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秦狼入室

炊事兵就去找张耳和陈馀,要求主动出使燕国。有人主动请缨,这当然是他们所乐意的。你就去吧,路上小心一点,游说的时候也要多多察言观色,如果形势不对,能跑就跑,跑不掉就是自杀也比被他们砍了强。

炊事兵又笑了,看来张耳和陈馀还是不太相信他的能力。不过没问题,结果马上就要揭晓,他们将会看到我和赵王一起乘着马车回到赵国。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炊事兵带着万分自信出发了,他见到了韩广。炊事兵一看到韩广就问:请问大王,你知道此时张耳和陈馀在赵国想着什么吗?

韩广:当然是想让我尽快还他赵王啦。

炊事兵:错!你根本就不了解张耳和陈馀的为人,其实他们现在最想的不是得到武臣王,而是自立称王。

韩广:他们敢吗?

炊事兵笑,你以为他们真的不敢吗?你以为张耳和陈馀会甘心一辈子就做那个丞相和将军吗?我还是明白地告诉你吧,其实他们早就想称王了,只不过赵国初定,不敢三分赵国罢了,况且武臣王比他们年长,所以只能按辈分来扶他称王。

现在,赵王落在你的手里,他们表面上看希望得回赵王,其实他们早就想让你杀掉赵王了。可是请你注意,一旦你杀掉赵王,后果将会更严重,因为到那时,张耳和陈馀趁机把赵国的土地各分一半,各自称王,并且挂着替赵王报仇的名义来征伐你,到时你真能受得了吗?

韩广一听,神经突然紧张起来。炊事兵分析得没错,像张耳和陈馀这等老江湖,丞相和将军之位哪能满足他们的胃口,不要说一个赵国,就算把十个燕国填进他们肚子也不见得就饱了。

看来索地的事还是算了吧,把赵王还回去,把老母要回来,两国之间算是两清,正所谓小心使得万年船,至于将来形势怎么发展,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果然不出炊事员所料,韩广答应放赵王回国,而炊事员也实现了出使前的诺言:驾着马车,和赵王一起回到了赵国。

韩广的闹剧,就此平息了下来。

然而,历史剧从来都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就当韩广刚走下台去时,李良就接着登台了。其实,李良这哪止是唱戏,他简直就是玩命。

李良,也是诸多情况不详,只是从后来秦军送来的一封信中,看出他大约在秦朝任过小官。

那时,李良搞定常山后,回到邯郸城复命,武臣又命令他去攻打太原。太原,就是今天的山西太原市。然而,当李良走到石邑(今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南)时,有一支秦国军队挡住了他的去路,这支军队的首领不是什么陌生人,而是曾经在秦朝蒙恬大将属下任过副将的王离。

王离,秦国名将王翦之孙,王贲之子。他之所以能当上秦朝驻守西北的三十万边防军的大将军,完全是托赵高同志的福。嬴政驾崩后,赵高假诏秦始皇遗诏,逼蒙恬自杀,并且把军权交给副将王离,于是王离一夜之间便成了秦朝最大的将军。可是,后来章邯带着二十几万军队杀出咸阳城,也是一夜成名,甚至人气和能量都盖过了王离,成为胡亥最信得过的将军杀手。

不管怎么说,王离对秦朝还是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的。王离本着为赵高服务到底的报恩精神,率军从西北出发,准备进攻赵国,于是就在路上碰上了李良。王离一看到李良就乐了,李良算是老相识,不要急着动手,还是先赶快给他写封信问好。

王离的这封信不是以他的名义问候李良,而是以胡亥的名义写的,很显然,这是一封诈降书。

这封信的大概意思是这样的:

阿良呀,你曾经事奉过我,是我提拔你才显贵的。可没想到你竟然背叛我,这也太不厚道了吧。不过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你真心背叛赵国,归附大秦,那么以前做过的一切都一笔勾销,并且从此让你更加显贵。

落款处:嬴胡亥。

更可怕的还有,此信没有封口。这真是一个诡计,此信真假姑且不论,李良本无反意,万一有人偷看此信后向赵王告密,那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看来,王离这招可不是一般的狠毒,它的用意非常明显,那就是逼良为娼。

此时,李良那颗七上八下的心,真是有说不出的难受。向前退后,都是很要人命的,怎么办呢?权衡利弊,李良决定回邯郸向赵王复命请兵。

但是,李良还没回到邯郸,就在半路上反了。

事情来得实在突然。当李良回到邯郸城时,突然遥遥地看见有一百多个随从的仪仗队向赵国方向奔驰而来,排场这么大,肯定是大王出游或是赴宴归来,李良来不及多想,急忙下马,在道旁伏地拜谒。

