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鸿门宴

张良跑进刘邦帐中,把他从梦中唤醒,告诉他大事不好了。刘邦迷迷糊糊地醒来,一听项羽明早要打过来,吓得手足无措,一时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在何方。

事到如今,不要说发呆,就是哭娘求饶都没用了,看着刘邦那个六神无主的样子,张良故意问道:沛公扪心自问一下,如果明天开战,你打得过项羽吗?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不是废话吗,如果打得过他,我还能做出如此无助的样子吗?群斗不如他人多,单挑不如他力气大,这力量悬殊本就是明摆的。

只见刘邦沉默半响,叹了一口长气,对张良说道:打肯定是打不过的,你说我们这下子该怎么收场呢?

这话说得好无奈,不过沛公请放心,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我们配合默契,这场大难肯定能够化解掉的。于是,张良自信地对刘邦说道:沛公不要着急,给我通风报信的项伯还在我房里,我请他进来,你告诉他,说只是误会一场,并没有背叛项羽之意。

听张良一言,刘邦仿佛在黑夜里看到了一只闪亮的萤火虫,他又兴奋又不解地问张良:怎么项伯对你这么好,难道他和你有什么交情吗?

张良笑了,交情谈不上,不过我曾救过他一命,所以他就报答我来了。

刘邦心窍顿开,哦,原来如此,请问你和项伯,谁的年纪大?

张良:项伯比我大。

刘邦这下慌乱的心总算有底了,你帮我请项伯进来,我要以对哥哥一样的礼仪对待他。

不要说以哥哥礼仪相待,这个时候,你刘邦就算以爷爷的的礼仪对待项伯,都不过分。张良马上回帐,邀请项伯去沛公家吃酒,项伯又不是傻瓜,三更半夜喝什么酒?喝酒就算了吧,我还得连夜赶回军中待命呢。张良急了,你想回去,那不是等于没来吗?不行,你一定要陪我去见沛公,天下数沛公人最厚道,不帮他帮谁去?

张良对项伯又推又拉,总算把他弄到刘邦帐下。外面冷风呼呼地刮,屋里刘邦脸上堆满了笑容,却是比哭还难看。刘邦已叫人速速准备好了一桌好酒,酒真是个好东西,它可以消除尴尬,缓解气氛,调养情绪,刘邦和项伯对饮几杯,情绪莫名地缓冲了下来。

刘邦给项伯解释了一大堆,总结起来有三条:第一,沛公独吞咸阳,纯属谣言。第二,守闭函谷关之事,纯属误会。第三,沛公撤出咸阳,驻军霸上,等的就是诸侯到来!

老实说,刘邦这席辩解你不服还真不行。三条理由,逐条来看,每一条都无懈可击,连项伯听了都不得不点头称赞,也认为这可能是一场历史大误会。[517z小说网·www.517z.com]

既然是误会,那就接着喝酒吧,于是刘邦又是一番杯酒交劝,夜越来越深,酒越喝越浓。这时,刘邦突然对项伯说道:既然咱们这么有缘,不如结个亲家吧?

刘邦这招就叫趁热打铁,也可以说是缓兵之计。项伯一听,不知他花花肠子打的哪门子主意,竟然没怎么反对,当即就答应下来。

但是请注意,刘邦和项伯约以婚姻,却是一段历史悬案。因为从头到尾,他们就说结交亲家,也不知道是哪方的女儿要嫁给哪方的儿子,约以婚姻似乎只是一个空名,一直到刘邦得到天下后,此事还是不了了之。

话说回来,和项伯结交亲家,本来也是刘邦应急之用,这哪能当真呢。还好,不管项伯是真心还是假意,总算是接下了这桩政治婚姻,既然如此,只能让他好人做到底,拜托他劝告项羽,千万不要大动干戈啊。

这顿酒项伯当然也不是白喝的,要离开霸上之前,他郑重地告诉刘邦:你今晚就尽管睡个好觉,不过明早一定要亲自到鸿门向项羽谢罪,否则后果自负!

项伯这话中听,要的正是这个结果。刘邦心头像一块大石头落了下来,亲家说的话,我一定牢记心里,明早我会带着丰厚的谢礼前往鸿门!

