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大汉倾

一 董老虎来了

历史很有趣,历史也很残酷。一个办事拖拉,没有主见的外戚何进,竟然跟著名愤青袁绍组成了黄金搭档。这袁、何二人,都自以为很爱国,结果是国家在他们手里,国将不国,人命不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事实上,汉朝不缺智慧的人。在何进要喊董卓进京时,有人就曾告诉何进,这董卓相当不可靠,最好别引狼入室,以免坏了大事。如果想真的对付宦官,根本就不用借兵,只要麻利一点,下手狠点,大将军一人即可搞定。

说这话的人,是何进属下的主簿陈琳。

何进一听,摇摇头。只凭我就能搞定宦官?你太抬举我了吧,不信,这话打死我都不信。

此时,曹操也听说何进要喊董卓进京,不禁仰天失笑:宦官这玩意儿,古今皆有。国家衰败,问题不在宦官,而在皇帝。如果君王不宠幸他们,不给他们特权,他们能嚣张得起来吗?

再说了,他们要犯法了,马上移交法庭,一个一个地抓起来审,该砍的拖出去砍了,该流放的就流放。真搞不明白何进为什么要一网打尽,这样把动作搞得很大,消息肯定会走漏出去,我就等着听老何失败的消息。

天下乌鸦何其多,再多曹操这强悍的一只,何进想不被咒死都难了。

尽管众人一致鼓励何进,但是他还是相信那句老话,人多好办事,还是就按原计划去喊董卓。

这时,又有人闻讯赶来,劝阻何进。

他警告何进:“董卓一向寡情,贪得无厌,如果靠他来给你壮胆,他一定胡作非为。到时他不但把你坑了,连汉朝政府都被他绑架了,你哭都没地方去哭了。况且杀宦官这种事,还是那句话——动作要快,下手要狠。”

说这话的人,是前尚书郑泰。

郑泰和荀攸是被何进拉来准备起事的,他说的这话,我们听来似乎很耳熟。哦,想起来了,当年太傅陈蕃不是也这样给窦武说过吗?

郑泰说完,这时一个在江湖上消失许久的人,也赶过来劝阻何进。

这个人,就是现任尚书卢植。

当年,卢植率兵围剿张角时,因为不肯贿赂小黄门左丰,人家到皇帝刘宏那里说了坏话,把他的官罢了。那次卢植本来被砍头的,后来减了死罪,废为庶民。他之所以有今天,应该感谢皇甫嵩。

皇甫嵩平定黄巾军后,回来见人就开口说,这不是他的功劳,他是用了卢植的计策才搞定黄巾军的,要论功也得算卢植一份。刘宏听得也不好意思,只好再度起用卢植,拜他为尚书。

跟郑泰一个语调,卢植也是警告何进,谁都可以叫进京城,但董卓就是不行。你别犯傻,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了。

何进一听,还是摇摇头,很坚定地否决了他们的意见。

真奇了怪了,董卓之心,路人皆知,怎么何进就看不见,听不到呢?

不说远的,仅说刘宏两次下诏要他离开部队,到地方任职,两次都不肯辞职,嘴里还说出一套又一套的说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种人,连皇帝的诏书都不听,连上级领导皇甫嵩都不放在眼里,你何进连个计谋都拍不了板,拖三推四,这等能力,凭什么董卓要听你的。

做人做到这等失败的份上,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这时,郑泰已经看不下去了,二话不说,辞职走人。临走前,他告诉荀攸,何进这种人,就像一堆烂泥,根本就扶不起来。

世上哪有回头的箭,泼出去的水哪还能收回来。事实上,不要说郑泰和卢植,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何进也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了。

因为他的命令已经发出去,而且各地驻军领导都已经收到命令,大多数人已经行动。

这些人当中,董卓的动作是最快的。

董卓动身时,还给何太后去了一道奏书,大概的意思,就是宦官可恨,现在他要替天行道,诛杀宦官,还天下一个太平,请太后批准。

何太后一看董卓的奏书,啥话都没说,把它搁置了。

沉默就是拒绝。何太后也很坚决,宦官不能杀。

接着,何进的老弟何苗也出来说话了。

他告诉何进:你可别忘了,咱们出身贫贱,从南阳到京师,正是因为投靠了宦官,才有了我们何家今天。你现在鲁莽行事,就好像盆里的水,泼出去容易,收回来就难了。所以我建议你,凡事三思而后行,不要太冲动。

继卢植等人之后,何苗这番劝阻的话,似乎摇动了何进的心。没有宦官,就没有何家,如果真把所有宦官都灭了,何家又怎么样呢?

