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宫心计

一 后宫

在历史舞台上,刘秀是幸运的。他先是演员,后来竟然混上了导演。在他这个大导演眼里,凡是被他认为完成历史角色任务的,都可以下台了。邓禹、李通、马援等,无不如此。现在,他还想赶一个角色下台。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个角色很重要,也很特别,她就是刘秀的皇后郭圣通。

将刘秀和郭圣通捆绑一起的,不是爱情,而是政治。我们知道,郭圣通是刘秀当年漂流河北打游击时娶的。不过,不得不插个广告,在郭圣通之前,刘秀已经娶妻了。

话说回来,尽管刘秀和郭圣通,没有什么爱情可言。然而他不是那种过了河,就立即拆桥的人。多年来,他一直捧着郭圣通,先是贵人,后来就成了皇后。郭皇后也很知足,尽管出身阔气大家庭,可她节俭好礼,从不给刘秀惹事。

就这样,两人相敬如宾地过着。没有波澜,连点激情的小浪花也没有。如果刘秀愿意,郭圣通也愿意这样一辈子低调无争地过下去。

郭圣通当然愿意,可刘秀偏不。在他的内心深处早觉得自己愧对了爱情,愧对了前妻。他认为,他曾经为了政治牺牲了爱情,现在,他必须给爱情正名,还爱情一个美好的结局。

刘秀的前妻名唤阴丽华。阴丽华,南阳新野人。据说她的先祖是春秋时期的牛人管仲。管仲七世孙,从齐国到楚国,被拜为阴大夫,阴姓由此而起。

阴丽华,苍天宠儿。她出身豪门世家,家很有钱,有钱到什么程度呢,好事者曾经算了一笔账,其家车夫马匹以及田亩,可比诸侯王。

换一个词来说,简直就是富可敌国。

有钱也就罢了,人还长得挺漂亮。那时,刘秀刚从老家到新野投奔姐夫,工作还没着落,如果说有工作,也就是个种田的。他闻听阴丽华美名后,心里痒得不得了。他除了痒,还有什么办法吗?没有。

刘秀很帅,可是帅不能换钱。活在乱世,他能混口饭吃就不错了。像阴丽华这种人间尤物,注定是别人的老婆。当然,想想也是可以的,只能在梦里想。

后来,刘秀就去长安求学镀金了。有一次,他在长安街头看到执金吾大人路过,排场很大,情不自禁地说道:仕宦当做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执金吾,本名中尉,其所属兵种别名北军,是专门替皇帝守皇城的。在文武百官中,执金吾出门的仪仗最为壮观,骑兵两百人,举旗拿刀开路的,也有五百二十人,前呼后拥,浩浩荡荡,荣耀无比。

当年秦始皇出行时,在咸阳大街上,亦浩浩荡荡而过。时为亭长的刘邦出差到咸阳,有幸目睹偶像,也情不自禁发出一声长叹:大丈夫当如此。

刘邦没想到,多年以后,他也当上了皇帝。刘秀也没想到,多年以后,他没当上执金吾,而是当上了皇帝。更没想到的是,他在没当皇帝之前,成功地娶美女阴丽华为妻。

刘秀和阴丽华结婚时是更始元年(公元23年),阴丽华十九岁,刘秀二十九岁。那时是刘秀参加革命的第二年。阴丽华将青春做赌注,压在了刘秀身上。一压就压了很多年,似水流年哗啦啦流走,怎么也不见那个如意郎君出现在面前。

阴丽华独守空房很苦,可刘秀更苦。作战,逃亡,大哥被杀,装孙子向刘玄示好,北渡黄河,吃尽苦头。最后,终于闯出一片天地,定都洛阳。这一年,刘秀派人将阴丽华接到洛阳,两人分离两年,终于聚首了。

可当阴丽华到达洛阳后,却发现刘秀身边多了一个女人。她的容貌稍逊一筹,可势力很大,能量十足。在那一刻她惊呆了。

这不是她想看到的结局,绝对不是。

阴丽华很聪明,她已经看出来了,刘秀是他的,但洛阳不是。她和刘秀结婚的时候,刘秀属将多少人参加了?刘秀跟郭圣通洞房的时候,排场很大,天下皆知,TXT100电子书武客,无不知晓。这是其一。她长年跟刘秀分居,感情好坏倒不论,主要是她还没有结出爱情的结晶。然而,刘秀和郭圣通的政治果子已经结出来了。

