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项羽杀俘虏

所谓皇帝,穿上龙袍为人君,脱下龙袍,也不过是与常人无异的情欲动物,刘邦其实也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像所有百姓一样,他也渴望在咸阳安家落户,生根发芽,繁衍后代。

但是,樊哙的进言马上就打破了刘邦的奢想。在樊哙看来,如今关中动荡不安,百姓流离失所,不为苍天心忧,只图享受只能让你更快进入地狱,这种一夜暴发,就得意忘形贪图享乐的思想是要不得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于是,当刘邦准备留在秦宫过夜时,樊哙闯进秦宫拉住了刘邦,他对刘邦说道:沛公是立志得天下呢,还是只想做一个暴发户?

刘邦:这是什么话,一路拼死拼活,当然是想得天下了。

樊哙:您既然想得到天下,就应赶快暂时撤出咸阳城。

刘邦:这就更奇怪了,好不容易进城一趟,在这里好好的,凭什么叫我退出去?

樊哙:造成秦国灭亡的正是您眼前这些奢华之物,您难道愿意为了这些无用之物而丧掉身家性命吗?

刘邦摇头,楚怀王说得清清楚楚,先入咸阳者为王,我迟早是秦王,我干吗要走人?樊哙一看,心里更急了,不知刘邦是假糊涂,还是真犯傻。我这不是叫你走人,而只是暂时撤出咸阳城,这叫作秀懂吗,这个基本政治常识还要人再教一次吗?

刘邦再次摇头微笑,作什么秀,该作的秀都作完了。好了,你哪儿凉快哪儿歇去吧,别来烦我了。

刘邦硬生生地把樊哙气走了,樊哙只好去请张良劝说,张良立即随樊哙奔入秦宫,他告诉刘邦,千万不要得意就忘形,不要被眼前利益迷失方向,聪明的话,就立即退出咸阳,保持功德,以后窥视天下就好办多了。

刘邦一听,张良这不是和樊哙一样,又要叫他作秀吗?

张良一笑,没错,这正是作秀。现在作秀是为了将来不再作秀,您刚刚赶走秦国当家的就想安乐享之,这对于关中百姓来说,那等于才赶走一个商纣王,又来了一个周幽王,您这不是助纣为虐吗?樊哙说的一点都没错呀,您如果想得到天下,就不要当一个没有远见的暴发户!

刘邦终于被张良的一席话彻底说服了,他立即撤出咸阳城,率军回驻霸上。为了博取民心,他把秦国诸县豪杰及德高望重的父老召集起来开了一个大会。在这个大会上,刘三做了一个煽情的演讲,以下是演讲的基本内容:

亲爱的关中父老乡亲们,刘三给大家拜年来了。

乡亲们,你们忍受秦王欺负已经很久了。今天,我要郑重地告诉大家,从此之后只要有我刘三在,就再没人敢欺负你们了。

楚怀王跟诸侯们都说过,谁先入咸阳谁就当秦王,现在我既然进来了,秦王非我莫属。当前,咸阳城社会秩序不是很好,敌人亡我之心未死。为了稳定大局,我们应该发扬以爱护关中为荣,以毁坏关中为耻之精神,军民共建和谐关中。

所以在这里我先要跟大家约法三章:第一,杀人者处死。第二,伤人的按情节轻重论罪。第三,抢劫的也按情节轻重判刑。除此之外,废除秦朝律法,官吏及百姓各司其位保持不变。

最后,我还要再强调一次,我打进关中是为解放父老乡亲们而来的,所以你们心里不要害怕。现在我先撤军回霸上,等待楚怀王来了再计大事。

好了,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台下掌声如雷。精彩,太精彩了。天上出了个红太阳,地上出了个好刘三,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好刘邦。

演讲结束后,刘邦把约法三章进行公示,并派工作队下乡宣传,秦民奔走相告,无不欢跃而歌,他们纷纷杀牛宰羊,载歌载舞,把他们最诚挚的谢意献给刘邦同志。

面对关中百姓满腔热情的拥护场面,刘邦决定将光荣而伟大的作秀进行到底,他又以无限的谦虚和谢意做了一次重要讲话:

