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汉中:潜龙勿用

委曲求全

实话说,照项羽这份封王清单,刘邦哪能吞下这口恶气。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都欺负到头上来了,不打都不行了。于是,极度愤怒的刘邦命令诸将做好应战准备,老虎不发威,他还以为是病猫,同志们听好了,我们要主动出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一说要干仗,刘邦手下那帮武将兄弟们全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周勃,灌婴及樊哙等三人都异口同声地说道,打吧打吧,我们早就受够了。

我们先来看一份简介,就知道刘邦这帮兄弟为什么爱干架了。我们已经在鸿门宴上见识过樊哙同志的勇武,这里就只介绍另外两个人。

周勃,出生年月不详,祖籍卷县(今河南原阳西南),后移居沛县。

职业出身:曾经编织蚕箔为生,业余时间替别人家死人吹箫,以此赚得一点外快谋生。

特长:能拉强弓,能打硬仗。

灌婴,亦是出生年月不详。

籍贯:睢阳(今河南省睢阳县)人。

职业出身:做过商人,以贩卖丝绢为主。

特长:勇武善骑。

以上这三个人,当初都是以侍从官(中涓)身份跟随刘邦造反的。所谓中涓,就是经常喝酒闹事,拍着肩膀称兄道弟的铁哥们。这种人,用一句话来概括他们的个性,那就是:好斗的公鸡。

在他们这些好的斗公鸡看来,好斗是光荣的,怕死是不入流的,作战是伟大的,进攻那更是没得说的。周勃等人这种好战如命的特点,就像动物的本能,天生有之。你让一匹马放弃奔跑,那它还是马吗?你让一只老虎放弃扑羊,那它还是老虎吗?你让这三个人临阵却战,那他们还是武将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那结果只能是,他们宁愿战死,也不愿让项羽爬到他们头上拉屎。

然而,就在军中普遍响起一片叫打声之时,文官萧何站出来说话了,他力排众议劝诫刘邦,沛公息怒,这仗不能打,一打大家肯定都要完蛋。

周勃等人一听就怒了,你萧何这是什么话,还没开打就放言悲观,你是不是怕死呀?怕死你还参加个屁革命呀!

没错,怕死就不要参加革命,但革命不是要拿命到处撒野赌气。战争是技术,更是艺术,逞匹夫之勇,只会加快毁灭速度。特别是在战场上,冷静不代表软弱,暴怒不代表强大。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最好的战术是保存实力,蓄机待发,这也是《易经》教给我们的战争哲理:潜龙勿用,韬光养晦。

大家都明白了,萧何的意思无非就是说,刘邦和项羽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最好是养精蓄锐,等待时机东山再起,不然一不小心被项羽打成残废,那以后想翻身就难了。

道理似乎说得很轻松,问题是,难道刘邦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比自己小一轮岁数的项羽撒野吗?不,这绝不是我刘三想要的人生,不打怎么知道谁更猛,就算是死也要拼出个结果来。于是,刘邦很不服气地反问萧何:你凭什么说我们不去汉中就是死路一条?

这道理还用我多说吗?事实就摆在眼前。第一,我们军队没有项羽多。第二,我们兵马不如项羽强。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明明知道打不过别人,你还要去打,这不是找死吗?

萧何这话实在猛烈,一下子就击中了刘邦的软肋,他半天说不出话来。可是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不打,大家一辈子都被关在汉中那个鬼地方,我刘邦这个当头的实在难以向属下那帮兄弟交代啊!

萧何笑了,事情当然不是这样子的,我们现在不打,不等于将来不打。我们的策略不过是忍辱负重,暂时退守汉中,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努力开辟地盘,开荒种粮,收揽民心,广招天下之贤士。时机一旦成熟,再杀他个措手不及,趁机夺回关中之地,那时汉王您雄视天下,也就指日可待也!

