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阿房宫和西楚霸王

无赖是无赖者的通行证,刘邦跑了,范增从此吃不香睡不甜。活了七十来岁,范增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年轻未必是资本,年老未必不如人,刘邦老练,狡猾得像只老狐狸;项羽貌似神勇,却像个不长脑子的愣头青。同样是军事教练出身啊,人家刘邦怎么对张良就言听计从,可项羽怎么就听不得我范增的半句劝呢?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然而前路漫漫,项羽这条通往帝王之路,将是何其孤独和危险,除了范增外,项羽基本上没什么知心朋友,如果范增弃他而去,那结果就只有一个,项羽这头失去驯兽师的公牛,将更快地不可开交地朝悬崖上撞去。

伴君如伴虎,随他是危险的,不随他更是危险的,这难道是苍天的安排?范增迷惑了。不,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坚决不能放弃抵抗。刘三,为了争一口气,老子只好与你这个大流氓拼到底了。

苦闷彷徨的范增,重新鼓起斗气回到项羽身旁。范增又想通了一个道理,既然路都走得多半黑了,干脆就直直走到底吧,活了这么多年了,他还想在有生之年,到传说中的咸阳城好好逛两圈呢。

没几天,范增果然随项羽之军,进入了咸阳城。

咸阳城,灾难即将降临。对这座当时世界上最伟大最光荣的城市来说,项羽不过是一粒复仇的火种,是上天降临的灾祸,随着他的到来,这里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对项羽来说,咸阳城只会让他想起那曾经不可一世的秦始皇,想起六国诸侯背井离乡沦落异地的无助,想起骊山脚下那一群群如蝗虫被赶往火场屠杀的劳工!俱往矣,数英雄暴君人物,还看今朝,嬴政同志,让历史记住这一刻吧,我将以我的英雄和残暴PK你的伟大和暴政。

项羽高高地举起屠城的火把和长剑,闪亮的剑背上面涂了一种毒药,那就是仇恨!满怀着仇恨的项羽闯进皇宫,第一个杀的就是秦王子婴,最后,他不管什么好人坏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一律统统杀光。

人间地狱再现狰狞,阎罗魔鬼再次虐行,人类的生存权再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践踏!这是中国百姓最难过的漫长岁月,以恶易恶,以暴制暴,他们就像刚出虎穴,又陷狼窝,人间窄窄,何处才不是地狱?

在一个没有正义的土地上讲正义,就好像对着一头野兽讲道德,只能是徒劳无功的。杀吧,烧吧,抢吧,逃吧,哭吧,惩罚吧,毁灭吧。没有毁灭就没有重生,让人间所有的灵魂都在火与铁的炼狱中等待救赎吧。

在这场大屠杀的灾难中,连豪华的秦朝皇宫也不能幸免于难,项羽的一把火扔上屋顶,阿房宫烈火燃烧,火烬三月不灭。

阿房宫是嬴政整修长城后的又一疯狂杰作,他征服六国时,每打掉一个国家,都要派人把所在国家宫殿,复制性地修建到了骊山脚下和渭水之旁。后世记载阿房宫这座消失的世界级奇迹建筑群,最完美的要数晚唐杜牧的《阿房宫赋》,小杜的文章尽管铺叙夸张,但大气磅礴,气势恢宏,文笔风流,让我们穿越时空,重新回到阿房宫光荣的历史吧。

阿房宫:地处咸阳,以建地阿房得名。

面积:覆压三百余里。

规模及特点:巍峨高大,气势辉宏;宫中有宫,楼外有楼。

常住人口:六国贵族后裔及其宫女。

秦始皇嬴政同志拼尽国力修建阿房宫,并不仅仅是为了讲究排场。他统一六国后,国家改制为郡县制,六国贵族们全部失去封土,为防止他们东山再起,于是干脆把他们全迁入阿房宫闲养起来。

由此咸阳宫便出现了这么一种可怕的庞大生活景象:早上,宫女们坐在梳妆镜前松下长发时,就仿佛天上乌云密布;宫女们卸妆丢到河里的胭脂,使渭河河面都涨出一层油状悬浮物。更夸张的是,一宫之中气候不一,东边宫女挥汗成雨,西边却是呼吸成风。

我们不得不感叹,秦始皇不愧为地球上最大的慈善家,要养活这么一大帮天天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就是金山银山都要被他们啃光。可羊毛出在羊身上,秦始皇早把六国之奇珍异宝全部剽掠一空,并且运入咸阳城堆积如山,这些财物要养活几个贵族后代,根本不成问题。

但中国几千年历史,难得出几样世界级的伟大建筑,跟项羽有仇的是秦朝政权,项羽干吗跟阿房宫过不去?