父老乡亲们,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刘三军即使粮食短缺,也绝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你们受苦多年,挣这么点食物也不容易,况且军中还有多余粮食,还是拿回去吧。

秦民大受感动,刘邦再次获得雷鸣般的掌声。

刘邦这场经典作秀被载入了史册,成为后世流氓政客之范本。这叫台前一套,台下一套;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流氓与圣人之间,隔的不过是一张嘴皮。昨天是抢劫犯,今天就是替天行道的君王,话语权永远掌握在当权者手里。

其实,要把关中小民当成被诸侯们哄骗的傻瓜,那是不对的。中国古代是农业社会,农业社会最大的特征就是安居乐业,不轻易迁移。一部中国古代农业史,也是一部残酷的资源抢夺战争史,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今天打一战,明天打一战,打来打去最受苦的就是百姓。

战争对于饱经流离失所之苦的百姓来说,不亚于魔鬼撒旦,而测验一个古代中国公民的幸福感,那就要看看所处的时代有没有战争。只要没有战争,谁家出将入相,谁家鸡犬升天,谁家富贵天下,都无关重要。

所以说,宁愿做太平盛世的傻瓜,也不做乱世的聪明人,这是处于苦困时代的百姓们最基本的生存哲学。这也就难怪刘邦只与诸县父老约法三章,就把关中百姓统统搞定,我们只能这样说,刘邦之所以能够稳住关中,功德不在于他及张良等人,而在于天。那个天就是我们无法左右和改变的历史时势,正所谓时势造英雄是也。

项羽杀俘虏

就在刘邦搞定咸阳城时,项羽正浩浩浩荡荡地带着六十万大军从北方朝函谷关扑来。然而就在半路上,他那支号称百万的军队机器竟然出了毛病,这个毛病不是小毛病,而是大毛病——秦军二十余万的俘虏兵中弥漫着一股不安之气。

事情是这样的,项羽率领的这支诸侯军士兵,有很多曾经是从咸阳逃亡回来的人,这些人或者是替秦朝当劳工修过长城筑过墓的,甚至是服过兵役的,都曾经被秦兵欺负过。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过去那些被欺负的六国之人,现在轮到他们去欺负秦兵了。

中国古代,只要你当了俘虏,就和做奴隶没什么区别,要人权没人权,能有一口饭给你吃就不错了,所以当了俘虏的秦军与诸侯军,依然存在着巨大的阶级矛盾。秦军白天被人欺负,晚上便回来互相诉苦,有的说自己被当牛使了,有的说自己被当马骑了,大家说着说着,便不由都忿忿不平起来。他们不但恨诸侯军,也恨章邯。如果章邯不投降,二十万干他四十万,凭着必死的信心去打,未必能输给楚军。好了,现在大家被弄得生不如死,过一天没一天的,真够窝囊。

既然有人发牢骚,那么就有人听牢骚。这些牢骚不幸地被英布等将领听到了,于是便报告给项羽说:秦俘虏都说他们后悔跟章邯投降了诸侯军,如果诸侯军能打进关中可以救得了老婆孩子,如果打不回去,那么还要被楚军带回江东,然而留在关中的老婆孩子却要被秦军通杀不留,那又是何苦呢。

项羽听到这话,大为震惊。俘虏们这些话不是气话,简直就是造反前的舆论造势,麻烦大了,二十万人呀,一发作起来简直比山洪爆发还要恐怖,这可怎么办呢?

于是项羽召开军事大会讨论计策,讨论来讨论去,得出一个结果,那就是把二十万俘虏兵全部杀掉。

项羽准备坑杀秦兵俘虏,理由如下:第一,诸侯军马上就要打函谷关了,如果楚军集中全力攻关时,这二十万俘虏兵发动哗变,造成诸侯军前后被夹击,那时就是后悔都来不及了。退一步来说,他们就是不在函谷关造反,也保不准在哪天爆发,所以说把这些人放掉是不可能的,带在身边又是极其危险的,只有一种选择,杀!第二,军中无剩粮了。在赵国攻打章邯时,项羽之所以接受章邯投降,没有军粮是原因之一。估计章邯手里还有一点粮食,但是整个诸侯军有六十万军队,天天要吃要喝的,有多少粮食够吃呀,就是把他们当牛马到草原上放牧,恐怕草原都要被他们啃光。既然养不了那么多人,也就只有一个字,杀!