当夜,项伯快马赶回鸿门,他到军营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项羽帐下,把他拉下床来,添油加醋地告诉项羽他今晚搞定刘邦之事。项羽一听,不发一言,项伯见状,又是一番的添油加醋,最后,他这样语重心长地告诫项羽:

如果不是沛公先攻入关中,你项羽能这么快打进关中吗?沛公这么一个有大功劳的人,你如果杀了他天下都觉得你不义,不如就此善待他一起和气生财,那不是挺好的一件事吗?

项羽终于点头了,既然小叔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项羽也赚足了面子,那就算了吧。于是,项羽对项伯许诺,明天就不战了,在鸿门等着刘邦前来谢罪。

第二天,当范增听说项羽休兵不战,当即暴跳如雷。真是没出息呀,好好一个大局面,竟然就被刘邦一桌好酒搞得烟消云散。怎么项家出的都是些近视眼,只看到眼前利益,不看到长远前途,像刘三这种无赖出身之人,迟早是项羽称霸天下的对手,如果不早日除之,必留后患,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能看到这步险棋呢?

然而项羽都放话出来了,你范增想打,那可是门儿都没有。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白白地放虎归山?当然不是,老虎还没来呢,只要老虎一来,坚决就地打虎,绝不手软。于是,范增再次为项羽献计,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只要刘邦一到,当机立断伏杀砍头。

于是,范增为了消除项羽妇人心肠,再次严重地警告项羽:一山不能容二虎,一天不能出二日;你今天不杀他,明天他就要来杀你。千万不要相信刘邦的谢罪,他这是故意装孙子!只要他翅膀长硬了,就会打你个措手不及。不要说那么多了,鸿门宴上,你就尽管看我的手势,只要我一放暗号,你就立即剁了他。

有范增如此,刘邦,你就等着挨刀吧!

第二天,早上。清晨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寒冷的杀气,这时,只见一行人马从霸上奔出,他们快马加鞭向鸿门方向进发。这一行人总共有一百多人,没错,为首的那位正是刘邦。

前面说过,从霸上到鸿门有二十公里,这点路程,不消一会儿就到了。刘邦赶到鸿门后,项羽的早餐都摆好了,但他们只安排张良陪刘邦入席喝酒,其他随从只能在帐外喝空气。

无独有偶,香港很多黑社会题材电影,大佬们谈事很多都是在早茶时间进行。或许早上空气好,心情愉悦,容易把事情谈妥。

刘邦一入宴席,对项羽小弟是一个劲地赔笑,一个劲地装孙子,又一个劲地赔罪。赔罪的台词昨晚早就编好了,误会呀误会,当初我们都是同肩作战,你打北方,我打南方,没想到我无意中先入关中,更没想到的是,不知哪个龟儿子挑拨离间,造谣说我想独吞咸阳珠宝美女,事实上我早把珠宝什么的都封好了,就等着你来拿了,哪有谣言所传的那样龌龊!

刘邦这戏演得实在太感人了,他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又大老早赶来鸿门陪小弟吃酒,做人之厚道,认罪之真诚,表演之精彩,可谓是没人可及,无可挑剔。

项羽看着刘邦,心都软了下来,他不由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都是你部下左司马曹无伤干的好事,要不然我怎么能放出话来打你呢?

曹无伤?刘邦和在座的张良一阵震惊,好你个曹无伤,我前世与你无仇,近世不欠你人情鬼债,你凭什么要告我的密?

其实,刘邦震惊算什么,范增才是最震惊的。范增想不到的是,项羽竟然愚蠢地做出出卖告密者的行为,如此一抖露内情,将来别人就算脖子上装着一万个人头,还有谁敢前来当你的间谍啊。

笨蛋,实在太笨了。

范增坐立不安,没办法了,既然天机已经泄露,那就趁机下手吧。于是,范增举起手里一块玉佩,向项羽传递眼神,暗示动手。

有必要交代一下,范增手里这块玉是半圆形的,意思是让项羽像这块玉一样,当即决断,对刘邦实施斩首。但是,范增一连暗示了N多遍,项羽就是假装看不见,这下范增怒火了,他当即愤然离席,走出门去。