何进再一次犹豫起来了,他仿佛有点后悔了。

沉思良久,何进把一人喊了过来,吩咐了一件事。那人听后,啥也没说就出去了。

何进唤来的这个人,叫种劭,字申甫,时为谏议大夫。

何进吩咐种劭,你到城外迎候董卓,告诉他计划有所变动,别进城了。种劭听完,拿着何进以皇帝名义下的诏书,就出去了。

此时,董卓的部队已经开到渑池(今河南省渑池县西),距离洛阳城也不算远了,只有九十公里。在这里,种劭见到了董卓,亮出诏书说,因为情况有变,命令你先行撤退。

董卓听后,笑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哪。我好不容易来了一趟京师,你一句皇帝的命令,就想把我打发了?董卓不睬种劭,继续前进,把军队开到了洛阳城外。

于是,种劭只好到洛阳城外,等候董卓。

说起来,种劭也不是好惹的主。种劭祖父种嵩,曾是国家重臣。当年,梁冀专权,与宦官狼狈为奸,要劫持太子,满朝大臣无人说话,关键时刻还是种嵩持剑断路,把太子抢回来了。

这只是其一。后来,种嵩被拜为凉州刺史,跟羌胡等少数民族关系搞得很好,相安无事。他死后,匈奴人每次到洛阳经过他墓前时,都要下来哭拜才走。除此之外,种嵩还特别爱才,被喻为东汉战将大腕的皇甫嵩,就是他推荐出道的。

洛阳郊外,种劭迎风而立,不怒而威。

种劭知道,今天如果他再拦不住董卓,就只有死在对方面前了。

就像武侠电影里的镜头,一个绝世高手,以必死的决心,为捍卫武林利益,准备挑战来自域外的强敌。这时,董卓出现了。他率领着诸将,缓缓地走到种劭面前。

此时,董卓的身份是并州州牧。

种劭:“董州牧,皇帝都说了,叫你回去,你怎么还是来了?”

董卓:“来都来了,皇帝应该叫我进城喝杯水再走呀。”

种劭:“请问董州牧,你是想喝那杯水,还是想来闹事?”

种劭话语刚落,只见董卓部将抽刀而出,直接架在种劭脖子上。他们仿佛要告诉种劭,天下不是一人之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你们能闹事,老子就不能来闹事?

种劭大怒,顶着刀锋吼道:“苍天在上,皇土在下,虎狼之心,天下皆明。我符节在此,董卓我告诉你,你今天敢动我一根毫毛,就是犯大不敬,天下英雄将得而诛之!”

种劭一声怒骂,吓退了董卓的部将,他们都情不自禁地后退,很不自在地看着董卓。

董卓也很不自在了。

诏书、符节、使者,人家理直气壮,占不到便宜呀。

董卓很不甘心地转身,率兵离去。

看着董卓远去的背影,种劭表情冷峻,久久站立。诸多心情,齐涌心头无法发泄。他在想着,他今天是把董卓吓走了,谁又保证他明天不来?

是啊,狼已经闻到肉味了,口水都流了一地,没啃到肉就打道回府,这太不合董卓的做事风格了。

事实也证明,董卓就是那一只狡猾的恶狼,他把军队撤到夕阳亭,就驻军不走了。

夕阳亭,位于今河南省洛阳境内。这里曾是当年关西巨儒悲壮自杀的地方。董卓要在这里,观察着洛阳城的一举一动,等待着属于他的机会来临。

二 宦官天亡倒计时

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这危楼一样的洛阳城内,风把何进的心里吹得像鼓气一样的难受。一会儿吹的是东风,说要杀宦官,一会儿吹的又是西风,说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搞得他头昏脑涨,一直在风里转,没了方向。

这时,袁绍来了。

事实充分证明,袁绍这个愤青,也是被冲动的血冲昏了头。杀宦官,不就是动刀子的问题吗?只要何进吹响口哨,姓袁的冲进去杀就是了,偏偏还要请外援。

请外援也就罢了,偏偏还专门请了董卓。

损人不利己,真是损到家了。损多了就成了蠢,袁绍似乎想在这条路上一路愚蠢到底了。他一听何进把半路上的董卓打发走了,立即跑来质问。

袁绍威胁何进说:“刀已出鞘,水已煮开,你竟然还不敢下手?你可别忘了,窦武当初是怎么死的。”

一说到死,何进好像又有了勇气。他对袁绍说:“好吧,我给你特权,可以先斩后奏。”

紧接着,何进任命袁绍为司隶校尉。

如果长点记忆的,都知道司隶校尉这个官位是很可怕的。天下除了皇帝之外,无论多大的官,他都敢抓,抓了还敢直接剁了了事。很明显,袁绍被推到司隶校尉这个位置上,就是为了抓人杀人行方便。

事实上,这还不是最牛的。为了让袁绍有充分发挥的空间,何进特别给他送了一件礼物——符节。

需要说明一下,西汉时期,司隶校尉出去抓人,一般都是持节的。后来,信仰儒教,政治上以宽人为怀的汉元帝刘奭,突然把符节没收了。从那以后两百年过去了,汉朝的司隶校尉都没持过节。