其实道理很简单,这东西既带不走,又不想留下来消受,更不想留给刘邦霸占,就只好把它当作大秦罪证烧了,还能美其名曰——破旧立新。

思想支配行动,性格决定命运,人类个体任何外部表象,无不与他的生存环境及成长背景休戚相关,如今,当我们回头再看项羽的好杀滥烧,其实与他早年所经受的苦难及培植的仇恨意识,无不有着极大关系。

反秦之前,刘邦和项羽都曾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目睹过秦始皇之龙颜,当时刘邦情不自禁地发出这般赞叹的声音:大丈夫当如此!意思就是说,大男人就应该享受这般风光无限的帝王生活。

然而,项羽当时却发出这样的怒吼:彼可取而代之也!此话调侃地说就是,秦始皇那个鸟人,我可以把他掀下来,并坐上他的位置。

这两个不平常的男人说的这两句不平常的话,司马迁一点都不敢马虎地记在了《史记》里。事实也如他们早年所言,如今同样的一个咸阳城,在两个男人眼里呈现出的气象及心理暗示却是极不相同,刘邦喜享受,留恋不舍于其中;项羽好破坏,以火与铁来证明霸王无敌!

性格即命运,说的果然一点都没错。

搞完三光政策后,项羽准备撤出咸阳,这时有个人向他提议,关中风光壮阔,物产丰富,是真命天子吞云吐气之王地,不如就此留下来吧!

给项羽提建议的这个人姓韩,名字不详,人称韩生。在古代中国,只要是读书人,不管你读的是好书还是坏书,是儒家还是阴阳家,统统称生。项羽再次回眸关中,韩生所说一点都没错,关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土地又肥,不愧是称王称霸的龙盘虎踞之地。

可惜的是,韩先生早不提,晚不提,偏偏在烧完了宫室后才提,咸阳城基本上都被三光了,连住的地方都没个像样的,这种残破之地还留下干吗呀,还是抄家伙赶快走人吧。

于是,项羽理直气壮地对韩生说道:如果富贵后不还乡,就好像穿着一套漂亮的衣服在夜里行走,这又是何苦呢?

韩生一听,马上晕菜。这哪是一个纵横四海,以天下为家的英雄所应该说的话,这跟一个在外以打劫杀人为生的暴发户大佬,又有多大的区别?真是项羽一思考,韩生就发笑!韩生简直无法忍受项羽白痴的政治头脑,于是一时脑热冲血,对项羽说出了一句掉脑袋的话:哼,瞧你那猴样的!(沐猴而冠)。

项羽一愣,转而暴怒。小样的,你敢骂我猴样?!他二话不说,把那位可爱而又可敬的韩先生丢到锅里,烹成了一道人间苦肉汤!

听说人在极度愤怒或是极度得意时,智商及情商都是低得怕人的。一直以来,项羽不是被复仇的火焰烧乱心智,就是被胜利的狂喜冲昏头脑,连个善意批评的读书人,都要对其采取如此恶杀手段,实在是有损英雄形象。

虽然韩生死得冤,但项羽却觉得一点都不可惜。在他看来,英雄也是人,项羽有衣锦还乡,显摆装款之想法也是人之常情。

项羽想的没错,问题是,他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萌发出一个极度错误的念头!这种错误,无形之中为自己挖了一个好大的埋骨之坑!

烧也烧了,杀也杀了,说什么都没用了。屠城之后,项羽还得集中精力对付一个人,那就是逃跑大王刘邦同志。

在裂土封王方面,坚决不能让刘邦占到一分便宜。项羽和范增经过共同研究和考证,他们最后制定出一个对付刘邦的极佳策略,那就是建议楚怀王反悔撕约,收回那句该死的先入关中者为王的话。

项羽和范增这招就叫一箭三雕。如果楚怀王能收回承诺,刘邦不但不能封为关中王,而且项羽也可推卸责任,又能兑现封章邯为雍王的诺言!

这实在太妙了,就这么办。于是,项羽马上派人到楚怀王那里传话,叫他务必反悔,不然吃不了兜着走。

项羽以为楚怀王肯定会照办,如不听话,那就不仅仅是脑残的问题了。然而,出人意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楚怀王接到项羽的传话后,想都不想,直接就给他回话: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能想收就收回来,一切按曾经定下的口头协议去办!

