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创业艰难百战多

一 抉择

九月六日,即王莽死后三天,刘玄派代表率领造反兵进入长安城。九月底,洛阳城也被造反兵攻陷。这时,刘玄说,宛县太小了,我们还是迁都洛阳吧。诸将说,领导说了算。于是乎,刘玄就准备迁都洛阳。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刘玄眼睛真没看歪,竟然一眼看中洛阳。自古以来,洛阳不仅是个风光旖旎的好地方,还是干革命的好根据地。当年,高祖刘邦平定天下时,全天下就数洛阳最繁华了。如果不是娄敬提议迁都长安,他都想一辈子在洛阳扎根了。

还有,偌大的洛阳城,相对长安城来说,似乎更耐得住折腾。当年,高祖迁都长安,长安还是个山旮旯。两百年来,仿佛就是转眼间,昙花一现,就要凋零。连一向以节俭闻名天下的王莽,当了皇帝后都觉得长安太小气了,要迁都洛阳。

但是迁都洛阳,是有一大堆准备工作要做的。比如清理人口,搞好治安,修建宫殿等诸多重要事情。那么,这些工作交给谁才好呢?

这时,刘玄一下子想到了一个人——刘秀。

于是,刘玄就任命刘秀为代理京畿总卫戍司令(行司隶校尉),负责组织京城政府机关和城市建设。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成立新政府、兴建宫殿,油水甚多,算是个肥差。刘玄把肥差交给刘秀,可能是想油水不流外人田。事实上没人知道,他心里还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刘秀没辜负刘玄。他进入了洛阳城,很快就恢复西汉王朝所有制度,设立官员,发布文告,一切井井有条。很快,他的工作获得众人的一致好评。连曾在汉朝当官的一些老同志也无不惊呼:“神啊,真没想到啊,隔了这么多年,竟然还能再见汉朝威仪啊。”

一切安排妥当后,刘玄就被迎进洛阳城。

别以为进了洛阳城,屁股就坐稳了,刘玄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他认为,他事业是越做越大了,然而抢生意的人不在少数。抬眼之处,有挂刘氏宗室自封皇帝的人,有自立山头对洛阳城虎视眈眈的人。

所以,当前还不是享福的时候。而是团结一致,扩大地盘,统一天下。而要统一天下,必先拿下黄河以北土地。派谁去做这个工作呢?一想到这里,刘玄不禁又拍着桌子叫道,刘秀,这个工作非刘秀出面不可。

但是,有人马上应声叫道:这个事情不能交给刘秀去办。

高调反对的人名唤朱鲔,他是新市兵王凤属下,一个非常重要的将领。当初刘被杀,正是他和李轶一手阴谋设计导演的。朱鲔反对刘玄委刘秀大任,不仅代表他自己,更代表站在他背后的利益集团。

据我观察,一直以来,在反对刘玄的重大事情上,很少看到新市兵王凤和平林兵陈牧主动说话。他们不说话,不是懒得开口,而是因为他们有朱鲔这样优秀的代表,根本就不需要他们亲自出面。

朱鲔反对刘玄赋予刘秀重任,不需要我们多说,鬼都知道他内心的阴暗想法。在他们看来,刘秀这个人太危险了。昆阳城下一战,闻名天下,风头都被他抢光了,竟然从不见他居功自傲,提一句想当年老子昆阳城下怎么痛快过瘾之话。除此之外,建设洛阳城的首功,也是刘秀的。

如果刘玄再让刘秀去搞平河北,那天下的风头不都被刘秀一人抢光了吗?照此下去,有朝一日刘秀会一人坐大天下,那他们吃什么?

再往下想,哪一天刘秀强大得动他不得了,他反过来清算谋杀刘旧账,不要说他们想抢风头,连油水都没得吃了。

刘秀就像一条隐忍不发的蛇,危险,真的很危险。所以无论如何,摆平河北这事,千万不能交给刘秀去办。

既然不能交给刘秀去办,那应该交给谁呢?当然就是由新市兵和平林兵联手解决了。朱鲔最终要表达的也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这时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说道:“这事,非刘秀出马不可。”

说这话的人,名声不大,但是官衔很大。当年,刘玄谋杀大司徒刘后,就空出大司徒一职。刘玄不傻,他把这块肥肉给了自己的堂兄刘赐,而力挺刘秀出马平河北的人,正是这位大司徒刘赐。

刘赐公开表态,如果想迅速拿下黄河以北,独有刘秀具有这种能力。

一个说不行,一个说行,这事还怎么整?刘玄犹豫了。

但是不久,刘玄突然宣布,任命刘秀为代表大司马(行大司马事),北渡黄河,拿下尚未归附的地盘。

刘玄之所以凌厉出手,不是他自己拍脑袋决定的,而是刘赐私下跟他说了一席话。于是乎,刘玄犹如脑袋开窍一般,作出以上决策。

堂兄刘赐到底跟堂弟刘玄说了些什么?只有鬼知道,人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猜。这事要猜出来,其实也不费劲。

