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韩信到底有着怎样的魅力

萧何才跨马去追赶韩信时,有人却这样告诉刘邦道:汉王,不好啦,萧丞相跑了!

跑了?刘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会跑,你是不是看错人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报告的士兵又说,不会错,丞相是夜里骑着马跑掉的。

刘邦傻了一样地坐着一动不动。萧何就像他的左右手,他真的跑了,我这个汉王还有何用?刘邦突然想起了三个月前,萧何对他说的那何等豪迈何等坚定的话:卧薪尝胆,曲线突围。还有什么潜龙勿用,见龙在田,飞龙在天,这统统都是屁话。骗子,骗子!萧何是天下最大的政治骗子!

刘邦心痛得说不出话来。如果说汉军是一棵大树,那刘邦就是主干,萧丞相及将领们就是枝干,士兵们是树叶。真没想到汉中的生存环境恶劣到这般程度,初秋的风只轻轻一吹,树叶就全向东飞,连军中十几个枝干将领也纷纷自断而去,是不是到了最后,就只剩我这主干老死于这异地他乡了?

然而没过两天,哀伤绝望的刘邦突然听到一个吃惊的消息:萧丞相回来了。丞相真的回来了吗?刘邦立即叫人把萧何召来,丞相果然是回来了。

刘邦真是又喜又怒,他不由分说,破口大骂:快说,你为什么要逃跑?!

萧何听得一惊,连忙解释道:臣不敢逃跑,臣这是去追一个人!

刘邦:追谁?

萧何:韩信。

刘邦一听,啪的拍案而起,再次大骂:那么多将领逃跑你不追,偏去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摆明是想诈我!

萧何苦笑,他不慌不忙地给刘邦解释:大王息怒。正所谓诸将易得,可是像韩信这等举世无双的国士,那是打着灯笼去找也找不出第二个的。汉王如果只想继续待在汉中的话,那是用不上他的,如果想与项王争夺天下,除了韩信,天下再也没人能帮得上您的大忙的。

刘邦听了半天无话。过了一会儿,只见他叹了一口气,答非所问地说道:我也想打回老家呀,谁想呆在这鬼地方。

萧何眼前一亮,韩信的机会终于出现了。于是,萧何趁机对刘邦提议道,既然汉王不想待在这鬼地方,那就重用人才,为你冲锋陷阵呀。就比如韩信,应该大力提拔他,不然,即使捉回来一百次,他还是要跑一百零一次的。

刘邦久久地看着萧何,他不知道萧何这话到底是威胁,还是利诱。最后,他又叹息一声,说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让他当个将军吧。

萧何笑着摇摇手,不行,你让他当将军,他也不会为你留下来的。

不当将军,难道非得大将军才行?好小子,要价真不低呀,萧何这哪里是推荐,简直就是敲诈!然而,刘邦又突然转念一想,既然萧何如此重视韩信,是骡子是马,何不让他拉出来遛遛?

刘邦:萧丞相难得推荐一回人才,那就听你的话,就让他当大将军吧。

萧何终于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真是好样的,汉王请放心,不拘一格降人才,苍天会给您回报的,我先替韩信谢谢您了!

刘邦:萧丞相别只顾着做好人,还是赶快叫那小子到我这里受印吧。

刘邦此言差矣,他真以为韩信是超级叫花子,他想怎么呼唤就怎么呼唤,那韩信和一个普通的家奴又有何本质区别?其实,当领导呼唤下属,或许对下属进行施舍,都是正常的。问题是,你得换个方式和态度让别人觉得你不是在呼唤和施舍,而是在抚慰和安置。

萧何当然不同意刘邦这种敷衍了事的做法,他不得不再次劝道:大王如此封将是万万不可的,大王待人一向傲慢无礼,呼唤将领就像吆喝小孩子一样,这是韩信之所以逃跑的原因之一。如果你真心想拜韩信为大将军,那么一定要选择一个良辰好日,斋戒沐浴,并且设坛场举行一个隆重的拜将仪式。

萧何这招就叫作秀。事实证明,萧何这个建议是相当及时、相当必要的,如果再不秀,士兵跑的就更多,再不秀,将领也会越来越少。既然拜将是一件大事,那么刘邦就应该借机大秀一场,不但要秀到底,而且要秀出水平,秀出人气,更要秀出锐气。

刘邦不得不被萧何高瞻远瞩的眼光所折服,他决定按萧何所说的行事,择日给韩信举行了一个隆重的拜将仪式。于是,刘邦拜将的消息迅速传遍军中,汉军上下立即沸腾,大家都纷纷猜测,到底谁会是汉军的大将军呢?