天黑请闭眼,幽灵来了。

公元前206年十一月的一个夜晚,项羽派英布和蒲将军两人趁着夜色,在新安(今河南省渑池县)城南成三面包围秦军,并故意给他们留了一条出口。秦军俘虏兵在半夜之中,全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凭着求生的本能夺路而逃。

可怕的是,秦俘虏兵沿着楚军的开口,不由自主地逃进了一个山谷,山谷之上早埋伏着楚军,只见山上火光四起,万箭齐发,山石滚滚而下。

在人类互相残杀的战争史上,这才是真正的鬼哭狼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夜之间,章邯这支曾经纵横了半个中国的二十几万虎狼之师,竟然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化为冤鬼!

秦军将士幸免于难的,唯有章邯、司马欣、董翳。司马欣为秦吏时,曾救过项梁,所以项羽感恩不杀,还委以重用,董翳劝章邯投降有功,亦留着不杀。王离就不要说了,只能把他砍掉祭祀祖父项燕。

扫除忧患后,项羽才放心前行,当他来到函谷关时,却惊讶地发现函谷关已经被关闭,让他更震惊的还有,派人来守关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曾经的老搭档刘邦。

刘邦之所以闭关,是因为他还军霸上时,有人向他提议说,沛公您好不容易攻下关中,可是听说项羽已封章邯为雍王,如果章邯随项羽到来的话,关中肯定没有您的份了。所以只有派人守住函谷关,阻止诸侯军入关,这样就没人能与您抢关中这块肥肉了。

此建议从理论上是说得过去的,从现实上来讲是不通的。因为刘邦碰到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史上最牛武将项羽,项羽就像一个拼命敢打的拳击手,你越是向他逞强,就越会刺激他,他如果不把你打得一塌糊涂那是绝不罢手的。

项羽封章邯为雍王,估计是章邯投降的条件之一。章邯也是在道上混出来的,如果没有半点好处,他不可能就那样乖乖地让二十余万军队全做了俘虏,然而刘邦现在抢了章邯的王,让项羽怎么下台?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楚怀王说先入咸阳者为王,可你也得向诸侯通报一声呀,突然搞这种暗动作,闭关自守,难道就这样白白地让你独吞关中?

项羽实在是忍不住愤怒了,好呀你个刘叔叔,你既然早定关中,就算没空给我打电话,至少也应该买只鸽子给我发个短信呀,可你如此拒我于千里之外,那只有开打定输赢了,我倒要看是你守关的强,还是我攻关的硬。

于是,项羽立即派英布去攻打函谷关,又是这个英布,仿佛英布脸上就是刺着这样的四个字:救火队长。有困难,找英布;有火灾,找英布。断王离粮道的是他,杀秦兵二十万俘虏的是他,攻打函谷关的也是他。

函谷关下,英布陈兵列阵,开打。世界没有攻不破的险关,只是你还没遇到真正的克星,传说中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函谷关,就被英布撞了开来。

紧跟着,项羽破关而入,进驻戏水。几多风雨几多愁,送走旧人又来新,戏水,曾经是章邯率军倾城而出,攻破周章二十万大军的地方,如今章邯重归故地,项羽却让他见证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胜者为王。

当项羽屁股还没在戏水坐热,刘邦的阵营中有个不怎么出台的人物悄悄派人来求见项羽,这个人就是刘邦的参谋官、左司马曹无伤。曹无伤派人给项羽传的话是这样的:沛公想在关中称王,封子婴为国相,然后独吞咸阳的所有珠宝。

项羽没有玩弄无间道,曹无伤这是实实在在的告密。告密者,间谍也。美国大片看得多了,就知道间谍无非分两种:一种是吃里扒外,曹无伤纯属此类;另一种是里外通吃,此类间谍我们又称其为双面间谍。曹无伤是刘邦身边的参谋官,不亚于今天的克勃格和中情局官员,这么一个人告密的价值实在太大了。