李良这一拜,可是拜错神了。因为当仪仗队走到跟前时,他才发现坐在皇车里的不是赵王武臣,而是赵王那喝得烂醉如泥的姐姐。更让人郁闷的是,这个出门搞腐败活动的女人,竟然没有认出李良,以为跪拜在地上的只是一般将领,便懒得下车还礼,只派一骑兵过来叫一声请起,马上就奔驰而去了。

这下面子可丢大了,将军膝上长黄金,上跪天,下跪地;出则跪君主,入则跪父母。如今不明不白地对一个醉酒的女人家下跪,竟然还不亲自请起就扬长而去,教我怎么搁得下这张老脸?

可跪都跪了,有什么办法呢!

李良站起身来,无比惭愧地看着从官。这时,有一个军官站出来,愤怒地对李良说道:天下背叛秦国的人当中,有能力的都纷纷自立称王了。赵王的地位曾经都在将军之下,现在连个女人家都不肯下车为将军还礼,她算个什么东西,还是让我追上去把她杀了吧。

这话仿若一石激起千层浪,从官们个个义愤填膺,全都吵着要杀掉那个醉酒女人,以报怠慢将军之仇。亏军官们想得出来,杀一个醉酒的女人实在太简单了,可问题是她是赵王的姐姐,砍她就等于砍赵王的心,那不就是造反吗?

其实,从官们想做的就是造反之事。正如前面那个军官所说的,那些有能力的都纷纷称王了,就我们跟着你李将军混得没出息。这下子,真是搞得李良脑袋都大了,前有秦军招降书,后有妇人之辱,现在从官们又都跳着发牢骚,莫非反赵乃天意耶?

韩广都敢反,我为什么不能反?现在就是不反,将来也要反,晚反早反一个样,不如现在就反了。李良又一阵脑热,他突然发出一个指令,既然大家想替我报仇,那都听好了,给我追上去把那个女人杀了,准备血洗邯郸!

果然,李良快兵追上前面那个女人,一刀斩首。紧接着,李良率军袭击邯郸城。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武臣还来不及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李良攻下邯郸,一刀剁掉。

或许有人说,这个武臣同志,死得实在是太冤了。但是在我看来,这个赵王可是死得一点都不冤。之前,武臣就有类似其姐姐出门腐败的习惯,才落到韩广手里,韩广和李良都曾经是他的人,他没死在韩广手里,却倒在李良的刀下,这不是莫大的讽刺吗?

李良这次突袭行动,张耳和陈馀却幸运地逃过了一劫。这主要是他们俩的耳目多,一闻听李良造反,腿底就像抹油似的,从墙角溜出邯郸城外去了。

张耳和陈馀站在城外,远远地望着疮痍满目的故城,他们满腔愤怒,却无处发作。这时说什么和骂什么都是没用的,唯有暂时接受这残酷的现实。李良,你等着,你做初一,我们不信就做不了十五。苍天作证,如果我们不让你从邯郸城里爬出来,天打雷劈,灭子绝孙!

秦狼入室

为了东山再起,莫名地沦为逃难者的张耳和陈馀,带着无比悲愤的心情收拾散兵,竟然还有数万人。报仇是合理的,雪耻是必然的,李良,你的死期到了。

然而,就在陈馀准备攻打李良时,有一个门客登门给他们出了一个好主意,这个主意及时地敲醒了张耳和陈馀冲动的大脑。

门客认为,张耳和陈馀都是客居在赵国的外乡人,想让赵国百姓依附他们成大事,那是很难的。但是,如果他们舍得腾出赵王之位,扶立赵国后裔,那么事情肯定成功。

张耳和陈馀立即明白了,门客这招就是要他们立一个傀儡,这不是他们曾经教陈胜使用过的绝招吗?

