,汉朝开国时,吕雉曾制定,皇后聘礼黄金二百斤,马十二匹。夫人聘礼黄金五十斤,马四匹。但是后来,吕雉自己破了这规矩,给儿子刘盈下聘礼时,用黄金两万斤。吕雉为什么敢破规矩,那是因为刘盈娶的皇后,是吕雉外家的近亲。

有关部门决定按吕雉破格标准,给王莽下两万斤黄金的聘礼,折合两万万钱。但是,王莽却回复说,他不要那么多,也不是只要一点点,要拿就拿六千三百万,他还要从中拨出四千三百万,分给王氏家族中贫困亲属。算下来,王莽也就拿了两千万钱聘礼,很厚道了。

一切就绪,接下就是办婚礼了。就在这时,王莽家后院突然烧起了一股浓烟,席卷王家上下。

这不是一场自然火灾,而是一场政治意义上的灾难。情况是这样的:王莽长子王宇,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对老爹玩弄权术那一套看不惯了。王宇认为,自老爹王莽上台,不知杀了多少人,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终有一天王家不死于他人之手,也会被雷劈光光的。于是乎,他决定积点功德,做点善事。

王宇想干什么,估计说出去王莽都要撞墙了。这个脑袋不够用的家伙,竟然跟卫家外戚刘箕子的舅父卫宝勾搭上了。然后,王宇就告诉卫宝,你想进长安城,就得旗帜鲜明亮开态度。卫宝说没问题,只要能进城,你叫我干啥都可以。

王宇就告诉卫宝,叫刘箕子老妈卫姬上奏谢恩,痛骂傅、丁两姓外戚不是东西,或许这样能收到效果,被王莽召回长安。

卫姬很听话,就按王宇说的去做了。果然没白做,王莽将卫姬的奏书交给王太后,然后就以王太后的名义有所表示了。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王莽滑得很,只给卫姬增加七千户采邑就没啥表示了。接下来,王宇就教卫姬使出女人一哭两闹三上吊的招数,说进城不为别的,就想跟儿子团聚。

王莽听说后,还是不为所动,又给她加了采邑,就算是打发了。

卫姬闹了两次,都没有效果,似乎有些灰心了。她又问王宇,还有什么妙招。王宇咬咬牙说妙招没了,既然不能曲线入长安,那就来点直接的,直接给王莽上奏。

卫姬只好再上奏,这次王莽很这客气,拒绝了。卫姬连续三次碰壁,心都凉了。

同时心凉的,还有王宇。王宇终于明白,他还很嫩,凭他一已功力,根本就不是老爹的对手。于是乎,他就去找帮手,找呀找,就找到了三个人。

一个是他的老师吴章,一个是他的妻子吕焉,最后一个就是妻子的哥哥吕宽。四个人聚在一起研磨商讨半天,最后得出结论,想用奏书征服老奸巨滑的安汉公,根本就不可能。要想说服他交出权力,只有使出杀手锏了。

王宇等人的绝招是什么?说出来可能就有人骂,太没技术含量了。王宇要让人骂,似乎也不过分。因为他们的绝招不是伏杀,不是结党搞阴谋,更不是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十月围城。他们的杀手锏就是——装神弄鬼。

装神弄鬼之徒,我们称之为神棍。在长安城这座大林子里,三教九流什么鸟都有。神棍如果有点水平,还是可以混出头的。比如当年的江充,在燕国混不下,一到长安城就整出了个臭名远扬的巫蛊惨案。

装神弄鬼的伎俩,是王宇老师吴章的灵感之作。我认为,有什么样的老师,就有什么样的学生。王宇水平之所以次,估计跟老师水平有关。吴章是这样认为的,王莽敬畏鬼神,不妨把一罐鲜血趁夜里泼到王莽大门上。然后,他就可以装模作样地去忽悠王莽,说如果想避祸,就得把政权交给卫氏外戚。

想靠一盆血和一张臭嘴,就能唬住王莽?自汉朝立国以来,见过愚蠢的,但是还没见过如此愚蠢的,名副其实的一群驼鸟。

王宇同意老师吴章的方法,他把倒鲜血到自家门上的活儿交给了自己的大舅子吕宽。

月黑风高之夜,正是装神弄鬼之时。我不知道,那个夜晚够不够黑,风吹得够不够狠。我知道的是,吕宽泼血到王莽门上的时候,被人发觉了,当场被拿下。

阴谋很快就败露了,王莽一点也不客气,把长子王宇和儿媳一起扔进监狱。王宇见扛不住了,先自杀了。儿媳吕焉正有孕在身,马上要生。不久,吕焉生下孩子,王莽就在狱中将儿媳处死了。

到此,王莽已经弄死了两个亲生儿子了。真正做到了为了政治权力利益六亲不认的炉火纯青境界。王宇事败,卫氏外戚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王莽只留刘箕子老妈卫姬一个活口,卫家其他人通通被诛杀。

大火烧到此,也差不多该收场了。但是,王莽却认为,这不是一件偶然事件,自家长子王宇能被拉下水,说明在长安内外,肯定有一个反王莽集团在秘密跟他较量,而卫氏外戚力量不过是冰山一角。

于是,王莽决定顺藤摸瓜,扩大打击面,企图将所有反王莽力量一网打尽。王莽的政治想象力是丰富的,他顺着藤摸了摸,竟然摸到了他叔叔王立的门上。可怜的红阳侯王立,牛气一去不复返。王莽把他弄进监狱,派人日夜监守,最后也被迫自杀。

汉朝风光,千里失语,万里哑然,望长安内外,惟有王莽。朝廷上下,顿失滔滔;三公九卿,都做蜡象,无人欲与安汉公试比高。

这就是王莽,一个真实残酷的权术家的历史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