当时项羽和范增都在场,对于这话,他们分为前后两段来理解,第一,沛公想当秦王,想提拔自己的人。第二,刘邦不想与项羽等人分赃。从刘邦自私的角度来说,第一种还可以理解得过去,因为楚怀王就曾许诺,谁进关中谁先当关中王,他爱提拔谁都是他的事。

然而,如果是刘邦不想与项羽分赃,那就实在太不像话了。秦朝是诸侯们共同灭掉的,兄弟在外拼死拼活,你刘三凭什么独吞天下珠宝和美女,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这些诸侯不是全白忙活了?

项羽和范增愤怒了,我们全都赔了,你却一个人赚了,谁愿意干这样的买卖?函谷关一事已受气了,没想到又来一事。打,不分赃就该打,打得你连秦王都当不了。

不过在开打之前,还要试问一下曹无伤,你此举目的何在呀?曹无伤也是一个不含糊的人,他无非是想弃弱投强,希望您项大将军能封他一个王。一条情报就想封一个王,真亏你曹无伤想得出来,你想封王就等着吧,等我收拾了刘三再回头踢飞你!

为了激发项羽一鼓作气灭掉刘邦,范增下了很大的狠心鼓动项羽,说刘邦这个人是出了名的嗜酒好色贪财之徒,但是自从他进入关中后,听说他变得不贪财也不好色了。狗是改不了吃屎的,他这分明是政治作秀,志向可不小啊。我曾请人观看天象,发现只要有刘邦出现的地方,其上空都呈现出天子才具有的五彩斑斓的龙虎之气,你应该速速出击,不然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了。

范增此话并非妄言,后面这段关于天子气之言,估计是盗用了吕雉的版本。然而不管如何,刘邦是必须要打的,我范增已过七十从心所欲之年,还要跟着你们这帮年轻人四处奔命,为的是啥?为的就是有朝一天能分到一块鹿肉,你刘三竟然连块鹿骨头都舍不得留下,不打你打谁?

范增这席话让项羽更是如火上加油,刘三头上的天子气,就是他肚子里胀得慌的怒气,不打你天子气他心里怒气难消,等不及了,明天就开打。于是,项羽命令诸军吃饱喝足,准备天亮开战!

此时,项羽驻军戏水的鸿门,和霸上只有二十公里的航空距离,这个距离如果是坐飞机的话,估计还没起飞就可以降落了。开打之前,我们还是把双方军力比较一下:项羽四十万兵,号称百万大军;刘邦十万大兵,号称四十万大军。项羽在赵国救巨鹿城时,曾经一个顶十个干掉王离,他号称百万并非徒有虚名。但刘邦就差远了,给你阳光就想灿烂,有颗卫星就敢称上天,到时把你打得满地找牙,看你还敢不敢吹牛皮。

但如果我们看中国武侠电影多了,就会发现这样一种套路,电影主角面临生死攸关之际,突然天降蒙面人出手相救,从而绝地重生。历史不是电影,但是它们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开战前的一个夜里,有一个蒙面人突然从军营里跑出来,骑着快马去给对方通风报信去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项羽的小叔项伯。必须要澄清的是,项伯不是救刘邦,他是为救张良而去的。前面已经介绍过,项伯杀人时,曾跟着张良躲在下邳。项伯欠了张良一个人情,张良明天死期将至,欠债还钱,欠情还情,此时不还还待何时?

项伯赶到鸿门后,立即秘密约见张良,叫他收拾包袱赶快逃命。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张良对项伯说,要逃大家一起逃,我得立即把这事告诉沛公。

项伯急得直跺脚,天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沛公带着十万人能往哪里逃?你还是先把自己那条命救了再说吧。

张良又对项伯说:我是替韩王成送沛公定关中的,现在他有危难,如果丢下他那就太不义了。

此话一点没错,你项伯不就是为了义来救我的吗?我为了义去救沛公也是没错的。而且刘邦又对我有知遇之恩,你项伯救了恩人的恩人,不也等于报了大恩吗?

项伯一时无语,只好任张良通知刘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