高,实在是高,这招就叫卧薪尝胆,曲线突围。刘邦一听,七窍顿开,欣然接受了萧何的建议,并承认了汉王称号这个既成事实。

于是,刘邦动手组阁,任命萧何为丞相。至于张良,因为他不得不回韩国复命,只能赐他黄金珠宝,作为酬谢。

但是,张良一转身,就把刘邦赐给他的这些财物,全部贿赂好朋友项伯去了。当然啦,张良这钱不是白送的,他要项伯替刘邦对项羽说情,理由是:如果霸王愿意把汉中郡全部土地划到汉王名下,汉王当然更加乐意长久蹲守汉中,以致老死不与外界相往来。

别以为张良替刘邦多争取一块土地,就以为他贪婪无厌。错,事实恰恰相反。张良这招就叫做放烟幕弹,刘邦越是装出对汉中之地贪得无厌的样子,那就越能证明他已经甘心久居汉中,既然如此,项羽不也就越少了一份怀疑和防备吗?

还好的是,项伯向来都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好同志,他一收到张良的贿赂,二话没说就直奔项羽处游说。项羽对项伯向来是言听计从,他好像也已经习惯了项伯的贪污受贿,再说了,反正项羽多给你刘邦一点,他的土地也不会少一块,就成全刘三吧,谅他也飞不到哪里去。于是,项羽很爽快地答应项伯,把汉中郡全部土地一寸不少地划到刘邦户下!

公元前206年,四月。这一天,对刘邦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项羽在戏水宣布罢兵东还。就在刘邦准备离开戏水之时,发生了一幕感人的事迹,诸侯之中,甚至项羽的阵营,包括韩信在内,竟然有超过上万人因为仰慕刘邦贤义,愿意随他入汉中定居。

刘邦的眼睛湿润了。群众的眼睛是明亮的,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呀,既然你们不怕山高水远,那就跟我走吧。终有一天,我将以实际行动告诉粉丝们,偶像的魅力不是吹出来的,相信我,汉中,不过是你们人生中的一个短暂驿站!

刘邦率军离开戏水时,张良一路送行,一路都是依依不舍。天涯遇知己,君臣相惜惜,回想从前,往事历历在目,两次相遇,两次分离,从今以后,各分东西,也不知道何时何地再次相见。

然而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真的就要告别了,张良几乎要落下眼泪。这是第二次别离,从此天涯海角,天下将没有第二个人能听懂他的太公兵法了。

刘邦也深深地被感动了,这个曾从无数的刀光血影中冲杀出来的铁男人,终于懂得一个人间真理:乱世见真情。然而,当张良最后不得不离开刘邦时,又给他出了一招黄金计,他对刘邦说:请记住,您回到汉中后,务必把蜀中栈道烧掉。

栈道不仅是巴蜀之地的产物,也是所有穷山恶水之地的伟大杰作。因为巴蜀之地到处都是横山绝岭,无路与外界交通,于是巴蜀人便发明了一种真正的天路,即在悬崖绝壁上,凿出一排石孔,插入长约二三米木棍一端,然后在那一排木棍上铺接木板,就成了空中走道。

如此空中走道,宽度仅仅通过一匹马,你想走双行线或者是四车道,除非赶快发明钢筋水泥架桥。于是,为了防止两匹马迎面难以挤过,每隔一段距离,人们便会设置一个可容两匹马交会的类似马袋状的较宽处所,这样只要过路双方互相谦让一下,大可放心地走过栈道。

某些地方的栈道,就像今天那些穿山越岭的公路一样,两旁还有栏杆。但是请注意,如此天路,一旦烧掉,没有个三年五年,是无法修起一条像样的原道的。既然如此,张良为何要教刘邦烧掉栈道?

道理很简单,一则是防止项羽等诸侯哪天心情不爽衔枚奔袭巴蜀;二则是以此可以麻痹项羽。烧绝栈道,正等于刘邦对项羽无声的宣言发誓:霸王您就尽请放心吧,我这辈子将不再准备挪窝了。我会将您的霸王之思想认真地贯彻到每一座山川,每一条河流,每一座山城,每一个遥远的村落。我也将证明给您,我,汉王刘邦,将是您最忠职的扶贫队队长!

这注定是一场忽悠与反忽悠的战争。刘邦回到汉中后,果然依张良之计,烧了汉中的主要栈道,然后像一条龙似地潜伏下来。

项羽老弟,你等着吧。潜伏不是退却,而是为了更好地进攻。飞龙冲天的伟大时刻永远属于敢于梦想的人,我相信,这一天离我刘三将不太遥远!

田荣和陈馀

就在刘邦对项羽妥协退让时,另外一个人却在大声叫嚣着要跟项羽干架,他就是齐国国相田荣同志。田荣知道,他跟项羽本就不是一个队伍的,当然不能封王,然而让他极度不满的是,齐国是我田家三兄弟打下来的,你项羽凭什么分我们的土地?

