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丛林法则

一 马皇后

看完了班超的西域战争大片,让我们把镜头放回汉朝,来看一场宫廷大戏。首先出场的人是马皇后。马皇后,即刘庄的正配夫人。叫什么名字,没人知道。我们能够知道的是,她是伏波将军马援的小女儿。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小马姑娘小时候,天无大任降于她,却让她尝到了什么叫悲惨。她十岁那年老爹马援战败于外,病死军中。接着,梁松和窦固等两人落井下石,诬告马援征战是假,贪财是真。结果人死了,还蒙冤受难,不得入葬。最后,在马援夫人的苦苦哀求下,刘秀总算让他入土为安了。

打击还在继续。不久,小马姑娘天生聪慧的哥哥马客卿,不幸早夭了。面对人祸天灾,小马姑娘的老妈蔺夫人顶不住了,精神恍惚,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从此,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年少的小马姑娘身上。

生活永远是我们最残忍的老师。人家常说,长子早当家。可小马姑娘是幼女,却早早地学会了持家。在蔺夫人发病的那段时间里,马家上下大小家事,都是小马姑娘打理的。开始时,此事还做得很严密,久而久之,小马姑娘持家的消息就传出去了,外人听得无不赞叹这小不点成熟懂事。

据说,有一次小马姑娘生病了,太夫人叫人来治,却怎么也治不了。白头发太夫人已经送走了一个黑头发儿子,看着小马姑娘久病不愈,心里马上慌了。于是乎,她找了人给小马姑娘占卜,看她能活多久。结果出乎意料,占卜的告诉太夫人,老人家,您就安心吧。此女虽有患状,可将来绝对贵不可言。

占卜人那番话,让太夫人难以相信。马援死后,马家店彻底倒了,在这个举世皆哀的年头,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还奢望什么贵不可言。于是,害怕碰上江湖骗子的太夫人,又找了个看相的来。结果这次太夫人震惊了。

看相的一见到小马姑娘,就大声叫起来:我必为此女称臣。不过……

不过什么呢?太夫人被看相的弄得又惊又怕。这时,只听看相的说道:此女虽贵,然命中少子,若养他子者可得力,胜过自家生的。

太夫人仰首望天,双眼迷茫。这就是命吗?如果是,我愿接受命运的安排。

在那个时候,所谓的贵不可言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是男的,可能就是要当皇帝,女的可能要做皇后。当年,高祖刘邦就是这样的。算命的说他贵不可言,后来还真做了皇帝。

对太夫人来说,小马姑娘将来少子不重要,替人养子借力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女贵不可言。只要她成了汉朝贵人,马家这间老店即可起死回生,马援于地下也可安然长眠了。

既然这样,那就赌一把吧。有人告诉太夫人,要救活马家店,就靠小马姑娘了,我们必须赌一把。

说以上那番话的人,叫马严,小马姑娘的堂兄。当年,马援就是因为给他写了封信,结果惹出一连串的麻烦事,还蒙上了不白之冤。马严这样告诉太夫人,成就女人的地方,唯有宫廷。要想栽培小马姑娘成贵人,就得把她送进宫里。

马严那番话,深刻地打动了太夫人。可还有一个问题,马援先前已经将小马姑娘许配人家了。现在要把小马送进宫里,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事实上,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既然许了,退婚了不就得了吗。就算不把小马送进皇宫,也绝不跟原来那家人做亲戚。

为什么会这样?答案很简单,小马姑娘许配的人家,即长安牛气烘烘的窦家。窦家不厚道,马援都死了,窦固还踩上两脚,这样的亲家有必要继续吗?

在马严的鼓动下,马家果然跟窦家退婚了。当时,马严给刘秀上了一道奏书,说我伯父马援辜负皇恩,陛下则宽仁为怀,赦免一家妻儿老小。我们马家没有什么回报,相当愧疚。我伯父马援留有三女,大者十五,次者十四,小者十三,长得都不错,性格也相当温和。您尽管派人来考察,如果她们被您看中,以充后宫,马援将不朽于黄泉矣。

马严奏书送出去后,不久有消息传回来了——小马姑娘被选入太子宫。

在那一刻,马严激动万分,泪流满面。在苍茫的尘世当中,他仿佛看到了希望。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整个地球,这是阿基米德说的。马严却想说,给我一个鸡蛋,我就可以变成百万富翁。蛋生鸡,鸡生蛋,无穷尽矣,百万富翁还遥远吗?

由此类推,小马被送进宫后,当了宫女,有一天就有可能被太子瞄中,瞄中就有可能被宠幸。哦,我的神哪,皇后其实离小马并不遥远。马家店重新开张的日子仿佛就在不远处。

小马姑娘进太子宫后,专门侍奉阴丽华太后。这小姑娘很上道,很快就赢得了阴太后的欢心。阴太后发现,曾经惨淡的生活并没有泯灭小马姑娘热爱生活的信心。相反,她坚韧,朴素,贤德,不卑不亢。

古往今来,人类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即喜欢类己的东西。当初,高祖刘邦就曾对皇后吕雉生的刘盈很看不上眼,理由是不类己。相反,他倒看中戚姬生的刘如意,因为刘如意个性像他本人。可我们都知道了,刘邦把这事办砸了,最后刘如意母子都被吕雉除掉了。

男人如此,女人亦如此。阴太后就是一个贤德、谦虚、谨言慎行的人。从她的角度来讲,让她替太子刘庄选媳妇,肯定要挑一个跟她趣味相投,与她个性类似的人。很好,小马姑娘符合了她的选媳标准。

据说,男人挑老婆,也总喜欢以母亲为标准和榜样。其实,这种情结也不难理解。用弗洛伊德的话来说,就是恋母情结所致。儿子挑与母亲相像的女人为配偶,就是满足了恋母情结。

就这样,阴太后喜欢小马姑娘,就向太子刘庄推荐。刘庄本来很孝顺,欣然接受了母亲的媒意。刘秀崩后,刘庄封小马为贵人。如果不出意外,将来的皇后就属于小马姑娘的了。

说意外,意外就来了。

不久,阴太后及刘庄都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小马姑娘无子。母以子贵,这是后宫生存的基本规律,现在出问题了,怎么办?