今天,何进特别赋予袁绍符节,这表示将有超级大捕杀。

然而何进没想到,他好不容易派种劭把董卓赶走了,袁绍突然又惦记那家伙来了。袁绍一边派人监视宦官动向,一边向董卓发情报,要他再给何太后上奏。

这次,袁绍为董卓支了一个狠招。他叫董卓在奏书上务必告诉何太后,如果再不允许他诛杀宦官,就率兵开去洛阳城皇宫去了。

多年以前,姜太公一人在河边用直钩钓鱼,钓到了周文王那个大贤君。今天,董卓也是放长线钓大鱼,何进吞钩中计又吐饵跑了,现在又轮到袁绍这只大傻瓜来吃钩,他那个心呀,激动得没法形容了。

董卓听袁绍之计,再次向何太后上奏。不久消息传来,说何太后怕了。

万般无奈的何太后,几乎把宫里的宦官都罢职了,然后告诉他们,从此以后你们就是下岗人士了,各自回自己的家乡谋生路去吧。

宦官们听了,个个心里不禁戚然。

他们这些人因为命苦,才把自己阉了跑来皇宫混口饭吃。多年以来,皇宫就是他们的家,犹如鱼离不开水。突然之间,叫他们全部返回故乡,无异于叫鱼跳出水面,那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宦官们想来想去,怀着一丝希望,集体上访,去见何进。

他们一起见到了何进,说,他们罪孽深重,今天知道错了,愿大将军宽恕,现在我们人头就放在你面前,只要给我们一条生路,一切听您吩咐。

何进听了,心中无限悲凉。他这样对宦官们说道:“你们做的孽太多了,我也顶不住呀。董卓就要进城来了,你们为什么不肯回老家呢?”

何进的言外之意,似乎是想放宦官们一条生路,不想一网打尽。

然而何进这番话,被袁绍派来监视宦官的特务听到了,马上报告。袁绍一听,急忙跑来见何进。

袁绍告诉何进:“宦官必须一网打尽。”

何进说:“宦官可以杀,杀几个头目就行了,但我反对一网打尽。”

袁绍很奇怪,何进怎么一天一个样,变得比天气还快。然而他想想,也猜出何进的心思了。在宦官群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何进的亲信,何进替宦官说话,就是想保护何家的那帮支持者。比如郭胜,就是其中一个。

袁绍跟何进谈不拢,只好闷声走人了。他告诉何进,尽管我不赞同你的做法,但你的命令,我还是会奉行的。

事实上,袁绍这话也是忽悠人的。告别何进后,他就秘密下令,要各州郡政府,逮捕宦官家属。

袁绍这个动作,搞得太大了。很快地,消息就被传开了,皇宫里的宦官都知道,自己命悬一线,末日即将降临。

在这些宦官当中,最有末日感的,就是那十来个中常侍。而那十来个中常侍当中,最慌张的,莫属张让和赵忠了。这两个老家伙,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平时造孽太多,现在也知道自己要完蛋了。

张让怀着一丝希望,托人去求情。

张让的媳妇,是何太后的妹妹。事到临头,这张让也不顾什么礼仪了,当公公的直接跪在媳妇的面前磕头说:“我这老头子,本来应该回故乡才是,可是我待在皇宫惯了,叫我一下子离开它,哪能适应呢。麻烦您转告太后,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再进宫伺候太后和皇帝,即使一天,我也心满意足,以后就是死了,也将无怨无悔。”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天下哪有那么多佛脚?

尽管张让媳妇不是佛脚,但她替公公说句话的机会还是有的。她急忙去找老妈舞阳君说情。舞阳君再去找女儿何太后,何太后拗不过,下诏命张让等人,留在宫里继续工作。

谁说磕头没有用,这不就抱了佛脚了吗?

如果张让这样想,那他就高兴得太早了。真正的危机,才刚刚拉开序幕。此时,何进听说老妹把中常侍全都召进宫里了,立即跑来请求,务必将全体中常侍拖出去砍首。

隔墙有耳。何进一来,张让就派人去偷听,阴谋就彻底暴露了。

张让和赵忠怎么也没想到,之前他们为了何进,把同门兄弟蹇硕卖了。现在好了,他们又被何进卖了,而且卖得还这么悄无声息,绝情绝义。

他们都以为,诛杀宦官群这等主意,是袁绍和董卓想出来的坏主意,没想到真正的幕后黑手,是大将军何进。

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宦官们都愤怒了。

他们决定反抗。此时何进还未出宫,张让率领数十人,人人配备武器,潜入宫中埋伏。

这时,何进出宫来了。等候良久的张让,迎上前去告诉何进:“皇太后有事,想叫你回去好好谈谈。”

何进一听,也不多想,跟着张让往回走了。

何进完蛋了。

当何进进入宦官埋伏圈时,张让突然停住脚,大声喝道:“何进,你可曾记得,当初何太后毒杀王美人,先帝准备把她废了,是我们这些宦官苦苦求情,捐钱出力才把你们家何皇后的位置保住的。现在你手握重权,过了河就想拆桥,要屠灭全部宦官,是不是狠了点?”

