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玩的就是心跳,出战

项羽首先派出两名马仔冲上阵去探路,这两名马仔正是人贩子英布和蒲将军。蒲将军不知其名,也不知为何只留下一个姓。项羽给英布和蒲将军二万兵,这两万兵不是去打炊夫王离,而是直接去捣王离那条命根子——甬道。两个烂仔搞建设不行,搞破坏还是绰绰有余,他们横冲直砍,一下子就断了王离的粮道。

果然不出项羽所料,楚军一切断甬道,章邯就分兵守护和修理。然而英布天生是个破坏大王,章邯修东墙,他就拆西墙;你修西墙,他就拆东墙。章邯头都大了,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应付不了楚军这两个捣蛋分子。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此时,项羽闻听英布破坏顺利,立即率军渡过黄河。军队刚登岸,项羽就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命令全军把所有船只凿沉,瓦瓦罐罐也全扔到黄河里,只许士兵带三天干粮。

很显然,项羽这招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三天之内,如果不击败王离,结局就只有一个死字。

巨鹿城外,项羽陈兵列阵,士兵们全都神色庄严地仰望着他。他顶天立地,神情悲壮,家仇国恨像风雨雷电般在他英雄的胸膛里激荡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在这个荒谬的时代里,抗争是唯一的出路。王离,你爷爷灭我爷爷,今天我爷爷的孙子也要灭你爷爷的孙子!

项羽准备痛击王离时,在巨鹿城外屯兵的各路诸侯有十来个军营,然而项羽不要诸侯一个兵,也不给任何诸侯打一个招呼,独自带着敢死队就冲出去了。

战争的意义在于为生命的尊严和光荣的梦想而战,在死亡面前,羊可能会变成狼,猛兽也可能变成任人宰割的羊。楚军气壮如山,喊杀之声惊天动地,他们如恶狼入羊群,以一当十,一狼追着十羊咬,十狼围着百羊撕,秦军一时哀号遍野,血流成河。

项羽前后与秦军大战九个回合,章邯抵挡不住,只得率军后退。这时一直作壁上观的诸侯们,有如大梦初醒,纷纷率军助战,而王离军就像一头笨重的大象,被群狼四处攻击和撕咬。

王离军,曾经是秦始皇消灭六国,北击匈奴,无往而不胜的铁军。但是此战过后,大秦的光荣和梦想将不复存在,巨鹿之战,王离二十几万大军全部覆没,王离被俘,以项羽为首的诸侯军赢得彻底胜利。

击败王离后,项羽在将军帐下召见各路诸侯。项羽高高地坐在将坛上,高傲地俯视着芸芸众生,当诸侯们走到楚军军营大门外时,无人不手脚发软,全都跪在了地上,把头贴到地面,匍匐着爬到了项羽面前磕头高呼:

将军万岁,万万岁!

在诸侯的拥护下,项羽从楚军上将军一跃当上了诸侯上将军,统率各路诸侯。

这时,张耳和赵王歇足足被围困了三个来月,他们终于走出了围城。感谢项羽和诸侯同志,你们又再次让我呼吸到城外新鲜的空气,是你们,又给了我们一次重生的机会。然而请注意,在感谢名单中,陈馀并没有被列其中,恰恰相反,张耳一见到陈馀,就劈头盖脸地骂道:你为什么不救我?

陈馀:谁说我不救您,我这不是救您来了吗?

张耳:放屁,如果不是项大将军先打过来,你还不是继续在一边凉快着,看我被活活烤死?

陈馀:大哥不要说得那么难听,我按兵不动不正是等待机会为您报仇吗?

张耳:我问你,我派张黡、陈泽来找你,他们哪去了?

陈馀:他们死了。

张耳:死了?他们是怎么死的?

陈馀:我给他们五千兵去救您,没想到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张耳:鬼才相信你的话。你是不是把他们给杀了?

陈馀:我对天发誓,那是绝对没有的事。他们真的是为您战死了!

张耳:我更不信!你肯定是把他们俩给杀了!

张耳和陈馀立即吵了起来。一个说你杀了人,一个说没杀,争来争去互不相让。就在这时,陈馀突然内急,他实在忍不住了,干脆把将军印解下来丢给张耳,愤怒地说道:你以为我忍辱负重,就是为了你这颗将军印吗?既然你不信任,那我现在就还给你了!

说完,陈馀直冲茅厕而去。

陈馀愤怒也是有其道理的。当时你张耳被围之时,你儿子不也在场吗,他不也没去救你吗?你不去骂他不孝不义,凭什么只骂我陈馀一个?

看来,陈馀愤怒是真的,但他还将军印却是假的,他出此动作,不过就是想吓唬吓唬张耳。他料定,凭着他们多年的感情,张耳不会做出夺掉兄弟将军印的蠢事来。

陈馀你想得太美了,当张耳被王离围得差点儿跳楼自杀时,你死活不救,作为兄弟,你这叫忘义;作为将军,你这叫渎职,难道你不应该辞职而去吗?