很快,刘庄就找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当时,小马姑娘的异母姐姐的女儿贾氏亦被选入宫,生有一子。这个孩子就是刘炟。刘庄告诉小马,你不一定要养自己的儿子才有前途,如果你把我这个儿子养好了,一样也很有前途。

眼前一切正中当年看相所言,命中无子,养他人之子得力。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无法逃避的宿命吗?如果是,我接受命运的安排。

从此,马贵人全力以赴,将养育刘炟当成了自己的终身事业。在她的精心呵护下,刘炟茁壮成长。马贵人将孩子视若亲子,孩子亦将养母视若亲母,彼此相爱无间,后宫里无不充满了人间的天伦之乐。

除了照顾孩子外,马贵人还特操心刘庄的私生活。刘庄儿子少,马贵人就在后宫替他选女人,派人送到刘庄住处。如果有人幸运中奖,怀了刘庄的孩子,马贵人将给她们发特别奖杯,还不定期发补贴当奖金。

皇宫前殿,是男人玩弄政治的角力场,后宫则是女人夺床动刀的舞台。然而,世间女子千千万,像马贵人如此聪明的后宫女人千载难逢。马贵人不跟你夺床,还主动把你送到刘庄的床前。这不仅仅是胸怀坦荡,更是高度自信的表现。

她仿佛要告诉后宫女人,不怕货比货,就怕不识货。

很幸运,她遇上了识货的阴太后及刘庄皇帝。不久,刘庄要立皇后了,准备在后宫海选。海选的主考官不是刘庄,而是阴太后。阴太后一句话就搞定了,说道:“马贵人德冠后宫,皇后就是她了。”

就这样,刘庄立马姑娘为皇后。从此,我们可以叫她马皇后了。

我们知道,刘秀和阴丽华之间有着一段浪漫的爱情往事。事实上,刘庄和马皇后的爱情,那也是相当甜蜜的。

刘庄这孩子读书很有慧根,十岁就能通《春秋》,当年可把刘秀震住了。殊不知,马皇后读书也是很有慧根的。马皇后极早就能诵《易经》,特爱读《春秋》、《楚辞》,甚至对西汉学术大儒董仲舒的思想都深有研究。这正是刘庄着迷她的原因之一。

马皇后贤德出了名,读书又上了档次,据说,身高长相那也是相当优秀的。在汉朝诸多皇后中,难以找出一个像马皇后那样挺拔清秀的。她身高七尺二寸,折合成现代的尺度将近一米七。光武帝刘秀才七尺三寸,即一米七三左右,如果马皇后再穿双高跟鞋,那不是连刘秀都比下去了?

男人们常说,女人不是因为美丽而可爱,而是因为可爱而美丽。马皇后是美丽又可爱,她方口,肤白,肩披秀发,如此再配上那高挑的身材,简直就是倾国倾城。

总之一句话,马皇后已经练就了绝世神功,笑傲后宫,无人可撼矣!

二 马家店开张记

马皇后神功既成之时,马严再次泪流满面。小马姑娘就像他手中的筹码,经过数年积聚,赌资已经滚成了雪球。在洛阳城这张赌桌上,他成了最大的赢家。可赢了钱的马严只想做一件事,渴望伯父马援冤案得到平反。

事实上,这不是问题,迟早都会得到解决的。后来,刘庄召开会议,组织相关人员考察,准备在南宫云台之上画出开国功臣肖像。名单列出来了,有三十二名,可其中没有马援的名字。

这不等于马援的功劳被刘庄抹杀了。对于岳父马援的冤案,刘庄已经替他平反。然而马援不入功臣谱,原因只有一个——避嫌。

就这个事,刘庄曾经笑着问马皇后,说我为了避嫌,不把你老爹的画像摆到南宫云台阁中,你对此有什么意见吗?

绝顶聪明的马皇后迅速答道:你这样做自然有自己的道理,我永远都会支持你的。

真的是因为避嫌?没人敢就这个问题跟刘庄扯皮到底。尽管如此,马严已经相当满足了。可能没有人读懂刘庄,但是他懂了。在他看来,刘庄不给马援画像,的确是避嫌。

只要我们对西汉的历史做一个基本梳理,就可以得到基本答案。自高祖刘邦立国以来,汉朝的政治从来就没有少过外戚这派力量的参与。西汉两百余年,可谓是成也外戚,败也外戚。对于刘氏宗室的人来说,外戚这两个字实在敏感得很哪。

吕雉时代,汉朝刘氏政权差点沦丧到吕氏外戚手里;在汉武大帝,如果没是外戚卫青、霍去病杀敌立功,征伐匈奴,稳定汉朝边郡的梦想永远都只是个梦想。如果没有外戚霍光,昭宣之治的伟大成果可能会大打折扣。