不是狠了点,简直是太狠了。

这时,有一宦官已经怒不可遏了,拔剑而起,叫道:“张常侍,跟这种人讲那么多废话干吗?”说完,对方一剑劈下,何进当场毙命了。

何进果然失败。曹孟德的乌鸦嘴,真不是一般的强啊。

然而宦官杀了何进,不等于自己就成功了。他们命运里最强悍的对手,不是何进,而是愤青袁绍。袁绍还没有除掉,他们就别想逃出洛阳城。

这个道理,张让当然明白。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夺取兵权。他当场写了两道诏书,任命时为太尉的樊陵为司隶校尉,任命少府许相为河南尹。

写完,张让派中黄门把诏书拿到尚书署,要求他们把诏书发出去。

我们知道,此时尚书署并不在宦官控制范围内,尚书卢植就是坚定的反宦官主义者。

当中黄门把诏书交给尚书署时,他们都不太相信这诏书是何进写的,就说道:“请叫大将军何进出来,我们有事好商量。”

都这个时候了,还商量什么呀。中黄门直接把何进人头扔在尚书署官员面前,叫道:“你想要的何进,就在这里,他企图谋反,已经被我们杀了。”

此时,皇宫外一片喧嚣。

外面吼叫的人,是何进的部属军官。他们负责保卫何进,可等了半天却听到里面传出消息,说何进被诛杀了。于是他们都拿刀砍着宫门,准备进攻。

听到外面军队的呐喊声,皇宫里面一片紧张。宦官们人人手持武器,屏气凝神,严守宫门。每个人的脸上,都凝聚了死气,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这时,天色渐晚。夜黑风高,正是杀人的好时候。突然,有人命令放火,准备烧宫。

下达命令的,是袁绍的堂弟袁术。袁术联合何进部将,彻底包围皇宫,他们放火,就是想逼出张让。

张让一看,立即率人往后宫跑。

狗被逼急了,会有什么反应?要么跳墙,要么反过来咬人;匪徒被警察追急了,不是跳楼,就是劫持人质,以此要挟。

被逼急的张让,此时想到的就是这招——劫持何太后。

张让冲到皇宫,告诉何太后,何大将军谋反,正在攻打尚书署,请你务必跟着我们跑。

于是,何太后就被张让绑架走人。与她同行的,还有皇帝刘辩及陈留王刘协。

袁术烧的是南宫,张让率人要逃跑的方向是北宫。连接北宫和南宫的,是架在空中的双层大道。就在他们一行人跑路时,有一个猛人挥舞长矛狂追上来。

让何太后惊喜的是,追来的人是尚书卢植。

我们知道,卢植这人身材壮硕,又当过武将,这么一个人真要追上来砍杀的话,对宦官们来说,那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可是,卢植追了半天,还是没有追上宦官。

因为,宦官们是在空中跑,他是在地上追。

熟悉三国的都知道,大嗓门张飞于长坂坡上几声怒吼,就吓退了敌军。后人并不知道,卢植的嗓门,跟张飞是可以一比的。他追着追着,突然仰头对架持何太后的宦官怒吼了一声。

那人竟然被震慑住了。

卢植接着又吼一声,要求放人。卢植的震天吼把那些宦官搞得又惊又恐,只好放了何太后。何太后反应也很迅速,翻身从双层楼上跳了下来。

卢植才救下何太后,这时袁绍等人也赶来了。

袁绍一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干掉樊陵和许相。这两个人,都是张让找来充当门面的,转眼就成了替死鬼了。

接着袁绍还要清除一个障碍,那就是何进的弟弟何苗。袁绍知道,何进之所以犹豫不决,不肯对宦官痛下杀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何苗收了宦官的钱,说了不少不利于阴谋的话。现在,该是把他扫地出门的时候了。

于是袁绍亲自到何进部队煽风点火,说杀死何进的,就是何苗。大家一听,流着愤怒的眼泪,把何苗拖出去砍了。

清除后顾之忧了,终于可以集中精力捕杀宦官了。

张让率人躲进了北宫,却躲不过袁绍。没多久,袁绍就攻进了北宫。一进北宫,他就关闭宫门,在宫里实施地毯式的捕杀。

更可怕的是,袁绍下了一个命令,凡是看到脸上没长胡须的,见一个砍一个。

古人爱留须,这是个习惯。想当年,高祖刘邦因为长了一副好胡子,还扬扬得意。有些读书人,读书时也经常摇头晃脑,一边抚须,一边吟诵,好不快活。

但是我们要说明的是,宦官不长胡须,但不等于宦官之外的男人,都留胡须的。袁绍下这么一个狠命令,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漏掉一个。