就在这时,还没等张耳发话,有一个好事的门客凑上来对他说了一句话。正是这句话立即改变了张耳和陈馀的命运,使他们彻底决裂,从此走向敌对之路。

门客这样对张耳说道: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既然将军印都落到你手里了,就应该收下,不然,反天不祥!

好一个反天不祥!陈馀,既然你昨日不仁,就怪我今天不义!张耳当即把将军印佩上,跳出门去把陈馀的部队全部收编了下来。

一泡屎尿功夫后,陈馀走到大厅,却发现人去楼空,陈馀这下子明白了,张耳假戏真做,果然是要把他扫地出门。好呀你个张耳,亏老子辛辛苦苦救你出城,你连个谢字没有,不但要辱骂我,还要夺我将军印,兄弟做到这份上,咱们就走着瞧吧。

瞧就瞧吧,谁怕谁哟!

章邯叛秦

项羽干掉王离后,休整军队与章邯对峙,暂时不战。然而,王离战败的消息已传到了朝廷,狗皇帝秦二世闻听秦军战败,大发雷霆,他连夜派人前来骂章邯道:大秦几十万大军,竟然连个小小的赵国都拿不下,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章邯一听就郁闷了,真是站着说话不怕腰酸。你皇帝整天在后宫喝酒泡妞,都不了解实际情况,战争又不像街头斗殴,不是人多就能打赢。当初我打败周章、陈胜及项梁,你连个奖状都不发给我,一打败仗你就骂东骂西,这是什么道理嘛!

章邯满腹牢骚,但也无可奈何。没办法,打工的就是这样,领导眼里总是看不到你的好,却总是看到你的差劲之处。干得好真不如混得好,赵高在宫里凭着一张舌头就高升直上,我在外面拼死拼活的还要时时挨骂,真是同人不同命。

实践证明,发牢骚是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的。天下谁人不知,嬴胡亥是个只爱听好消息,不爱听坏新闻的人,如果章邯再不拼命,下一个被斩首的就是他了。

为了让秦二世了解前线战况的特殊性,章邯只好派秘书长司马欣回朝廷汇报工作。司马欣,秦朝官员,除此之外,诸多情况不详。当初,秦二世派两名政府大员前来辅助章邯打击陈胜,司马欣是其中之一,另外一位为董翳。

算起来,司马欣离开咸阳城已有一年半载了。这一年多来,他只知在前线卖命,根本就不知道秦宫里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赵高联合李斯整死蒙恬兄弟后,李斯又被赵高整得家破人亡,三族被屠。其次,赵高凭着一条巧如弹簧的舌头,把学生嬴胡亥搞得服服帖帖,言听必从,正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也。

对司马欣来说,朝廷里谁整谁似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牵扯到他,以此保住饭碗和一条小命就得了。所以他现在唯一关心的是,赶快见到赵高本人,以便向他通报北方战况。于是司马欣就向秦宫走去,告诉守门人说要见赵丞相。然而,守门人跑了一趟,又回来告诉司马欣:请你稍等,赵丞相在宫里正忙得不可开交呢。

司马欣只好在宫外稍候,可是,一候就是三天过去了。

这就很奇怪了,我司马欣不是回来探亲的,更不是来行贿受赂的。北方战场瞬息万变,你赵丞相即使有天大的事,也要腾出时间来商讨事情呀,不然等人家打进咸阳城来了,大家都只好喝西北风去了。

于是,赵高久不见客,让司马欣顿然见疑。司马欣毕竟是在咸阳城混过的,凭着官场经验和生存的本能,他仿佛嗅出一丝不祥的气息。于是,他派人四处刺探情报,一打听这才知道,原来赵高正在酝酿一场阴谋,那就是准备谋害司马欣。

赵高这招就叫杀人灭口,推辞责任。这主要是因为嬴胡亥不喜欢听坏消息,每次听到战败,不是砍掉败将脑袋,就是责怪丞相。在赵高看来,要想保住丞相之位,只能报喜,不许报忧,既然司马欣是报忧而来,你不死,难道要叫我赵高去死吗?

再不逃就来不及了,司马欣拔腿就往城外跑,又带着等候在城外的随行队伍立即向北逃亡。果然,司马欣前面刚逃,赵高后头就派人追来了,不过他还是成功地逃脱了赵高的追杀。

司马欣之所以能逃掉,不是因为他跑得快,而是他多留了一个心眼,不走故道另择他路逃亡,赵高沿着故道狂追,于是扑了个空。

真险啊,幸亏多学了两招防身之术,不然就成了赵高的一盘菜。司马欣一回到章邯处,就对章邯哭诉:如果我不是逃得快,早就成为赵高的刀下鬼了。现在朝廷被赵高掌控,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今天我们如果战胜了,他肯定嫉妒您;如果战败了,则必死无疑。战是死不战也是死,将军您要考虑清楚啊。

章邯看着司马欣,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的胸膛之内仿佛有千层浪在汹涌澎湃,赵高实在太让他寒心了,狗日的太监,仗是我打的,功劳是你拿的,现在我有点闪失,你就想拿我开刀,我章邯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了?