那些胜利的果实就是郭圣通替刘秀生的儿子们。

当然,情况没有阴丽华想的那么坏。她发现,郭圣通尽管深得刘秀左右认可,但一直还是贵人。皇后尊位一直空着,虚席以待。很明显,刘秀是要将这个位置留给阴丽华的。

哦,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男人。无论政治诱惑多大,无论战场多么无情,他心里还装着爱情,装着曾经的初恋。在事业上,他征服了天下;在爱情上,他会妥协,但永远不会屈服。人生有此情意郎,心亦足矣。

然而,爱情有情感轻重,政治得有个先来后到。打江山的时候,她远在天边,郭圣通则在身边陪护着。皇后这位置,怎么轮也得让郭圣通轮上。皇后这位置是政治,不是爱情。

心里想通了,一切都坦然了。不久,刘秀对阴丽华说,洛阳很大,可好位置不多,皇后是我专给你留着的。你明白了吗?

阴丽华当然很明白。但是,她拒绝了。她告诉刘秀,皇后应该给郭圣通,她当贵人足矣。

刘秀听得一愣,摇头。不行,皇后是你的,在我的心里,它一直就属于你的。然而,阴丽华也很固执,说道,可在我心里,它是属于郭圣通的。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最后,阴丽华告诉刘秀,郭圣通已经生子,她还没有。还有,洛阳于她来说还很陌生,她初来乍到,占着皇后位,心里不踏实。我是给了你爱情,可郭圣通则赐予你能量。我都不争,你还是从了她吧。

刘秀忧郁地看着阴丽华,无语。良久,他决定从了,封郭圣通为皇后。于是,郭圣通替刘秀生的儿子刘彊也顺理成章地被封为太子。

就这样,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是暂时,远未结束。十五年后,皇后归属问题再次被抬到桌面上来。

刘秀想重新定位皇后,他有很多理由。隗嚣和公孙述被剿灭后,天下基本统一,他有闲心来折腾后宫了。这是其一。阴丽华在洛阳混了十五年,大大小小的面孔也差不多混熟了。更重要的是,她没有虚度光阴。多年来,废寝忘食地替刘秀生出一箩筐的孩子。这是其二。

十五年来,阴丽华呈上升路线,不断被宠;郭圣通则像垃圾股,早就跌破发行价,落到谷底,等待清盘。这时候,该是刘秀出手清盘的时候了。这是其三。

刘秀已经替郭皇后准备了抛售的借口。原因有二:一是郭皇后多年来因为失宠,心里不平衡,总是牢骚满腹;二是她没有母仪之德,反而像老母鸡似的,视他人的孩子为异类。

郭皇后长年失宠,心里有怨言,这可能是真的。当年,刘彻皇后陈阿娇,因为腹中无子,看着刘彻宠幸低贱歌女卫子夫时,心里相当不爽。甚至动用老妈去修理卫青泄愤。事败之后,丢位折兵,从此被打入冷宫。

世间之道,从来如此。男人的天地,在殿前,在战场;后宫永远是女人玩弄权术的实验场。没办法,皇帝只有一个,女人那么多。资源匮乏,必然导致竞争。所以说,争风吃醋不是错,错就在于技不如人。

在刘秀看来,当初他和郭圣通结婚,本来不是什么坏事。政治婚姻嘛,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交易嘛,都是有契约的。既然是契约,就得有个期限。就像水果和食品一样,总得有个保质期。

十五年了,时间够长了。政治保质期早过了,契约该换了。此时才叫郭皇后退下,刘秀也算是慈悲为怀了。

不久,刘秀将郭皇后废掉,降级为中山王太后,贵人阴丽华升级为皇后。同时,刘秀下诏:不准讨论,不准开庆功会。不识抬举的,我砍下他脑袋。

就这样,皇后之位像一个被借走多年的东西,重新还给了阴丽华。

二 泰山之巅

郭皇后这辈子的确挺不幸。她在一个错误的时候,遇上了一个错误的对手。当初,阴丽华初来乍到,只为没有儿子,不敢与之争锋。转眼多年过去,没想到阴丽华也没闲着,一口气生了五个儿子,总算赶上了郭皇后。