我想诸多死在袁绍刀下的宦官,都在地下哭诉了:怎么早不生,迟不生,偏偏跟袁绍同一个时代,真是命苦啊。

北宫里的宦官,无论老少,一律被杀,袁绍还特别点了人头,总共有两千余人。

袁绍清点人数,不仅是想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还要看看,到底有没有漏网之鱼。他数了半天,突然发现,还是让几条大鱼给跑了。

这最大的鱼,就是张让了。

八月二十七日晚,张让等人劫持着刘辩及刘协,一行数十人,偷偷地从洛阳北面东门潜出城外,向着北方,一路狂奔,于深夜逃到了黄河渡口。

只要过了黄河,他们就有救了。但偏偏此时,有人就不让他渡河。张让的这只拦路虎,就是之前救了何太后的卢植。随卢植前来救驾的,还有洛阳城政府机构的一个官员,叫闵贡。

两个人,对付数十人,行吗?

别担心,他们跑不掉了。卢植都不用动手,闵贡一个冲上去,就杀掉了数人。对张让说:“你是要自己了结呢,还是要我动手把你做了?”

张让自知死到临头了。他拱手作揖,跪下向刘辩磕头,说道:“陛下,臣走了,请多保重。”说完,纵身一跳进了黄河,溺水而死。

苍天在上,黄河为证。搅乱汉朝朝纲上百年的宦官政治,随着张让那悲剧的一跳,终于画上了一个巨大的句号,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宦官时代,到此悲剧收尾。

三 绝版恶棍

八月二十八日,十四岁的皇帝刘辩及九岁的刘协,在闵贡的保护下,终于安全地回到了洛阳城外。当他们出现在洛阳郊外时,汉朝众卿陆续出动,前来迎驾。

孩子们是回来了,然而噩梦还没有结束。

此时,董卓闻听洛阳有变,急忙赶路。深夜时分,他远远望见洛阳火光冲天,既兴奋又激动,命令部队连夜赶路。终于在黎明之前,抵达洛阳城西。

这时,探马来报,皇帝正在北郊。董卓一听,即率精兵赶往城北,准备迎接皇帝。

众所周知,曹操一生最伟大的杰作之一,就是挟天子而令诸侯。殊不知,曹操那招并非个人首创,此绝招的原创者,应属于董卓。

此时,董卓就像是饿虎进城,哪里有肉味,就扑往哪里。他明着打旗号去迎接皇帝,事实上,他这是去挟持皇帝。

很快地,董卓就见到了皇帝。

然而让他很郁闷的是,皇帝刘辩并不喜欢他,一见到他风尘滚滚而来,立即就哭个不停。搞得左右大臣很没办法,就劝董卓说,你吓到皇帝啦,皇帝下诏,命令你的军队后撤。

董卓一听,心里一阵冷笑。都这个时候了,还跟我讲天子诏书,简直就是扯淡。

于是他很不耐烦地叫道:“都给我滚开,你知道皇帝为什么哭吗?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所谓国家栋梁,没有好好辅佐皇帝,让他流落在外,担惊受怕,现在你们还有脸叫我撤军?!”

董卓一边骂着,一边大摇大摆地走到刘辩和刘协面前问话。

他发现,十四岁的刘辩,心理素质那不是一般的差,这小家伙像羊遇到狼似的支支吾吾地半天说不出话来。于是就转头问刘协,那小家伙倒很镇定,很流利地一五一十地回答了董卓的问题。

董卓听完,心里一阵狂喜,不禁暗想:这大的这么胆小,怎么当皇帝?这小的是由董太后抚养长大的,自己跟董太后也算是本家。不如把这个刘辩废掉,扶持刘协登基?

这只是一刹那的念头,在董卓心头一闪,却久久地固定了。

当天,刘辩回宫,赦天下,改年号。

这时,有人悄悄地告诉袁绍,董卓并非善类,他手握重兵,恐怕有不良企图,你最好趁他现在还没熟悉洛阳城,脚跟还没站稳,就把他除掉。不然,遗患无穷啊。

这给袁绍提议的人,叫鲍信,泰山郡人,时为骑都尉。

鲍信的话,说到袁绍心坎里去了。当初他引董卓入京,不过是想借刀杀人。可是现在,宦官都被灭了,刀才进城。更让他忧虑的是,这不是一把简单的刀,他现在已经无法控制对方了。

说到底,袁绍打心里还是怕董卓,不敢发动袭击。

这其中原因,只有袁绍一人知道。他认为,他现在无法摸清老董的底,而且看上去,老董的实力很强大,如果跟他干起来,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如果董卓听到袁绍心里的这番忧虑,他肯定是笑翻了。事实上老董的强大,是装出来的,老袁眼力太差,被骗过去了。

