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芈心的末日

公元前205年十月的冬天,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

又是一个寒冷的新年,每逢新年总是有打不完的混战,使不尽的尔虞我诈。去年(公元前206年)的十月,秦朝末世孤王赢子婴先生素车白马伏道向刘邦投降,还没熬到半年就被项羽一刀砍掉了脑袋。今年的冬天,项羽又准备找一个替死鬼来祭祀新年,这个人就是传说中受万人仰望,却几乎是废人一个的义帝芈心。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之前,项羽在戏水宣布将义帝迁往千里之外的江南郴县,但五个月都过去了,芈心仍然赖在彭城不走。这真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早走早省事,粘在身边却总是眼见就烦,不杀他都不行了。于是,项羽决定在他出兵攻打田荣之前,把义帝赶出彭城杀掉。

然而项羽要杀芈心,还得做一番策划才行。尽管芈心不中看也不中用,但他头上还戴着一顶叫“义帝”的帽子。在中国古代,不管皇帝是暴君还是昏君,只要臣民采取非常规手段杀害他,都可能会成为天下人人诛之的对象,所以为避免自己成为诸侯的箭靶,项羽只能对义帝采取秘密暗杀行动。

一切都安排妥当后,项羽对芈心说道:你赶快回到你的封地去吧,我要去打田荣了,没空照顾你,如果你不早点滚蛋,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项羽一说出滚蛋两字,芈心身边那帮寄生虫官吏就知道大势已去,纷纷自谋出路逃命。前不见爹娘,后不见来者,陷入绝境的芈心对项羽彻底绝望了。想起前年的今天,项羽被他摁在宋义军下想动都动不了,那是多么荣耀的回忆啊。然而人生就像一场梦,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混到最后竟是这般被驱逐之命。

万般无奈的芈心同志只好孤独上路,坐船前往那茫茫不可知的江南郴县。一切都在项羽的掌握之中,项羽可不是让芈心出去观光旅游的,而是准备把他推到江底喂鱼虾!

执行这项阴险暗杀的主要有三人:九江王英布,衡山王吴芮,临江王共敖歼。英布是项羽属下第一职业杀手,曾有过一夜间干掉二十万秦军俘虏兵的劣迹,叫他杀个小小的义帝那简直是牛刀杀鸡,轻而易举。吴芮是英布的岳父,两人臭味相投,项羽没有选错杀手!

九月底,项羽就命令芈心起程,十月初的冬天,芈心就像一片被冬天遗忘的落叶漂浮于长江之上。

这是一个既漫长而又短暂,既冰冷而又暴力的冬季,当芈心坐船行至荒无人烟之地,只见英布等人驾驶快船追上,一刀就把孱弱的芈心砍入江中。

江风呼呼,为逝者悲鸣。又一重历史的铁幕落下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年轻的项羽创造了一个无君无父的混战历史时期。

前面,迎接他的将是一场场比巨鹿之战更加悲壮的杀戮!

英布等人干掉芈心时,项羽已经发兵拉到前线攻打田荣了。对项羽来说,今年真是多事之秋,刚顾上东边,就有人在北方砍他的脚跟,此人就是张耳的死对头陈馀同志。陈馀足足准备了三个月,冬风吹,战鼓擂,该是拔剑相向的时候了。十月,陈馀在田荣的帮助下,集合南皮等三县兵力,突然向常山王张耳发动了袭击。

戏水罢兵后,张耳一直沉浸于光荣的诸侯梦之中,他早把陈馀忘得一干二净,毫无防备之心。交战结果可想而知,张耳被陈馀打得措手不及,仓皇出逃,只好投奔刘邦去了。顺便说一段往事,秦末年间,张耳在外黄县当豪杰时,当时尚是布衣之徒的刘邦曾跟着张耳厮混过一段时间,所以张耳有难投靠刘邦这个老朋友,也是出于故情相交。

刘邦对张耳能来投奔他真是乐不可支。楚汉相争之际,正是用人之时,张耳曾是被项羽罩着的王,收拢张耳,无异于砍掉项羽一方势力,那不是一件天公作美之事吗?于是刘邦对张耳不但没有前嫌之疑,反而厚爱有加。

张耳败逃后,陈馀终于占据了赵国。解放赵地,陈馀第一件事就是把赵王歇从贫穷落后的代地接回襄国,复为赵王。

陈馀这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见义勇为精神深深地感动了赵王歇,他马上把陈馀封为代王,统辖代地。赵王歇真是太小瞧陈馀了,一块鸡肋不如的代地就想把他打发,他并不知道陈馀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自己现在所坐的那个王位。

当初陈馀和张耳拿下赵国时,他们都碍于不是赵国贵族,怕占了王位不得赵国人心,所以才找了赵王歇来竖碑填位。现在张耳被打跑了,陈馀就是唯一的强势人物,他要想把赵国牢牢地控制,那就先要控制赵王歇,控制赵王歇,自然就不能离开赵国。