可见,外戚就像一把双刃剑,用得好,造福刘氏子孙;用得不好,祸国殃民。毫无疑问,从文帝刘恒起,到宣帝刘病已时代,汉朝的皇帝都是舞剑高手。他们拿捏外戚在行,应用自如,所以基本上没出过什么大的差错。

可从汉元帝刘奭、汉成帝刘骜,到汉哀帝刘欣,三人掌握外戚的剑术一个比一个烂。结果才让王莽胜出,把汉朝江山夺了,刘氏皇族的饭碗也被他砸了个精光。

说到此,有人可能看出来了,外戚是皇家心里头永远的痛。所以自刘秀起,他们对外戚采取的措施从来都是不排斥,不重用。刘秀很爱阴丽华,可是阴丽华娘家没有一个人出来当大官。不是他们不想当,只是刘秀把他们全罩住了,想动都动不了。

到了刘庄当家,他继续推行刘秀的政策,对外戚依然采取不排斥不提拔的政策。马皇后的三个哥哥马廖、马防、马光,都没有重用,只是安排个小岗位,让他们有口饭吃罢了。

所以说,不给马援画像,就是避嫌了。

刘庄避嫌,马严也在避嫌。他把马皇后培养成功了,可没有居功自傲,而是远离洛阳政治,跑到北地(今宁夏吴忠市西南金积镇)隐居。马援在世时,马严经常召集一堆宾客议论时事政治。现在不了,他杜绝谈论政治,也跟宾客们断绝了往来。

马严莫名失踪后,马皇后很纳闷。后来一打听,原来是跑到别地躲起来了。她马上下诏,命令马严搬回洛阳。不久,马严回城,刘庄也很客气,召见了他。两人一聊,甚是投机。于是刘庄当即给马严安排了个工作,让他跟着班固一起编书。

然而,马家这帮外戚,日子都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要等到哪天才会有钱修装店面,重新开张?

别着急,做生意也是要讲机遇的。等机会到了,马家店想不开张发财都不行了。

果真如此吗?答案就让他来揭晓吧,他的名字就叫刘炟。他的回答是,这些都是真的。

当初刘庄为了扼制外戚,杀了梁松和窦穆。曾经牛气烘烘的梁家集团和窦家集团就此关门歇业。然而刘炟现在却想说,马家店歇业更久,现在该是他们重新开张的日子了。

刘炟决定提携马家帮。他之所以这么做,只为两个字——报恩。

刘炟是个孝子,知恩图报是他的优点。要知道,没有马皇后,就没有他刘炟的今天。他是贾氏所生,在刘庄的儿子排行榜中名列第五。如果要排队当皇帝,这辈子就甭动那念头了。

然而,当刘庄把他送给马皇后哺养后,奇迹发生了。他这个贾氏的孩子就像一根木头,到了马皇后手里被打造成了伟大的艺术品。

刘炟是知道马皇后的辛苦的。多少年来,马皇后从侍女,到贵人,到皇后,再到现在的皇太后,都一直保持着勤俭的生活作风。她无欲无求,连身上的衣服都不曾浪费过一块布。而刘炟要报答她的养育之恩,不能报到她身上,唯有从重用马家外戚开始。

刘炟报恩马家,第一件就是替外公马援正名。

刘庄崩前,他只给马家一个优惠政策,就是可以让马家给马援修祠堂。现在,刘炟觉得还不够,派中郎将给马援追策,谥号忠成侯。

接着,刘炟又将三个舅舅叫到跟前,说你们辛苦了。跟着我老爹多年,官位一直窝着不动,现在我分别给你们升官。拜虎贲中将郎马廖为卫尉,黄门郎马防为中郎将,马光为越骑校尉。

马家店总算正式开张了。马家店开张之际,人气暴旺。洛阳很大,但能够垄断洛阳城政界生意的外戚,只有马家。于是乎,洛阳城凡是有点政治嗅觉的,都提着礼物跑到马家串门。

马家生意兴隆,他们都很得意,可有人却很着急。

这个人,就是司空第五伦。我们知道,当初就是他上书刘炟,反对出兵救耿恭等人的。

第五伦这样告诉刘炟,从刘秀到刘庄两任皇帝,都很约束外戚,洛阳无事。今天他突然破戒,让马家一夜暴富,这个不是好兆头。为了保护马皇后和马氏家族,您最好约束一下他们。

刘炟听完,笑了,没答理他。

两年后,刘炟拜见马皇后,提了一个近乎疯狂的请求。他告诉马皇后,我想封那三个舅舅为侯,现在想听听您的意见。马皇后的意见可大了,当场否决,坚决否决。

刘炟很郁闷。他想想,我说不动她,就让别人来说。那年,恰好大旱成灾,刘炟找人来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帮被找去问话的人跟刘炟心灵相通,马上就找出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他们说,大旱成灾,摆明就是马皇后不同意给外戚封侯,才造成这严重后果的。现在要想化解天灾,必须依照西汉旧例,给外戚们封侯。

刘炟一听,笑了。见过拍马屁的,但是没见过被拍得这么爽的。当然,这话也不能仅停留在会上说,必须形成文件,写成报告,向马皇后汇报,请求批准。

很快,报告打上去了。然而马皇后一看,冷笑一声,话都没说,直接又将报告退回去了。

后宫那么多女人,你可以随便忽悠哪个人,但是想忽悠马太后,那是太自不量力了。马太后阅历丰富倒不说,人家可是读过《春秋》,背过《易经》,研究过董仲舒的天人感应论的。天要大旱,那是老天爷心里不爽,跟你皇帝不封外戚有啥关系?这明显是拍马屁胡扯的嘛。