其实,董卓此次进京,只带了三千骑兵。

他也知道,凭他三千骑兵想在洛阳城翻江倒海,那是不可能的。于是他每隔四五天,就命令他的部队在深夜里,偷偷潜出洛阳,第二天早上,就战鼓狂擂,彩旗飘飘地进城来了。

搞了几个来回,甚至连袁绍都以为,董卓的凉州兵团,正陆续赶来援助他了。

董卓当然也知道,这种把戏玩一两次还可以,玩多了肯定会露出马脚。再说了,强大不是装出来的,只有壮大自己的实力,才是真正的强大。但是呢,他就只有这三千老本,想短时间内迅速膨胀,似乎有点不可能。

世间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老董能够屡屡抗诏,还大摇大摆地把军队开进洛阳城,凭的是啥?就是这一身虎狼之胆。既然他敢进来了,他就有办法在这里站住脚。

想站住脚,自己没有兵,抢就是呗。于是,董卓把目光锁住了何进和何苗两兄弟生前的部队,不久他很顺利地接管了这支部队。

接着董卓又盯上了一个人。

为了解决这个人,他又盯上了另外一个人。这两个人分别是,武猛都尉丁原,丁原部属吕布。

丁原,泰山郡(今山东泰安)人。先前,他为骑都尉,屯兵于黄河以北,时吕布在其帐下当主簿。后来,刘宏驾崩,响应何进号召,进城共谋诛杀宦官之计,被拜为执金吾。

吕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县(今内蒙古自治区包头)人。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而且艳遇还不浅,遇上了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演绎了一段千古缠绵之情。

民间传说,马中赤兔,人中吕布。吕布配貂蝉,犹如当年项羽配虞姬,这非常吻合民间的英雄美女、才子佳人的审美要求。

然而需要说明的是,我们都被罗贯中忽悠了。吕布这一段爱情,只是个历史传说。

在《后汉书》里,我们找不到一点关于貂蝉的记载。于是就有人怀疑,貂蝉是不是被罗贯中移花接木编出来的人物。在此,为了还原一个真实的吕布,我们以《后汉书》及《三国志》为主叙述他那传奇悲剧的一生。

从民间传说,我们也大约看出来了,吕布这家伙为了美女,不惜一切代价跟人家缠缠绵绵到天涯。但话说回来,对爱情忠诚的吕布,他的职业操守是很有问题的。

这个问题,强烈地表现在对上司的极其不忠诚上。

他在丁原属下为官的时候,丁原是很赏识他的。而董卓看到吕布时,当然也很赏识。两者的出发点估计都是一样的,吕布这人武艺十分了得,被喻为飞将,让他贴在身边当侍卫,很有安全感。

在此,我们也大约明白罗贯中偏把吕布和貂蝉凑在一起的用意了。吕布这么一个让男人都感觉安全的男人,如果不给他配个美女,那罗贯中的良心都过不去了。

董卓又看出,吕布这种人,是不会久居人下的。于是他就哄骗他说,你想不想当老大,如果想,就麻烦你把丁原杀了,把他的部队收了,我就拜你为骑都尉,你就是这支部队的一把手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在将军与士兵之间,吕布选择了前者。他果然按董卓吩咐,把丁原干掉,并其部队,归附董卓。

从此,吕布头顶上就被戴着家贼的称号,于是天下英雄战场上一见到他,就冲着他先骂一番家贼,再来比试。

可对董卓来说,收了吕布,心里踏实多了。接着,他也给自己找了个位置,当了司空。当他搞定了这一切,就开始整事了。

他要整的,就是先前那闪过脑门,就久久挥之不去的一个念头——废刘辩,扶刘协。

四 议废

天下之事,只有董老虎没有想到的,没有他不敢做的。想好了,就准备召集人马开会了。

在董卓看来,开会是纯粹的扯淡,那不过是形式,走程序罢了。决定天下大事,根本轮不到众卿说话,他一句顶别人一万句,即可拍板了事。

不过话说回来,在开会之前,为了体现对某人的尊重,事先还是要先跟他通通气的。

董卓要给面子的这个人,当然就是袁绍了。

如果没有袁绍,他可能还在洛阳城外徘徊,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董卓就把袁绍叫来,开门见山地说道:“天下之主,宜得贤明,每念及灵帝,令人愤毒,董侯似可,今当立之。”

董侯,就是刘协了。废刘辩,立刘协。董老虎的狰狞面目,总算撕开了。

话都说得这么露骨了,袁绍也不客气了,他也直说道:“今上富于春秋,未有不善宜于天下,若公违礼任情,废嫡立庶,恐众议未安。”

袁绍这话的意思是说,皇帝刘辩正当年少,又没做错什么事,你突然搞个废嫡立庶的事,那岂不是乱来。乱来的事,怎能服众?

袁绍这话,犹如降龙十八掌,一出手就打到董卓命穴上了。董卓一听,勃然大怒。娘的,老子叫你来说事,已经给足你面子,没想到你还想来坏老子的事?

想到这儿,董卓按剑喝住袁绍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天下之事,老子说了算。如果我要废嫡立庶,看谁敢拦我?”