归根结底还是那两个字——博弈。刘赐清楚地看到,刘玄想当皇帝当得久,又要当得爽,就必须压得住新市兵和平林兵。仅靠他们两兄弟那点声望,基本就不是别人的对手。所以,为了加强自身力量,他们必须拉住刘秀。刘秀就像是他们打磨的利剑,只要此剑在手,足可力挡四面八方。

上海滩大佬杜月笙有一句很出名的话:不要害怕被别人利用,别人能利用你,说明你很有用。对刘秀来说,无论是刘玄,还是新市兵和平林兵,他都不怕被他们利用。他们能利用你,说明你对他们还很有用,既然这样,那就还很安全。

现在,我们可以公开刘玄心里的秘密了。他着力打造刘秀,归根结底,就是借此平衡与新市兵等人的博弈。

博弈的结果,是渔翁得利。最后,刘秀还是被封为大将军,率军出征了。

准确地说,刘秀不是出征,而是巡游。出征是很辛苦的,整天拔刀冲来砍去,不被砍死,也可能要累死。巡游就不一样了,所到之处,必是歌舞升平,粉丝如潮,夹道相迎。

有人认为,当年秦始皇挂名巡游天下,其实是主动亮剑,兵威四方。刘秀则反其道而行之,挂名出征,享受的则是巡游之礼。他的部队才渡过黄河,各郡官员百姓已经闻声而动,主动献城,并且献牛羊于道,热烈欢迎。

我相信,眼前这一幕要是被新市兵和平林兵将领看到,即刻全得红眼病回家。但是,刘秀没有一丝骄傲,反而心事重重,拒绝所有宴会,一切从简。

心事不解,何以开怀,烦啊。

正在这时,有人禀报刘秀,有一姓邓的粉丝策马狂追,北渡黄河,追随您来了,要不要召见他?

刘秀眼皮一抬,哦,他来了,赶紧把他叫来。

来人姓邓,名禹,字仲华,南阳郡新野人。其实,邓禹追随刘秀也不是一两年的事了。当年,刘秀西入长安受学时,邓禹也在长安受学,那年邓禹只有十三岁。

那时,邓禹偶遇刘秀,遂认定他是个非常之人,于是追随亲附,一晃就是数年,后才恋恋不舍归乡。刘秀造反后,刘玄不小心当了皇帝,新野豪杰向刘玄推荐邓禹,邓禹宁死不跟刘玄。他告诉豪杰们,你们都别瞎扯淡了,我心里早有跟定的人了。

邓禹闻听刘秀率兵北渡黄河,心想坏了,再不追就晚了。于是他策马狂追,追过黄河,一直追到邺县(今河北省临漳县西南邺镇),总算把刘秀追上了。

铁杆粉丝和偶像相见,不胜欷歔。刘秀问邓禹:“陛下授权于我,可以封爵任官,先生大老远奔我而来,是不是想求官来了?”

邓禹答道:“错!”

刘秀惊讶地看着邓禹:“哦,那您是为啥而奔我来的呢?”

邓禹答道:“不为别的,只想做你的追随者,建功立业,让我的名字也在史书上留下一笔。”

刘秀笑了。

邓禹话不过才开个头,这时,只见他滔滔不绝,说出一套让刘秀耳目一新的政论。

邓禹的论述很长,意思大约如下:刘玄挂名是天子,但是,只要东边两股势力没摆平,他就别想坐享天下。这两股势力分别是赤眉集团和青犊集团,之所以重视他们,忽略别的,主要是因为他们军队多,作战单位都是万人以上。

赤眉集团之前曾试着归附刘玄,可是没来多久,他们就全跑了。归根结底,不是别的,而是刘玄这人太平庸,没有凝聚力,而新市兵和平林兵那帮将领更是庸碌之徒,只想着升官发财,心中哪有天下长远之计,更没有安邦立国之大志。

回到正题。天下成大事者必有两个条件,即天时与人事。从天时看,刘玄当皇帝后,天象诡异,极为不祥;从人事看,刘玄不过是个平庸之辈,绝非成大事者。分析当今大势,阁下昆阳城一战,名震天下,功名赫赫。尽管如此,将来肯定也无立足之地。

所以,阁下应顺势应变,招兵买马,收买民心,再创高祖刘邦之大业,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以阁下之能力、人气,成此大业,并不难矣。

自起兵以来,这是刘秀第一次听到如此震耳欲聋的话语。邓禹一语,犹如万箭穿心,扎到他心窝里去了。在刘秀自己看来,只要天下未平定,他的安全都是没问题的。如果有一天,天下无事,他这把利剑即将被刘玄束之高阁,安危即不知了。

而邓禹一话,点醒了梦中人,与其为他人做嫁衣裳,不如反客为主,做自己真正的主人。

粉丝,还是铁杆的好啊。顿时,刘秀心里涌起了一股莫名的骚动。这是一种被深埋于心里,从未被发觉的冲动。

说真的,刘秀很激动。这种激动不是说他找到了一个多年的知己,而是知己犹如黑夜里的明灯,替他指出了一个通往未来的方向。

熟读《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刘备在遇见诸葛亮时,惶惶乎犹如丧家之犬,奔波流离近二十年,活得很苦很累。后来,正是诸葛亮隆中一对,指引他一条通往未来的康庄大道。从此,刘备的人生及历史走向,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诸葛亮这种历史角色,我称之为推手。歌手想在市场走红,必有推手。政治家想在历史上站稳脚跟,也必然拥有高瞻远瞩的推手。当年,高祖刘邦平定天下,也是得力于张良、陈平之类的推手。