不过,人家的拍马屁都写成文件了,马太后就不能把报告退回去了事。于是,她下了一道诏,就以上拍马屁报告作了严厉批评。

马太后书读多了,写起文章也是滔滔不绝,归纳起来大约如下:首先,那些建议我给外戚封侯的官员,都是拍马屁来了。他们所作所为,不过是想得到回报罢了。可有人想过没,当年汉成帝刘骜一日封五侯,结果怎么样?因为做得太过分,引起天灾人祸,天下大乱。

其次,自光武中兴大汉以来,没有封外戚的规定。当年,阴太后外戚个个能力都很强,可是阴太后硬是把他们压住了。我作为皇太后,必须做好榜样,不能随便打破老规矩。

最后,马家外戚尽管没有封侯,可个个富得流油。不要说马家人,就是马家的仆人,基本上都是白领阶级了。如果外戚们不知足,陛下又一味放纵他们,难道是想重蹈西汉外戚乱政之覆辙吗?

以上三点,基本代表马太后的观点。但是必须解释什么叫白领阶级,所谓白领,是指当时马家仆人的穿着袖子和领子都一片雪白了。这是身份的象征,穿此等衣服的人,说明不必参加体力劳动了。

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坐办公室,吹着空调,敲敲字,打打文件,看看报纸,喝喝茶水。这样的白领生活谁不向往呀。

刘炟看着马太后的诏书,不禁摇头叹息。唉,说的简直跟司空第五伦是一个调子。怎么办呢,阻力这么大,难道就这样消停了吗?

三 造星运动

众所周知,万事开头难。刘炟要破祖、父两代定下的规矩,肯定难上加难,而他又碰上马太后这等后宫劳模,想给外戚封侯那就比登天还难了。

没关系,马太后有耐心,他有的是毅力,那就磨吧。于是乎,刘炟亲自跑到皇太后处,张口就诉苦道:“您为什么老是拦着我给舅舅们封侯呢。要知道,自西汉以来,舅父封侯就好像皇子被封王一样正常。现在我三个舅父,马廖年老,马防和马光大病在身,万一他们在有生之年没有封侯成功,那我不就落个千古遗憾吗?”

刘炟悲叹一声,接着说道:“太后您就不要拖了,还是让我挑个黄道吉日,把这事给办了吧。”

马太后看着刘炟,神情沉重,不说话。良久,只见老人家叹息一声,缓缓地说道:孩子,你以为我是为了作秀,想替自己博取美名,而让你承受外界的批评吗?如果你这样想的话,那就错了。其实,我阻止你给舅舅们封侯,都是为了马家和国家啊。

简单地说吧,封侯的好处不就是想要多点采邑吗。可是你那几个舅舅还富得不够吗?洛阳城只要长眼的,都知道他们可是富得流油的。既然他们都钱多没处花了,为何还要一味封侯呢?

我知道你很孝顺。你这样做,就是想让我心安,觉得没白养你这么多年。问题是,你越这样,我越是心不安。你可不知道,大旱降临,粮食价格暴涨,我可是吃都吃不香,睡也睡不甜。况且你守孝还没过三年,竟然就想着破先帝规矩,真这样做了,天下人又怎么看呢?

最后,马太后语重心长地说道:“孩子,我不是想干涉政治,让你难看。只是你登基不久,历练不够,翅膀还嫩。如果有一天天下风调雨顺,边境无事,那我就拱手相让,把政权还于你。然后我就等着抱孙子,到时你想封侯我也不会拦你了。”

刘炟听完,脑袋已经耷拉下来。他总算听出来了,马太后不是不让他给舅舅们封侯,只是时候未到。既然这样,那就等吧。

工夫不负有心人,没有多久,刘炟等来了一个大好机会。

这个天大的机会就是西羌造反了。消息传到洛阳,接着有人上书,说他愿意率军前去扁西羌叛军。这个上书的人,正是坚守西域打出名声的耿恭,时为长水校尉。

我们都知道,刘炟这孩子做事有一个优点,就是对于出兵打仗这事,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以前出兵西域如此,现在对付西羌更是如此。

刘炟看了耿恭奏书后,紧急召他进宫,询问方略。

两人关起门来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反正是,聊完以后,刘炟就觉得搞定西羌这事胜算很大,同意出兵。

可能有人会猜到,主意是耿恭出的,耿恭又身经百战,这平反西羌大任应该交给他吧?

很遗憾,主将不是耿恭,耿恭只当了副将,主将留给了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外戚。他的名字就叫马防。

之前,马皇后阻拦刘炟封马防等人为侯,还有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这个借口就是武功。没有武功者,不得封侯。这是高祖刘邦立国的时候就说过的。

我们知道,刘邦这个规矩,早在汉武大帝时就成了一句屁话了。问题是,马皇后¨\w\é\n\ \r\é\n\ \s\h\\ū\ \w\ū\¨不认为那是屁话。既然这样,那就派个舅舅出去立功吧。于是,刘炟就想到了城门校尉马防。

在此之前,马防从来没率兵跟外敌干过架。不过也没关系,谁都有第一次。只要第一次打出名堂来,什么话都好说。当年,汉武大帝舍出血本,打造出卫青和霍去病这等灿烂的军事明星。今天,他也要烧一把大钱,将马防打造成功。