天下之事,由你说了算?可别忘了,之前是谁说了算,你才能进得了洛阳城的。

别过了河就想拆桥,我这桥可不是一般人能拆的。袁绍心里骂着,但是嘴上还强忍着。此时此刻,敌强我弱,跟他犟下去没好处。

于是袁绍缓和一下语气,说道:“此事关系重大,我认为你应该去跟太傅商量一下。”

太傅,就是袁绍的叔叔袁隗了。

董卓好像心不在焉,没听见袁绍说话似的,只见他接着说:“依我看,刘氏这个种子,是不能再留了。”

汉朝四百年,第一个敢说刘氏之种不可留,非董卓莫属了。想当年,王莽夺权,也不至于说得这么露骨。人家至少做得很含蓄,先是封侯,接着九锡加身,最后禅让才把屁股坐上皇帝宝座的。

现在董卓血口大开,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叛逆了。

袁绍再也忍不住了。

当初叫你进城,是干吗来的?是借你的刀,杀宦官,共同辅佐刘室,救天下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不是叫你进来造反的。要说造反,不要去问天下,我袁绍第一个不同意。

想到这里,袁绍突然朝董卓怒吼一声,横刀长揖,甩头而去。两人就此决裂了。

看着袁绍离去的背影,董卓坐不住了。看来,议废这等事,得先把袁绍这块绊脚石搬掉才行。

但是董卓没想到,还没等自己动手,袁绍已经跑路了。据说是跑冀州去了。不过你能跑,我当然能追,董卓准备悬赏捉拿袁绍。

可就在这时,有人告诉他:“董公,别冲动,洛阳上下,你动谁都可以,千万别动袁绍这小子。”

说这话的,是董卓的亲信伍琼。

董卓听得一愣,袁绍算什么东西,我都想摇皇帝的根,干吗不能动他?

这时,伍琼再次说道:“袁氏家族,经营洛阳百年之久,四世三公,根基极深,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如果你要跟他树敌,若他收天下英雄豪杰,要跟你对着干,那天下至少有一半不能属于董公了。”

董卓又一愣,顿然醒悟。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袁绍那小子敢跟他对着干,原来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

要战斗,董卓当然也不怕。问题是,他初来乍到,立脚不稳,如果现在就跟洛阳第一家族翻脸了,后果可能会失控。

嗯,看来还是忍一忍。

于是,董卓听伍琼计,赦免袁绍,派人去拜他为勃海郡守。同时,袁绍的堂弟袁术,还被拜为后将军,袁绍的战友曹操,也被封为骁骑校尉。

让董卓郁闷的是,诏书才送出去时,后两个跟前一个一样,弃职逃跑了。

八月三十日,董卓召集众卿开会。

会议由董卓亲自主持。他是个粗人,说话从来不讲究什么艺术,一开口就说道:“皇帝暗弱昏庸,没有资格当天下之主。现在,我准备按照霍光做法,废掉刘辩,改立陈留王刘协,大家认为怎么样呀?”

众卿看着董卓,半天说不出话来。

但是,个个心里都在骂着:废皇帝,那得先给理由呀。当初霍光废掉刘贺,那是因为刘贺本人不争气,刘辩跟刘贺是两种人,你董卓想当霍光第二,也得先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不管是什么东西,人家是敢说敢做,还看着你们一句话都不敢哼。

这时,董卓等了半天,看没人说话,又加了一句:“当年霍光决定废掉刘贺时,田延年握剑待发,谁敢反对就砍谁。现在我也丑话说在前面,如果谁出来反对我这事,军法伺候。”

果然不是个东西啊。

众卿继续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苟活。爆发是要死人的,干脆还是继续沉默吧。这时,有人却想说,我不想做个失败的沉默者,更不想做个窝囊的苟活者。

这是一个从不向现实低头的人,他自出江湖以来,就身体力行,实践他精忠报国、除暴安良的远大理想。

不用卖关子了,这个人就是时为尚书的卢植。

满朝闭嘴,让卢植来说话,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也是一句顶人一万句。他声洪气大,当初一个怒吼,就把何太后救下来了。现在,他理直气壮地发声,照样豪气冲天,令众卿心颤。

卢植站起来,反驳董卓道:“董公别忘了,当年刘贺不肖,罪状就有千余条,所以霍光把他废了。现陛下年纪尚小,行为没有过失,所以我认为,当年霍光对付刘贺的那招,根本不适合陛下。”

汉朝高人何其多。袁绍一记降龙十八掌,打得董卓恼羞成怒,今卢植当众又来一个九阴真经,实在让人受不了。

董卓很愤怒,但是又无法接招。

董卓怎么敢接招?刘辩只不过是胆子小点罢了,凭什么要把他废了。如果要废他,也要等他犯错。像刘辩胆子这么小,让他像刘贺那样,一天犯上十条八条罪状,似乎不太可能。所以我们只能降低标准,一天犯一条,这样算的话,也得有一千天。