于是乎,郭皇后有的,阴丽华也有了。可阴丽华有的,郭皇后则没有。阴丽华有美丽的容貌,有真挚浪漫的爱情,郭皇后有吗?没有。她只有大把大把的眼泪,空对明月长流。

然而,郭皇后又是幸运的。她是在一个正确的地方,正确的时间,输给了一个正确的人。在汉朝历史上,后宫女人争风吃醋,下场从来都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吕雉对戚夫人,王太后对栗夫人;戚夫人成了史上仅有的人彘,栗夫人则郁闷而死。还有那个陈阿娇,跟卫子夫斗来斗去,可惜技不如人,被刘彻关进冷宫。

戚夫人赔了,儿子赵如意也被害死了;栗夫人呢,命没了,儿子刘荣也没保住性命。母贵子荣,子贵母荣,双双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一人倒了,全家人跟着受难。

但是,郭皇后没有。她被废了,人生之希望犹如星逝,然而她的日子还在继续。她的弟弟郭况,继续做官;她的儿子们,稳做诸侯王。唯有皇太子,心里一直忐忑不安。

在汉朝皇宫这个权力场里,每当皇权更迭,必有一场恶斗。当初,卫子夫失宠,太子刘据被坏人江充告恶状,为求自保,不惜举兵与老爹刘彻火并。结果很凄凉,刘据自杀,全家几乎死光。

郭皇后的幸运,还在于他生了一个聪明的儿子。太子刘彊见母后被废,就知大势已去。他思来想去,决定向刘秀请辞太子,刘秀一听,摇摇头,不同意。刘彊急了,再辞,多次辞。刘秀一改往日凌厉作风,沉默不语,不回答。

两年后,刘彊再请辞,说愿意降级当诸侯王,太子位就留给别人吧。这次,刘秀终于点头了,撤掉刘彊的太子位,改封为东海王。刘彊是个乖孩子,刘秀告诉他,王是给你封了,但你不要急着就封国,可以多待在洛阳玩玩。

就这样,刘彊在洛阳一玩就是多年。九年后,出洛阳,就封国。郭皇后离开洛阳后,心里是失落了。但她没跟自己过不去,她也一口气又活了十一年。最后,才依依不舍地挥一挥衣袖,作别洛阳的云彩。

这个结局,不尽完美,却是最人性的收尾。刘秀很无奈,但亦心满意足矣。

到此,刘秀诸多人生大事,都完成得差不多了。他决定留点时间,做点有益身心健康的闲事。公元54年,刘秀五十九岁,他离开洛阳,远游天下。

方向,东边。

自秦始皇以来,中国的皇帝每有闲心,总喜欢往东边跑。秦始皇多次东巡,简直到了自虐的地步。汉武大帝也不甘落后,带上TXT100电子书墨客,一路旗飞,一路高歌,好不惬意。

相比之下,刘秀东巡甚是低调。他准备只往鲁国和济南国等地,走一圈就打道回府。可就在半路上,有人告诉他,难得见你有闲心,出来一趟也不容易。有一个地方,陛下可别忘了光临。

那个地方就是五岳之一泰山。当然,左右叫刘秀走泰山,不仅是去游玩的,而是上泰山封禅。

古往今来,中国皇帝如过江之鲫,看得你眼花缭乱。然而真正上过泰山的寥寥无几。那些帝王不是不想去,而是不敢去。想上泰山封禅,那是要讲资历的。资历不够,就算有人免费送你去,你也不敢去。

当然,去了老天也不会劈你。可自然会有人劈你,胆敢有资历浅前去的,回来后肯定被滔滔口水淹没。

在中国诸多帝王中,刘秀资历如何,那是没得说的。前面说过了,要比起来,他简直就是帝王中的帝王。

和秦始皇比,他暴力少,享有子孙福。秦始皇不会善后,让个败家子嬴胡亥把所有江山都败完了。和刘邦比,两人逃命技术都属一流;刘邦没有张良、韩信,心里就会堵得慌,刘秀则不会;高祖刘邦无军事之才,才显出张良之谋,韩信之勇,而刘秀卓越的军事才能,光芒盖过邓禹、冯异诸多将才。

