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咸阳,咸阳

刘三的梦想之旅

那个十月的冬天,宋义率军北上救赵,刘邦也出发了,目标咸阳。对刘邦来说,此次开向咸阳,与曾经以亭长身份带着徒奴去咸阳的时候,心情大不一样了。楚怀王说,先入咸阳者为王,今天,他要告诉全世界,咸阳将不再是凡人眼中的海市蜃楼,它是催发男人舒展自我出人头地的兴奋剂,更是英雄建功立业的必争之地。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咸阳城,你等着,我就要来了。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楚怀王偏爱刘邦,就派他独成一军前往咸阳。其实,刘邦也是楚怀王棋盘里的一粒棋子,从后来宋义和项羽的对话中可以看出,楚怀王的如意算盘是,宋义率领的这支精锐部队明看是北上救赵,暗地是想打掉章邯,然后西入咸阳,成立帝业。帝业一成,以刘邦之仁,纵使封他为秦王,一时也是可以拿捏得住的。哪像项羽,狼子野心,天知道他要闹出多大的事来。

还有一个问题更要注意,楚怀王把精锐部队都给了宋义,留给刘邦的不过是一支无关紧要的部队。所以说,刘邦这条咸阳之路也是走得何其艰难,秦二世又不是刘邦的亲戚,不是招招手就可以进城去。当初以周章之勇,二十几万兵屯军戏水都不敢打入咸阳,除非老天爷帮忙,要不我刘三又有何能何德进得了咸阳城?

机遇与冒险同在,通往咸阳之路是一条炼狱之路,同时也是一条帝王将相之路。用一句通俗的话说:前途未必是光明的,道路却是曲折的。

既然如此,那就赌一把吧。人生就是赌博,刘三本是草莽出身,烂命一条,我拿青春赌明天,如果输了,当不了诸侯王,大不了带老婆孩子回砀山当猴王!

刘邦冬天从砀山出发,他的运气并不差,一路上遇魔斩魔,遇妖砍妖。几场战役下来,他从秦军那里夺得几千兵,元气大增。春天,刘邦打到了昌邑(今山东省金乡县西北),上天给他送来了一个真男人——彭越。

彭越,出生年月不详,字仲,昌邑人。最初,彭越在昌邑一带的湖泊中以打鱼为生,或许是因为打鱼利润不高,他便兼职做了强盗。陈胜吴广起义时,有人对彭越说道:天下豪杰都纷纷背叛秦朝,我们可以仿效他们,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

然而,彭越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别急,两龙相斗,还是先等等吧。

所谓两龙相斗,就是诸侯斗秦朝,彭越真不愧是打鱼出身的,他所说等等,其实就是想坐收渔翁之利。然而,他这一等,一年余的时间就过去了,最先劝说他的那帮少年再也坐不住了,他们聚了一百余人前来游说彭越道:你还等什么呀,请赶快做我们的首领吧。

是啊,都一年过去了,再等黄花菜都凉了。但是彭越对少年们说的还是那句话:你们要干就自己干,我不愿跟你们去淌那趟浑水。

那帮小青年一听就急了,为什么不跟我们干,你到底是嫌弃我们嘴上没长毛,办事不牢,还是觉得时候未到?

其实,这不是时候未到,彭越担心的正是那帮小青年所想的,他们的确是一帮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做大事的料。

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彭越是强盗,总不能做一辈子的水上强盗吧。于是,那帮少年再次强烈要求彭越当头,他们一致说道:彭叔叔您就别推辞了,昌邑这块地方,除了您之外,再也没人有资格当我们的首领了。再说,您也不要嫌弃我们年轻不懂事,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你再不带我们长大,那我们又找谁去呢?

彭越终于被打动了,试探性地说道:老实说,我不愿跟你们干,主要是因为我老了,怕拖你们后腿。既然大家执意选我当头,那就以一个首领的名义给大家做一个约定,明天早上太阳升起之时,所有人必须按时到此集合,迟到者斩,你们意下认为如何?

只要彭越能答应当头,什么事都好说,那帮小青年异口同声地说道,好,我们就按彭大叔您说的办。

第二天,彭越早早地站在约定地点等着诸青年,当太阳都升到一个长竿子高时,现场才陆陆续续地来了十来个人。彭越果然担心得没错,这不过是一帮没组织没纪律以为造反是闹着玩的家伙,如果不给他们尝点苦头,这帮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造反。

彭越只好一等再等,一直等到大中午,一百多号人总算来齐了。彭越却脸色阴沉地看着众人,问道:我昨天的话还算不算数?