然而,陈馀已被封王,按理应该赴国就位,不然就会被天下人认为他居心叵测。其实,这点小事根本就难不倒我们的大谋士陈馀先生,他马上找到一个借口阻塞赵王歇说,赵国刚刚光复,力量还比较薄弱,如果我不在您身边的话,万一张耳或者项羽又打回来怎么办?还是让我继续留在赵国辅佐您吧。至于代地,我任命属下某人为国相,派他去管理就足够了。

赵王歇又感动得无话可说了,让陈馀留了下来。

风水轮流转,陈馀曾经失去的,统统回到了他的手里。举目诸侯,在中国北方的大地上,陈馀才是一个不戴“赵王”王冠的实力王,而赵王歇不过是死人庙里任赵人供奉的活人罢了!

是的,赵王歇,你不过是个木偶。既为木偶,就将木偶戏进行到底吧!

美男子陈平

时间在战火纷飞中继续向前行走,公元前205年十月到次年三月,这将近半年的时间里,中国大地上发生了以下几件大事:

第一:张良忽悠项羽出兵齐国后,由韩国经小道逃亡投奔刘邦,果然不出刘邦所料,他终于归队了。事实是,张良投奔刘邦不仅是政治避难,这个失去土地及爵位的所谓韩国前丞相已一无所有,他决定彻底跟随刘邦干革命。

第二:刘邦为了报复项羽,同时也是为了答谢张良,任命一位韩国贵族后裔为新韩王。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位新韩王的名字也叫韩信,为了区别大将军韩信,就称他为韩王信。韩王信没有辜负刘邦的提拔,单枪匹马就干掉了郑昌同志,从此韩国只有一个韩王,那就是韩王信。

第三:项羽率领大军在城阳(今山东省莒县)击败嚣张一时的田荣,田荣败逃平原县,不幸被平原人干掉。

田荣被杀,再也没人能替刘邦拖住项羽的后腿了,这事对刘邦来说,是一件很不幸的事。然而上天没有亏待刘邦,当项羽刚翦灭田荣势力时,老天却悄悄地从项羽阵营中抽出了一个牛人补给刘邦,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美男子陈平同志。

陈平,出生年月不详,阳武(今河南省原阳县)人。

职业出身:臭老九。

特长:分肉平均。

出谋划策:除张良外,无出其右者。

与汉初大多数人穷光蛋出身的名士一样,早年的陈平是很不幸的。他家有三十亩土地,不安心种地,偏喜欢上了读书。那时候的读书人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到处游学结交天下有识之士。这个习惯从孔子那年代就开始流行了,陈平读书是为了走得更远飞得更高,他当然不能免俗,于是便在哥哥的支持下到处游学。

陈平的哥哥是位好同志,为了弟弟的大好前程,只好跟老婆大人一起把三十亩土地的活儿包揽下来。哥哥好,并不代表嫂子好,想想可知,一个女人陪着自家男人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回到家里突然看到陈平游学回来一副斯文相在家里啃白饭,那样的反差是相当大的。

有一天,有个人很好奇地问陈平,你家里这么穷,身材却长得如此高大漂亮,请问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当时,陈平这位可爱的嫂子正在现场,她没好气地对问话人说道:他也是吃米糠长大的,有这样的小叔子还不如没有好。

这话乍一听来让人莫名其妙,难道长得帅也是一种错吗,干吗这样讽刺人家嘛。但这位女人马上为此付出了代价,陈平的哥哥听说老婆讽刺弟弟,立即把她扫地出门,从此不再踏进陈家一步。这种极端的惩罚行为,那时的人称之为休妻。

须不知,陈平的哥哥弄巧成拙,他非但没有帮上陈平,反而害了这个陈弟弟。在外人看来,只因为说了一句不好听的话就被休掉,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的。于是谣言四起,人们纷纷猜测,陈哥哥休妻肯定是因为老婆和帅弟弟陈平通奸,真是比窦娥还冤,陈平从此莫名其妙地被冠上了一个盗嫂的恶名声。

哥哥休妻后,陈平心里极是难过。他难过的不是头上这顶莫须有的盗嫂通奸之名,而是自身的贫穷,贫穷二字像两把利刀,日日割着陈平的心。他是长得很帅,但是在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里,帅不能当饭吃,不能讨到老婆,于梦想也一无所用,还要整天披着这层臭皮被人耻笑。

陈平这副落魄样,用今天的话说,实属一个地地道道的三无人员。那就是,一无好房,二无名车,三无存款。但是请注意,穷人多得很呢,为什么那么多穷人都娶到了老婆,偏偏陈平却没人愿意嫁给他呢?其实,这跟陈平的娶妻标准有很大的关系,这个标准不说则罢,一说可能会引来一片砖头。他的娶妻标准就是,非富家女不娶!