于是,田荣对诸侯放出话来,我的地盘我作主,谁敢前来齐国蹲点,恕我不砍他全家不罢休!

然而与此同时,项羽也放出话来对诸侯说,王我都封好了,如果谁敢不前往封地,恕我不砍掉他脑袋不罢休。

这下真是麻烦大了,去是死,不去也是死,这怎么办呢?

前面说过了,项羽把齐地割成三块,封了三个王。其中一个是胶东王田福先生,另外一个是田荣的叛将、齐王田都先生,最后一个是济北王田安先生。田福是田荣的侄子,他原先的齐王是田荣立的,现在连齐王之名及土地都落到田都手里,田都是不会害怕田荣的,如果害怕当初也不敢背叛田荣,响应项羽北上救赵。

于是,不怕死的田都第一个出马直奔临淄,准备就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田都原先不过是田氏家族的一条狗,如今却想摇身一变成了主人。田荣只好大开杀戒了,不杀田都,田氏家族还有脸在世上混吗,田都,你就等着受死吧。

五月的夏天,艳阳高照,大地死寂,脑热的田荣出兵拦击田都。这是一场家乡保卫战,坚决不能让敌人抢走一寸土地,田荣带着必胜的信心挥师杀向田都,可怜的田都不敢恋战,没打几个回合就逃奔出走往楚国去了。

田荣总算还是保住了临淄,接着,他把田福召回齐国,命令他不准乱跑,并且告诉他要一万个放心,只要叔叔在,没人敢抢你的齐王。

但是,田荣的话刚说完,田福就坐不住了。在田福看来,项羽比田荣更可怕,如果不回封地,万一项羽打到齐国,灭族之灾将不可避免。于是,田福这个胆小先生,思前想后,决定悄悄溜出临淄,奔向他的即墨城(今山东省平度市)。

即墨,即胶东王的首府。当田荣闻听田福逃跑,肺都要气炸了。不就是一个西楚霸王吗?当初项梁牛得不得了时,他还要让我三分,你田福竟被吓成这样一副丧魂落魄的德性,这不但是对我的污辱,更是对你那不惧强权的先父田儋的辱没。

这么一个烂得扶不上墙壁的孩子,留着还有个屁用?杀无赦!

在火热的太阳底下,田荣挥着闪亮的宝剑又发起了一场雪耻战,他一路狂追田福,终于在即墨城一剑把他砍下马来,并且自立为齐王。

干掉了两个王,田荣下一个目标,就是要砍掉济北王田安。

田安是什么人,我们不必做过多的考查,他不过如戏台上的小丑,蹦跳几下就下台,再也不会复出了。田安之所以能当上济北王,是因为当初抗秦有功,拿下了济北的几个城市,项羽借机封他为王,以此制约不听话的田荣。

然而,就在田荣准备打田安时,突然捡到了一个宝贝。这个宝贝不是一块黄金,而是一个人——彭越。当时,彭越带着一万多人在巨野(今山东省巨野县)游荡,不归属于任何诸侯,田荣一眼就瞄上了彭越。

这就奇怪了,彭越不是投了刘邦吗,怎么又跑到山东来混了?

前面讲过,当初刘邦和彭越联手攻打昌邑城时,昌邑城没有拿下。当时刘邦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把彭越一行人丢下后,就继续向西挺进,于是彭越就像有娘生没父养的孩子,只好带着兄弟们转战巨野混饭吃。没想到的是,他带着一千多兄弟到处没有头绪的征伐,最后竟然发展成一个有着一万多人马的孤军。

现在,在田荣看来,如果得到彭越这支没主之师,以此干掉济北王田安,那他可就省事多了。主意已定,田荣决定前往,和彭越谈判。

田荣:我给你将军印,还管你们吃住,你替我杀个人干不干?

彭越:杀的是甚么人?

田荣:一个鸟人。

彭越:鸟人?没听说过。

田荣:反正就是一个不值一提的人,他就是济北王田安。

彭越:哦,是他呀,好买卖,接了!

田荣: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成交!