公元77年八月,刘炟拜马防为代理车骑将军,与副将耿恭一道,率北军五个兵团,总共三万人,准备征伐西羌。

三万人,果然是大手笔。要知道,班超一行人困在西域,前后加起来也就出了一千八百兵。然而,就在大军要出动时,跳出了一个诡异的人,说了一番诡异的话。

此人,司空第五伦也。

哪里用兵,哪里就有司空第五伦反对的声音。这一次,第五伦不是反对对西羌用兵,而是反对刘炟的用人。这个人,当然就是马防。

第五伦为什么这样说刘炟,看看他的奏书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大约如下:我认为,陛下给马家外戚封侯,让他们过上富人的美好日子,那是没问题的。但你现在提他们出来做官,确实就不应该了。

想想就可知道,人在官场,很容易踩地雷的。如果马家外戚触犯了国法,您怎么处理?我看您是怎么处理都很为难。如果不治他们,置国法于不顾,如何对天下交代?如果治了他们,又伤了马太后的心。所以,您还是好好斟酌一下吧。

刘炟一看,又一笑。老办法,不理他。

第五伦你个老油条,想忽悠我把马防拿掉。其实你早就知道,封侯这事如果刘炟能决定,早就办了。之所以拖到现在办不成,还不是因为马太后这关过不了。如果用你这损招,给马家外戚封侯这事恐怕还要拖,有可能拖到天荒地老都办不成。

你精,我也不傻。

不多说了,等着看好戏吧。事实再一次证明,刘炟不愧是个优秀的猎手。他撒出了马防这只鹰后,果然不久就逮到了好多兔子。马防于前线一战成名,斩敌数千,俘虏一万多。

抓了这么多兔子,不要说升职,就是封侯资格也够了。于是见好就收的刘炟马上下诏,叫马防班师。耿恭则留守西羌,打扫战场,并负责把那些残余叛军消灭干净。

耿恭这人怎样,西羌人就算没见过,也总听说过他在西域是怎么玩命的。跟这样玩命的人玩命,那简直是找死,还是投降吧。果然,耿恭斩杀千余人后,西羌叛军残余就怕了,数万人争先恐后地前来求饶。

终于可以彻底收工了。不久,刘炟也召耿恭班师。

然而,当意气风发的耿恭回到洛阳城时,等待他的不是天堂,而是地狱。刘炟没有给他颁最佳战将奖,而是把他扣下,缴下兵符,直接把他赶回家了。

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政治,从来都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耿恭并不知道,当他和刘炟关起门得意地开讲灭羌方略时,刘炟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一颗棋子。而他之所以要被拿下,是因为挡到了另外一颗重要的棋。那颗棋,就是外戚马防。

众所周知,无论是官场,还是娱乐圈,要想把某人捧成天上最闪亮的明星,就必须把其他明星拿掉。这是规矩,不然满天繁星点点,怎么显出明星的灿烂?

而在刘炟看来,马防是他的棋,也是力捧的明星。他要让马防在汉朝的夜空上显得更加光辉明亮,就必须先灭了耿恭这个闪亮的明星。

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当我们把事情看得清清楚楚时,耿恭正在一步步陷入别人的圈套。他今天这个惨局,主要是他之前就跨错了重要的一步。

情况是这样的,当耿恭动身出征西羌前,给刘炟上了一道书。他说,故安丰侯窦融曾经在凉州做过州长,甚得羌胡之心,不曾出过大乱子。作为窦家子弟窦固,曾经跟随过窦融,而且还曾率军出征北匈奴,立下赫赫战功。所以,要想让羌胡安居乐业,最好派窦固去做凉州州长。马防将军呢,就让他驻守汉阳郡就行了。

耿恭那奏书差点把刘炟雷倒。汉阳群隶属凉州管辖,让马防当窦固的下属,这是什么话,明显跟他的造星运动指导方针不符嘛。既然这样,只有一个办法,丢卒保帅,把耿恭拿掉,不跟他玩了。

现在终于看出来了吧,刘炟为什么先召马防班师,把耿恭扔在羌地。他就是要提前告诉马防,有块石头想挡他的道了,务必齐力搬掉。怎么搬,这个任务就交给马防,作为皇帝,他只能在边上打配合了。

可耿恭是明星,很大很大的明星。西汉有张骞,东汉有班超,班超盖过了张骞;西汉有苏武,东汉有耿恭,耿恭牛过了苏武。班超和耿恭,都是东汉天空上耀眼的明星。要把他拿下,不是一般的难。

错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马防看来,只要皇帝愿意配合他,拿掉耿恭根本就不存在技术问题。果然马防的马仔上奏,告耿恭在前线不忧军事,纪律散漫。

报告打上来后,刘炟看都不看,直接批了。就这样,罢免耿恭官职,赶他回老家。没想到,耿恭被赶出洛阳城后,不久就死于家中。

英雄一世,竟然落得这个下场。真不愿这是真的,可这一切都是真的。

事实上,大明星耿恭并非没看出刘炟要力捧马防。相反,他看得很清楚。但是,他必须在马防变成汉朝大明星之前把对方的路堵死。他不是害怕马防抢了他的风光,而是担心有朝一日,对方要把他的饭碗抢了。

耿恭之所以有此念头,只因为一个既成事实——耿家和窦家是老搭档,他们都是马家的冤家。

稍微用力想想,就这样这是怎么回事了。当初,是谁让伏波将军马援背负冤案,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的?一个是梁松,一个是窦固,一个是耿舒。当时马援出征时,耿舒是马援副将,可他们俩意见相左。马援被困后,耿舒上了一道奏书,告了马援一状,捅了第一刀。接着,梁松和窦固闻风而动,纷纷上来提脚狂踩,把马援批倒批臭,见不得人。

耿舒,是开国功臣耿弇的弟弟,还是耿恭的叔叔。你说,当初耿舒从背后捅马援那一刀,该不该算到耿恭头上?况且,耿恭要联合窦固一道,准备跑到他马防头上威风,马防能坐以待毙吗?