一事未平,又来一事。这时,章邯收到了一封意外的劝降信,来信人不是项羽,而是下岗将军陈馀。陈馀被张耳炒掉后,没有另找工作,而是带着一帮兄弟游荡江湖以打鱼为生,正所谓人在江湖心系诸侯,于是给章邯写了这封信。

不得不说,陈馀这劝降信写得太有才了,连章邯都不得不服他三分,所以我把它摆出来,以飨读者:

章老弟呀,你知不知目前形势对你极度不利。战国时秦国大将白起南征北战,赵国四十万兵被他打趴在地上,从此再也不敢跟秦国叫板。然而白起如此功高之人,后来竟然被赐死。还有蒙恬将军兄弟,北击匈奴,开山填谷,修筑万里长城,却被人活活地砍杀。

你知道白起和蒙恬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此惨忍的地步吗?那是因为他们功劳太大,皇上无法酬报,所以只好找个借口把他们干掉。你当将军也快有三年了吧,三年来在你手上死亡的士兵也不止十万了吧。可是你没发现吗,你打来打去反秦的诸侯却越来越多,你这不是在做无用功吗?

你再回头想想,赵高是拍马屁升上丞相之位的,他现在发现你顶不住了,又怕秦二世杀他,所以想用法子把你干掉重新换将军,以此推辞责任。而你长期在外征战,却不知道朝廷内部已危机重重,所以现在才落得有功被杀,没功也被杀的窘样。

地球人都知道秦朝灭亡那是迟早的事,你却还一个人在外苦苦为朝廷卖命,难道不觉得悲哀吗?你为什么不反戈一击,与诸侯结盟一起打回咸阳杀了赵高,这样你不但可以报仇,还可以被封为王。你自己说说,那样比起你即将趴在砧板上被腰斩,妻子被杀,哪样会好一点呢?

章邯看完,心里不由对陈馀升起一股敬意。与其说这是一封劝降书,倒不如说是一封救命书,陈馀就是有水平呀,分析问题入情入理,晓以利害,无不令人佩服。

章邯开始动摇了。我将心儿对明月,奈何明月向沟渠。胡亥皇上,不好意思了,是你那个赵老师逼我反的,那我就不得不反了。

于是章邯派人秘密去跟项羽谈判,你猜人家项羽怎么做的?谈判可以,仗还要再打。打你就是让你刻骨铭心,打你是让你不要漫天要价,打你就是要告诉你,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项羽兵分两路,一路以蒲将军带兵日夜渡过黄河,从侧面进攻,一路是以项羽为主力军从正面穷追猛打。这一打真让章邯有苦说不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明明都认输了你还要打。

章邯不得不再次派人去跟项羽说,我都向您求饶了,求求您不要再打了好吗?

项羽冷笑,当初你杀我伯父项梁时,眼睛都不眨一下,不打你教我如何出得了心头这口恶气,打你狗日的,求饶了也要打。

这一幕就像是在放电影:章邯一个劲地求饶,项羽一个劲地打。我打打打,打得你鬼哭狼嚎,打得你六亲不认,不把你脸打得像车祸现场不罢休。

这一战,项羽打得太解气了,他不但把章邯彻底打趴,还让他本有的声威越发壮大。最后,项羽打累了,也解恨了,那就休战吧。于是项羽召开了一个军事会议,他对谋士们说道:我们粮食不多了,不能再打了,不如接受章邯投降吧。

大将军都发话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众将士也异口同声地说道:好,就按您说的办。

公元前207年夏天的六月,项羽选好日子在洹水(今安阳河)南岸举行受降仪式。举行盟誓过后,章邯见到项羽就一个劲地痛哭流涕。

项羽奇怪地看着章邯,我都不打你了,还哭个屁呀。

章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赵高迫害他的经过一一道来,又说当初是赵高命令他率军出来打诸侯的,所以你的伯父项梁战死一事,要怪就怪那太监赵高。

项羽长叹一声,行了,我知道了。

战事终于暂时平静了。如果说,项羽最后打章邯是打出了水平,那么章邯最后对项羽哭,也是哭出了水平,项羽不但原谅了他杀项梁之仇,甚至还封他为雍王。但章邯只能留置军中,军权亦被剥夺,秦军二十万俘虏兵交给司马欣,以他为先锋向导杀向咸阳。

咸阳,一场历史的巨大风暴即将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