刘邦这个神秘做法,搞得每个人心里都痒痒的,这就好像买彩票,号码还没有开出来之前,每个人都有一份苍茫的渴望和期待。特别是劳苦功高的周勃、灌婴及樊哙等人,他们的希望和热情随着士兵们的欢呼声在高涨,他们过去是刘三的兄弟,现在更是刘三的左膀右臂,大将军印落在别人怀里,刘邦你良心上能过得去吗?

到拜将这天,诸将们屏气凝神,等待刘邦宣布结果。在无数双渴望和期待的目光下,只见刘邦庄严地走上高台,居高临下,威风凛凛:诸位听好了,汉军大将军,乃韩信是也!

刘邦一语犹如惊天霹雳,轰得汉营满军上下目瞪口呆。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听都没听说过韩信,韩信?韩信是哪个瓜娃子,不会是张良老家韩国那边的什么亲戚吧?

正当大家大眼瞪小眼时,只见韩信庄重而自信地走上高台受礼,终于有人把他认出来了,这不是那个差点被夏侯婴砍下脑袋的家伙吗?

大家这才知道什么叫脑袋不够用,他们打破脑袋都搞不懂,韩信一没势力,二也没听说过有什么能力,竟然如此迅速飞升,这难道是他祖宗积德,或者他母亲埋对风水了吗?

这种情景,只有一个词最能形容诸将的心情,那就是:没劲。没劲是因为刘邦出招太猛了,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智力范围和想象范围,更是超出了他们设想的游戏范围和规则范围。但是,既然来都来了,将印也有主了,那就暂且留下来继续看热闹吧。听说下面还有一个现场答辩和就职演说,那就看看刘邦和韩信是怎么收场的吧。

这时,典礼结束,诸位坐毕,刘邦当众问韩信道:丞相经常跟我说你怎么的了不起,请问你有什么良策教我走出汉中呀?

刘邦话语刚落,韩信就起身致谢:大王过奖,在下承蒙丞相恩宠,其实韩信并没有像他所言好得不得了。

刘邦微微点头,韩信这是谦虚,如果没有判断错的话,他这话将是个“但是”句型的转折句,其后面将是一片汪洋大辞。

刘邦错了。事实是:韩信不但没有半句转折,反而反问刘邦:请问汉王,如今跟大王争天下的人是项羽吗?

刘邦笑了,这不是废话吗,除了项羽,天下谁敢与我争锋?

韩信的第二个问题马上冒了出来:请大王自己掂量一下,您和项羽之间,哪个更勇猛剽悍?

刘邦一下子愣住了。你韩信吃错药了吗,今天大好日子,何必当众为难我?地球人都知道,项羽是天下第一武将,如果我比他还勇猛,会落到今天不得不拜你为将的地步吗?

韩信此种发难,用今天的话说,就好像是老板面试员工,可你韩信却突然反客为主,这不是让人家刘老板下不了台吗?这种场面,不要说让台上的刘邦脸色变得难看,就是坐在台下的诸将们,也无人不觉得他过于放肆。你韩信算哪根葱呀,抬得起你,也踩得死你,给你印是大将军,一脚踢你下台就什么都不是了。

现场的气氛因韩信的一句话而变得僵硬起来,大家都在等静静地等着刘邦发话,没有人相信,韩信会熬得过这惊心动魄的一刻!

刘邦抬头环视左右,只见他脸上的表情突然风卷云舒,带着一丝谦卑的笑意,很大度地回答韩信:不怕将军见笑,我实在不如项羽勇武!