毫无疑问,邓禹就是刘秀人生发生质变的有力推手,他渴望拥有这样的推手。

只要有了方向,只要心中装满希望,不管未来有多远,道路有多坎坷,将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一个旧的刘秀即将死去,一个崭新的刘秀即将诞生。

二 别人的地盘,别人做主

正当刘秀踌躇满志之时,他的一个刘氏远房亲戚主动找上门来了。此人名唤刘林,也是孝景帝刘启之后。可怕的是,刘林这厮不但血统高贵,名号很响,而且能量还很大。

刘秀进入邯郸城后,作为邯郸人的刘林,很自然地投到刘秀这里来了。刘林告诉刘秀,要想摆平赤眉其实很简单。赤眉现在黄河东岸,只要刘秀肯在列人(今河北省肥乡县)掘开黄河,借用黄河之水,把他们通通淹死,多简洁明了呀。

刘秀拒绝了刘林这个荒唐的想法。然后,北上真定(今河北省正定县)。刘秀这一走,差点害死了自己。

如果他知道刘林能量有多可怕,他绝对不会率性地打发了刘林。

前面讲过,刘林名号很响。之所以响,那是因为他老爹刘元曾是西汉王朝故赵王。刘林祖辈几代人在邯郸城辛勤工作,影响极大,根基很深。

刘秀的失策就在于,他在刘林的地盘上跟刘林翻脸过不去。于是乎,刘林就认为,既然刘秀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极品人选。

王莽当皇帝时,首都长安曾经发生过一件怪事,有人竟然跳起来宣布,他就是汉成帝刘骜的儿子刘子舆。王莽二话不说,抓起来就斩了。

事过多年,邯郸城突然又跳出一个人,宣称刘子舆还没死,我就是刘子舆,刘子舆就是我。

这种诈称皇室子弟以博富贵的事,不是现在才有。当年,霍光刚主政时,长安城外突然冒出一个骑驴的人,说他就是太子刘据。刘据明明上吊死了,他竟然说他是刘据。于是乎,这事闹得长安满城风雨,包括霍光在内,都无法决断。最后,还是长安市长果断地把人抓了,一查,妈的竟然是个以算命为生的骗子。

俗话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胆大就不怕当骗子,骗子玩的就是空手套白狼。套不住是命,套住了就是祖坟冒青烟,几辈子都有吃不完的粮。

而这个胆敢自称就是刘子舆的人,其真名叫王昌,又名王郎,邯郸人士,以算命为生。老实说,此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挂名算命,专业其实就是江湖诈骗。

所谓忽悠,就必须有骗人的技术。这厮是这样对外宣称的:他母亲曾是刘骜的歌女。刘骜跟他母亲好上后,就怀上了他。更奇怪的还有,母亲怀他的时候,还梦见一股黄气罩在身上。不久,就生下了他。结果这事做得不严密,被皇后赵飞燕知道了。赵飞燕想谋害他,幸而母亲用了别人家的孩子顶换,保全了一命。

为了增加传奇色彩和可信度,王郎不惜费口舌,继续忽悠:我年十二时,结识郎中某某,与他一起到过蜀地;年二十,还长安;后来辗转来往于燕赵之地,最后才在邯郸扎根,当了算命先生。

事实上,扯淡的人,扯淡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扯得让人信了。而第一个信任他是刘骜儿子的人,就是刘林。

忘了说一点,邯郸江湖不大,王郎又很会混,跟刘林关系特好。王郎自称刘子舆之后,刘林第一个就拥护他。

接着,刘林把邯郸几个大流氓喊来开会,最后决定,拥护王郎为天子。

王郎广告做得好,还要看消费者买不买账。为了试探王郎这个山寨产品在民众中的影响,刘林派人到处广而告之:赤眉当立刘子舆(王郎)。

那时,刘秀没用刘林的损招,去引黄河水淹死赤眉。这下可好了,两边都不讨好,赤眉准备渡过黄河,搞得人心惶惶。很快就有信息反馈回来了,说民众害怕赤眉,很支持立刘子舆为天子。

公元23年,十二月,刘林率领数百骑兵,半夜攻入邯郸城,接收故赵王王宫,同时宣布王郎那个山寨版刘子舆为汉王朝正统皇帝。

又接着,刘林派将领分别向幽州(今河北省北部及辽宁省)、冀州(今河北省中部、南部)抢夺地盘。最后,他向各州郡发布文告,结果邯郸以北,以及辽东郡以西的广大地区纷纷响应。