小青年:当然算。

彭越:好。我昨天说,今日早上迟到者,按令当斩。但是你们大部分都迟到了,不可能都斩首。我就拿最后一个迟到者斩首示众,以示军威。

诸青年一听,哄然大笑:彭大叔,还是算了吧。下次我们不迟到就是了。

还笑!立即给我杀。

彭越当即下达命令,杀掉最后一个迟到者,随即又设坛祭祀苍天,正式宣布起义。众人发现彭越动真格的了,个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仰望彭大叔。

从此,彭越就拉着这支最初以迟到出名的军队出去抢地盘。他一边征战,一边收编各路诸侯散乱之兵,竟然变成了上千人的军队。这时刘邦来了,彭越干脆投到刘邦旗下帮助他攻打昌邑。

彭越投刘邦,正如当初英布投项梁,但他这上千兵跟当初英布投项梁时的上万兵,的确是差了好大一截。不过话说回来,刘邦跟当初的项梁比起来,不也差了一大截吗?对刘邦来说,昌邑是彭越的故乡,有这么一个免费导游带着一千多人给你们开路,天下去哪里找这等好事?

什么都不用说了,打下昌邑,有肉大家一起吃。于是刘邦联合彭越攻打昌邑,然而,他们打了半天,发现昌邑根本就不是一块肉,摆明了就是一块硬骨头。刘邦从砀山一直顺风顺水地打到昌邑,还没遇到过对手,怎么昌邑的牙就像是石头做的敲也敲不掉呀?

刘邦郁闷了。

想来想去,刘邦决定放弃昌邑。时间就是生命,千万不要因昌邑这粒芝麻,而丢了咸阳这个大西瓜。于是,乘着二月的风,刘邦丢下彭越,挥师继续西进。刘邦的运气果然不错,当他经过高阳(今河南省杞县西南)时,上天又给他送来了两个人:郦食其和郦商兄弟。

郦食其,出生年月不详,高阳人。

爱好:酗酒和读书,人称高阳酒徒,又称狂生。

职业:街道办事处守门员(里监门吏)。

为人特点:狂,很狂,狂得连高阳豪杰都没人敢随便欺负他。

其实,郦食其这个里监门吏,他的工作和前面张耳和陈馀在陈县站岗差不多,张耳和陈馀委身贱职,忍辱负重,是要等待一个出头机会,所以陈胜打回老家时,他们才迫不及待地投奔他。同样,郦食其也在等一个出头机会,但是经过高阳的诸侯将领不下十个,他一个都没瞧上。

在郦食其看来,经过他门前的诸侯,不是刚愎自用,迂腐无知,就是做人不够大度。既然如此,那就等等吧,单位不在于小,容身则灵,是金子总有发光的一天。郦食其相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终有一天,他会实现跳龙门的大愿。

这一天终于来了,当郦食其闻知刘邦要经过高阳,沉睡的双眼突然大放光芒,醉酒的脑袋也变得异常清醒,直觉告诉他,他这辈子要跟定的人就是刘邦了。

刘邦的属下有一个军官,正好是郦食其所管辖街道上的人,郦食其找到这位军官说道:我蹲在高阳这么久,从高阳经过的诸侯不止十个了,但他们都是一些龌龊之徒,我没一个看上眼。我听说沛公待人很傲慢,但还是挺平易近人的,又有雄才大略。能不能麻烦你去告诉他,我愿意把自己卖给他!我教你这样在沛公面前给我打广告:我同乡有个老头子六十多岁了,高一米八(长八尺)。人人都说他是个疯子,但他自己却说自己不是疯子。

郦食其真不愧是广告大师,说自己不疯的人有两种:一种是真的疯了。就像喝醉酒的人总爱说我没醉,疯子也是一样的道理,大多疯了还说自己不疯。另外一种可能是世外高人,能给自己做广告的还是疯子吗?他肯定就是隐藏民间的高人啦,现在正是诸侯用人之时,刘邦一听不马上召见他才怪呢。

然而,刘邦属下的这位军官却好心地对郦食其说道:郦伯伯呀,您有所不知。我们家沛公不但嗜酒好色,他还特别不喜欢读书人。有一次有个戴儒帽的读书人去见他,沛公不但不欢迎他,还把他的帽子摘下来当尿壶撒尿。我劝您老人家还是别去招惹他了。

郦食其这位好心的老乡说得一点没错,在诸多职业中,刘邦最讨厌的就是读书人。读书人动不动就子曰子曰,曰你个头,我看你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

但刘三你别把天下的读书人都归为一类人,郦食其还是不错的,因为他学习的不是孔学,也不是法学,而是纵横术。

纵横术的鼻祖是鬼谷子,其门下有两个得意门生,一个是苏秦,另外一个是张仪,而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出身贫贱。甚至苏秦早期的生活,比现在的郦食其还要落魄得多,但是怕苦就不要当纵横家,正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是纵横家伟大的传统。

但千万别以为纵横家出身低贱,同学之间就会惺惺相惜。恰恰相反,纵横家和法家一样,都是学帝王之术卖身于帝王之家,为了一个共同梦想,他们不惜舍弃同学之情,砸掉对方饭碗。张仪砸掉苏秦同学招牌,李斯端掉韩非子同学的饭碗,这都是鲜明的历史证据。