明星造起来了,刘炟心里也踏实多了。现在,武功马防有了,西羌被搞定了,西域被班超压得死死的,动都动不了,边境也算无事了。基本满足马太后当初开出的条件,现在是不是该给马舅舅封侯了呢?

刘炟突然想想,不对,差点漏了,还有一个条件没有满足。

这个条件就是——风调雨顺,粮食丰收。苍天助人,一年后,汉朝全国丰收,四方无事。刘炟认为,现在该是马太后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这一次,刘炟没有再向马太后请示,直接下诏封卫尉马廖为顺阳侯;马防灭羌有功,之前已被封为车骑将军,现又被封颍阳侯;执金吾马光封许侯。

弄好这一切,刘炟才派人给马太后报告。马太后看完报告书,心情晦暗,满眼惆怅,说了一句:“我活了一大把年纪,最后竟然没守住底线,让陛下破了不封外戚为侯的规矩,我死有遗憾啊。”

马太后这话很快就传到了马防等人耳朵里,他们一听,全害怕了。接着,他们一齐上书,请求刘炟降封为关内侯。关内侯,有名无实,没有采邑。

但是,刘炟不听,照封不误。

这一年,是公元79年五月二日。马防等三兄弟侯爵加身,全都拥有“特进”身份。特进,位居三公之下,诸侯之上。

到此,刘炟与马太后的较量彻底结束,前者胜出。一个月后,六月三十日,马太后崩,谥号“明德”,世称明德皇后。

四 窦家崛起

马太后崩后,马家的美好时代基本告终。但是,马家三兄弟浑然不觉。他们就像温水中的青蛙,正在快乐地消受着应有的享受。

他们三人中最有钱的是马防,其次是马光。有人统计,两人财富以亿来算,可谓是洛阳城的亿万富翁。马防更是生财有道,派人到边境大量放牧牛马,这可是他老爹马援当年发财的门道之一。除此以外,马防还搞黑社会收保护费,向羌人等少数民族勒索逼捐。

当年,马援是怎么警告窦固和梁松的:身居高位,做人更应该小心,不要太骄傲。人一骄傲,就会不知天高地厚,最后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只可惜,马防发财有术,做人失败。他并不知道,危险即将降临,新的政治风暴已经酝酿成功,正在朝马家海域迅速移动。

说得明白一点,就是物极必反,有人想取代马家,垄断洛阳的政治生意了。这个新崛起的力量就是马家的对手,窦家。

马家要失势,窦家要得宠,符合事物的发展规律。从马太后崩后,坐镇后宫指挥的人是窦皇后。可怕的是,这是一个危险的女人。

说起窦皇后,这女人也挺不容易,她也是经历了坎坎坷坷,风风雨雨,才终于见到太阳升起的。

当初,刘庄杀外戚那真是一个狠,搞死了梁松,灭了梁家威风,接着又弄死了窦融的儿子窦穆,窦穆的儿子窦勋娶的也是皇室公主,可也没放过,关到牢里,莫名其妙就死了。

窦勋就是窦皇后的父亲,窦勋之死,正式宣告窦氏集团破产。然而,窦家就眼睁睁地看着马家开店赚钱,自己在梦里替人家数钱吗?当然不能。但是要改变窦家,有啥办法能让窦氏集团起死回生?想到这里,窦家人都同时想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马皇后。马皇后入宫以前,马家店已经破产。然而当她被刘庄宠幸以后,马氏家族才有了抬头迹象。既然马家能赌,把马皇后送入后宫,为什么窦家就不能呢?

于是,窦家开始有人张罗这事。他们找了很多相工来给小窦姑娘看相,只要来的都说,小窦长的是贵相,不像是当臣妾的。更惊奇的还在后头,小窦姑娘六岁就会读书写字,写得很不错。

有心的可能看出来了,小窦姑娘跟马皇后小时候怎么都是一个版本呢。我认为,无论是马家,还是窦家,走的都是市场营销路线。他们这招明显就是广而告之,为推销产品入市做的一个小小铺垫。

后来,小窦姑娘果然成功被送入后宫了。窦家很上道,弄了个买一送一,将小窦姑娘的妹妹也一起弄进去了。小窦姑娘不负众望,进宫以后就技压群芳,迅速引起了刘炟的注意。

刘炟听说小窦有才有色,派人去打听。这事马上传到马皇后那里,老人家亲自召见小窦,结果一看,容貌长相与举止动作都很优秀。于是,老人家就将小窦内定为媳妇。小窦学习也很上进,很快就得到马皇后的认同,一年后就被封为皇后,其妹妹也被封为贵人。

就这样,窦皇后在后宫站稳了脚跟。马太后一崩,顺理成章地她就成了后宫的法定代理人。但是,窦皇后一点都兴奋不起来。只因为她心里还压着一块巨大的心病。

这个心病,是古往今来所有女人最害怕面对的心病——腹中无子。

马皇后无子,窦皇后也无子,历史竟然有如此可怕的相似。不过无子没关系,向马皇后学习,养一个便是呀。其实,窦皇后的心病还不仅是无子,她也弄了一个养子,可问题是太子已经被别人抢占了。

刘炟的太子叫刘庆,宋贵人所生。

奇怪了,窦皇后都有养子,刘炟为何不封,要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其实,不是刘炟不想封,恨只恨窦皇后技不如人。因为,窦皇后的竞争对手宋贵人,背后站着一个能量可怕的赞助商。这个人,就是皇帝的母亲马太后。