王郎一夜崛起,刘秀可就惨了。刘秀想想,在刘林的地盘上,他是玩不过对方的,最后的办法就是逃。他已经想好了逃跑的方向,那就是蓟县(今北京市)。

真是流年不利。刘秀在前线失利,皇帝刘玄在后面也跟着跑。准确地说也不叫跑,而是迁都。长安的造反将领告诉刘玄,洛阳城连个像样的宫殿都没有,还是来长安吧。长安城除了未央宫被烧毁,其他宫殿都完好无损。

于是乎,公元24年,二月,刘玄从洛阳城出发,再次迁都长安。

皇帝都跑安全的地方去了,还愣着干啥呀,跑呀。其实,刘秀不是很想跑。但是,他现在不得不跑了,再不跑就没命了。

有一次,刘秀派人到街上招兵买马时,被人团团围住挖苦讽刺,只好灰头土脸地回来。这时刘秀才发现,在北方,市场属于王郎与刘林,而他刘秀水土不服还罢,人家还不信你那一套。

这不是刘秀人生第一次受挫折,却是第一次让他感到无比绝望与无助。

正当刘秀不知何处去时,有人很镇定地告诉他:“其实我们不必回长安,可以坚守北方,与王郎一搏。”

说这句的人是个牛人,他的名字就叫耿弇。

耿弇,字伯昭,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其父耿况是上谷郡太守。由于父亲的缘故,耿弇从小就好骑马射箭,玩枪弄刀,做起将帅之梦。

耿况这个上谷郡太守,是王莽给的。王莽死后,全国的造反兵都在抢地盘,北方的上谷郡尚平安无事,还能熬几天。当然,要想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必须找靠山。耿况就告诉儿子耿弇,刘玄好像要强一点,我们还是投了他算了。

于是,耿弇奏父命前往长安,与对方谈判归依事宜,没想到半路上就出事了。这个事前面讲过的,就是刘林扶持王郎称帝造反,席卷燕赵之地,势头正劲。

跟随耿弇出差的两个侍从官告诉他,刘子舆是刘骜之后,皇室血统比刘玄近多了,而且这边路又近,势头正猛,不如投了他吧,就别跑那么远投奔刘玄了。

耿弇一听,拔剑而起,喝道:“山寨版刘子舆不过是一群强盗,终究要被剿灭,在关键时刻你们可站对立场,别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耿弇这话,似乎就是想摆谱吓唬老百姓。但是,他那两个侍从官闭嘴后,趁着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直奔王郎处了。那时,耿弇才发现问题大了。

耿弇愣了一下,顿然擦亮眼睛。他发现,长安城路途遥远,而长安方面的大司马刘秀近在眼前,不如就奔他去得了。于是,耿弇顺路而下蓟县,见到了刘秀。

耿弇一到,王郎十万金悬赏刘秀人头的公文也下到蓟县。眼看着即将顶不住王郎的威胁,准备逃命长安的刘秀,耿弇很镇定地告诉他:“大司马不要慌,此时我们留住,还能求生,倘若现在就跑,可能命都要没了。”

耿弇这番话让刘秀不解,属将更是不解。耿弇接着分析道:“你们看看,敌人在我们的南边,我们在他们的北边。如果我们南逃,就像鱼群要撞渔网,不正落入他们的虎口吗?”

对呀,我们光想着逃命,怎么没看到人家的刀口呢。耿弇一席话,让众将半天说不出话来。

耿弇继续说道:“大家要想活命,有一条活路就摆在眼前。渔阳郡太守彭宠是大司马刘秀您的老乡,上谷郡太守耿况是我的老爹。这两大郡合起来,至少有一万骑兵。如果我们调用他们,何惧邯郸城方面军?”

刘秀点点头,他好像听出点门道。但是,耿弇话说完了,愣是没人表态。

良久,刘秀部将纷纷发言,他们的意见空前一致:就是死也要南逃,就是不能北上上谷郡寻找靠山。

耿弇初来乍到,这人靠不靠谱尚不清楚,仅凭他几句话就集体北投,如果渔阳群和上谷郡太守都不是善类呢,那不是也等于落入别人口袋吗?这是其一。

刘秀治军理政,贤名远扬,天下第一。现在,连刘秀这等人才在燕赵之地,都搞不定一个山寨版刘子舆,任凭他攻击吓唬,并非偶然。由此说明,他们的根基不在北方,而是南方。这是其二。

整个北方的燕赵之地,几乎都是王郎、刘林的,他们人多势众,就算上谷、渔阳两郡万骑来助,也撑不了多久。这是其三。

总之,必须南逃。南方才是我们的故乡,要死也要死在回乡的路上。

看着部将们争论不休,口水四溅,搞得刘秀很迷茫,也拿不定主意了。良久,只见刘秀缓缓醒来般,他坚定地指着一个方向,从容地说道:“都不要争了,我们就朝那个方面去吧。”

那个方向,就是北方。

刘秀接着说道:“同志们都没有说错,相对南方来说,我们不过是北方不喜欢的客人。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一个欢迎我们的主人。这个人,就是站在你们眼前的耿弇。”