又是一个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态势,门客说得一点没错,立赵国后裔对张耳和陈馀大有益处。李良之所以反叛,不就是想称王吗?就算他在邯郸自封赵王,只要张耳和陈馀扶赵国后裔上台,李良自然就成了假赵王。真王杀假王,那可是理直气壮多了,赵国士兵和百姓自然会站在真王的立场上,为故国家园而奋起杀敌。

妙,实在太妙了。

张耳和陈馀立即动手寻找赵国后裔,果然找到了一个理想中人。这个传说中的傀儡,就是我们前面说过的赵王歇。

当身在邯郸城的李良听说赵国突然冒出一个赵王时,气得七窍生烟。你张耳和陈馀下手可真快,我还没称王,你们就抢我名号去了,那我无名无实地还怎么混下去?没办法了,一山不能容两虎,不把你们打个稀巴烂,我在赵国哪能睡得好觉,你们先下手为强,那我也来个后发制人,开打。

于是,李良率兵气势汹汹地向信都杀将过来。张耳和陈馀一看李良这副架式,都乐坏了。小样的,我们不发飙就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敢主动送上门来?既然来了就好好招待你一下吧,我们新账旧恨一起算,让你知道什么叫君子报仇,血债血还。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杀气,一个是为了抢王,一个是为了守王,成王败寇,就在今日。

信都城外,不知是哪方先叫了一声杀,立即厮杀之声漫山遍野。早就憋了一肚子怒火的陈馀,像火山爆发一般把所有的怒气和郁闷统统撒向李良,主动出击的李良却像一只丧家之犬,一路被陈馀追着打,连邯郸都回不去了,只好直接向章邯投奔而去。

章邯当然欢迎李良投奔,这个年头,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那可是比什么都强。既然你来了就是客,以前背叛秦朝的事,过去了就算了,重要的是目光要朝前看,诚心合作才是彼此最需要的。

我们绕了一大圈,终于看清楚了,章邯北伐攻打赵国,跟李良的投奔无不有着极大关系。但是,千万不要以为章邯真的是为李良出气才去打赵国的,李良不过是个诱因,而章邯攻打赵国,则是偶然中的必然。因为诸侯六国,章邯唯独没有跟燕赵两国交锋过,况且王离正统率着二十几万正规军准备大肆进攻赵国,章邯北上也是配合王离作战,这也是符合秦军的军事利益的。甚至从更长远的目光看,只要扫平燕赵,其他的牛鬼蛇神自然不在话下,那么大秦就可以僵尸附魂,东山再起。

这下该轮到陈馀叫一声惨了,没想到打跑李良这条恶狗,却引来章邯这头恶狼。可怜的赵国根本就顶不住章邯的进攻,章邯以凌厉之势渡过黄河,一路斩杀,势如破竹地攻入了邯郸城。

章邯打下邯郸之后,做了两件让张耳和陈馀伤心欲绝之事:

第一,抢民。把赵国的百姓迁到了黄河北岸,以绝赵国人力资源。

第二,毁城。把邯郸城夷为平地,彻底打烂赵国招牌,使之无处经营。

赵王歇真是个苦命的人,好不容易被人扶上王位,却被人家一锅端了去。剩下的任务只有逃命了,张耳带着他一起逃入了巨鹿城。

但对付章邯这等人,抵抗和逃命永远都不是最好的办法,魏咎和田荣就是最好的说明。在他看来,赵王歇像一只无助的肥羊,注定成为下一个魏王咎,你逃到哪,他就咬到哪,不咬得你鬼哭狼嚎,决不罢休。

可是赵王歇和张耳都逃进城里去了,这还怎么咬?咬不了可以重兵包围,架锅点火,一起蒸煮。章邯已经想好了,既然王离是先到赵国的,他也不想抢这个功劳了,那就把机会让给王离,自己就暂时当王离的后勤部长,随时支援他。

章邯真不愧是孙子兵法的忠诚实践者,十倍围之,三倍攻之,这是孙武先生教我们的。章邯和王离的军队加起来,至少有四五十万,而赵国才有区区几万人,难道他不应该围打你张耳吗?

张耳做梦都想不到会有今天,真是刚逃出狗爪,又陷入狼嘴,王离大军彻底围死巨鹿,除非孙悟空附身,不然就休想翻出这座地狱之城。

但是,张耳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活着出去,他还有一根救命稻草正在城外,那个人就是他的刎颈之交兄弟陈馀。

陈馀的运气还不算坏到绝顶,他被章邯打得狼狈不堪,转身逃去常山,很快又凑了一支几万人的军队,立即开往巨鹿。但是,当陈馀看着巨鹿城前王离那黑压压的大军,后面章邯那虎视眈眈的雄兵,他根本就不敢靠近城一步,只得在安全距离之外驻军观望,这时张耳呼救的声音就从城里传到他的耳里来了。

张耳带着无比悲怆的声音对陈馀高喊:兄弟,快来救救我!

陈馀是听得一脸的痛苦无奈,兄弟有难,当然不能袖手旁观。问题是,章邯和王离实在太强大了,我这几万人就像一群肥羊,而章邯和王离却像两头贪欲无度的饿狼,如果我真的胆敢打上去,几万兵还真不够他们打一次牙祭的!