于是,田荣立即刻了一个所谓将军印赐给彭越,彭越果然挂着齐国的旗帜征讨田安。七月,初秋,彭越成功地将田安斩首,并且拿下了济北。

这下田荣总算放下一颗心来,三齐之地全被握在手中,这是何等骄傲的成绩。项羽,你看到了没有,我,田荣,才是齐国真正的大佬,你说的话只要到我的地盘,统统都是不算数的,干掉田安,下一个就是你!

然而,就在田荣乘胜攻击项羽时,陈馀也在北方拔剑而起叫着要杀人。陈馀要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曾经的刎颈之交:张耳同志。忍了好久,终于情不自禁要爆发,陈馀的怒气不全在张耳,而是出在项羽那张该死的封王清单上。

按项羽所言,要想封王,不管你是何方神圣,首先得有战功。论战功,陈馀当然不会比张耳少,巨鹿之战,他至少是踩过王离一脚才弃印离开战场的。同时,他流浪在野外之时,曾经给章邯也写过一封劝降书,这都是可圈可点之事。

然而,如此功劳苦劳一点不少的陈馀,捞到的好处,和张耳对比起来,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项羽把赵王歇从赵国迁到代县(今河北省蔚县),封了一个小小的代王,而把张耳封为常山王,赵国以前所有的土地全归他一人管辖。陈馀得到的,也不过是南皮县(今河北省南皮县)等周边的三个县罢了。

更让人郁闷的还有,这小小的南皮三县,项羽本来还不打算给陈馀的,但是楚军那些门客好心提醒项羽,说陈馀和张耳的功劳都差不多,如果不封陈馀一块地是说不过去的。于是,项羽听说陈馀当时正在南皮县流浪,才把南皮划在陈馀名下。

项羽之所以如此排济陈馀,理由只有一个:陈馀没有随军入关,这就叫见者有份,避之无捞,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好一个见者有份,避之无捞。如果当初不是张耳收回我的将军印,我会不随军入关吗?退一万步来说,你项羽不是说以功论赏的吗,为什么只因为我不在现场就把好处全给了张耳,事实证明,你这就叫偏心!

项羽偏心,张耳无义,陈馀真是把他们都恨到脖子上了。实践证明,光恨是没有益处的,只有采取实际行动反抗才是有用的,于是陈馀决定发兵攻打张耳,发誓要把他赶出赵国。

但是陈馀却碰到一个难题,那就是手中无兵。还是那句老话,没有兵,可以向别人借。如今的天下,不是过去互不听使唤的时代了,放眼中原,诸侯唯项羽马首是瞻,连刘邦都服服帖帖地退守汉中,所以要想造事,只有把目光投向千里之外的齐王田荣身上。

说起这个田荣,之前陈馀和他都是同病相怜,如今田荣要找出一个与项羽站相反方向的人,唯陈馀一人是也,田荣发迹了,向他借点兵马粮草总是可以的吧?

陈馀想来想去,觉得向田劳借兵如果行不通,就再也没有行得通的事了。于是他马上派人前往齐国,秘密约见田荣。陈馀天生谋士一个,不欠游说技术,他已经为出使齐国的说客准备了一篇精彩的演讲稿,其内容如下:

齐王啊,项羽真是一个偏心鬼,他把诸侯各国的将领都封到好地方当王,却把原来的王踢到遥远的山沟喂蚊子,我们赵国的赵王歇就是受害者之一。我相信,您这种厚道之人,对项羽这种胡封乱踢的行为一定看不顺眼,如果田先生愿意赞助我几千兵马,让我打败张耳,为赵王歇伸张正义,将来齐赵两国就是天然的盟国,项羽也就不敢对您胡作非为了!

陈馀这招就叫又推又拉,田荣一听,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相对项羽来说,他实在是太孤独了,凡是孤独的人都需要有个伴侣。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田荣干掉田安后,已命令彭越将军攻打项羽,这正是用人之时,帮陈馀其实也是在帮自己。

既然如此,就借给他兵吧,项羽的敌人,永远是我田荣的好朋友。于是,田荣当即和陈馀的使者立下结盟契约,派兵跟随而去!

传奇的韩信

让我们切换镜头,回到汉中看看一场精彩的大戏,这出戏的主角就是我们期待已久的韩信。

韩信,出生年月不详,字重言,淮阴(今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码头镇)人。

职业出身:流浪汉。

人生特点:才大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