“耿弇,就是我们的北道主人。”当刘秀吐出最后这句话时,部将们全都愣住了。

然而,刘秀话才说完,外面突然传来一个惊天霹雳的消息——故广阳王刘嘉的儿子刘接,在蓟县城内发动民众起义,响应王郎。

同时,邯郸城方面已经派人抵达蓟县城外,蓟县官员全都跑去迎接了。

狗日的北方,还真不是我们站脚的地方啊。刚刚定神的刘秀,这时又换上一副茫然的表情。

良久,只见刘秀叹息一声,大声吼道:“大事不妙,咱们还是逃命吧。”

三 绝处逢生

在刘秀的骨子里,流淌的是高祖刘邦的血。幸蒙高祖刘邦的优秀基因,把优秀的逃跑技术遗传给刘秀。当刘秀听说蓟县百姓要反他时,他第一本能是跑下床榻,冲出招待所,带领众人向南门奔去。

冲到南门时,发现南门紧闭。刘秀拔剑而起,一声怒吼杀上去。一阵乱战后,众人摆平守门将士,夺门而去。冲出城门以后,刘秀马不停蹄,昼夜不分地穿城过池,沿着大路狂奔。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更不知道跑了多远,众人终于撑不住了,饥肠辘辘的刘秀决定就在路旁就餐。

此时正值寒冬,北风像刀子一样刮过天空。刘秀又冷又饿又困,不禁靠在一旁就睡了。这时,主簿冯异端着一碗热豆浆,来到刘秀面前,说:“先暖暖身再睡吧。”

刘秀惊讶又激动地看着冯异,问道:“你哪里来的热豆浆?”

冯异说道:“大司马尽管喝吧,就甭管哪里来的了。”

冯异,字公孙,颍川父城(今河南宝丰东)人,刘秀粉丝之一。打小熟读兵法,当年刘秀攻打父城时,久攻不下,其原因就是冯异在城中坚守。后来,冯异经过从弟引荐,投了刘秀。

刘秀稍作休息,继续策马狂奔,来到了饶阳城外。

饶阳城,即今天河北省饶阳县东北,跟蓟县航空距离一百八十公里。逃命也是要靠力气的,此时人饥马疲,大家都想找家饭店狠狠啃上一顿,再睡上一觉。如果天遂人愿,那不亚于当了一回活神仙。

但是,众人在城外,像一群恶狼流着饥饿的口水看着饶阳城,就是不敢进去。

前面说过,在广阔的北方大地上,王郎这个山寨版皇亲就像是硬通货,人家就认他,而不认刘秀这家店。但是,刘秀在城外沉吟良久,作了一个冒险的决定:我们跑不动了,先进城吃一顿吧。

入乡要随俗,刘秀诈称是邯郸城方面派来的使节,要进城办事。果然,城上一听说是邯郸城天子派来的,立即打开城门。刘秀率领队伍大摇大摆地进了城,然后由人带领到政府招待所。

招待所官员设宴款待,端上的都是大碗酒和大块肉,逃命多时的众将领,像叫花子似的卷起袖子猛吃。这顿饭吃得很不像样,甚至有人为了抢饭菜争吵起来。

殊不知,就这个细节差点坏了刘秀的大事。

饶阳政府招待所官员们认为,眼前这帮人的吃相一点都不像邯郸城方面派来的使者,反而像逃命的败军。不如找法子试探一下,如果真是逃命来的,那这顿饭钱花得就太值了。

死亡像魔鬼一样,再次降临到刘秀头上。当众人吃得正欢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鼓声大作,有人大喊起来:“邯郸将军驾到!”

众人一听,大叫坏了。刘秀反应更快,一下子跳到马车上,准备开跑。但是,当他准备开跑时,突然发现一个致命问题——就算跑了,能跑得出饶阳城吗?

那怎么办?这时,只见刘秀缓了缓气,定下了神,不行,不能乱跑。就算是装,也要装得像一点。于是,他整理着凌乱的衣裳,带上众人信步走回招待所坐下。

然后,刘秀派人传话道,既然邯郸将军来了,就请里面坐吧。

出来混,素质很重要,心理素质那是更加重要了。外面大堂上那一阵乱鼓狂喊,其实是想吓唬刘秀这帮人的。没想到,刘秀竟然就此蒙混过去了。

众人发现是虚惊一场,但是,他们打死也不敢乱抢饭菜了,当然也无心歇息了。刘秀稍作整顿,就上车离开了饶阳城。

这是一场多么艰难的旅行。天气越来越冷,天空竟然还飘着大雪。但是,刘秀一行人一出饶阳城,又马上恢复亡命人的本能,迎霜踏雪,昼夜奔驰。

又不知跑了多久,他们远远看见前面有一座城。一打听,那是下曲阳城(今河北省晋州市西)。刘秀正在琢磨着,要不要进城再骗一顿饭吃?

然而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有情报来说,王郎的追兵就在他们屁股后面紧咬着,再不逃就没命了。于是,刘秀不得不打消进城吃霸王餐的想法,策马前奔。

这时,派出去的探马又回来报告一个不好的消息——前面有一条河,河上没有船,只有碎冰,人马根本就过不去。

前进无路,后有追兵,难道天要亡刘秀于此吗?