这真是一个不怕死的男人,一条小命被捏在别人手里,还敢做这般无畏的抗争!

项羽当即拍着桌子,隔着空气对楚怀王吼道:你怀王是我项家封的,凭什么不跟我们合作?灭秦功劳我最大,现在一切统统都该改听我的!

项羽决定改变主意,在修理刘邦之前,先去修理楚怀王。既然楚怀王是个麻烦物,最好让他滚出彭城,以后就别想回来了。

于是,项羽想出了一个富有创意的损人又利己的整王方法,首先,故意升格尊奉怀王为义帝,然后又对楚怀王说,古人称帝者都是拥有千里土地,并且居在河川上流,既然如此,你就回长江上游的郴州住吧,听说那里生态环境不错,空气还没有被战争污染呢。

郴州,也就是今天的湖南省郴州市。在两千多年前,郴州是一块未经开发的蛮荒之地,那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满眼苍山迷雾,飞禽走兽,亦是盗匪流亡出没之地,长期居住此地,那就只能以地为牢,以水为泪,哭地抹泪,叫天不应了。

项羽这根本就不叫封帝,而叫流放了。从此,楚怀王也不能叫楚怀王了,应该改称义帝。其实,义帝你不必埋怨,你如果看到下面项羽是怎么摆弄刘邦的,你就会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了。

在项羽看来,既然顶上有一个无用的所谓义帝,他就不能称帝了,而只能当王。要当王,他肯定当天下最大的王,他自封的这个称号就叫西楚霸王,定都彭城。

接着,项羽和范增又是一番认真研究,最后为诸侯们开出了一张貌似完美的封王清单,这张清单里,除他和义帝的封地外,把剩下的土地割成十八块,每一块都分给一个王。

刘邦也分到一块肉,他没有得到心仪已久的关中,而是得到了天下人最为恼火的汉中及巴蜀两郡,定都汉中,还美其名曰汉王。

项羽封刘邦为汉王的理由如下:我听说巴蜀曾是秦朝流放政治犯和死囚的好地方,又听说那里一年四季如春,风景优美,人称天府之国。我封你为汉王,就是想让你治理一下那里的环境,你也就顺便在那里安度晚年吧。

美丽的语言永远藏不住毒蝎之心,只要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当时巴蜀是天下最烂的一块地,其恶劣程度,远胜流放义帝的江南郴州,时称人间地狱中的地狱。

有句谚语可以加强我们对蜀地的印象: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唐代大诗人李白曾写过一篇著名的《蜀道难》,他在诗中发出这样的哀叹: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在那样一个地方,高山阻绝,飞鸟难越,人只要进去了不亚于肉包子打狗,再别想活着回到中原了。

但是,此事远未了结,更绝的还在后头。

范增发扬一向一不做二不休,做事做绝的优秀作风,帮助项羽把关中切成三块,分别赐给三个秦朝降将,章邯得一块,封雍王;司马欣得一块,封塞王;董翳得一块,封翟王。秦地三分,从此,关中又称三秦之地。从地图上看,刘邦的汉中之地,无情地被章邯等三人封地围堵,成不能东出之势。乍一看上去,汉中就是天牢,刘邦就是落水狗,三秦就像三面结实的围篱。退一万步想,如果刘邦像条疯狗要夺门而出,估计还没冲到第三个关卡,项羽就会早早闻声赶来,歼击汉军。

从纯军事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安置简直完美无瑕无懈可击,如果不赞范增一个,良心上都过不去了。我不打你,也不骂你,就让老天爷活活地折磨你。刘三你就认命吧,谁叫你早不生晚不生,偏偏赶上末班车,遇上了整蛊大师范增先生。

更绝的还有,项羽仿照关中割肉法,把齐国故地割成三块,继三秦之后,又有了一个三齐。原来的齐王,即田儋的儿子田福,只得到最差的一块,改封为胶东王;齐国原来的最肥之地封给了另外一个人,即背叛田荣投奔项羽的齐国大将田都;另外还有一个是济北王田安。

十八块大肉,十八个王,拣到肥的笑了,那些拣到瘦的以及见者没份的,他们不是忍声吞气,就是苍凉上路。但是,有三个人却马上对项羽这份封王名单表示出了强烈不满,他们是,汉王刘邦,下岗人士陈馀,齐国大佬田荣!

一场新的诸侯混乱,即将拉开战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