唯有唐朝李世民,似乎要青出于蓝胜于蓝。然而李世民玄武门兵变夺权,名不正言不顺。刘秀则不然,他起点低,成长快,有生之年完成天下一统,并且汇成汉朝发展之大蓝图。

宋太祖赵匡胤,于乱世中崛起,继承刘秀之衣钵,杯酒释兵权。然而宋朝只得半壁江山,刘秀则不然,东汉国土之辽阔,宋朝无法与之比拟。明太祖朱元璋,起点更低,成长更快。可是心狠手辣,杀人着了魔。开国功勋,几乎全被他砍光了。

古今两千年,唯有刘秀,高高在上,屹立于帝王之林。他就像五岳之首泰山,一览众山小。如此高人,如果他说不敢登泰山,还有谁敢去吗?

可刘秀偏偏说,别逗了,立国三十年,政绩还是不如意。只要老百姓生活不满意,我就不敢上泰山欺骗老天。这事到此为止,以后谁也不许再提登泰山封禅一事。如有敢提者,剃光他的头,流放他的身,叫他吃不完兜着走。

刘秀把众人都唬住了。

难道,他此生就此飘逝而过,不想在泰山留下他漂亮的政治足迹吗?没人知道,也没人敢问。

刘秀是真谦虚,还是想作秀?没人猜得透。非常之人,常出非常之举,做非常之事,我等鼠辈难见其心,也无可厚非。然而不久,刘秀还是改变主意了。

事情缘于刘秀读了一本书,是一种神秘预言书,名字就叫《河图会昌符》。书中有一句话是这样的:“赤刘之九,会命岱宗。”

在汉朝,神秘预言书最先不过是茶余饭后,当做谈资哗众取宠的玩意。后来经过刘向以及王莽,将它转化为官方学术后,全国人民无人不谈图畿。于是乎,神秘预言书满天飞,真版盗版,无人知晓。

刘秀这辈子,权力、美色、音乐等玩意,于他眼中可视为无物。他独有一个怪癖,就是喜欢研究所谓的神秘预言书。

他之所以乐此不疲,就是他应了某句多年前就流传得天花乱坠的畿语,当了皇帝。从那以后,他唯图畿是从。

老实说,刘秀这人做事要认真起来,天下无敌,可是糊涂起来,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当年,刚当上皇帝那会儿,他拜邓禹为丞相,却想不出该让谁来当大司空和大司马。于是乎,他就去翻家里那些神秘预言书,找到了两个人选。一个是王梁,一个是孙咸。

两人是个什么人物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刘秀那帮跟他并肩奋战的同志不高兴了。天下离谱的事可多着呢,可哪见有人翻书来定官位的?最后,刘秀迫于压力,只好撤了心中念头,选吴汉为大司马,风波才就此罢休。

“赤刘之九,会命岱宗。”这话啥意思?其实也不难解。赤刘,就是姓刘的意思。高祖刘邦建立汉朝后,崇尚赤色,刘氏政权就叫赤刘。赤刘之九,就是刘家第九代。岱宗,就是泰山的别名。

这话大约意思就是说,刘家第九代后裔,应该去泰山封禅。刘秀恰好是刘邦九世孙,而封禅之人,必是皇帝。按神秘预言书的意思,无论他多么不想出门,也得辛苦跑泰山一趟。

初看到这话时,刘秀心里极是疑虑。原因很复杂,我想原因之一就是担心读到盗版书,把他骗了。于是乎,他马上将虎贲中郎将梁松喊来,布置了一个任务。

任务很简单,就是去图书馆翻查收集的所有神秘预言书,看看有没有类似“赤刘之九,会命岱宗”的话。

梁松挨骂时磕头卖命,跑腿也是挺积极的。很快,他找到了一本书。名字叫《河洛畿文》。一看书名,我猜跟咱们的《新华字典》差不多。后者收录的是汉字,前者收录的则是所有畿语。