在世人看来,陈平真是一个自不量力,而又厚颜无耻的人。他家穷得连小偷都懒得光顾了,还做这样不切实际的娶富家女的大梦!别人笑,那是别人的事。陈平却深深地认为,在这个茫茫的人世间,总有那么一个富家女在某个地方等待,等待着他把她娶回那间破房,然后红袖添香,游学四方,才名远扬!

这下我们终于明白了,陈平之所以非富家女不娶,完全是要为将来游学四方找一个强大的经济基础。他的梦想在遥远的远方,在诸侯帐下,君王座席上,而不是在这块土地上男耕女织,生儿育女,相依到老!

这就是真本色的陈平,为了辉煌的明天,他愿意做寂寞长久的等待。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等于相中了一个理想中的女人,她就是传说中的克夫杀手:张氏(名字不详)。

此事说出来会吓坏许多未婚男人,这个被唤作张氏的富家女,一连嫁给了五个老公,但是五任老公,无一例外地被她一一克死。从此,传说的伟哥杀手名扬天下,再也没有男人敢靠近这个扫帚星了。

陈平偏是一个不信邪的人,他竟然放出风声,到处宣传非张寡妇不娶!记住,陈平之所以有此下策也是出于无奈,如果他想娶那些没进过洞房的富家女,那是想都不用想的,生活逼得他只有向命运妥协。

只要有钱,娶谁都无所谓了,陈平也相信,只要他愿意娶,这个所谓的克夫之命的寡妇非他莫嫁。比比就可以知道了,张寡妇富婆一个,却是扫帚星;陈平穷人一个,却是帅哥,算起来,两人都是名人了。如此半斤八两,互相抵恶,也算是绝配一对,这样一对苦命伴侣,老天再不成全他们俩,那真是该骂破天才罢休了!

果然不出陈平所料,风声才放出不久,张家就有所行动了。首先行动的不是张寡妇本人,而是她的亲爷爷。这个姓张的老头子,我们暂且叫他张富户吧,他听说陈平不怕被索命要娶她孙女,决定独身去摸摸陈平的老底。

按现代人的方法,如果双方要提亲或者摸家底的话,无非有两种地方可选,一个是工作单位,一个是家庭住房,对方好不好,是不是潜力股,只要看看这两样东西即可一眼明了。恰恰如此,张头子第一个要摸的正是陈平的工作单位。但又请注意,陈平不是公务员,如果他是公务员也不至于穷得十里皆知,他甚至也不是什么公司的打工仔,而不过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钟点工。

更教人吃惊的是,陈平的钟点工不是煮饭扫地,连个什么富贵人家的门客都不是,而是替死人办丧事。在那个草菅人命的时代,死人也是天大的事,很多人就是吃死人饭混出头的。如果大家记性不错的话,应该记得项梁就曾替人办过丧事,周勃也给人家吹过丧箫,无巧不成书,穷困潦倒的陈平为了混口饭吃,也只能起早摸黑的替死人打工。

换成是别的富户家,看到陈平如此谋生,或许早就拂袖而去了,偏偏这个张富户也是一个不信邪的人,直接跑到葬礼上考察陈平去了。

当初,刘邦以无赖出名,吕雉老爹第一眼看中的正是刘邦的无赖;陈平以帅气出名,而张富户第一眼看中的也恰恰是他的帅气。帅不是实力,但是帅可以给人留下一个极好的印象,张富户首先被相貌非凡和身材高大的陈平吸引住了,于是初次见面,陈平莫名其妙地就过了印象关了。

面试,当然仅凭印象分是不能拍板的,还得聊几句。千万别小瞧了语言关,语言是刀,它可以当即置你于死地,语言又是涂着蜜的翅膀,立即可以让你立即升上天。那天,张富人和陈平在葬礼上聊了很久,言语之间,张富户对小伙子的学问和为人也挺满意,但就是不知道他家里怎么样。

为了刺探陈平家庭的真实情况,张富户向他提出一个要求:小伙子,能不能上你家看看呀?陈平一惊,上我家坐坐?老实说,我家不是豪门,也不是风景区,哪有什么好看的。张富翁仿佛看出陈平的顾虑,装做轻松地说道:小伙子,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只是随便走走看看,顺便熟悉一下地理环境罢了。

老头子这话说得很实在,所谓一回生两回熟,就算做不成亲家,当个忘年交也不错嘛。陈平再也没有任何可以推辞的借口,只好领着老头子向城外走去!

陈平家就在城墙外一条简陋的穷巷子里,大门上连块木板都没有,只用了一张破烂席子遮蔽。张老头子走进屋里再一瞧,陈家果然是传说中的家徒四壁,屋里空荡荡的,不要说坐,就是连站都觉得异常拥挤。

张老头子沉重地摇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就走出了陈门,陈平也尾随其后跟了出去,他们在门外的破巷子停住了脚步。张老头回过身突然抬头,望望天空,又无语地看着陈平。那眼神,那神态,就好像现代著名诗人顾城的一首诗所写的:

有时看云

有时看我

我觉得

你看云时很近

你看我时很远