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突围

神鼠飞天

我们在前面的演讲中,只看到了韩信一堆优美的战争理论,却没有听到他关于如何带领汉军打出汉中的具体方案。其实,在韩信的内心深处,他早已为刘邦描绘出了一个完美的蓝图,那就是,暗渡陈仓,还定三秦,从而与项羽争霸天下!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陈仓,即今天的陕西省宝鸡市。它位于关中八百里秦川西端,宝鸡一名是唐肃宗至德二年(公元757 年)因闻陈仓山有“石鸡啼鸣”之祥瑞,而改称宝鸡县的。当时,包括项羽及范增等人在内,都以为只要刘邦出汉中,非栈道不可,后栈道又烧,且有章邯守住汉中至关中的主要通道,如果刘邦要还定三秦,那除非他长成了一双翅膀。

项羽和章邯等人完全是地道的地理盲。事实上,汉中除栈道通关中外,还有一条古老的峡道通往外部世界,只不过此道架在崇山峻岭之中,路途遥远并且年久失修,所以很多人都早把它忘记了。

现在,韩信一眼就盯上了这条故道。如果说刘邦要冲出汉中,此道就是一双飞天的翅膀。但是,有一个现实问题马上就摆在了韩信面前,那就是在他们潜出汉中之前,如何才不会打草惊蛇,不被章邯砍断这双神秘的翅膀。

韩信马上就想到了一个绝招,那就是放烟雾弹,这个具体工作落在了樊哙等人身上。韩信给樊哙下达了一道指令:请你务必在极短时间内,把汉王曾经烧掉的栈道全部修起来。

樊哙一听就糊涂了,地球人都知道,栈道易烧,实则难修。要完成汉中通往关中的栈道,没有个一年半载工夫是完不了工的,况且章邯在那头还死守不放,如果栈道没修完那边就打进来了,这不是尽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吗?

韩信自信地拍着樊哙的肩膀说:没事的兄弟,你就尽管给我修,到时人力不够,我再给你增援就是了。

樊哙苦笑,韩大将军,你这不是拿我开涮吗?就算是把汉军全部调去修栈道,也抵不住章邯的一把火啊!

韩信笑了,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悲观,既然我让你干,当然不会让你白费功夫。你还是先开工吧,日后有空,我再跟你慢慢道来。

樊哙听得又是一阵郁闷,真不知道韩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然而郁闷也得干活呀,谁叫人家是大将军呢,开工!

于是,樊哙和曹参作为先锋开进大山,大张旗鼓地修道。樊哙一动工,就好像在山里放了一个响屁,章邯马上就闻到了汉军的动静。但是,当章邯了解汉军的意图后,他差点笑破肚皮。真是蠢人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樊哙,我就明告诉你,你们就努力修吧,我不打你,也不骂你,等你修得差不多时我再叫人来拆。

嘲笑归嘲笑,章邯还是觉得好奇,这么一个看似白痴绝顶的行动,到底是哪个有才将领出的主意?

于是章邯派人前往探听,没多久,他就得到回复,汉军修栈道是韩信大将军下的死命令。韩信?名字怎么这么陌生,韩信是哪个山旮旯跑出来的,怎么没听说过这个人?

刺探军情的士兵笑了,哦,不知道韩信是吧。你没说过韩信,但总听说过那个胯下之辱的故事吧,此韩信,正是彼胯下之辱的大主角!

章邯这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男人,他的名字就叫懦夫。如此懦夫,连个无赖欺负到头上都不敢杀,还能当大将军?汉王啊汉王,我真替你悲哀了,你想早死就告诉我一声嘛,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声名狼藉?

章邯你且得意,好戏还没开场呢,你就等着瞧吧。

公元前206年,八月,天凉好个秋。韩信整治军队完毕,出发!