太子被抢立,就好像商标被人注册。窦皇后身边这个养子,产品做得再好,也不能入市。不要说入市,人家太子一旦转正,宋贵人自然就成了宋太后,她这个所谓皇后立即就会被边缘化。

现在好了,马太后一崩,宋贵人失去了后台。窦皇后认为属于她的时代到来了。

生物界的丛林法则,又在后宫活生生地上演了。所谓丛林法则,指的是丛林中,大树为了更好成长,伸出所有根系和枝叶,向天空和大地汲取营养。然而它身边的小树迫于对手强劲压力,没有得到相应的营养,最后只有在大树的封杀下枯萎凋零。

说得明白点,就是地地道道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没办法,资源稀缺决定残酷竞争。何况,太子只有一个,宋贵人想逃过窦皇后那背后的一刀,做梦都别想了。

窦皇后兵分两路,一路人马是窦家外戚,负责搜集宋家过失,整理成案;一路是笼络后宫宦官,负责监督宋贵人一举一动。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数日奋斗,他们终于抓住了宋贵人的一个把柄。

其实也不是什么把柄。情况是这样的,宋贵人生病了,想补点营养品,听说娘家那边有,就叫她们送来了。这营养品的名字就叫菟丝子,中药常见用品。就这么个事,窦家却把宋贵人告上去,说她用这玩意做法诅咒。

刘炟这家伙的为人我们是知道的。他要帮谁,那个配合的劲儿是相当卖力的。窦家的状告上来后,就像当初马家告耿恭一样,啥话都不说,直接批了。

然后还装成震怒的样子,把宋贵人赶出后宫。

这仅仅是个序幕。

不久,刘炟下诏,说刘庆有精神病,没有资格做太子了。没办法了,他只好大义灭亲,撤销刘庆太子封号,改封清河王。在诏书的后面,刘炟特别加上一句:皇子刘肇,经过窦皇后多年哺育,教养过人,改封他为皇太子。

宋贵人入宫时,跟窦皇后一样,采取的都是买一送一的办法,其妹也被送到宫里来了。刘炟搞定太子后,又下令把宋贵人姐妹关起来。

你道她们被关到哪里去了?

汉朝对付女人最具有创意的,首推吕雉。她发明的“人彘”可谓空前吓人,无人可比。第二个则是刘炟。他竟然把宋贵人姐妹关到停尸间(丙舍),进行拷问。

负责审问宋贵人姐妹的,是个小黄门。职位很小,可他名声很大。大到什么程度,说出来可能会吓到一些人。

因为他的影响力不是国家级的,而是世界级的。他就是闻名世界的中国造纸术的发明者蔡伦。美国人麦克.哈特在《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名人排行榜》中,将他排在第七位。

蔡伦造纸有术,治人也可谓有方。几番回合下来,宋贵人姐妹觉得前途无望了,于是双双服毒自杀。这一年,刘庆才五岁。

五 垄断的诱惑

对于刘庆,刘炟没有做绝,而是把他交给窦皇后抚养。为此,刘炟还特别对窦皇后交代,必须以照顾太子的热情对待刘庆。太子吃什么,刘庆就吃什么,太子穿什么,刘庆就穿什么。

窦皇后接手抚养刘庆,她没有反对。但是,宋贵人姐妹死了,她的心病还没治好。问题不在刘庆这个小屁孩身上,而是出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上。她在后宫的级别也是贵人,人称梁贵人。

无独有偶,梁贵人也是姐妹双双进宫。窦皇后为什么瞄上这双姐妹,不为别的,只为梁贵人是太子刘肇的生母。

人这一生,什么都可以学好,唯有境界不好学。人要超越自我,到达高境界,必须天生具有悟性。在汉朝后宫中,悟性最好的估计就是马皇后,最差的就是西汉末期的赵飞燕皇后。马皇后不但哺育别人的孩子,还特别不会吃醋,主动替刘庄物色美女。赵飞燕、赵合德姐妹则不行,就怕后宫女人把她们两姐妹的床给占了。只要是跟刘骜上过床的,都被她们拉去喂毒和打胎,制造人间惨案,可谓惨不忍睹。

相对马皇后和赵皇后,窦皇后处于中间。首先,尽管她搞死了宋贵人姐妹,但不至于像赵飞燕那样残忍,见一个杀一个。其次,她也没有马皇后那样虚怀若谷,网开一面。

说句心里话,她对梁贵人这对姐妹的担心,一点不亚于曾经的宋贵人姐妹。她担心的是,有一天梁贵人姐妹要把她的生意抢了。

梁贵人的老爹名唤梁竦。梁竦的父亲就是梁统,哥哥是梁松。当年,梁统和窦融可是亲密战友。后来,梁松和窦固同为刘秀女婿,有过一起狂踩马援的不光彩历史。可是,自从刘庄杀了梁松后,梁家跟窦家一样,彻底破产了。梁家所有外戚全被赶出洛阳城。

梁竦生有三女,把其中两个送进宫,没有猜错的话,梁家也是来赌博的。梁贵人生子被封为太子,而梁贵人亦得宠。长此以往,梁家翻身做人,扬眉吐气之日不远矣。

可是,后宫好生意只有一桩,窦皇后做了,梁贵人就得靠边站。可问题是,窦皇后打听到了,梁家外戚并不想靠边。他们背地里已经偷偷开了庆功会,在公开场合中,却又极力压抑着内心的兴奋,装出一副若无所事的样子。

