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项羽和宋义

什么探路和接应,完全是胡扯。明眼人一看,这路根本就不用探,王离这二十几万人列的队,足可以围成一个大沼泽,五千人往沼泽里探路,这不是找死吗?更何况,王离的军队全是正规军,他们可是长年在大西北击匈奴,修长城,顶着凛冽的大风成长过来的。而陈馀这几万人,不过是临时凑起来的杂军,他们没有太多的骑兵,更没有丰富的作战经验,所以陈馀送给张黡这五千兵,说白了不过是五千只羊罢了。以五千只羊去试几十万只狼,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但是,救人心急的张黡和陈泽,哪有空去管那么多,他们就像多年不摸兵的心痒之人,一领到兵就立即拉到战场冲刺。果然不出所料,他们带走陈馀这五千兵,就像带着五千个肉馒头去打狼,结果路没探到,这两人也统统成了肉馒头被王离的大军吃掉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下轮到陈馀叫麻烦了。这就好像说,张耳骂陈馀是土财主不肯借钱,现在好不容易借了五千大洋让张黡、陈泽带回去,可钱还没到张耳手里,就被秦军抢了去当喝酒钱。到时如果张耳说我不借钱给他,反而把他的人杀掉了,那纵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了?

怕说不清,那就慢慢说吧。

此时,诸侯们收到张耳的江湖呼救后,纷纷发兵救赵。燕齐两军,包括张耳的儿子张敖也带一万军队赶往巨鹿。但是,当诸侯们到达巨鹿城外时,全都作壁上观,没有一个敢出手。诸侯们共同的看法是,面对章邯和王离互相倚重的强大秦军,谁先动手谁先死,唯一的办法就是像陈馀所说的,等待机会。

城外的人等待,城内的人也在等待。张耳跑上城去,看到城外的诸侯们都按兵不动,眼泪都急得快要掉下来了。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你们都说等,到底想等谁呀?

还是让张敖来回答他的亲爹这个问题吧:他们等待的,就是项羽同志。

项羽和宋义

前面我们讲过,章邯干掉项梁后,以为楚国不足忧,所以才放心北上。其实,章邯这步棋是走错了,因为他走的这么一步,楚国元气迅速恢复,并且一夜之间就冒出了两个天下最难对付的人,他们就是项羽和刘邦。

项梁死后,本来属于项氏家族的军权,最先并没有落在项羽手里,也没有落在刘邦那里,而是落在一个徒有虚名的人身上,他就是被项梁扶起来的傀儡——楚怀王。

自古以来,傀儡之所以为傀儡,是因为他身边有强势人物控制,傀儡有继承权,强势人物也有继承权,所以有些人当了一辈子的傀儡,想翻身都翻不了。然而在这些傀儡中,楚怀王却是个例外,项梁一倒台,他趁项羽羽毛还没有长全,迅速把楚国的大权牢牢地控制在手里。

楚怀王知道,他要想走得更远,飞得更高,必须做两件事,一件是打压项羽,千万别让他有所动弹;另外一件就是迅速培养自己的人,建立势力圈子。

事实上,以上两件事,楚怀王都做到了。首先,他召开了一个军事研讨会,决定兵分两路打击秦军,章邯和王离作为秦朝的两支主力军,正在攻打赵国,张耳和赵王歇危在旦夕,所以楚国主力军必须北上;另外一支非主力军向西攻打咸阳,抄掉秦二世老巢。

这是一个完美的军事设想,那么谁能担任这两支抗秦军队的主帅?

关于人选问题,其实楚怀王心里早就有底了,负责北上救赵的大将军是宋义,负责攻打咸阳的是刘邦,项羽的任务就是当宋义副手,随军北上。

宋义之所以能迅速崛起,要归功于一个朋友,他就是宋义替项梁出使齐国时,半路上遇见的那个齐国使者。齐使者,尊号高陵君,名显,姓氏已不可考,人称高陵君显。当初章邯袭击项梁前,他在路上听了宋义那番悠着赶路则避祸的高论后,半信半疑地晃悠着到楚国,发现事情果然不出宋义所料,项梁战死,楚军上下一片惊慌,连国都都搬到了彭城。