梁松拿着书去见刘秀,说,书里的确有一条,跟陛下读到的差不多。梁松前脚才走,拍马屁的人就来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像刘秀这种不爱听好话的人,拍马系统要逮到一次拍马屁的机会,也是五百年一遇的。这一次天赐良机,他们当然不能错过了。

最先闻风而动的人,是司空张纯。他是刘病已时代汉朝第一富翁张安世的后裔。

刘秀之前说过,谁要再提泰山封禅的事,就剃光头,流放。拍马屁就像做生意,盈亏自负,愿赌服输。张纯继承家族传统,决定搏了。他率领一帮人,冒着被剃光头赶出洛阳的风险,联名上书,建议刘秀登泰山,祭天地。

很快,刘秀回信了。他说,看在大家一片诚心的分上,我就不剃你们的头了,只好辛苦一趟,亲自登泰山去了。

公元56年,一月二十八日。刘秀正式起程,一个月后,他顺利登上了泰山之巅。

封禅仪式很烦琐,可这是刘秀生命中最难得的快乐时光。他起身草根谷底,跃于龙野,腾于河畔,飞于山之顶。山高人为峰,刘秀穷尽一生,到达了人生的顶峰,实现了所有伟人渴望到达的高度。

这一刻,历史见证,刘秀将永垂不朽!

三 好孩子,坏孩子

公元57年,刘秀六十二岁。二月五日,这是一个很平静的日子,没有异象,也没有梦兆。刘秀像一个安静的老人,在洛阳南宫前殿病逝了。

洛阳宫很平静。治丧由太尉赵熹负责,这家伙办事很严肃,手段老到。他把太子刘庄拉到宫殿台阶上,居高临下;亲王们则在阶下,全都做仰望状。老家伙赵太尉以命令的形式宣布,亲王们各自回封国设于洛阳的宾馆,亲王们带来的官员必须全部回封国。

意思很明显,刘秀新丧,安全第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止胆大包天之人趁机作乱。

如人所愿,一切都处理得有条不紊。太子刘庄正式登基,封老妈阴丽华为皇太后。

众神归位,一切都很平静。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的。事实上,却不是这样的。平静的海面之下,往往酝酿着风暴。貌如平静的洛阳城,实则暗藏一股涌流。

刘秀走了,亲王们被安排每天按时入宫哭丧。哭丧是世界上最真实,也最欺骗人的行为艺术。有人发现,诸亲王中有一个哭得并不怎么卖力,似乎有点敷衍了事的意思。

但是,没人敢说他,更没人敢动他。因为他是刘庄的胞弟,都是从阴丽华这条藤上结出来的果实。他的名字就叫刘荆,时为山阳王。

刘荆很有才,文章写得很不错。但他毛病不少,为人苛刻,心理也很阴暗,典型的有才无德之人。这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凡属此类,天生就是来惹事的,想让他们规矩做人,不如杀了,让他重新投胎。

从刘荆对刘秀哭丧之态度,可见他对刘庄之意见有多么大。为什么会这样,没人知道。如果让我猜,只有一个原因——皇帝被大哥抢走了,都是嫉妒惹的祸。

仅论才能,刘庄可能不是刘荆的对手。可他命好,打娘胎里就出来快。他尽管悟性一般,但学习很勤奋,为人厚道,处事低调。所以,他一直深受刘秀宠爱。刘荆要想争太子位,那是自找苦吃,没辙的。

既然自己得不到,轮不上太子,当不上皇帝。但也不能太便宜刘庄,得整点事折腾折腾,或许真能折腾出意外的成果。这就是阴暗的人最为阴暗的人生哲学。

刘荆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对刘荆来说,阴人想阴招,就像家常便饭,不用掏钱,自然水到渠成。首先,他写了一封信,诈称是大鸿胪郭况的亲笔信,派仆人送给东海王刘彊。

郭况,就是曾经的郭皇后的弟弟,刘彊的舅父。你猜刘荆这信里写啥?竟然是怂恿刘彊发兵造反。夺权的理由是,郭皇后啥罪都没有,竟然落个被废的命运。

为了加强说服力,刘荆在信中猛烈鼓吹。

他说,想当年,高祖刘邦不过是区区一个小亭长,都能整出好大一堆事来。今天,您还是雄踞一方的诸侯王。而且,你还是陛下的长子,做过太子的。皇帝本来是你的,半路被刘庄抢去了,不郁闷吗?你身上集中了两代人的仇恨。这个仇都不想报,还是个男人吗?