走投无路的刘秀,抬头望望天,又装作很镇定地看看地下,他把一个人叫了过来,说道:“麻烦你先行一步,到前面看看,到底能不能渡河。”

刘秀唤来的这个人叫王霸,字元伯,颍川颍阳(今河南许昌西)人。

王霸年少的时候,就是个狱吏。可他野心很大,不安心工作。于是其父告诉他,既然不愿做狱吏,那就到长安镀镀金吧。王霸从长安镀金回来,刘秀已经造反,率兵经过颍阳。王霸逮到这个千古难逢的机会,立即求见刘秀,说愿意当刘粉,可以先从士兵做起。

后来,刘秀尽管当上了大司马,但是早年跟随他的诸多宾客,听说他要北渡黄河,几乎都跑光了。刘秀左看右看,见王霸还没有跑的意思,赠他一句话:“从我者皆逝,而子独留。努力!疾风知劲草。”

疾风知劲草。王霸无数次在心里默默叨念着偶像刘秀的这句话,仿佛有一股力量自天灌顶,直穿双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它的名字就叫信念。干革命,徒有胆识还不够,必须加上信念。信念就像是指南针,无论你走多远,都不会迷失方向。

王霸骑着马,来到大河边。这条河的名字叫呼驼河。他看到,河面正如探马所报,在寒冷的河床上,到处都是碎冰,且河上没有船只,要想渡过河去,除非身上长了两只翅膀。

看着这一切,王霸不禁抽了一口凉气。老天真的要亡了我主刘秀吗?

王霸望着河面,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一阵寒风吹来,吹醒了他冰冻的思维。这时,他突然想起了刘秀在饶阳城里诈称邯郸使者进城骗吃的那一幕。生死关头,如果此去照实回报,队伍知前进无路,可能会一哄而散。不如咱也玩一回忽悠?

一想到这,王霸脑袋顿然开窍,立即策马回奔。他回到队伍,这样告诉刘秀:“呼驼河面已经结冰,河床很结实,车马过河绝对没问题。”

刘秀一听就笑了。拍着王霸的肩膀说:“探马搞的是假情报,你搞到的才是真情报。”

刘秀率领队伍继续往前赶路。当他们来到呼驼河时,连王霸也不相信,正如他忽悠的那样,呼驼河竟然结起了坚硬的冰面,车马完全可以顺利过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王霸突然明白了,天气。这一切都是托天气的福。寒冷天气,让河面加剧结冰。他这一来回,老天恰好替他们铺好了河床。

刘秀吉人天相,在王霸的指挥下,队伍顺利渡河。当他们奔到南宫(今河北省南宫市)的时候,遇上狂风暴雨,刘秀等人稍作休息,再往前奔,就到了下博(今河北省深县东南)城西。

这时,刘秀驻马不前。他不是跑不动了,而是前路茫茫,他不知往何处去。

天地如此之大,竟然没有一个藏身之处,这到底是个什么世道。此时,刘秀的随从像是一群惊弓之鸟,亦四顾茫然。这个时候连刘秀都拿不定主意了,大家心里无不倒抽寒气了。

刘秀望望天,心里默念着,万能的天,救人救到底,此时可否再给狼狈之徒指出一条逃生之道?

说生路,奇迹就出现了。

武侠小说里总有这样一个套路:当主人公被高手打落悬崖时,突然天空射出一道白影,只见一个白发飘飘的老者,一掌发力,把即将落崖的主人公送回山顶。当主人公缓缓睁开眼睛时,那老者犹如神仙,只见又一道白影,驾鹤飘然而去。

造反高手刘秀也碰到了一位道行高深的老者。这个白发飘飘的老者,身穿白衣,站在路旁,仿佛已经等待良久。这时,只见白衣老者对刘秀说:“不要沮丧,不要绝望,希望就在前方。”

众人都莫名其妙,而无不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位老人。

白衣老者缓缓指着前方说道:“面前就是信都郡,信都郡太守是南阳人,名唤任光。他不听王郎,只听刘玄这一边的,你们赶紧投他去吧。”

老人说完,悠然离去,众人都看得傻眼了。

是梦吗?刘秀捏了一下皮肉,真疼。哦,原来这一切是真的。喜出望外的刘秀仿佛在茫茫大海中抓到了一块浮木,向信都郡方面狂奔而去。

四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很快,刘秀抵达信都郡,见到了太守任光。

任光,字伯卿,南阳宛人也。据说此人向来忠厚,特为乡里所爱。最初,任光在郡县为吏,刘造反后,经过宛县,军人见到任光穿着光鲜,特别惹眼,于是命他解衣,要拉出去砍了。就在这时候,救星出现了。

长记性的都知道,当年韩信在汉中犯错,大刀即将落到他头上时,他突然抬起头,对监斩官夏侯婴狂叫一声。夏侯婴一看,那厮长得特帅,口气不小,就叫人松绑,拉到帐下吹牛。结果一吹,后来竟然就吹出了个大将军的职务来。