这个高陵君,或许是宋义救了他一命,又或许是实在佩服宋义之远谋及才干,当他听说楚怀王要选拔楚国的大将军时,立即前往推荐宋义。推销别人当然要懂得打广告,高陵君替宋义向楚怀王打出的广告词是:宋义还没等到双方交战就看到失败的征兆,这才是真正掌握兵法的军事专家,大王想做大事,宋义必能为您独当一面,建功立业。

高陵君这广告是吹得够响的,但是人证俱在,你不服还真不行。当楚怀王芈心同志听到高陵君这番话时,他心里就更有数了。宋义曾经是他的人,他们在项梁手下都是被排挤和被控制之物,可谓是同病相怜,如果宋义真如前面所述那么有才,两人联手对付项羽,又能干出一番事业,岂不是一件两全其美之事?

于是,芈心同志立即把宋义召来面试考核。所谓考核就是一问一答,也就是两人席地而谈,内容为当今天下军事大计,类似刘备和诸葛亮的隆中对。没有人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什么,只知道他们交谈了一席话之后,芈心同志心情大悦,立即任命宋义为楚军总司令(上将军),项羽为副司令(次将),范增为参谋(末将),其他部队一切将领也都归宋义领导,号为“卿子冠军”。

卿子是公子哥的意思,是一种尊号。宋义为上将军,全军中级别最高,所以又称冠军。可以这么说,宋义率领的这支队伍是全军最厉害的,楚军最厉害的部队都拉去救赵了,可见芈心是志在必得。

宋义才干如何,姑且不论,芈心此举可谓用心良苦。在过去的岁月中,他一直活在项梁的阴影之下。如今项梁死了,他要拿出毕生的政治资本豪赌一把,以此证明给诸侯看,我芈心不是无能的王,我和你们一样,不但有着扫遍天下的雄心壮志,还有着坚强如铁的战斗意志,更有着气吞山河的王者之气。我,楚怀王,将是无坚不摧的王!

所以在芈心看来,宋义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时刻站在宋义的背后。宋义的灵魂就是芈心的灵魂,宋义的命运代表着芈心的命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成败荣辱只在此一举,宋义,我这一生就交给你了。

公元前207年,十月,冬。又是新的一年。

宋义率军出发了。芈心站在彭城之上,望着宋义远去的背影久久无法平静。他仿佛听到了宋义那自信十足的承诺:楚王,我办事,您放心。

楚王不只要承诺,更要看结果。将军一路珍重,我等你的好消息。

楚王留步,我决不辜负您的一番厚望。

宋义向芈心挥一挥衣袖,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北挺进。楚军行至安阳(今山东省曹县),宋义命令军队就地驻扎,听候调遣。

此时,安阳离巨鹿直线距离只有二百四十公里。全军做好最后的准备,士兵们都相信,决战的时刻就要来了。

但是万万想不到,一连四十六天过去了,宋义一直迟迟不发任何指令。

这真是一件让人抓狂的事。此时,张耳在城里被逼得就差没叫宋义为干爹了,就算宋义不顾张耳,也要顾一下自己的士兵吧。正值冬天,士兵们都是露天野外,他们衣服不够穿,粮食不够吃,都快冻成鱼干了,宋义,你到底想干什么?

楚军上下,除了宋义自己外,没人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但是也没人敢骂宋义一句不是,项羽终于忍不住愤怒了。

项羽愤怒的不只是宋义的优柔寡断,其实还有那个别有用心的芈心同志。之前,芈心与诸将约定,先入关中者为王。项羽不愿北上,主动要求和刘邦一起西进击秦,报秦国杀伯父项梁血仇。可是芈心与几个老臣交换意见后,一致得出决定:项羽残虐,曾坑杀过襄城全城父母,不宜西进。刘邦仁厚,咸阳城正处在胡二世水深火热的煎熬中,或许刘邦能给他们带来福音,还是让他去吧。

好了,有好处就只给刘邦,我想出头你就说要开会讨论,你任命宋义为上将军时跟谁开过会,又跟谁交换过意见?现在宋义牢牢控制我,还美其名曰救赵。救赵就救赵,为什么一个多月过去了还一点动静都没有,这难道不是故意拖延时间,让我后刘邦入关中封不了王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芈心该死,宋义该死,一切挡我路者统统该死!