就这事,你不说刘荆心理不阴还不行。明摆着,他就是想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大家都打起来,他好坐收渔翁之利嘛。

但是,刘荆算错了一步棋。刘荆这招在汉朝诸多诸侯王中都可能奏效,但偏偏他碰上了刘彊。

刘荆不知,刘彊胆子小,他是个不折腾,也没想过要折腾的好孩子。人家一看完信,当场就吓得要蹦起来了。接着,刘彊果断将送信人逮捕,并将信封好,连人一起送往洛阳,交给刘庄。

替刘荆送信的是刘荆的仆人。刘庄一审,什么都明白了。刘荆貌似要替郭皇后和刘彊打抱不平,实则居心不良啊。

就这事看,刘彊是个地道的好孩子,刘荆却是个十足的坏孩子。到此,可能有人认为,刘荆可能要玩完了。

然而,事实出人意料。不久,有人看见刘荆了。他毫发未伤,身体特好,还能乱蹦。稍微有点区别的是,他换了个地方,挪到洛阳城外去了。

以上见闻,不是什么路边消息,是个客观新闻事实。事情是这样的,刘庄把刘荆教唆刘彊造反的案子,当做机密文件压住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刘庄不是曹植,他写不出那样的诗句来,但道理还是懂的。为了防止刘荆再惹事,刘庄稍微惩罚了一下,将他赶出城外,住进了河南宫。

刘庄总算看出来了,刘荆是在跟他怄气。凡是想造反的人,都将它视为事业,而非儿戏。如果刘荆真想跟刘庄干起来,是不会那样子做的。就算刘彊想造反,他也没机会造反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刘彊的身体早就不行,躺到病床上了。

一提这个刘彊,刘庄是很愧疚的。人家知道斗不过你,主动放弃太子,刘庄才得了位。此次,人家还护着他反刘荆,前后加起来,刘庄可是欠了人家两个大人情。

人情债也是债,必须要还的。

说到还债,刘庄是一点也不含糊的。他闻听老哥刘彊病重,特别派使节去探望。刘庄的使者不是在什么月黑风高的夜晚出发,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东海王面前的。

相反,刘庄的排场搞得很大,使节、御医一拨接一拨,前往东海王国。道路上到处都是人,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接着,刘庄下诏,命令所有诸侯王,都必须亲自去东海王国首府鲁县探望刘彊。

数月后,刘彊病逝。他只留下一封遗书,不愿儿子刘政继承爵位,而是要求刘庄把他遣返老家。刘庄读着遗书,悲痛异常。

兄台果然是厚道人啊,都这个地步了,还想着给后人留条活路。

刘庄决定给刘彊举行一个隆重的丧礼。命司空前往鲁县治丧,同时命令所有诸侯亲王必须到场参加。

这算是刘彊不完美的人生中,最完美的结局了。自汉朝开国以来,没有一个被废的太子能够善始善终。但是,他做到了。他跟他的母亲一样,是在一个正确的时间,输给了一个正确的人。人生如此,足矣。

刘彊总算是好走了,然而刘荆还在赖活着。他住的河南宫,美其名曰是个宫,其实跟坐牢没什么区别。人生失意,又无朋党作乐,满腹牢骚无处可发。

于是,失意无主的刘荆只能坐在宫里,夜夜望着星空。他渴望天上能出现异象,给他一个惊喜。但是,他夜夜观看,夜夜失落。露水打湿了双眼,模糊了远方,人生之希望,似乎更加茫然了。

不久,刘荆盼来了一个天大的喜讯——西羌人造反了。

这时,刘荆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羌人造反,天象肯定有变,只是自己肉眼凡胎,看不到诡异的变化。关键时刻,还是专家靠谱。于是乎,他秘密出门,请了通晓天文的大师到家里,指导策划。