一千日,也就是将近三年。既然这样,那就等三年以后再说吧。董卓无可奈何,甩手离去。当然董卓人是走了,卢植也别想活过今晚了。

董卓决定,派人立即逮捕卢植,诛杀。

可就在这时,就像之前有人拦住不让杀袁绍一样,又有人劝董卓说,千万别杀卢植,一杀就坏事了。

说这话的,也是一个陌生面孔,他的名字就叫蔡邕。

蔡邕,字伯喈,陈留圉(今河南省杞县)人也。在东汉历史上,这家伙算是个大家,集文学家及书法家于一身,博学多才,通晓经史、天文、音律,擅长辞赋。

在艺术上,蔡邕是个天才,然而纵观他的一生,也是个经典的冤大头。

早在十二年前,他的学术名声已经在洛阳城传开了。那时,他和卢植一道编书,算是同事。同是读书人嘛,对宦官也是痛入心扉的,到皇帝那里说宦官们不中听的话,得罪了中常侍王甫等人。

当是时,宦官们想通过阳球诛杀蔡邕。没想到老蔡耳朵特灵,听到消息后,马上跑路了。这么一跑,就躲了十二年。

后来,宦官倒台,蔡邕没想过要再重返汉朝的政治江湖。但是他遇到赦令,得以现身,返回老家探亲。结果一回到家,洛阳城就传来消息,说董卓很仰慕你,叫你去洛阳做事。

蔡邕一听到这个话,那个心呀,都揪到喉咙上来了。

天下谁都知道,董卓是吃人不吐骨的老虎。伴君如伴虎,如今去伴这么一只猛于虎的人,那将来还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呢。

这只是其一。

其二,他跟董卓根本就不是同一条道的人。董卓杀人不眨眼,他还想保命好好活着,好下地去见老祖宗。

于是,蔡邕就上奏推辞。他的理由很没创意,千篇一律,说身体有病,想当也当不了官哪。

只要是个人,都知道这是个推辞。那时董卓一看,当场就跳起来了,派人对老蔡说,给你热脸,你偏给我贴来冷板凳。老实告诉你,你如果不来,就等着在家给全族人收尸吧。

你说冤不冤?碰上了个宦官,至少还躲得起,遇上董卓,惹不起,竟然也躲不起了。于是,蔡邕只好老老实实地当他的冤大头,到洛阳城做官来了。

蔡邕一到洛阳城,董卓犹如过大年一样,特别兴奋。说实话,老董是真的喜欢老蔡。为了将他的喜欢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董卓一天之内,就制造了一条轰动汉朝的新闻。

是这样的,董卓让老蔡当了太学校长(祭酒)。不久,就以他考试成绩第一为理由,三天之内连续给他升官。第一天拜他为侍御史,第二天是治书御史,第三天是尚书。最后,又升到侍中,年俸两千石,享受部长级待遇。

什么叫速度,这才是速度,比火箭还快,比孙悟空还会变。

还是那句老话,这世界只有董卓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老蔡也突然发现,当这样的冤大头,似乎感觉也挺不错的。

有人捧着,当然不错啦。当然,这个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是什么,将来王允会很明白地告诉他的。

就这样,被董卓这样捧着的老蔡,替卢植求个情,也是举手之劳了。

老蔡刚给卢植说尽好话,议郎也来凑热闹,这样警告董卓:卢植是海内大儒,众望所归,如果你真想把他杀了,那天下的读书人都会心寒死了。

需要说明一下,董卓尽管是个大老粗,但他对待读书人的态度,那是相当不错的。他认为,之前汉朝之所以被搞得乱七八糟的,原因是宦官们太蔑视士大夫,不把他们当人看了。

现在他倒过来,反宦官其道而行之,重用士大夫。当然,除了个人喜好外,政治手腕也是其中一个理由。

董卓知道,他手中有生杀大权,士大夫却拥有话语权。而董卓进入洛阳城,做的是经不住老天爷检验的滔天罪事。他要想在高位上坐稳屁股,并且把黑屁股洗白,这还得靠士大夫们那一张张嘴替他宣传。

所以,能不得罪士大夫就不去得罪,这是董卓心里的政治底线。

就这样,董卓想想,就不再为难卢植了。但是,卢植心里却很不踏实,托病为由辞官跑了。

董卓听说他跑了,派人去追,没有追上。从此,卢植像当年老蔡一样,隐退江湖,不理人事。后来,袁绍请他出山,没多久就病死了。

史曰:风霜以别草木之性,危乱而见贞良之节,则卢公之心可知矣。

多年以后,曹操率军,经过卢植之墓,也要驻足缅怀。回首尘事,在人生的舞台上,在政治的风波中,这是一个真正从未向现实妥协的真男人。

大汉失此伟男人,能不崩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