这年的秋天,韩信派周勃率兵增援樊哙修栈道,加起来,汉军总共有一万多人。这一万多人,就像一万多颗烟雾弹,彻底迷惑了章邯。就在章邯高枕无忧地等着汉军做无用功时,韩信却率领另外一支军队,像一群飞天神鼠,从南郑出发,绕过栈道,穿过小道,越过秦川,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陈仓,袭击守城之兵。

樊哙这才如大梦初醒,原来韩信这招就叫: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章邯中计了。汉军侧翼出击的消息马上传到了章邯耳里,他当即就傻掉了。刘邦这是从哪里出来的?地上的栈道还没修好,天上又没有飞机,难道他们都长了翅膀不成,或是打地洞从地下钻过来的?

章邯呀,你有事没事还是请多多研究一下地图嘛,跷什么二郎腿呢。刘邦当然不是真长出了翅膀,更不是打了地洞,而是从你眼皮底下溜出来的。

章邯已经来不及多想了,他只有马上调兵遣将,前往拦击。但一切都晚了,这不仅是一场忽悠与反忽悠的战争,也不仅仅是一堂军事地理课,更是一场壮怀激烈的复仇之战。韩信和章邯在陈仓无情地展开会战,汉军将士在汉中像蹲监狱般待了四个月,多日来积蓄胸中的苦闷终于爆发了,他们有如饿虎扑食,不管前面是刀枪还是火海,只顾杀了去。

这场战役正像韩信所料,以战士东归之心杀章邯负义之兵,汉军必胜无疑。章邯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他当初率领着二十万劳改犯从咸阳城杀出来的时候,打的也是秦军这股要自由不要命的气势。然而时过境迁,如今的汉军变成了当初的秦军,如今的章邯又变成了当初的周章。

章邯终于顶不住杀红了眼的汉军,只好撤兵向好畤(今陕西省乾县好畤村)方向逃跑。汉军像几十年没闻到肉味的饿狼,一路追着章邯狂咬过去。章邯在好畤停下来与汉军打了一仗,又败,逃回了废丘城。

有心的读者肯定不会忘记,紧追狂咬曾经是章邯的作战专长,而坚守城池也是他的特长。当初章邯曾经被项梁困在濮阳城内,项梁没有把他的黑脸打成彩屏,没想到反而被他一脚踢死。

此时,刘邦也陪同韩信从陈仓突围。刘邦不是项梁,他是从汉中监狱逃出来的囚徒,汉军是怀着满腔复仇的火焰打关中的,章邯不死,休教汉军安眠!

于是,刘邦派重兵围攻废丘,同时命令诸将派兵攻打他城。好消息不断传来,塞王司马欣及翟王董翳已向汉军投降,汉军部队再次杀入咸阳城,除了章邯死守废丘外,秦国旧地其他地方几乎全都落入了刘邦的口袋之中。

章邯,谅你插翅也难逃了。你还是出来说句话吧,这次不管你想要变黑屏还是变彩屏,汉军都完全有能力满足你的要求。

然而,面对着强大的汉军,章邯仍然不肯屈服,更不屑回应刘邦。他凭着军人的毅力和过人的守城之术,吃力地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废丘。

真邪门了,章邯这一守,刘邦有将近十个月对他毫无办法。

王陵之痛

当刘邦还定三秦时,他没有忘记身在沛县的老爹和老婆。相隔四月,思念如飞,刘邦除了顾虑躲在废丘城内的章邯外,就是担心亲属的安危。为了迎接吕雉和刘太公,他决定派出一支军队前往沛县,这个重要任务,他决定交给一个重要人物去办,此人就是王陵。

王陵,沛县人也,刘邦仇敌雍齿的铁哥们。刘邦起义之前,王陵曾是沛县一豪,刘邦待他就像待自家的兄长一样恭敬。千万别以为刘邦来这一套,就能套住王陵的心,事实恰恰相反。刘邦在沛县起义后,王陵不但没有跟随刘邦,反而自己拉了一帮大约一千多人的队伍占据南阳(今河南省南阳市),也做了一方头目。