然而,风声不知为何被走漏出去了。

作为刘秀的孩子,刘庄尽孝守道,至死不渝;作为皇帝,他兢兢业业,尽心尽责;作为兄长,他尊老爱幼,宽厚待人。但是,在所有仁义的外表下,刘庄还藏着一颗狡黠的心。

刘庄把刘荆弄到河南宫,不仅仅是打发他远点就行了。事实上,河南宫里里外外都装满了摄像头,到处都是监视刘荆的眼睛。监视你,不是约束你,而是保护你。只要你不乱动,你的日子还是你的。

但是,刘荆不懂。无知者无畏,无畏他谈不上,他可是无知到家了。

刘庄截获刘荆异样动作的情报后,跟前面一样,把这事当做国家机密处理了。然后,他下了一道诏书,改封刘荆为广陵王,命令他不准逗留,即日前往封国。

刘荆原先是山阳王,山阳国首府昌邑距离洛阳航空距离三百二十公里;现在当他了广陵王,广陵王首府广陵距离洛阳航空距离七百五十公里。就这个距离,只要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刘庄将他甩得远远的,摆明就是防止祸水泼身。

这一次,刘庄总算稍微安宁了。刘荆被踢到广陵后,似乎变乖了许多,再也没有看到他闹事的迹象了。

假象,刘荆这是在制造假象。事实上,刘荆是想麻痹刘庄,欺骗所有耳目,他决定狠下心来装乖。的确够狠的,刘荆一装就是八年。八年后的一天,刘荆以为,刘庄派来监视他的人早就麻木不仁了。所以,机会应该来了。

有一天,刘荆请了一个看相的大师。大师坐定,刘荆就先开口说话了。他说,我老爹刘秀,三十岁就当了皇帝。我长相跟老爹相似,今年也恰好三十岁,是不是到了起兵的时候?

刘荆一席话,当即吓得面相大师说不出话。大师是想来挣几个钱花的,刘荆竟想造反,开什么玩笑。看相说话,可以胡扯,可是造反这事,立场不能糊涂。于是乎,相术大师脚底抹油就跑去地方政府告状。

消息很快传到了洛阳。刘庄一看,晕哪,刘荆藏得好深哪,他竟然还嫌折腾得不够。

不过,经过这一次,刘庄总算看明白了,为什么多年以来刘荆对他这个哥当皇帝仍然耿耿于怀。原因就在前面他说的那句话——面相与先帝刘秀相似。

面相相似,才能亦出众,只可惜,他脑袋进水了。对待刘荆这种脑袋短路的兄弟来说,杀他似乎玷污了自个名声。刘庄饶刘荆一死,只作惩罚,剥夺他全部权力。

不过,刘荆还可以继续在封国收税。只是他不像以前那样自由了,走到哪里都有专人跟着。在规定范围活动,做规定的事,这叫啥?双规。

刘荆尽管被双规了,可不久,他犯罪的瘾又发作了。他请了一堆法师,到家里做法事。法事内容只有一个,就是诅咒刘庄早死。

亏他想得出来,已经是第四次了。

刘庄能忍,中央诸部官员估计早就忍不住了。接着,中央有关部门立即提审刘荆,然后上奏刘庄,请求诛杀。

刘庄很郁闷。他都忍三次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多忍一次。正当刘庄犹豫不决时,有人告诉刘庄,陛下无须再忍,您也不必亲自动手了。

因为,刘荆已经自杀了。

这不是完美的结局,却是最合理的结束。

四 汉朝的富二代们

在汉朝,富二代与权力二代简直无异。权力一代,都是靠建功立业获得封侯的。侯爵,就会有封地,然后就可以当大地主收税。侯爵可以继承,但是如果兄弟多,父辈封地还可能被瓜分,就像蛋糕,不出三代,所剩无几。

所以有人常说,富二代们要败家,山倒都不如他们快。但是要整点大事,鬼神都挡不住。因他们起点高,基础好。人家有的只是背影,他们有的全是背景。而且只要有点脑袋的都能想到,在中国世袭制度下,蛋糕只有越分越小,想把蛋糕做大的,只能自觉努力奋斗,自力更生。

天下之大,最牛的富二代当然就是刘庄了。这是一个充满理想和活力的皇帝。作为承前启后的一代,他并没有满足现状,而是一心想把汉朝这块蛋糕做大做强,做精做美。

公元72年,刘庄四十五岁。这一年,他决定做件大事。即率领汉朝高官富二代们集体上阵,把前辈未完成的遗愿全搬上案头研究,准备大干一场。

刘庄到底想干什么呢?