任光被救一幕,犹如当年韩信之传奇。正当汉兵准备斩杀任光时,时为光禄勋的刘赐出现了。刘赐见任光容貌厚道,不像烂仔,当即把他救下。后来,任光率领一帮乡党跟随刘赐,被拜为偏将军,然后跟随刘秀一道在昆阳城下大破王邑大军。

刘玄定都洛阳后,任光就被任命为信都太守。当刘林扶持王郎称天子时,北方各郡纷纷投了王郎,偏任光不听。王郎派使者来劝降任光,任光两眼眨都不眨,把使者拉到大街上砍杀示威。

斩得痛快,后果却很严重。任光城中只有四千守兵,只要王郎一发兵,就像捏鸡蛋一样,信都郡马上就碎了。信都郡吃今天没明天的,所以,为了这件事,任光正在忧虑万千。

没想到,刘秀来了,给他注入了新的力量。

准确地说,刘秀不是抓到一块浮木,而是两块。除了信都郡太守任光外,还有一个太守不听王郎号令,这个人就是和成郡太守邳彤。

邳彤,字伟君,信都人。当初刘秀北渡黄河攻城时,时为和成郡太守的邳彤举城投降。刘秀很满意,仍封他为和成郡太守,驻留数日后,就北上蓟县。后来,王郎起兵,派人来劝邳彤,他却睬也不睬,而是选派两千精骑,沿路去追随刘秀。真没想到,当刘秀前脚进了信都城,他后腿也跟着来了。

兄弟都到齐了,那就开会说事吧。

会上大家吵得很凶,意见分为两派:一派是多数人的意见,说这狗日的北方,简直就不是人待的,不如让任光和邳彤派那几千人,护刘秀等一行人回长安,然后再作打算。

另外一派,却是少数人意见,主要有两个人,这就是任光和邳彤。其中邳彤意见最大,他告诉刘秀:您那帮兄弟是被王郎追怕了,所以才一心想着回长安。实际上,王郎没啥好怕的。他不就是个算命先生吗,假借名号忽悠天下,尽管他侥幸拿下燕赵之地,但根基不稳。如果您肯率领我们两郡兵力攻击他,还怕他找上门来不成?这是其一。

如果您现在就回长安,等于把黄河以北拱手相让给王郎,势必动摇长安信心。天下百姓都是长眼的,长安方面一旦威信扫地,后果将不堪设想。无论于长安,还是于大司马您的前途,都极为不利呀。这是其二。

您的部将就想着回长安,可是要记住,信都郡与和成郡这帮兄弟,怎肯跟随您入长安呢?他们看着你撤军,说不定路上全跑了,而王郎追兵紧迫,那就危险了。这是其三。

总之,长安路途遥远,回去是危险的,更不是长远之计。只有留下来,整军待命,继续战斗,这才是生存之道。

说得都很有道理,刘秀连连点头。停了一下,刘秀以商量的语气说道:“我们可以留下,但是仅凭两郡数千兵力,势力太弱,根本就不是王郎的对手,所以我们必须寻找外援。”

刘秀扫了众人一眼,接着说道:“在黄河以北,我们可以投奔两个人,一个是城头子路,一个是力子都部。前者拥兵二十余万,后者拥兵六七万。”

城头子路者,东平人,名唤爱曾,字子路,与肥城刘诩起义于卢县(今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南)城头,因号“城头子路”。力子都者,东海人,拥兵六七万,后刘玄派人劝降,拜他为徐州牧。

听上去好像也不错,众人听得连连点头。然而,刘秀话一落,任光马上就否决了。

任光告诉刘秀“危急关头,不想着自救,投奔他人,那是很不靠谱的。”

刘秀看着任光,问道:“可是我们兵少,怎么自救?”

任光笑道:“兵不是等来的,而是打出来的。打不出来,我们就招。”

刘秀问:“你有何良策?”

任光说:“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搞不过王郎,还是可以拿得下他的其他县城的。先把他的旁城拿下,扩充我们的实力。如果拿不下,我们就放开手脚,让士兵们去抢夺。现在的人贪心得很,看到有利可图,肯定有一大批人前来参军。”

真不愧是天才。胳膊拧不过大腿,那就先拧胳膊,等把王郎的胳膊都拧断了,再拧他的大腿,看他还有啥功力。

刘秀决定采用任光的计策,绝地反击,豪赌一把。生死存亡,在此一举。出发!