没想到的是,刘邦刚搞定关中,王陵不知出自何种目的,突然带着兄弟们遥遥响应刘邦。刘邦知道,目前的王陵,不过是形势所迫暂时找个靠山,估计他最大的限度也就是响应和配合汉军的行动,而不会真正地归顺刘邦。

这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王陵就像一只站在龙背上的鸟,他随时可以飞走,也随时可以反啄一口,这怎么办呢?想来想去,刘邦想到了一个妙策,托大事,便把入沛县迎接刘太公等人之大任交给了王陵。

刘邦认为,此法不愧为两全之计,首先,王陵是沛县人,熟悉返乡路线,更是对沛县熟门熟路,不必怕耽误时间。其次,以此传达对王陵的无比信任及实施拉拢。他就差没这样大声告诉王陵,兄弟,我老爹和老婆都交给你保管了,我还不够重用你吗?

没有人知道刘邦的良苦用心,更没有人知道王陵这一路心里到底想着什么。不管如何,王陵还是领命出发了,刘邦调将西出武关,王陵在南阳接应,以他为向导,向沛县方向挺进。

然而,当王陵行至阳夏(今河南省太康县),项羽闻听王陵东下,立即派兵封锁拦截,使之不能前进。同时,项羽不知从何方打听到王陵母亲的下落,把老人家捉到楚军中摆置,以此向王陵要挟!

项羽对王陵放话:想要亲娘,就得赶快投降!

王陵立即蔫了,领导的亲属还没接到,自己的亲妈竟然先陪进去了。可事到如今,天大的事也不如亲妈的事大,王陵也不得不对项羽回话:千万别伤了我老妈,不然我跟你没完。

项羽:这个你放心,只要你肯投降,保证老人家毫发无损。

王陵: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先谈好条件!

如果刘邦听到王陵这番话,估计哭都来不及了,什么两全之计,搞来搞去竟然还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天杀的王陵,如果你真的敢投降项羽,咱们这辈子永远没完!

什么有完没完,救我妈比救你爹重要多了。王陵果然派使者前往楚营,与项羽谈判。项羽,闻听王陵派人来到,立即设宴招待使者,并把王陵的母亲请上宴席尊位,而项羽却像一个谦卑的孙子,坐在了宴席下位。

傻瓜都看得出来,项羽这招也叫作秀。项羽之所以摆出如此孝母图,是因为他摸透了王陵的心。首先,王陵是个孝子。其次,王陵对刘邦根本就不会死心塌地。所以,他打心里就为王陵设计好了投降三步骤,那就是,谈判,碰酒,叛汉。

种种迹象证明,如果不出意外,王陵肯定是继雍齿之后,第二个从背后砍插刘邦一刀的仇家。可世间之事,人算总不如天算,就在王陵的使者和项羽谈妥条件,并准备返还的时候,有一个人立即跳出来打乱了项羽的如意算盘。

破坏项羽招降美梦的,不是别人,恰是王陵的母亲。那时,王母瞅到一个机会,秘密告诉王陵的使者,叫他务必转告王陵,一定要一心一意跟着汉王混,仁者刘邦必得天下,暴君项羽必失民心,千万不要为了母亲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更意外的,王母为了断绝王陵变乱之心,拔剑自杀,以绝后路!

王母的鲜血溅射一地,她缓缓地倒下了。王母这自刎的一剑,也仿佛割在了项羽的咽喉上,他痛得半天回不过神来,他彻底抓狂了。真是个不识抬举的老东西,我项羽前世与你无仇,今世还好心伺候你一回,竟然还骂我暴君。老东西,既然你咒我早死,老子也让你死不安宁。

于是,盛怒之下的项羽,做出一个极不英雄,亦极不孝道的一件事:把王陵母亲的死尸丢到油锅里烹了。

项羽烹王母的消息,迅速传到了王陵耳里。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词语能够形容王陵此时无比悲愤的心情,天打雷劈的项羽,你听好了,今生今世,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一个偶然事件,就此改变了两个人。王陵,从此将无比坚定地跟随刘邦,与项羽血战到底。项羽,像一头勇猛的狮子,前面等着他的将是重重围猎,和那无处不在的沼泽陷阱。

此时,世界的另一边,刘邦的军队再次打到了韩地——张良的故乡。血战当前,项羽鞭长莫及,只有任命一位叫做郑昌的为新韩王,前往韩地迎击刘邦。奇怪,韩地明明有个韩王成,项羽为何又任用了新韩王?