要问刘庄想干什么,就要讲到刘秀不能干的是什么。我们知道,刘秀一生的遗憾,大的方面来说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北匈奴,一个是西域。

当初,汉朝天下大乱,北匈奴趁火打劫,屡屡得手,却因鞭长莫及,奈他不得。所以,当西域诸多小兄弟派出王子当人质,要求刘秀出兵时,他只有痛苦地摇头了。

有些人,给他三分颜色,就敢开大染坊;有几斤米,就敢开饭店。但刘秀不是,他是有多少米,就吃多少饭。按他先前的饭量,西域这桶饭他是不敢碰的。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任务。我想,刘秀的任务只能到这封顶了。搞不定的事,就留给下一代,下一代搞不定的,再留给下一代。实在都搞不定了,就永远搁置,寻求其他开发项目得了。

刘庄三十岁登基,眨眼十五年就过去了。如果他再不做点事,完成先帝遗愿,或许这辈子就完了。所以,他必须趁有生之年,把北匈奴和西域两个大问题摆平。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偶像,刘邦的偶像是秦始皇,刘秀的偶像是刘邦,刘庄的偶像则是汉武大帝。没办法,在征伐匈奴和西域方面,汉武大帝是专家,刘庄要跟他们干架,想不向汉武大帝学习都不行。

汉武大帝征伐匈奴时,成功的经验在哪里呢?其中一点,恐怕就是培养出外戚卫青和霍去病等大将之才。一想到这,刘庄也马上培养外戚了。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可造之才。

这个人就叫窦固。

窦固,字孟孙,窦融之侄。然而,最先提出解决匈奴问题的不是窦固,而是耿秉。看到姓耿的,可能有人就会想到耿弇。如果有此念头的人,那么恭喜你了。耿秉也是个典型的富二代,父亲耿国是农业部长(大司农),耿弇正是他的伯父。

事实上,如果要从耿弇老爹耿况算起,耿秉已经是富三代了。然而,这厮身上的雄性激素,一点也不亚于一代和二代。相反,他集中遗传了祖先的优秀基因,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文化素质,用北方话来说,都是杠杠的。

耿秉时为谒者仆身,官职不大。说白了,就是在皇宫中跑腿的人。但是,皇宫就像笼子,想一辈子关住他,那是不可能的。为了破笼而出,耿秉屡屡上书,要求刘庄出兵,攻打北匈奴。

刘庄开始是假装不理,耿秉的奏书却像锣鼓般,响了一阵又一阵。最后,他终于醒悟了。他也有太子了,作为老爹不替儿子铺点路,将来崩了,儿子混得惨了,那还不指着庙宇骂他无能?

刘庄就将富二代窦固召来,说,你长期跟随伯父窦融在外,了解边疆情况。所以,我命令你和耿秉等人组织讨论解决北匈奴的军事方案。

就这样,窦固就将一帮富二代全都召来了。这其中有马援的儿子马廖,耿弇的儿子耿忠等人。在会上,耿秉发言较为激烈,甚至连怎么打进北匈奴都有了详细思路。

耿秉说:自汉武大帝时代起,我们汉朝简直就是天下无敌。河西酒泉等四郡,都在我们手里;通西域,西域归附,南匈奴也不甘寂寞,成了咱亲家。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

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一是我们永远得不到的,二是我们曾经拥有而又失去的。汉朝想要把西域拿回来,就得全力出击,把北匈奴再次打回遥远的老家去。

怎么打?我认为,可以先攻击白山。北匈奴在白山有重要军事基地伊吾。夺下伊吾,再破车师,然后跟我们的老盟国乌孙再次结盟。如此一举,等于断了匈奴右臂左脚,然后就可直捣黄龙,奔袭北匈奴本土。

方案敲定后,马上送去刘庄审批。很快,刘庄就下了批文,同意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