在座所有的人,包括韩信在内,无不被刘邦深深折服。什么叫英雄,这才叫真英雄,敢于承认弱势,敢于面对现实,敢于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重重拷问。一个君王,可怕的不是有缺点,而是死要面子,打肿面孔充胖子。韩信想要的,正是刘邦这种勇敢的表现!

韩信终于要亮剑了,他已经等得太久了。今天,他要大胆地告诉全世界,什么叫韩信,韩信到底有着怎样的魅力!而他要展现的,首先是一篇滔滔雄辩的演讲辞。

听说美国人有三大法宝,足令天下望风而逃,一个是核弹,一个是NBA,一个是口才演讲。前面两个法宝还马马虎虎,但是后面这个在下就不敢苟同了。殊不知,在两千多年前,我们的纵横家们苏秦之流前辈,早就创立了伟大的雄辩演讲之风,他们凭着那三寸之舌,不但改变了命运,也改变了世界。

韩信是一名武将,而不是一名纵横家,所以他能够有一滔滔连绵的口才,这叫人实在惊讶。我们不敢说,韩信以下这篇就职演讲完美绝伦,但绝对入情入理,扣人心弦。在此,我就把它翻译出来,以供爱好演讲的同学学习:

项羽性情勇猛刚烈,发起脾气咆哮如雷,没有人不害怕他,他却不懂任用贤能,只会逞匹夫之勇,而无集团作战之心。

项羽对人恭敬仁爱,言语亲切,别人生病时,他甚至伤心落泪分他的饭给对方吃。但一旦到行封论赏时,把刻好的印角都摸平了,也不肯给有功的人,所以他只有妇人之仁,而无王者之胸怀。

项羽虽霸有天下,而不建都关中却建都彭城,只是固守自封,自大自私,而无王霸天下的眼光和雄心。

项羽不但背叛义帝之约,迁之到千里之外的江南,而且驱逐诸侯故主,任命他的亲信当王。他的军队所到之处,百姓无不遭殃受苦,所以他名为霸主,实则已失天下人之心,是个外表强悍内里却不堪一击的人。

综合以上四点,我认为:

如果汉王您朝项羽相反的方向去做,任用天下武勇之士,那还有谁是干不掉的呢?

如果把天下的城市都封给功臣,那还有谁是不愿意臣服的呢?

如果率领思乡心切的江东子弟打回江东去,还有谁是不能打败的呢?

还有,章邯等三秦之王背叛秦朝,项羽把他们的二十几万关中子弟兵全部坑杀,关中百姓早就恨死了他们。而大王您自入武关以来,秋毫无所犯,还跟关中百姓约法三章,百姓无不欢迎您当秦王。按义帝之约,本应该王关中,却被贬到汉中,关中百姓谁不痛恨项羽?

综上所述,大王如果要出兵攻打章邯等三秦之王,打通通往江东之路,我看您根本都不用费什么大力气,只需一纸文告就可把他们三秦之地搞定。

精彩,实在精彩!洋洋洒洒的五百字,一针见血,发人深省,如果非用一个词来形容这种演讲的风格,那就是:排山倒海。

韩信这番高谈阔论,让刘邦听得简直是如痴如醉,更是佩服得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对韩信顿时有了一种相识恨晚的感觉。刘邦终于懂得了一个道理: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在这个乱哄哄的世界里,不是没有人才,而是你欠缺发现人才的眼光。萧何这个伯乐的贡献实在太大了,他不但帮了韩信,更是帮他刘三物色到了一个旷世将才。

韩信演讲结束后,刘邦按他得三人而得天下的理论,分别委任萧何和韩信担当不同角色的重要工作。萧何打后卫,主要负责到巴蜀之地收租收粮,保证军队供给。韩信打前锋,负责冲锋陷阵射门。刘邦本人打中锋兼队长,负责队伍管理,只差教练张良没有到位,但相信他不久将会归队。

接下来将是一场生与死的决赛,对手项羽一人兼职前锋、中锋、队长、后卫及教练,范增为副教练。由此看来,目前这场足球比赛式的楚汉相争,将以四比二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