奇怪了,范老人精这到底是要去哪里,难道他就此放弃不干了吗?当然不会,范增这不是呕气弃谋,而是出来搬杀手来了,这个杀手就是传说中的项庄先生。

项庄,项羽亲弟弟是也。当初项梁浪迹江湖时,项庄也一直由他带着,这个项庄,力气肯定不如项羽大,长相估计也不如项羽帅,但是十八般武艺,他样样精通,特别是剑术,那可是玩得溜溜转没得说的。

范增召来项庄,语气万分焦灼,他告诉项庄,你那个哥哥心太软了,对手像只鸽子都被他捏在手里了,还舍不得杀。你进去假装祝酒,然后给他们舞剑助兴,趁机把沛公杀了。你可给我记住了,如果不干掉刘三,将来我们这些人统统都要成为他的俘虏了!

时不待我,机不再来,你给我进去杀吧。说完,范增猛地挥手做了一个斩首动作,像一阵狂风砍断了空气。项庄领命,佩剑走进了宴席,酒毕,他拔出长剑说道:军中没有什么是可娱乐的,不如我给大家献一段舞剑为乐。

项羽不知是真糊涂,还是假傻瓜,他眯着眼笑着大手一挥,叫道:好,我允许你给沛公露一手。

如果那时候有卡拉OK多好,项庄想舞剑都没门,最多让他演唱一首《打靶归来》,外送一首《这个冬天不太冷》。但这一切都是奢想了,项庄的剑舞起来了,杀气卷起来了,血光就要射出来了,危险这次是真的要降临到刘邦身上了。

范增终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刘三,你就等死吧,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是的,世上无神仙,但是世上有项伯。项伯早已瞧出范增的诡计,更是看出了项庄舞剑里暗藏的杀气。小子,你的剑法还是我陪着你练的呢,一个人不好玩,叔叔陪你跳几曲。于是,项伯拔出剑来,与项庄周旋。

这一下,又轮到范增惊呆了。项伯,刘邦到底给了你多大好处,为何总是屡屡破坏我的好事?

与其说项伯叔侄俩是在表演剑舞,倒不如说他们是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项庄就像一只老鹰,时而向刘邦府冲而来,时而又绕身出击。而项伯就像一只老母鸡,项庄剑来,他不是接招,就是故意以身体保护刘邦,弄得项庄累了半天就是没法下手。

项庄充满杀气的刀光剑影弥漫在整个宴会上,傻瓜都能看出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张良已经坐不住了,项庄的每一剑都是悬崖和地狱,每一招都是灭顶之血灾,如果再不搬救兵,今天谁也别想提着脑袋回到霸上了。

张良当机立断,奔到军门外去搬救兵,这个救兵就是一代猛士樊哙同志。此时,樊哙看见张良慌张失色的样子,连忙问道:怎么啦,是不是出事了?

张良喘着大气说:“是出事了,项庄借舞剑助兴,没想到全是冲着沛公而来的。”

樊哙当即跳了起来:别多说了,赶快带我进去,让我与他拼命得了。

樊哙带着剑及盾,跟着张良快步向军门内冲去,军门口的守卫一看樊哙这副杀气腾腾的样子,连忙把他拦住。杀狗的你也敢拦,樊哙的盾用力一撞,把卫士全扑倒在地,像一只出铁笼的老虎扑进了宴席中。

所有的人都被樊哙吓住了,项羽不愧是天下第一武将,他的反应最是迅速,只见他直起身,摸着腰上的剑叫道:你是谁?!

樊哙这副模样的确够吓人的,只见他双眼冒着怒火,头发上指,眼角仿佛都要睁裂了。这时,张良也迅速作出反应,他连忙对项羽介绍道:这是沛公的保镖(参乘),樊哙先生!

项羽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樊哙:一条好汉,来人,赏他一坛酒。

不要说一坛酒,就是一缸酒,也照喝不误。来人送酒,樊哙拜谢项羽,站着哗啦哗啦地就把一坛酒喝得精光。果真是好汉,项羽又吩咐道:来人,再赏他一个猪肩!来人又给樊哙送上一个猪肩。

注意了,这不是烤好的熟猪肉,而是生猪肉。生死当前,樊哙哪管它是熟是生,只见他把盾倒放地上,把生猪肩架在盾上,挥剑砍下一大块,直接放到嘴边就大嚼起来。

见过杀猪的,却从来没见过如此吃生猪肉的。项羽简直要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他又问道:好汉,你还能喝吗?