于是,项羽带着满腔的怒火,冲进了大将军的帐篷里,他对宋义说道:将军如此消极怠战是不行的,赵国都快被秦军逼疯了,如果我们现在引兵渡过黄河,诸侯与赵军里应外合,秦军一定顶不住攻击!

宋义一听,当即就被项羽的莽撞激怒了,他指着项羽冷笑道:你懂个屁。秦赵相争,秦胜兵则疲,我就乘其疲惫的时候打过去。秦败则国无救,我就击鼓西征一举灭了秦朝。小朋友,这招就叫以逸待劳,坐收渔翁之利,懂不?冲锋斩敌,我不如你;运筹帷幄,你不如我。你还是回去吧,以后别再跟我唧唧歪歪。

宋义把项羽打发走后,立即在军中颁布了一条铁令:凡是贪婪凶狠,桀骜不驯,不服从命令者,杀无赦。

很显然,这条律令就是冲着项羽来的。在宋义看来,只有铁律才能让项羽变乖,他的伯父项梁就是狂傲自大,不听劝才送命的,楚国不能因为项羽再次断送了未来。

项羽终于看清楚了宋义的嘴脸,只要楚军中有姓宋的一天,姓项的就别想有出头之日。在这个黑暗的时代,不在反抗中奋起,就在反抗中灭亡。宋义,你天生是一块绊脚石,上天还欠我一个杀你的机会,我就再多忍你一会儿,你就等着挨刀吧。

天气越来越冷,宋义还在作莫名的空想和等待,这等待就像北来的寒风,吹得露野的战士们心里一阵阵地寒冷。然而在这个冰冷的冬天,宋义一点也感觉不到人世的苍凉,他准备遣送儿子宋襄去齐国当丞相,临行之前,甚至不顾领导形象大摆宴席为宋襄饯行。

与此同时,喜宴帐外,冷冷的天上正下着寒彻入骨的大雨。项羽和战士们一起忍受着冰雨的打击,苍茫的旷野中仿佛响着那首我们所熟悉的《冰雨》: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这真是一个无情的打击,将军帐暖玉生烟,战士风雨缩成鸡。将领美酒陪佳人,我等挨冻受饥为了谁,难道就是为了你宋义头上那顶不知天高地厚的冠军之帽吗?老天爷啊,你不要再唱冰雨歌了,再唱我就要发飚了。

雨,却不听使唤地冰冷地拍;心,却是那般莫名地绞痛,项羽终于爆发了。

项羽站在风雨中,仿佛一具巨大的凹凸有形的浮雕,他昂起高贵的头颅,指着宋义那暖融融的军帐对将士们说道:我们出来本是联合赵国打秦国,但宋义却自以为是久留不前,还说什么以逸待劳,坐收渔翁之利。狗屁!现在秦军这么强大,赵国肯定顶不住他们的进攻。秦军打败了赵国,会更加强大,又何来疲惫一说?我的伯父刚刚打了败仗,楚怀王把楚国全部军队交给宋义,国家安危在此一举,他却没半点危机感。如今天寒地冻,军队缺食短衣,他不去救赵取粮,却还有心思为儿子大摆宴席,这样的人该死啊!

项羽的一席话说到了全军将士的心坎上了。是啊,宋义就像一条毒蛇,不拔掉他的毒牙,他们就只有继续被北风吹。宋义多留一天,将士就多受一天苦,今日不杀宋义,亡楚必宋。

好!刀已磨亮,剑亦拔出,由不得楚怀王了。杀!

杀将夺权,项羽不是第一次干了。这次杀宋义比上次杀殷通显得更加从容和老练,十一月的一天早上,宋义召集诸将开早会。宋义正准备发话,项羽嘣的一声像只凶猛的老虎扑到宋义面前,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剑光一闪,宋义的头颅像一个猪头般被项羽砍下了。

空气都仿佛要窒息了,诸将个个呆若木鸡,仿若做梦一般。然而这一切都是真的,项羽提着宋义的头颅对诸将说:大家不必惊慌,宋义与齐国相谋反楚,楚怀王秘密派我来干掉他!

这真是个好借口。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无论是谁,只要被当权者扣上谋反大帽,必死无疑。但项羽给宋义安的这罪名并非胡编乱扣,当初项梁费多少力气向齐国请兵打章邯,田荣死不答应,如今宋义才做上将军几天,儿子就能去齐国当丞相,那肯定是宋义与田荣不知达成了什么密不告人的协议,这不是谋反罪是什么?