刘秀部署方阵如下:任命任光为左大将军,邳彤为后大将军,兼和成郡太守。前锋由邳彤部队担当,先行出动。任光大抛烟幕弹,派人到处散发文告,吹牛说:“大司马刘秀,即率城头子路及力子都等百万大军攻伐邯郸。”

任光这牛吹大了,可刘秀喜欢得很。王郎一个烂仔,以算命为业,都敢吹是刘骜之子,任光吹刘秀拥兵百万,那又算啥呢。于是乎,为了配合任光,刘秀率军所到之处,广竖旗帜。白天旗帜飘扬,夜晚火光通明,声势震天。

这就叫不怕牛吹大,就怕不会吹,要吹就吹得让人心浮动,欲死欲仙。很快,刘秀率百万大军卷土重来的消息,像雪片一样散向了北方各郡县。

事实证明,吹牛吹得好,还是很管用的。刘秀部队每到一处,所向披靡,当他拿下下曲阳城时,数千人的部队已经发展到好几万人了。

这是一笔很可观的赌资,曾经绝望悲观的刘秀,再次燃起了希望和信心。信心助长实力,实力决定未来。此时,越来越多的郡县像风吹稻草一般纷纷倒向刘秀。

但是,当刘秀攻陷卢奴(今河北省定州市)时,他停下战马,忧心忡忡地眺望着前方。

前面,就是真定国。真定王刘杨,亦是孝景帝刘启之后,拥兵几十万。在乱世当中,这几十万兵就像一座银山,让刘秀羡慕得流口水。然而可怕的是,这座银山已经被王郎抢下了。刘杨向外宣称,他只听王郎的。

凭借刘秀这几万人,要搞定刘杨那几十万人,不得不说一个字——悬。

这时,有人已经看出刘秀的忧虑,站了出来,对刘秀说道:“大司马不要害怕,我负责搞定刘杨,你准备进城就是了。”

说这话的人名唤刘植。刘植,字伯先,昌城(今河北省冀县西北)人。

古往今来,能成大事者,往往都是抢地盘抢生意的高手。王郎兵起时,刘植见造反利润可观,亦率宗族宾客去抢生意,于是乎就先把故乡昌城这地盘抢下,聚兵数千人。刘秀率兵经过昌城时,他二话不说,开城迎之,被拜为骁骑将军。

据说,美国人有三样东西天下无敌:一曰核弹;二曰篮球;三曰演讲口才。我认为,前两者天下无敌还说得过去,如果说美国人的演讲口才天下无敌,那就是胡扯了。

一根舌头能抵百万雄师,那是我们中国老祖宗的专利。纵横家苏秦、张仪、郦食其等人,都是口才高手。一根舌头能抵数万雄兵,在中国历史上比比皆是。就此而言,如果美国人说他口才天下无敌,那中国的苏秦们往哪里摆?

总之一句话,出来混,口才很重要。刘植说他要搞定刘杨,凭的也就是嘴里的那根舌头。从卢奴到真定国,路本来不算远。刘植走了一趟,马上就有消息回来了。

刘植告诉刘秀,刘杨很识相,他准备改变立场,不听王郎,只听您的,请大司马放心进入真定国。

只需一根舌头,就解除几十万军队的对抗,实在让人震惊。刘秀像捡到大便宜似的,率军进了真定国。他真不敢相信,自己还能回到这里。

或许有人会说,刘秀真是捡到大便宜了。错了,刘秀真不认为自己捡的是宝,而是炸药包。要知道,刘植一根舌头改变刘杨立场,说不定邯郸方面又派来一个刘植,也可能改变刘杨。所以,巩固刘杨这块地盘,对他来说是个很大的问题。

其实,这个大问题也是个小问题。古人为了把军事结盟的风险性降到最低,已经发明了一个最佳节约成本的办法。这个办法就是屡试不爽的政治婚姻,《三国演义》里孙吴联盟就是这么干的。

刘秀决定派人去说亲,娶刘杨外甥女郭圣通为夫人。事实上,刘杨等的就是刘秀这句话。刘杨也是出来混的,你没给人家好处,人家凭什么跟定你呢。都是道上混的,话就不明说了,等的不就是你给个借口或理由嘛。这个理由好,结成亲家,从此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干革命,义无反顾,肯定一起上,抢到好东西一起分。

一番欢喜锣鼓后,双方皆大欢喜。好了,终于可以放下心来谈军事进攻问题了。

怎么进攻邯郸城,刘秀主要有两套方案。一些人认为,以柏人(今河北省隆尧县西南)为进攻基地;另一些人则认为,应该以巨鹿城(今河北省平乡县)为基地。那么,该选哪里为好呢?

刘秀凝视着地图,思考良久,指着一个地名对邓禹说:“我们就选这个地方为基地进攻吧。”

这个地名就叫巨鹿城。

从地理位置来看,柏人距离邯郸城航空距离有五百公里;而巨鹿城和邯郸城的航空距离只有八十公里。很明显,巨鹿城有优势。

看着地图,刘秀又想起了邓禹之前那套安邦立国的伟大理论。他不禁叹息着对邓禹说道:“天下诸多郡国,我们才拿下一个,要搞定天下,何年是个头啊。”

邓禹笑道:“我还是那句话,您的忧虑是多余的。当前天下大乱,百姓渴望贤君,就好像婴儿渴望乳母一般强烈。所以我认为,地盘不在大小,有德则灵。”

邓禹再狠狠地补充了一句:“有德则能聚人气,人气即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古来皆如此。”

刘秀看看邓禹,又看看地图上的大好河山,一股莫名的快感,犹如细流注入了他澎湃的血管。未来真如邓禹所说的那么乐观吗?果真那样,将是一个怎样美丽的世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