樊哙豪迈地呵出一口气,大声叫道:我连死都不怕了,还怕喝酒吗?

樊哙又喝了一坛酒,酒冲胸脯,仿若恶浪当前,他终于忍不住训话了。樊哙气壮如山地告诉项羽,之前大家都在楚怀王面前说好,先入关中者,封王。现在沛公第一个破关入秦,什么东西都不敢动,乖得像一只绵羊恭候您的光临,然而我听说你不但不赏识,竟然还要听信小人之言击杀沛公。事业还未成功,就想诛杀功臣,我看你这样做跟暴秦有什么区别?

看樊哙如此英勇过人,理直气壮,项羽哪敢还有刁难之心,只见他对樊哙挥挥手,说道:不要多说了,你先坐下吧。

这时,项伯和项庄早已收剑,剑拔弩张的气氛总算稍稍平缓下来。于是大家继续喝酒吃肉,过了一会儿,刘邦突然站起来对项羽说,我内急,想出去一下。

刘邦这招叫金蝉脱壳。这就有如我们经常在警匪片中看到的镜头:几个警察押着一个犯人要回警察局,想逃狱的犯人,总是千篇一律地对警察说道:警察先生,我要尿尿。警察也不是白混的,就骂犯人道,你迟不尿,早不尿,偏偏要押送的时候尿,我可告诉你了,使坏的人我可见多了,千万别给我用那点鬼伎俩。

犯人不但不听警察训,反而理直气壮地叫道:本来我就是尿急嘛,不然把我憋得膀胱破裂,我可要告你虐待犯人!

警察也无奈,只好押送犯人上卫生间。然而说时迟,那时快,犯人趁警察放松警惕,不是把警察打昏,就是从另外一个秘密通道逃跑了。

刘邦是没办法打昏项羽这个大警察的,他只能趁机溜走。他走出宴会时,樊哙和张良也紧随其后,刚走到一个隐蔽无人的地方,樊哙就对刘邦说,我们护着您,沛公请马上逃跑。

刘邦:如果不辞而别,不太好吧?

樊哙:现在别人是刀板,我们是鱼肉,此时不逃,还待何时?

樊哙一语中的,刘邦幡然醒悟,决定逃跑。任何逃跑的人,都是不走熟路,走生路,不走大路,走小路。当初司马欣逃掉赵高一劫,走的就是生路,这次刘邦走的不但是生路,也是一条小路。

从此条小路逃生,回到霸上大约二十里,节约将近一半路程。不知谁给刘邦偷来一匹马,让他一人骑着,樊哙等四人仗剑步行护其前跑。张良则留下来做善后工作,刘邦和他约好了,大约揣测他们一行人逃回军中,方可入宴,并且替他把带来的谢罪之礼呈上。

就在刘邦刚离去之时,坐在帐中的项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派了一个人出去催促。世界太奇妙了,项羽派去的这个人竟然是陈平同志,关于他的故事后面再慢慢表来。此时,项羽又等了半天,没看见刘邦回来,却只见张良和陈平并肩回座,项羽不由奇怪地问张良:“沛公在哪里呢?(沛公安在?)”

项羽这话问得太可爱了,他的言外之意仿佛就是问张良,请问沛公还在拉吗?

沛公当然还在拉,不过不是拉屎,而是从小道上拉练回霸上去了。这时,张良不得不告诉项羽说,沛公不胜酒力,害怕将军责备他,所以先回军中了。他临走之前叫我给您送上一双白璧,以此表示感谢您请他吃早餐,同时给亚父范老先生送玉斗一双,也以此表示感谢范老为沛公安排的舞剑好节目!

张良说完,从容不迫地把白璧送到项羽面前,项羽接下了。接着,张良又把玉斗送到范增面前,然而,范增爆发了。只见他一手把玉斗甩在地上,挥起长剑砍得稀巴烂,然后又对项羽吼道:

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我真后悔跟你混了,以后夺取天下的必将是沛公,我们离做他的俘虏之日将不远了!

范增说完,拂袖而去。项羽像个木头般,看着范增离去的背影,半天说不出话来。

此时,刘邦胜利逃亡,他回到军中,第一件事就是诛杀曹无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