诸将全被项羽威服,没有一个敢说话。这时,当初吴中豪杰拥戴项梁为会稽郡守的一幕又重演了,只见诸将全部站起来拥护项羽道,当初扶持楚怀王上台的,是您项将军一家人做的,如今诛杀乱臣贼子也是很应该的。上将军已杀,请项将军当我们头儿统领全军。

项羽露出了胜利的笑,他要的正是这句动听之话。

但是有一个问题请注意,项羽,不是因为别人拥护你,你就能当上将军的,要想合法坐上这个位置,还必须另外一个人点头并且签字同意了才行,这个人当然是楚国名义上的领导楚怀王同志。在没有得到楚怀王正式答复之前,项羽只能暂时自称代理上将军,也就是所谓的假将军。

但项羽现在顾不上那么多,砍掉宋义后,下一个目标是把宋义的儿子宋襄连根拔掉。于是他立即派兵追杀宋襄,好险,杀手一直追到齐国境内才把宋襄追上,可怜的宋襄连齐国相印还没碰着就被人家一刀送上了天。

人生几多事,皆由盛事转哀事。人生就像一个圆圈,宋义从无中来,像只嘤嗡的苍蝇在项羽面前趾高气扬转了一圈,被项羽那只苍蝇拍一拍又归于无。除掉后患,项羽终于可以放心地办理他的上将军转正手续了。

楚国的军权重又落回项氏家庭手里,不管你楚怀王同意不同意,项羽是一定要名正言顺地坐上大将军这个宝座的,如果胆敢不依,那只有两个字:换人。再说了,楚国贵族后裔不只是你芈心一个,只要项羽愿意,找出一万个像你这样的人来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项羽这招也叫耍流氓。他耍的就是流氓,你耍了我一回,难道我就耍不得你吗?

于是,项羽准备派人去叫楚怀王下诏书。被派去的这个人不是别人,他就是传说中的流氓大亨桓楚先生。此桓楚亦是当初殷通企图通过项梁寻找共同举事的桓楚,当初殷通看得起桓楚,就是因为桓楚是个闻名吴中的大流氓,项羽要耍流氓,当然要派真流氓去耍,真流氓就非桓楚莫属了。

果然,桓楚人一到,他还没怎么耍流氓,楚怀王就哭了,他只好封项羽为真将军。

世界多可笑,人生真如戏,刚刚台上坐的,如今台下哭;刚刚台下闹的,如今台上笑。楚怀王你还是认赌服输,乖乖地把那顶傀儡帽子戴上去吧。人家抬得起你,也踩得死你,这个冬天有点冷,或许那顶难看的帽子还能够给你带来一丝丝的暖意。

事实上,当楚怀王重新做回傀儡,他头顶上不但没有一丝暖意,反而感觉到全身有一股透心的阴凉。这种阴凉之气,来自于项羽的眼神和表情,这就好像是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圈,唐僧一念咒,孙悟空就只有满地滚。

然而,项羽是唐僧吗?当然不是。项羽不是唐僧,芈心当然也不是什么孙悟空,前面等着芈心的将是一条通往地狱的黑暗之路!

史上最牛武将是怎样炼成的

十二月,项羽干掉宋义后,大刀阔斧地向巨鹿挺进。但是,诸侯们看到项羽,并没有掌声雷动表示欢迎,而是以一种奇特的眼光看着他。项羽一看到诸侯们畏战的模样就开始冷笑,战场如考场,你们是想考考我的勇气吗,既然如此,我就打一仗给你们看看,让你们知道我这新任楚国大将军不是白当的。

项羽之所以还能笑得出来,凭的不是胆勇,而是自信。他自信,是因为他看出章邯和王离这两只庞然大物,并非不可战胜,只要捣中他们的软肋,他们必死无疑。

秦军的软肋,正是章邯为王离修的输粮用的甬道。项羽认为,王离的力量之源来自于这条粮道,只要切断粮道,他们就成了无米下锅的饿兵,那么王离就只有被动和挨打的份了。退一万步来说,章邯大军就算倾巢出动为王离守护粮道,可是甬道那么长,他能守得住吗?这种境地,其实只要楚军骚扰他,章邯不但守不住甬道,甚至还分散兵力,成为楚军的攻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