让项羽来告诉大家答案吧,其实,在刘邦还没有打出汉中之时,他早就把韩王成杀了。项羽杀韩王成有两个理由,第一,在军事才能上,韩王成实在是个废物。第二,在做人处事上,韩王成又实在是个不识抬举的东西。

当初天下诸侯将反秦事业做得轰轰烈烈时,韩王成非但不为反秦事业添砖加瓦,反而天天被秦军追着屁股狂殴,这种人,无非就是拖后腿,不是废物又是什么?但是,项羽在戏水宣布封王时,废物韩王成还是有幸成为十八个诸侯王之一。项羽之所以暂时保持韩王成的爵位不变,是念他这个王是当初项梁亲口所封,然而当项羽听说韩王成的丞相张良送刘邦进入汉中,他决定改变主意。

项羽忌妒刘邦,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既然项羽再次封韩王成为王,那他就应理所当然地归附西楚,可事实是,你韩王成没见对项羽做出丝毫贡献,反而放任张良与刘邦交好,这不是明摆着不把我这个西楚霸王当回事吗?

韩王成的态度已经超出了项羽的忍受范围,不杀韩王成,简直无法泄心头之愤。于是,项羽在戏水罢兵东还时,不但不把韩王成放回韩国,还把他劫往彭城,先是削王为侯,其后不久,再加杀害!

可此时对项羽来说,天下牛鬼蛇神是何其多,他仅仅任命郑昌抵挡汉军是不够的,必须得亲自出马。可问题又来了,他不是三头六臂,除了对付西边的刘邦外,东边齐国的田荣,北方的彭越及蠢蠢欲动的陈馀都让他头痛不已。彭越和陈馀现在还没成多大气候,他重点对付的应该是刘邦和田荣,于是项羽就在想一个问题,我到底是先干掉田荣,还是先教训刘邦呢?

田荣?刘邦?刘邦?田荣?刘邦和田荣这两个名字,像两团鬼火一样在项羽眼前晃来晃去,他真不知伸哪只手去打。就在这关键时刻,项羽突然收到了张良的两封书信,这两封书信立即改变了项羽的决定。

张良这两封书信是这样对项羽说的:汉王是因为失去关中才发动战争的,如今他已经满足于所得到的,所以绝无东进的威胁,您不必担心。齐国田荣想联合赵国的赵王歇打楚国,您应该去干掉他们才对。

口说无凭,张良把田荣和彭越联合反楚的公告也夹带给项羽来了。

天下了解项羽性格的人太多了,但是要张良这样恰如其分地抓住项羽心理弱点的人,那是少之又少。第一,项羽你把刘邦的东西抢走了,刘邦现在把它抢回来不应该吗?第二,东边齐国的田荣从始至终,从来没说过服你楚国一句话,且全天下就他对你项羽叫得最凶,难道你不该打他吗?

经典,太经典了。张良分析得一点都没错,刘邦至少在鸿门宴上给我装过孙子,田荣呢,他却总是像条恶狗一样向我吠着。就这样了,干掉田荣,下一个就是刘邦!

于是,项羽决定暂时放弃刘邦,率领部队向齐国发动了进攻。

项羽中计了。其实,张良这招叫缓兵之计,想想都知道,田荣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狗,如果项羽被田荣粘住,而北边的赵王歇及他的老相好陈馀发动战争,刘邦发关中之强兵端你项羽彭城之老巢,那样的成功率是相当大的。

张良是这样想的,天下大势也是这样走的,一场诸侯混战,即将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