其实,他们都准备好了,有朝一日,只要太子刘肇转正,当了皇帝,梁氏集团就准备重整旗鼓,重新入市抢占地盘。

生意要做到高利润,就是彻底垄断,一家独大。梁家要抢生意,肯定就是抢窦家的,窦皇后当然不干了。所以,她必须在梁家未动之时,将他们的梦想扼杀在摇篮之中。

窦皇后认为,她要整梁贵人姐妹,不必从她们身上开始,而应拿她们的父亲梁竦开刀。因为她发现,梁家当中数梁竦最麻烦,但也最容易下手。

梁竦,字叔敬。这家伙才大志大,可惜命运不济,梁松被诛杀后,全家被贬到了九真郡(今越南清化市)。在那时候,没有火车,没有飞机,没有高速公路。从洛阳到越南,一路跋山涉水,其中辛酸唯有当事者得知。

被放逐的梁竦,一路上观山涉水,吟诗作赋。经过沅湘时,他想起了伍子胥,想起了屈原,不禁哀伤地想到,其实屈原就在眼前,他就是无辜的屈原。悲伤之际,他写下了《悼骚赋》,系石沉江。

江水悠悠,世间无情。闭上眼,浊泪轻流,心头仿佛听见岁月之风曾经摇响过青春的风铃。

梁竦到九真后,不久又回来了。是刘庄下的诏,说九真那地方挺远的,重新给你搬个家吧。梁竦没想到,刘庄不是良心发现,召他回洛阳,而只是允许他回老家乌氏居住。

乌氏,即今天的甘肃省凉市西北。从遥远的南方迁回遥远的西北,这到底是衷心的关怀,还是变相的惩罚?

对梁竦来说,似乎怎样都无所谓了。家族变故,千里迢迢于风雨里飘来荡去,突觉世事不过如此,他什么都想开了。于是,回到乌氏的梁竦,闭门自养,两耳不闻窗外事,整天以读书为乐。

梁竦读书之余,还常常写书,这是他唯一的乐事。赚钱的事,他从来不管,反正他也饿不着,因为有人经常赞助他。赞助他的人,是梁松的妻子舞阴公主。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刘秀这女儿身上有阴太后之德,凡是梁家子弟,她都出手赞助。而梁竦郁郁不得志,所以她总是情不自禁地多赞助点。

但是,梁竦什么都无所谓。舞阴公主给他钱,他转手就分给梁家其他子弟了。钱要那么多干吗,老婆早死,女儿由舞阴公主抚养。他孤身一人,无牵无挂,他打小在洛阳出生成长,想回去又回不去,乌氏这山旮旯又不想待,哪里都去不了,能去哪里花钱?

当然,梁竦有时候也出门。他常一人登高远望。他曾叹息道:“大丈夫居世,生前封侯,死当庙食。如其不然,闲居可以养志,诗书足以自娱。州郡之职,徒劳人耳。”

在他眼里,州郡里的职务,都只是瞎忙活的,不值得干那辛苦活。所以,洛阳城来了很多次诏书,叫他回去当官,但是他都拒绝了。他只有一个梦,生前封侯,死当庙食。如果仅仅是梦,他也认了。

终于看出来了吧,梁竦就是典型的TXT100电子书情怀。为人做事,自由散漫,没有章法。而他也不知道,正当自己叹命运之不济、咏富贵如浮云之时,有人正在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以飞书的形式向洛阳城的窦皇后汇报。

不久,窦皇后认为到了收网的时候了。于是派人去抓梁竦拷问,问出了什么结果,没人知道。最后给他挂了一个蓄意谋反的罪名,诛杀于狱中。

梁竦被诛杀,梁家再次被贬到九真郡。梁贵人姐妹哭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在抑郁中死去了。

后宫的生意,终于被窦皇后一人垄断了。

梁家完了,可马家店还开着。店面是开着,可生意不如以前做得那么顺心了。主要原因是马太后崩后,皇帝刘炟对马家没那么照顾了,他的热情全用在了扶助窦家新贵的伟大事业中去了。

于是,马家店的人气暴减。原来跑到马家串门套近乎的宾客,现在个个都转身跑掉,投窦家这边来了。眼看店面生意一天不如一天,马家有人坐不住了。

坐不住的是个青年仔。他是马廖的儿子马豫,时为步兵校尉。他之所以郁闷,主要是工作方面经常被约束。于是乎,就给上级写信表示不满,没想到,信一发出,就被史上最神秘的机构——有关单位截获。

接着,他们迅速行动,弹劾马豫,连马防和马光也一起搭上。弹劾内容如下:马家富得流油,享受的待遇远超他们的身份。真是得了好处还卖乖,竟然好意思表示对圣上不满。应该把他们官职全免掉,赶出洛阳城,返回他们的封国去。

以上意见,刘炟没话说,批了。但是,就在马家动身上路时,他突然把一个人喊住了。

刘炟喊住的人是马光。他故意对旁人说,我三个舅舅全都返回封国了,没有人跟我玩,这样太伤我的心了。我决定留下马光舅舅陪我,这是我的家事,有关部门不要唧唧歪歪来骚扰我了。

其实,马光为人较马防收敛,才被刘炟留下来的。马防就太不像话了,都亿万富翁了,还搞黑社会。就这样,马光继续保留特进待遇,留在了洛阳城。但是,马家势力犹如长江东流水,一去不再复返了。不久,马豫不知何故被抓,被拷打死在监狱里。

所谓成也刘炟,败也刘炟。到此,马家店基本上退出洛阳的政治市场。这时,窦家公司上市了。

旧的时代过去了,一个火辣辣的时代即将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