陈馀保持着一种惊人的奇特的冷静,任张耳在城里要死要活地呼救,就是不肯出兵。明知山有虎,何苦向山行,这是世间所有聪明人特有的处事方式。大哥你就算是被打得再痛,也要学会忍一忍吧,你千万别忘了,这是当初我被鞭笞时你告诉我的做人之道啊。

陈馀这个答复,让张耳听得哭笑不得。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今天之忍非昨天之忍,那时你只受一个小吏打屁股,多忍一会都没问题的,可今天王离二十几万人围着我打,试问我能受得了吗?

人生就像强奸,不能反抗,那就学会享受吧。张耳第一次体验到此话的深刻内涵,他一边面对着王离野蛮暴力的军队,一边忍受着陈馀见死不救的痛苦。没办法了,兄弟靠不住,只能靠自己了。对死的畏惧和对生的渴望,使他爆发出无穷的顽强的毅力,顶住了王离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这下子,又轮到王离郁闷了。真是活见鬼了,无论怎么努力进攻,却就是打不进巨鹿城,而更让他郁闷的还有,他的军队缺粮了。

王离远远地望着巨鹿城,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打也打累了,粮食也快没了,然而前煎后煎就是煎不死张耳,这下怎么办呢?

王离只好向章邯求助,他派人对章邯说道,大哥你上吧,我的粮食完了。

章邯一听就笑了,兄弟你别担心,功劳注定是属于你的,你就放开打吧,我给你输粮!

于是,章邯从黄河渡口修了一条甬道直抵巨鹿城,源源不断地为王离送粮。所谓甬道就是露天地道,这种建筑的特征是两旁修筑高墙,既可防敌突袭,又可不受交叉路口干扰。

张耳从城上望下来,看到章邯修成的甬道,他绝望的心都要滴出血来了。甬道是火道,巨鹿城是铁锅,城里的人是生牛肉,王离是炊夫,章邯是搬柴工,秦军如此煎熬巨鹿,不要说生牛肉,就是猪骨头也要被熬烂。

绝望不已的张耳,只好向天下诸侯发出了江湖求救号。同时,张耳选派两员干将悄悄地溜出城外见陈馀,叮嘱他们不管使什么手段,一定要逼迫陈将军出兵!

张耳派出的这两员干将,一个叫张黡,一个叫陈泽。张耳之所以不派使者,而改派他们出城,那是有一定意图的,他的意图就是,如果陈馀怕死不肯出兵,那么就跟陈馀彻底翻脸逼他借兵,让他率兵支援巨鹿。

这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为了逼迫陈馀,张耳已经想好了一大堆狠话,以下是他的两员大将替他向陈馀传达的话:

陈馀,我和你是多年的生死之交,眼看着我和赵王被王离当骨头汤熬,你拥兵数万却不肯前往救助,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哥?如果你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为什么不敢跟秦军决一死战,况且出战未必就能失败,只要咱们里应外合,求生机会绝对不少于两成。

张耳这番话,可谓字字如刀,刀刀穿心肠,陈馀连忙对张黡、陈泽解释道:我没有去救张大哥和赵王,不是因为我怕死。我之所以迟迟不出兵,就是等待机会为他们报仇。如果你们非逼得我出兵不可,我这几万人打上去,肯定就像拿牛肉喂饿虎,这样双双灭亡有什么好处?

亏陈馀还能说出如此推脱之辞,地球人都知道,所谓刎颈之交就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说什么等待机会为大哥报仇,战争的机会难道仅仅是靠等出来的吗?再说了,王离攻势迅猛,如果一味等待下去,巨鹿城不就成了死城吗?

不,坚决不能就此放过陈馀。于是,张黡、陈泽继续揪着刎颈之交四个字不放,态度坚定地对陈馀说道:将军不要多说了,如果你是讲信用的人,请与我们大哥同归于尽!

陈馀这下真是无话可说了,估计世界上再也找不出如此狠毒之话,兄弟相扶相帮从来都是两厢情愿之事,哪有这样的大哥,落难了还要拖兄弟一起下水,还美其名曰以死证义。

得了吧,张耳,你不就眼红我手里这几万兵吗,既然咱们一起喝过鸡血,订过盟约,那就派几千人给你做个人情吧,不然天下人还以为我陈馀真是一个忘恩负义之徒呢。

陈馀只好很无奈地对张黡、陈泽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们五千兵先冲上去探探路,后头我再去接应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