好了,刘邦不喜欢的是百无一用的书生,而不是待价而沽的纵横家,所以郦食其有一万个自信告诉刘邦,得到我郦食其,是你沛公的福气,失去我郦食其,是你一生最大的损失。

于是,郦食其带着无比的自信,对他那位军官老乡说道:你别管沛公怎么对待我,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看在老乡的份上,刘邦属下那位军官只好按郦食其所说的去跟刘邦说了。果然不出郦食其所料,刘邦听说有个高阳酒徒要求见,他一到高阳驿站招待所,立即派人传郦食其过来见他。

当郦食其怀着兴奋的心情去见刘邦时,只见他正坐在床上,闭着眼享受着足底按摩,而给他做足底的还是两个可爱的小妹。刘邦这副德性实在太刺激人了,这又不是娱乐场所,你摆出这副架式,那不是太不把我高阳酒徒当正经人看了吗?

此情此景,换成是酸儒,或许早就拂袖而去了。但是郦食其自有对付招数,他连平常下属对上司的拜礼也免了,只是拱一拱手,语气僵硬地对刘邦说道:你是来帮秦国打诸侯的,还是帮诸侯打秦国的?

此话果然有杀伤力,刘邦一听,当场勃然大怒,拍着床头大声喝道:臭老九,天下被暴秦欺负,诸侯才联合起来打击它,你却说我帮助秦国打诸侯,你脑袋是不是进水了?

郦食其狂妄地一笑,又拱手作揖道:沛公别担心,我脑袋好得很,你既然是率仁义之师打无道之秦来的,那就不应该以这种恶劣的态度伤害长者。

刘邦一听,顿然醒悟。他实在不应该以此场面会客,连忙把腿下两个按足底的小妹打发出去,穿上衣服,恭恭敬敬地请郦食其入座。

郦食其又得意地笑了,孺子可教也。既然他是来求职的,那见好就收吧,郦食其已经准备好了一份自荐书,不过这份自荐书不是书面材料,而是口头材料,讲的正是他的专业知识:纵横术。

郦食其这番滔滔不绝的纵横术,让刘邦听得又高兴又亢奋,都是他听都没听说过的,刘邦终于明白,天下还有一种读书人,他的名字就叫纵横家。

刘邦带着无比欣赏的心情,为郦食其摆了一桌好酒,他问郦食其道: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好办法教教我吗?

郦食其闷了一口酒,已经酒气冲天了,他说道:“老实说,你目前手中纠集的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而且人数还不过万,就凭着这么丁点人就想打进秦国,那无异于把头伸到老虎的嘴里去。”

刘邦一愣,酒都请你喝了,我好不容易抢来好几千人,你竟然还说是乌合之众?

郦食其似乎已看出刘邦之不爽,但仍然我行我素地说道:依我看呀,目前你必须把一个重要的地盘抢到手,它就是陈留(今河南省开封市东南)。陈留地处天下要冲,连接四面八方,而且城中粮食又多。我跟陈留县长关系不错,请让我帮你去劝降。如果他不降,我就干掉他,内应外合,陈留势必会被我们拿下。

好一个内应外合!刘邦脸上阴霾一扫而光,当场对郦食其允诺,只要拿下陈留,我封你为大使。

郦食其喷着酒气满意地笑了,一个愿出谋出力,一个愿封官封爵,买卖成交。

于是,郦食其带着自信的梦想出发了,他见到陈留县令,说了一通抵抗无用,叛秦是唯一出路的政治理论。但是,陈留县令听完,只对郦食其吐出四个字:投降,没门!

没办法了,既然想死,那就成全他吧,杀!郦食其不由分说就抽刀而出,砍掉陈留县令的脑袋,并把人头丢到城外。

城外的刘邦捡起陈留县令的人头,对着城上的士兵大声喊道:陈留县令已被我们干掉了,再不开城的话,我们就攻进去连你们的头也砍了。

大势已去,陈留只得开城投降。

这时,郦食其又游说其弟郦商,于是郦商不知从哪里带来四五千人也投奔了刘邦。刘邦果然履行承诺,封郦食其为广野君,负责外交;封郦商为将,负责守卫陈留。

就这样,郦食其这个高阳酒徒多年忍辱负重,凭着一身酒胆才气,从此终于走上了发迹之路。从今往后,谁还敢叫我臭老九,谁还敢叫我破落户!世人笑我多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你们现在到底看懂了我郦食其没有?

此时,春风正吹过刘邦那踌躇满志的胸膛,似乎这个浪漫的春天,将结束他阴暗的岁月。明天,明天的明天,世界将因刘三而改变!来吧,世界,我还不算太老,我才刚刚学会歌唱。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我将认真地珍惜每一个机会。

咸阳城,我离你越来越近了,我的未来就要慢慢地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